在夥計的引領之下,劉恆在一樓找了張桌子坐下,在這個位置可以看到門口的情況——他要等著看笑話,欣賞著小王八蛋臉上無奈的表情,應該會讓他食慾大增。

「楚浩,聽說你家酒樓今天開業,我特意來揍場了!」一會之後,來了第二個客人。

與劉恆一樣,同樣是不受歡迎的顧客。

馬隆!

他並不是一個人,邊上還有一個俏生生的美人兒,正是林雨綺!

楚浩不由地暗笑,前幾天馬隆派出走狗要找他的麻煩,沒想到卻被他反抽了一頓。這傢伙自然不甘,想方設法要將這個面子討回來。

而且,城主府又有嚴令,不能生事!既然不能對楚浩直接下手,那還有什麼比得上今天來一趟,一邊和林雨綺飲酒作樂,一邊欣賞宿敵無奈的樣子來得爽快?

你看,你家酒樓沒有半個生意,行將關門!你的未婚妻現在成了我的未婚妻,陪著我吃飯,你只能在一邊看著,還得陪著笑,因為我是客人!打落牙齒和血吞,多麼憋屈?

只是馬隆絕對不會知道,其實林雨綺是被他掃地出門的——林雨綺當然不可能說明這一點,她難道不要臉了?肯定會倒過來說楚浩苦苦哀求,她卻毫不理會。

用林雨綺來羞辱他?切,真是莫名其妙!他楚浩就算一輩子不娶,也絕不會留戀這種心如毒蠍的女人!

「好啊,歡迎歡迎!」楚浩淡淡說道,有冤大頭要上門送錢,他哪有往門外推的道理!他回頭對夥計道:「馬家少爺來了,請上三樓!」

「等等!等等!」馬隆也像劉恆一樣,連忙將手搖得飛起!

坑爺呢!

誰不知道你家三樓一桌收費千兩銀子,雖然他肯定拿得出這筆錢,可真當他是冤大頭啊!

「一樓!一樓!」他連忙強調道。

噗嗤,立刻又有幾個夥計笑了出來,這傢伙和劉恆是兄弟嗎,怎麼反應、表情甚至連動作都是一樣的!

另一邊,劉恆則是老臉通紅,他自然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可是現在看馬隆的模樣,他自然能夠想像當時自己的模樣——丟人啊!太丟人了!

楚浩「哦」了一下,道:「我本以為馬家少爺財大氣粗,一樓二樓都配不上馬少的身份,沒想到馬少竟是如此……節儉的人!」

看他的嘴型,剛才明明想說的是「小氣」!

馬隆只覺心中有團火在燒來燒去,真想將「三樓」兩個字吼出來,可吼上這麼一聲就要損失千兩銀子,這代價……太大了!

有錢也不能這麼浪費啊,回去他老子不得罵慘他!

他只能呼呼地生悶氣,心中更是奇怪,明明他今天是來看楚浩笑話的,怎麼反倒是他被氣得快要爆炸了呢?

林雨綺則是暗暗嘆了口氣,楚浩的傻病治好之後,還真箇人物,跟他一比,馬隆簡直就是個只會撒嬌賭氣的小孩!不過,她可沒有回頭路可走,一來她和楚浩之間已是勢如水火,二來她更不可能嫁給一個落魄的前貴族!

「夥計們,給馬少在一樓準備席位!」楚浩回頭對店裡夥計說道,聲音很大,讓馬隆的臉又紅了起來。 馬隆氣乎乎地與林雨綺坐在了劉恆相鄰的席位上。

兩邊有著相同的想法,都要看著冷冷清清的場面,拿楚浩的不幸當樂趣!

馬隆和劉恆之前並不認識,但他們的眼神碰撞了幾次之後,就都明白了彼此的立場,對方可絕不是來給楚浩捧場的,頓時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都想拼成一桌了。

只不過劉恆是這麼想的——三人並一桌,那麼就只會算一桌的錢,他能省下十兩銀子呢!

時間越來越接近正午時分,但酒樓中除了劉恆、馬隆和林雨綺三人外,便再沒有第三批客人。這讓馬隆和劉恆的臉色是越來越燦爛,只覺心中的一口惡氣終於出來了!

「楚浩!」一聲叫喊中,只見四個年輕人聯袂走了過來,而為首的正是唐心。

「你可終於來了!」楚浩笑道。

「哈哈,臨時叫了幾個朋友,所以來晚了些!」唐心笑道,然後一指身邊的三人,「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三位都是我的朋友——徐勝、章堅、潘賀!」

「三位好!」楚浩笑著拱了拱手。

徐、章、潘三人都是矜持地對著楚浩笑了笑,他們雖然都不是貴族之後,但家裡都是相當有錢的!而且,他們本身在武道上很有天賦,否則也不可能成為唐心的朋友。

他們自持甚高,覺得和一個傻子做朋友有點失了身份——雖然他們已經知道楚浩並不是傻子,可長久形成的觀念又是一時半會就能改變的?

若不是唐心相邀,他們哪一個都不會過來。

楚浩向唐心看了眼,對方則是無奈的聳了聳肩——徐、章、潘三人的眼光可不能與他相比!而他又不能將雲夫人的事情說出來,只是強調楚浩的潛力哪可能說服了那三人!

他擠了下眼睛,意思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別放在心上。

楚浩點點頭,畢竟唐心也是一片好意,才會把自己的朋友引介過來。他笑了笑,道:「來晚了就多喝幾杯自罰!請吧,三樓的席位已經給你們準備好了,等我再迎接一位客人之後,就上樓和你們一起喝酒!」

徐勝三人都是露出了懷疑之色,外面雖然人山人海,可裡面卻是冷冷清清,還有誰會來捧場?就算有人來捧場,又比得上他們四個的份量?

這楚浩真是好不會做人,居然放著他們四個貴客不陪,還要迎接不知道哪根蒜!

徐勝三人年輕氣盛,沒什麼城府,立刻便將這樣的不滿放在臉上。

唐心卻是笑道:「你除了把我坑了之外,還有誰上了你的當?」

「城主!」楚浩也笑道。

呸!

徐勝三人立刻在心中啐了一口,真是吹大牛,城主會來這種小地方?別說你楚家已經不是貴族了,就是楚天雲還活著的時候,也不一定請得到城主大人!

城主府的實力太強了,強到了無需給任何貴族面子的地步!

唐心卻是不同,因為他可是知道雲夫人十分看重楚浩!而以雲夫人的能量……想要請動城主大人賣個面子並非不可能。

「城主大人真得會來?」他低聲問道。

「嗯!」楚浩點頭。

唐心拍了拍楚浩的肩,笑道:「那你就等著日入斗金吧!」

福滿樓的宣傳相當到位,差得只是一個契機,如果有城主來捧個場的話,就能徹底樹立起福滿樓的品位,以後就只需要坐著收錢了!

楚浩笑了笑,道:「你們先上去坐著吧!」

「嘿嘿,城主大人既然要來,我們上去坐著也不好,就陪你一起等吧!」唐心說道。

還真信了?

徐勝三人都是無語,這明顯是楚浩在吹噓嘛,城主大人會來?騙鬼呢!唐心平時不是很聰明的嘛,怎麼今天竟會變得那麼呆?

難道和傻子做朋友會影響智商?

三人都是連向唐心使眼色,意思是讓他先上樓去。上去之後,他們再慢慢勸,就算不和楚浩立刻切斷關係,至少也不能和這個傻子走得這麼近了。

唐心卻是只若未見,他可知道楚浩的潛力有多麼大,連雲夫人都是非常看重他,這個朋友他自然是交定了。

見唐心不肯上樓,徐勝三人自然也不可能先上去,只好陪著一起等,只是三人都是下意識地與楚浩拉開了距離,免得被沾染了傻氣。

另一邊,馬隆微微有些驚訝,他確實聽說最近楚浩和唐心走得很近,可沒想到兩人的關係竟是好到了這個程度!唐家可是老牌的貴族,別說現在的馬家比不上,就是在明年成為了貴族,對唐家也得恭恭敬敬的!

唐心可是唐家年輕一代中最受重視的,有他罩著楚浩的話,他還真不敢亂來。

究竟是唐心瞎了眼,還是楚浩給他吃了什麼**葯,這兩人居然會成為朋友!不可思議!簡直天方夜譚!

但那又如何!

唐心也只是唐心,能夠為酒樓帶來多少生意?

時間又慢慢過去,徐勝三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總覺得會被楚浩的傻氣感染,變得和唐心一樣。而楚浩和唐心卻是有說有笑,他們有許多共同的話題。

「哈哈,楚浩,快到中午了,怎麼還是這麼幾個客人?」馬隆忍不住走了過來,向著楚浩冷笑道,他心裡憋了一股氣,不渲泄出去總是不爽。

「關你屁事!」楚浩頭也不回地道。

「你——」馬隆繞到楚浩的身前,指著楚浩的鼻子,真想一拳頭打扁楚浩那張可惡的臉,怎麼看怎麼不爽!

「喂,你擋著客人了!」楚浩微微偏了下頭,看到有兩人正在走過來。雖然他並不認得這兩人,但只要看下於伯那突然驚喜到失措的模樣,就能猜到兩人的身份了。

城主李立和他的大管家吳誠!

「哈哈哈哈,不要痴心妄想了,哪可能會有什麼客人!」馬隆大笑,一手依然指著楚浩。

「讓讓,你擋著我家主人的路了!」他的身後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有些蒼老,但十分沉穩有力。

馬隆只作未聞,除了唐心被楚浩灌了什麼迷湯之外,還會有什麼重量級的人物光臨嗎?就算有,能和他馬家相比?他之前被楚浩擠兌得十分不爽,此時正想拿楚浩當樂子,哪可能會讓開。

「滾一邊去,別礙著小爺!」他頭也不回地道。

「好大的膽子!」背後那人哼道,語氣中已經流露出了不滿。

馬隆不耐煩了,是誰這麼沒有眼色,居然敢在這時候打擾他!他猛地回過頭來,喝道:「你是哪根蔥,你知道我是誰嗎?」

啪!

他的臉上立刻挨了一記耳光,清脆響亮。

什麼!

馬隆被這一巴掌給直接打懵了,過了一會才知道暴跳如雷!居然敢打他!居然敢打他這個馬家的大少!是誰!是誰!

他向著那人看去。

這是一個60來歲的花甲老者,滿頭白髮,臉上更是布滿了皺紋,身形佝僂,怎麼看都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糟老頭子!從他之前所說的話來看,應該是僕從管家之類。

在這老者的邊上則是一個40歲左右的中年男子,充滿了上位者的氣勢。

一個下人居然敢打他?

馬隆怒不可遏,情緒激動之下,他根本沒多看那中年男子一眼,更沒注意到徐勝他們已經驚呆的表情。他摸了摸臉,道:「老傢伙,你活得不耐煩了?」這一巴掌還真是抽得疼!

「哦,你還想報復老朽不成?」老者漫不經心地說道。

「你以為我不敢?」馬隆冷笑。

「城、城主大人!吳大管家!」徐勝三人這才反應過來,紛紛顫聲叫道。

真得是城主大人!楚浩沒有騙人!我勒了個去!我那個天!

城主!東雲城最有權勢的男人!

啥,馬隆如同晴天霹靂!

城城城城城城主!

這一定不是真的!可是誰又敢假冒城主呢?東雲城誰有這個膽子?他這一驚之後,再仔細看向那名老者,頓覺有些印像。

城主大人高高在上,普通人根本沒有機會見到!便算是整個馬家,有幸見到城主大人的也只有馬既成而已!但城主府有一位大管家,經常出面替城主大人傳話,處理一些瑣事,見過的人卻是很多。

吳誠吳大管家!

他在四年前見過一回,那時吳大管家代表城主大人主持九大貴族的爭奪戰,只是當時他還只有13歲,再加上也過去了四年,他才會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

嘶!

他倒抽一口冷氣,剛才居然威脅了城主府的大管家!而且還是當著城主大人的面!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怎麼辦!怎麼辦!

「啪!」

又是一聲脆響,馬隆又被結結實實地打了一巴掌。不過,這次可不是吳大管家抽的,而是楚浩。

「我這位師弟有些魯莽,還請吳大管家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楚浩向著吳大管家歉然說道。

「哈哈,楚家的這個小傢伙很有氣量啊,聽說你家和馬家素來不怎麼友好,你居然還替他說話!」城主李立開口,第一句話是對吳大管家說的,第二句話則是對楚浩說的。

噗,四周聽到這話的人再次噴了出來!

要知道城主大人向來深居府中,極少露面,但他的權威之重卻是人人皆知,掌握著城中所有人的生殺大權!可他居然如此隨意地與楚浩說話,似乎將他當成了自己的子侄輩!

渾蛋啊,這小子是什麼樣的運氣,居然可以得到城主大人的青睞? 徐勝三人這才知道唐心絕沒有變傻,相反,他眼光卓越,才能在眾人都發現之前就和楚浩交上了朋友!雪中送炭的情誼才彌足珍貴!

「城主大人謬讚了!」楚浩不卑不亢地說道。

李立哈哈大笑,拍了拍楚浩的肩,然後又向吳大管家道:「老吳,既然楚浩都求了情,你就別放在心上了!」

「是,大人!」吳大管家連忙肅立,將雙手緊緊地貼在腿側,恭敬無比。他向馬隆看了一眼,道:「還不快謝謝楚少,若非他替你求情,嘿嘿!」

老頭殺氣畢露,眼神中釋放出來的凶光讓人不寒而慄。

馬隆真是想哭!

楚浩狠狠地抽了他一耳光,可他不但要忍下來,還得向對方說謝謝,這叫什麼事?可他敢違逆了吳大管家的話?別說他不敢,就是他老子也同樣不敢!

現在他不低頭,等以後他老子知道了,照樣會逼得他低頭!

這口氣他不忍也得忍,這個頭他不低也得低!

他憋得滿臉通紅,向著楚浩微微低頭,道:「謝謝、謝謝楚師兄!」強烈的委屈之下,他的眼淚已是不爭氣地流了出來。

「別放在心上!」楚浩在馬隆的肩上拍了下。

他可不是真得要幫馬隆,但任城主府威勢如何大,總不可能因為馬隆說錯了一句話就把馬隆殺了、把馬家給剷平!既然如此,楚浩索性借這個機會狠狠地羞辱一下馬隆!你不是很囂張嗎?抽你一耳光,你還要說謝謝,憋屈吧!

馬隆緊緊地握著雙拳,渾身都在發抖,恨不得地上有道縫讓他鑽進去。

「城主大人,請!」楚浩讓開一個身位,微微躬身。

「嗯!」李立點了點頭,起步前行,待他起步之後,其他人才跟著走了,至少都是落後了一個身位。

這是城主的權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