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而這地,也是武者需重視的一大因素。

財侶法地,於武者而言不可或缺,每一項都至關重要,對如今的步天來說,財他沒有,侶也只能算是勉強,法就更是不用多說,比起其參賽選手而言差了不知多少,且還都是從艾德拉家族費盡苦心得到的,到最後,也就唯有這地與他人是處在同一層次之上。 房間中,步天面容沉靜,盤坐床上,意識存於體內,運轉能量生生不息。在他手中,握有一塊巴掌大小的純凈白玉,其上隱隱有晶瑩光芒閃耀,正是蒼玉令。

這是他第二次修鍊體內能量,此次他卻是動用了蒼玉令。蒼玉中蘊含著濃郁的天地能量,越是品質高的蒼玉,其內蘊含的能量越多、越純凈而沒有雜質。

步天手中這塊蒼玉令,卻是由最低等的一品蒼玉製造的,其內蘊含的能量雖也不在少數,但並不純凈,雜質太多。不過是比普通修鍊要好上許多,省去了自天地間攝取那一絲絲能量的過程。

大多數中階武者看似實力強橫,不缺錢財。但真正能每日都以蒼玉修鍊的,卻是少之又少。畢竟一枚指甲大小的一品蒼玉,就價值十幾枚金卡爾,而一枚指甲大小的蒼玉其內蘊含的能量,只夠一名中階3級武者修鍊一日。

去除其他開銷,日日修鍊都要耗費十幾枚金卡爾,這對於大多數中階武者而言,都不是那麼容易之事。這就等於是,每天都要花費掉半件精良級別的增幅裝備的錢。

大多數中階武者都是按部就班的慢慢修鍊體內能量,只在突破之時,才會用上蒼玉加以輔助。而普通的修鍊方式,便是靜心凝神,憑藉精神力感知天地間一絲絲存在的能量,再加以精神誘導,將之吸納入體。

這樣入體后的一絲能量,還不能直接儲存於穴竅之中,仍需加以運轉,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將雜質完全去掉,才能收入穴竅之中,化作己身能量。

可以說,就這麼一絲能量,去掉層層雜質后所留下來的純凈能量,寥寥無幾,太少太少。想要獲得與之相當的一絲純凈能量,約莫要煉化提純十几絲天地能量,方才能夠得到。大多沒有學習心法秘技的武者修鍊一日,也不過提純出幾百絲純凈能量罷了,儲存於穴竅當中,也就是一縷而已。

步天動用巴掌這麼大的一品蒼玉來修鍊,簡直就是武者當中的土豪,修鍊起來自是事半功倍。只需將手中蒼玉內蘊含的能量緩緩吸納入體,都不用操控精神力去捕捉天地間遊離的能量,這就跟家養的畜生好殺,野生的畜生難捉一個道理。

用蒼玉來修鍊,果然效果顯著。步天第一次修鍊體內能量時,還處於投石問路的階段,只能做到將體內能量順著經脈運轉,無意識的吸收外界的天地能量,煉化一絲是一絲,效率極低。

而這第二次修鍊,步天果斷的拿出蒼玉,也省去了精神力捕捉外界天地能量的功夫,直接吸納便行。因此這一番修鍊下來,當步天將體內能量運轉到第三十六周天時,已經煉化出了接近一百絲精純的能量,成效斐然。

修鍊無歲月,步天這一番打坐便是兩個多小時過去了,當其準備繼續運轉第三十七周天時,卻被一陣敲門聲打斷。

緩緩收功,步天從內視狀態中醒來,睜開雙目,卻是眉頭輕皺頗有些不悅。

武者修鍊、魔法師冥想,都是處於一種心神沉寂的狀態,完全融入到對於天地之力的修鍊感悟之中。

這種狀態下,最忌諱的就是被打攪。因為修鍊中,有些人會時不時福臨心至的冒出些許靈感,這些靈感是修鍊久了,對於天地之力的一種感悟,於熟悉天地之力、領悟修鍊訣竅,有著很重要的啟迪作用。

因此大多人修鍊,都是選取在靜室之中,無人打攪。甚至偶有突破之時,還會請上朋友前來護法,以防他人不慎闖入驚動了自身,導致功敗垂成。

舔了舔嘴唇,步天將蒼玉令收在懷中,起身下床。雖然不知曉自己大概修鍊了多久,但步天清楚,現在應當是快到了前往王宮赴宴的時間了。

打開門,步天訝然發現,門外站著的竟是亞恆。

「布倫特公子,該是時候前往王宮赴宴了,肖恩大人命我來通知你們一聲,若有打攪之處還望海涵。」亞恆面帶微笑,很是客氣。

步天嘴角撇起一絲微笑點了點頭,對於這亞恆,他雖心中有著諸多猜忌,卻也因其是遇到的第一個同種膚色之人,故而頗感親近。

「亞恆大哥客氣了,以你中階3級的強悍實力,親自來通知小弟,小弟若還擺架子說什麼打攪之話,那未免也太不識抬舉了。」步天通情達理,是個人精,客氣的話說起來,比一些活了大半輩子的老傢伙都要熟練。

他人給自己面子,言辭恭維,沒有人會不喜歡。亞恆自是也不例外,聽了步天的話后,臉上笑意更甚。覺得這布倫特雖年少有為,實力強勁,態度卻並不倨傲,反而謙遜有禮,待人處世極為上道。

「布倫特公子言重了,我也不過是聽候差遣之人罷了。哦…既然此事已經通知到,那我便繼續去通知另外兩名公子了,在下暫且告辭。」亞恆自謙了一下,旋即向步天告辭,行事卻是雷厲風行。

步天微笑頷首,也不作留。他心頭雖有很多疑問想要問這亞恆,但顯然現在並不是什麼開口的好時機。

在步天打坐修鍊的這兩個小時,其他城池的諸多參賽者以及裁判官也陸續趕來。而這些人的依次到來,逐漸給這座規模頗大的城堡增添了些人氣,顯得沒那麼冷清。

時間沒過多久,卡蘭多、雷諾二人都在亞恆的通知下出了自己的房間,一同來到肖恩房間的門口處聚集等待著。

卡蘭多與雷諾挑選的房間,其實並未與步天相隔多遠,中間僅是隔著一道走廊罷了,轉個彎也就到了。

一般從同一個城市中脫穎而出的參賽者,都會形成同一個陣營。彼此之間雖也存在競爭,但卻也互為夥伴,因此居住之地,一般都會下意識的聚集在一起,並不會顯得太過分散。

隨著卡蘭多與雷諾二人的相繼出現,所有人便都已聚齊,共同在肖恩的門口等待著。

「這白眼狼架子還真大…」步天頗有些不耐煩的腹誹著,忍不住向城堡的其他方位看去,卻意外的發現對面樓上,竟已有幾伙人從房間中走出,聚集在一起準備出發了。

步天的視線望去,發現對面樓上卻是分作兩伙人,其中一名光頭壯漢與一名俊逸男子明顯便是聖光學院派遣的裁判官,其實力步天無法看透,只是隱隱感覺到一股危險氣息,顯然強悍無比。

似是感受到步天視線的關注,對面那光頭大漢與俊逸男子紛紛將視線投注過來,在察覺到步天實力的剎那,皆是一怔。

那俊逸男子還好,只是頗有深意的望了步天一眼,便將視線移走,不作過多關注。倒是那光頭壯漢,頗有些令步天摸不著頭腦,看向他的眼神隱隱有些陰沉,似是隱含敵意,卻又並不明顯。

「光頭佬,小爺長得有這麼好看嗎?至於一直盯著老子看?」被那光頭大漢的眼神看得一陣壓抑,步天忍不住心裡發起了牢騷。

也就在此時,肖恩房間的大門突然打開,其內走出肖恩的身影。他的身影方一出現,那光頭大漢便將視線轉移,在其身上略作停留後,也就收回了目光,中途沒有再關注步天一眼,似是對於肖恩的出現頗為忌憚。

步天暗自鬆了口氣,急忙趁機將目光移開,不再去關注對面。被一位實力至少是中階4級乃至中階5級的強者一直凝視著,那種無形的壓力,若是加諸在一名低階武者身上,足以令其心神崩潰。

步天沒有注意到,就在他收回目光的一瞬,對面兩伙人中,有一名美貌女子卻將視線投向了他。

這美貌女子黑瞳黑髮,眉目清秀、氣質清冷,其唇角點綴有一粒黑痣,令其冷艷中又多出三分嫵媚。白皙的肌膚猶若上好的綢緞,纖纖身姿宛若風中垂柳,美艷不可方物,正是那牧姓女子牧顏。

就在步天方才那一道目光投注過來的同時,這牧顏便是有所察覺,進而開始注意到步天。

在看到步天同是黑髮黑瞳之後,牧顏便為之一愣,旋即似是想到了什麼,也就沒有過多留意,反而偷偷觀察起步天的實力。

畢竟同為參賽者,對於彼此之間的實力還是有打探清楚的必要的。

可隨著這進一步的觀察,得出的結果卻令牧顏心中陡然掀起驚濤駭浪,久久不能平息。

「此人竟是實力踏入中階層次的強者,他是誰?難道他便是亞瑟王室的那名嫡傳子弟?」牧顏心中震動,眼中更是流露出一絲凝重。

直覺告訴她,此人的的確確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參賽者,而不是哪位並不認識的裁判官,因對方的年齡,因對方眼中的那一絲青澀,這些都不是實力的高低就能掩蓋的。

實力通天的超階強者,或許能夠逆天改命,返老還童,但返還不了的,是歲月洗滌后的滄桑氣息,一個眼神,便足以明了。況且,牧顏也不認為,聖光學院有那等氣派,能夠請動超階強者前來小小的克魯克公國充當裁判官。 只此一個直覺,一個判斷。

牧顏便已經肯定,對面那看起來與自己年齡相差無幾的青年就是一名參賽者,一名極具威脅力的對手。儘管這樣的肯定,連她自己都覺得有些無法置信,頗感打擊,但事實擺在眼前,不容人辯駁。

一位絕色佳人的著重關注,索性步天是並沒有察覺到,否則指不定又要臭美一番。

肖恩出來后也不廢話,只是掃視了眾人一眼,便開口淡淡的道了聲:「出發。」這話一說完,他便自顧自的走在前頭。

步天聳了聳肩,與卡蘭多、雷諾二人相視一眼,旋即朝著亞恆投去一個微笑,也隨之跟了上去。

一路出了城堡,步天發現陸陸續續的另有幾行人馬也紛紛匯聚在城堡之外。

其中他就發現了那首席裁判官艾琳娜妖嬈的倩影,而此時她們一行人正與先前步天所見的光頭大漢以及俊逸男子交談著,從後者二人的言談舉止來看,似是對這艾琳娜也是頗為尊敬。

沒過多久,步天又看見貝克帶領著蓋亞幾人,與另一夥陌生的人馬向著這邊走來,看到那貝克走路的姿勢,步天心中沒來由的冒出了一句話:「看你走路的姿勢,我就知道你有多**了。」

「煞筆。」望著那貝克雙眼望天,鼻孔朝上的傻樣兒,步天面部肌肉都忍不住有點抽搐,恨不得衝上前去給這傢伙狠狠地來幾下。肖恩似是也不想與貝克再有交際,當即冷冷的掃視了過去一眼,隨後吩咐亞恆備好馬車,準備動身。

沒等那貝克一伙人走近,兩名俊朗小僕便手腳麻利的將馬車開來。

步天等人一一登上馬車,優雅俊美的銀角馬打了個響鼻,蹄子邁開,直往王城方向駛去,而在馬車前後,亞恆騎著高頭大馬在前方開路,十一名精銳衛兵隨著骨碌碌的車輪緊緊跟隨。

一路四平八穩,因為城堡處於內城,與王城距離並不遠,不過小半個時辰,步天等人便已來到王城,一一下了馬車。

金碧輝煌、氣勢堂堂!

步天不由地心生感慨,果然是世俗間權力巔峰的象徵,那宏偉壯麗的景觀絕對會讓普通人心生敬畏,不由自主地屏起呼吸,渾身都充滿一種拘謹之感。

這是一種大勢的壓迫。

儘管只是一個小小公國,但於步天而言,不亞於是一尊龐然大物。僅僅是克魯克公國的艾德拉家族,他都無力抗衡,跟何況是一整個公國?

感嘆之間,一列六人身穿藍色錦衫的宮仆疾步而來,亞恆主動下馬,與之交談了一番,旋即那六名藍衫宮仆便在向眾人施禮過後,帶頭領路向著王城內走去。

此次晚宴設在了王城中的法華殿,步天等人是第二個到場的,在他們之前,已經有一批人先至,同樣是一位裁判官帶著三名年輕俊彥,個個都實力非凡。

不過,中階層次似乎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門檻,這三名年輕俊彥沒有哪一個實力突破到中階境界,連准中階都沒有達到。

步天和卡蘭多二人相視一笑,便各自收回了目光。雖然他們私交甚篤,但經過了蓋亞一事之後,便似乎存在了某種特殊的利益關係,初步建立了良好的友誼。

氣勢恢宏的法化殿里,在繪有不知名的神祇的彩繪牆壁邊,以及諸多造型奇異的琉璃水晶雕像旁,羅列著種種由鍊金術精心煉製而成的名貴樂器。

珍稀異常的的中階3級魔獸猛獁巨象的脂肪製作成的香精油,被四周牆壁象牙暗格里的爐火煮沸,沁人心脾的幽香透過香爐內壁裊裊飄升,頓時將整個精緻奢華的宏偉宮殿渲染出紙醉金迷的夢幻氣息。

大殿頂上,依次懸有十數盞體積碩大,造型華美的魔法燈。這十數盞魔法燈組成一道蓮

花的圖樣,圍繞圈在一起,以某種不知名的旋律緩緩旋轉。仰頭望去,猶若一朵栩栩如生風中飄搖的蓮花,旋轉不休、美輪美奐。

魔法燈明亮的光暈將整個大殿照映得如夢似幻,光芒灑在人身上,徒生一種聖潔安然之感。

猶若蓮花般緩緩旋轉的魔法燈中心,鑲嵌有一列列光彩奪目的各類寶石。這些寶石之中,有舉世罕見的粉鑽、有價值連城的翡翠血美人、有堪稱無價之寶的夜光寶石,而更多的,則是諸多中階魔獸的晶核。

仰望著這片天花板上的奢華景緻,步天雙目發直,只覺自己似是處於一片寶石形成的璀璨星空下。各色寶石輝耀的光芒照耀在他身上,渾身都有種舒適顫慄的感覺,這是一種,財帛動人心的感覺。

宮殿之中的諸多名貴樂器,傳自法蘭大陸不同時期。有些造型奇異,形如大鼎卻又多出四角,有些則是看似平平無奇,猶若一塊石板,普通無比。

在這些樂器的下方,皆是有一墩墩軟木擺放,用以固定樂器。軟木之上綴著深藍色的天星石,每當一些穿著誘惑無比、統一單肩緊身連衣裙打扮的侍女,有節奏地敲響大殿中的諸多樂器之時,一種動人旋律便伴隨著女子的幽幽情思緩緩傳盪,使人心神一片安寧。

步天頗為享受的聆聽著大殿中蕩漾開來的動人旋律,在這片奇異的法蘭大陸,沒有重金屬搖滾樂、沒有輕音樂、沒有爵士、沒有節奏布魯斯。有的只是一片異域風情,一種別樣的感觸。

隨著動人音符的慢慢傳盪,時間緩緩流逝。

不多時,其餘負責十一座城池的裁判官也帶著各自的參賽者珊珊來遲。裁判官都是來自聖光學院的資深學員,此次相逢,自是聚在一起敘舊了一番。而自十二座大城中選拔出來的年輕人蔘賽者互相對眼,都是神情不善。

十二座大城,總計三十六名參賽者,此刻齊聚一堂,當真是氣息如龍勢如虎。在場每一名青年都不是平庸之輩,各個皆是萬里挑一的天才人物,隱藏的手段不少,實力也是不容小覷。

不過即便如此,步天仍是三十六人中最受矚目之人,猶如群星捧月,光輝耀眼。

不同於蓋亞以特殊的手段隱藏了真實實力,步天的實力,可是沒有一絲遮遮掩掩,稍微有點眼力之人,便能夠一眼瞧出其踏入了中階的強悍實力。

如此一個實力驚人的存在,在場的眾多參賽者自是頻頻側目,偷偷觀察著步天,心裡各自打著算盤。

巔峰對決事關重大,乃是整場資格挑戰賽核心中的核心,事關能否成為聖光學院的學員,在場的諸多參賽者之所以拋頭顱灑,為的便是這一朝,這一刻。

步天實力驚人,所有人都看在眼裡,都將其當做最具威脅力的存在,紛紛目光掃視中,想看出其虛實。

承受著眾人有意無意掃來的視線關注,步天雖心中頗有些拘謹,但面上卻是帶著微笑,顯得淡定從容。也便在這時,兩名衣著華麗的僕從攜著一眾美貌少女自殿外走入殿中,口中更是尖聲呼傳著:「哈比亞大公駕到…」

聽著這兩名面貌虛白的僕從呼傳之言,步天面露古怪之色,望著這二人的胯襠處,頗有些惡趣味的猜測著:「莫非這二人也是被閹割了的太監,怎麼說話的語氣,這般怪異,似男似女,令人聽了渾身都要起一層雞皮疙瘩。」

兩排僕從女侍入得殿中分列兩行,步天一眼便瞧見一位衣著華麗、頭頂王冠的半百老者虎步生風的邁步而來。

這老者鷹視狼顧、紅光滿面,略顯蒼老的臉龐卻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眼帘開闔間似是有電光噴吐,膽小之人根本就不敢與其對視。

而在這老者身後,依次跟隨著兩名青年,這兩名青年同樣衣著華麗,氣度不凡,且觀其步伐行走間孔武有力,顯然都擁有不錯的實力,身體底子打得紮實。

「參見哈比亞陛下…」這年過半百的老者顯然便是克魯克公國真正的統治者——哈比亞三世,在場的諸多裁判官都撫胸向其參拜,便連艾琳娜都巧笑嫣然的微微鞠躬。步天等眾多參賽者見此,連忙跟著鞠躬施禮。

聖光學院雖然勢力龐大,為中級王朝當中的超級大勢力,其學院中的學員地位也是奇高無比,絲毫不比一些中級王朝的皇子地位差。但哈比亞大公作為克魯克公國的實際掌權者,其威嚴與地位也不容輕視,諸多裁判官雖然身份高貴,卻也不敢太顯得輕慢無禮。

「呵呵呵…諸位不必多禮。快快平身。」哈比亞大公腳步邁近,雙手虛抬,臉上掛滿了微笑,顯然對於這些禮節還是挺受用的。

眾人聞言也就順從的起身,妖艷動人的艾琳娜瑤步輕抬,扭動著渾圓的雙腿,盈盈一握的腰肢,慢步上前,微笑道:「陛下不愧為一國之主,一身實力竟已踏入中階5級,當真是為天下人之表率。小女子艾琳娜,代表聖光學院向陛下問好,祝陛下龍體安康、壽與天齊。」 艾琳娜朱唇親啟,貝齒開合間,一股子媚意流露而出,眼眸中波光涌動,似是要滴出水來。

她的話語聲似婉轉動人的山間流泉、又如風拂草原的悠遠空靈、更似是痴男怨女耳廝鬢磨的靡靡之音,使人一聽過後想入非非,受其蠱惑。

本就是沉魚落雁之姿,再加上強悍無比的幻夢氣場,可以說只要艾琳娜稍微露出點媚態,就足以令每個男人都為之心神顫慄。

哈比亞大公雖年過半百,平生閱女無數,後宮佳麗成群,但初一見艾琳娜這等紅顏禍水,當場也是一呆,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蹦了出來。

而在哈比亞大公身後原本風姿綽約、衣冠楚楚的兩名青年,此刻更是不濟得笑容定在了臉上,死死地屏住了呼吸,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艾琳娜火爆的身材,臉色憋得漲紅。

這一幕場景,在艾琳娜出場的剎那,就已被很多了解她的裁判官猜到了。肖恩面露苦笑著搖了搖頭,卻是不知該說什麼好。步天則是心裡冒著寒氣,愈發覺得不能招惹此女,否則哪一日被其蠱惑得什麼都吐露出來,那他還不是玩完了。

像他乃是穿越來到法蘭大陸之事,像他具備著神奇的數據升級系統之事,這些都是決計不能吐露的,一旦為外人知曉,恐怕步天將永無寧日。

在未遇到艾琳娜之前,步天並不會產生這方面的意識。可在見識到艾琳娜迷幻人心、蠱惑眾生的恐怖能力后,步天心中便陡然產生這種及其強烈的危機感,對此女更是畏之如蛇蠍。

「陛下…陛下?」艾琳娜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口中更是輕柔嫵媚的喚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