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剛纔吸收血水時沖刷,身上那些血痂污自然早已盡數洗去,將血刃收回魂刃的同時,一套颯爽的黑色勁裝便套在了洛凡的身上。 “原來是蛛皇冕下呀!正好小子偶有突破,不如請蛛皇指點一二吧!”

一眼瞥見百米之外的美豔身影,洛凡嘴角一翹,森然開口道。

剛剛吸收了血池的殺意精化,洛凡現在渾身充滿了力量,彷彿快要爆炸開一般,正需要酣暢淋漓的戰一場,正好,蛛皇這位絲毫不用他去擔心敗了會危及性命的半神級強者就在眼前,那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話音落下的同時,洛凡根本就不等着對方回答,心中殺意一生,瞬間洛凡的雙眼就變成了鮮血之眸。

“轟!”

澎湃的血色靈魂之力無全忽視了兩人之間的距離,直接就轟在了對方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美豔臉龐上!

瞬間血色的靈魂之力便在蛛皇的頭部一閃而沒,直接消失於無形。

從洛凡發動攻擊,到攻擊完成,整個過程快的幾乎都不能用言語形容,簡單點說就是意念的速度有多快,這個過程就有多快!

“啊!”

血池空間中頓時便響起了一道蛛皇的尖叫之聲。 “禁魂!”

美豔蛛皇果然不愧是大陸最巔峯的半神級強者,雖然在百米之外突然受到洛凡這有偷襲之嫌的攻擊後,意外非常,但是幾乎在就她中招的同時,便反應了過來並瞬間做出了反擊。

和洛凡的靈魂攻擊一樣,蛛皇的禁魂之術既然也是靈魂之力的運用技能,那同樣的也就具備了靈魂攻擊的即時性,無形的魂力囚籠直接就把洛凡給罩了進去!

不過此時的洛凡可謂是鳥槍換炮,今非昔比了,且不說現在洛凡魂海中的靈魂之力,已經完全轉變成了血色殺意靈魂之力,威力比那無屬性的純粹靈魂之力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就單憑那高達九倍的靈魂強度,也不是對方可以說禁就禁的存在了。

不錯,就在洛凡吸收血池殺意精華,將殺意與休內靈魂之力全部融合完畢時,他的靈魂強度終於突破了那尊級的上限瓶頸,達到了目前大陸上已知的靈魂最高強度,九倍!

九倍靈魂強度,雖然和八倍巔峯只有一線之差,但是這一線之差,就是天與地的分別,彷彿魚躍龍門一樣,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上的存在了。

八倍爲尊,九倍爲半神,就只憑世人對這兩者人神之間的敬稱就可見一斑。

靈魂半神級,這就是洛凡此刻的魂力級別,簡單點說,現在的洛凡在靈魂方面已經達到了當世最爲巔峯的程度,對拼靈魂之力的話,他無懼任何人!

“破!”

這次面對蛛皇的禁魂之術,再也不像上次那樣莫名其妙無跡可尋了,不僅瞬間洛凡就明顯的感覺到了魂海上傳來的束縛感,而且冥冥中的直覺讓他還感覺到,他絕對能破開這種束縛之力。

血瞳閃現,隨着洛凡這道怒吼之聲,魂海中的血色靈魂之力便如決堤之水,攜着一往無前的滔天之勢,轟的一下便衝着對方那無形的束縛囚籠撞了過去!

咔嚓!

就在禁魂囚籠罩在魂海上的瞬間,作爲魂海主人的洛凡就彷彿聽到了一道破碎之聲,剛剛升起的束縛之感,頓時便消失於無形,無比恐怖的禁魂之術,一擊即破!

越是絕頂的強者,其越是勝負立判,當然不是說此時蛛皇敗了,只是說超級高手間的對決,很少有過多的墨跡招式,但每一次出手都絕對是兇險無比的生死之鬥。

“你,你到底是誰?!”

瞬息過後,蛛皇睜着她那深邃的黑瞳,用那震驚到無以復加的語氣,問出了這樣一個前後不搭的怪異問題。

要知道她可是堂堂獸皇,半神級強者,雖然沒有自大到天下無敵,但是再怎麼說從她本心裏也不認爲,就洛凡這樣剛剛突破尊級的人類小子能給她帶來什麼麻煩,在她眼中洛凡一直就彷彿螻蟻一樣的存在。

不,如果不是因爲洛凡身上有小呆的靈魂契約,在蛛皇眼中洛凡那初入尊級的實力,連螻蟻都不如。

可是就是這麼一個讓蛛皇連看其一眼都覺得失身份的存在,就在剛纔居然在百米之外就讓他的魂海出現了震盪,雖然失神的時間幾乎可以短到忽略不計,但失神了就是失神了,這纔是不由得她不接受的現實!

而且讓蛛皇這位眼高於頂的強者震驚的事情還沒有結束,身爲禁魂之術的發動者,洛凡魂海中那恐怖的血色靈魂之力,只是輕輕一擊,便她那一向自詡天賦無雙的禁魂之術給轟了個粉碎,這纔是最難令她根本就不敢相信的事情。

那可是令和她同級的半神級強者都忌憚非常的禁魂之術呀,就這樣被洛凡這個一直被她無視的渺小人類小子給隨手一擊破了,這對她來說就彷彿見到了天崩地裂般恐怖的事情,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怎麼,難道本公子沒頭髮了,美麗的蛛皇冕下就認不出來了嗎?呵呵。”

無比強勢的破了當初那令他束手無策的禁魂之術,洛凡對於屬性靈魂的威力也算是有了一個初步的認識,心中暗爽的同時,嘴角一翹笑了出來。

“不,這怎麼可能?!你的靈魂之力怎麼變的這麼恐怖?!萬蛛噬魂!”

聽到洛凡那得了便宜賣乖的調聲,蛛皇一方面震驚於洛凡的殺意靈魂的強大,從心裏對其產生了忌憚,另一方面感覺到她那皇者的顏面受到了洛凡這個人類小子的挑釁,惱羞成怒的她,頓時便又發動了新一輪進攻。

瞬間洛凡的周身便出現了不計其數指甲蓋兒大小的彩色蜘蛛,瘋狂的向着洛凡體內鑽去。

別看這些蜘蛛個子雖小,但是那一對顎卻是異常鋒利,幾乎就在出現的同時便把洛凡的身體鑽了個千瘡百孔鮮血直流,不僅如此,通過那一絲絲肉體上一閃即沒的麻痹感,洛凡相信這些蜘蛛還身帶恐怖的毒液。

不然以他那毒免的體質,對於一般的毒,絕對連半點反應都沒有。

“我勒了去!這傢伙還真是一隻超級能下崽的母蜘蛛呀!居然一下子生這麼多,孃的!給我滾!”

對於蛛皇這堂堂半神級強者搶先出手的情況,洛凡也怒了,心念一轉間,魂海中澎湃的血色靈魂之力,就在他那精確到毫釐的靈魂操控下,瞬間便衝着體內那萬千毒蛛轟了過去!

吱……

其實洛凡的本意是用那血色魂力將其殺死再逼出體外的,畢竟身體裏留着這麼多的蜘蛛屍體也不是一回事,可是沒有想到,那些細小的毒蛛在死後,竟然一下子就這麼消失不見了,不僅如此,在其死亡的同時,直接便化爲星力和魂力流進了自己的星核與魂海。

於是由於估計錯誤,強大的血色魂力在瞬間將體內的毒蛛全部秒殺後,竟去勢不減直接便透體而出,在洛凡周身半米處形成了一個血紅色的球形護罩,將其全方位的緊緊包圍了起來。

“住手!蛛皇,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真的不顧忌那半神級強者的顏面,和小呆的性命了嗎?”

見擺脫了這萬蛛噬體的危機之後,洛凡這次可沒心情再去挑戲這位已經殺機大起的美豔蛛皇,急忙高聲喝道。

畢竟見好就收的道理洛凡還是懂得的,一來他的本意就是想拿對方,這位超級抗打的半神級獸皇試驗一下殺意魂力的效果,二來,他就算是靈魂之力可以和對方一拼了,但肉體強度上可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方要是急眼之下真動起手來,那可就要悲劇了。

更別說那聽起來就恐怖異常的半神級強者自爆了,因此先不說洛凡有沒有殺死對方的能力,就算是真有了那實力,不到萬不得已,他也絕對不會去做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當然最重要的是洛凡心裏還是很在意與星獸一族結盟之事的,此事若成,那對影族以後絕對有着無法衡量的好處,所以他可不想現在就與這位星獸一族的絕對掌權者之一,徹底的撕破臉皮,拼個你死我活的。

“你……哼!既然你已經現在已經突破了,那現在是不是有辦法解去聖子身上的靈魂契約了?”

蛛皇又怎麼會想不到洛凡的生死直接關係着小呆的安危呢,她剛纔突然出手,最主要的原因的還是在顏面受損之後,那強者的本能反應。

萬蛛噬魂這招的威力,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絕對是秒殺半神級以下實力者的招數,也是她最爲強大的底牌之一,因此其實就在她出手後就已經有些後悔了。

可是沒有想到洛凡那靈魂之力的恐怖遠遠超過了她的想象,瞬間便以摧枯拉朽之勢將那星力與魂力組合而成的毒蛛給徹底分解了!

要知道對一般的尊級強者而言,這種作用於肉體和靈魂的劇毒蜘蛛,不用多一兩隻就足以致命,而蛛皇在洛凡破禁之後,潛意識裏已經拿他當成同級的存在了,這才盛怒之下,幾乎以一半的星力與魂力爲代價才化出了這麼多的細小分身,可是洛凡這算什麼?又是一擊即潰!

簡單點說,就是現在的蛛皇等於半殘了,此時不光是洛凡不想打,她在心中的震撼和忌憚之下,快速冷靜之後更不想打了。

所以在見洛凡首先退讓喊停之後,借坡下驢的轉移了話題。

“呃,暫時還不行,不過我想應該很快了吧,嘿嘿。”

解開契約?開什麼玩笑,自始至終洛凡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別說他根本就不知道解決之法,就算知道,就憑小呆那完美變異的天賦血脈,洛凡也不會解的,這可是一個準半神級僕人呀,要他解開除非是腦子進水了。

接連被洛凡那詭異強大的靈魂之力所震驚的蛛皇,此時在聽到洛凡的回答後,哪還有心情留在此地墨跡,沒理會洛凡的訕笑,地上那傳送圖案光華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

“沒想到這殺意魂力威力竟然如此強大,不錯,真不錯!哈哈。”

感覺着那因吸收萬千毒蛛而再次補滿的靈魂之力,再想到蛛皇這第二次的“慷慨”贈送魂力的心情,洛凡不由得意的暗笑了起來。 要知道王級強者魂力外放引起星力共振是爲氣場,尊級強者魂力外放掌控一方星力即爲領域。

而對於最低六倍靈魂強度的尊級強者來說,想要通過外放靈魂之力掌控那五十米範圍內的星力,其實並不是一件難的事情,只要達到尊級可以說那就肯定會使用領域。

因此對於一心想成爲最強者,達到那隻在理論中神級的洛凡,最困難的莫過於那特殊的意境融合靈魂,現在既然機緣巧合的達到了,那接下來自然是去修煉他認爲最容易的領域,然後在融合肉身了。

果然,對於此時洛凡那高達九倍的靈魂強度而言,領域就如同是信手拈來一般,一試便成,而且因爲他現在的靈魂自帶殺意的原因,領域一出直接便是影族那獨有的紅色屬性領域。

“我勒個去!這下可有的玩了!”

不過等洛凡隨手用出領域後,不僅沒有任何欣喜,反而當即就鬱悶了起來。

原本領域一直都是尊級強者的招牌技能,不管是尊級初階的普通領域,還是尊級高階的屬性領域,雖然威力強度不同,但其範圍大小都是一樣的爲五十米方圓。

可是洛凡這半神級靈魂強度用出的領域,那哪裏是五十米呀!

用出領域後,頓時就把血池那百餘米方圓的空間全部給籠罩了起來,而且洛凡覺得這還很可能是受到了周圍那白玉牆壁的阻擋,並不是真的範圍大小!

如果是一般的尊級強者,恐怕還巴不得領域範圍越大越好,可是不要忘了,洛凡的目標可是那傳說中的神級,那是要把領域融於肉身,達到肉體不朽地步的。

而據洛凡從百里老祖那時得知,正常情況下光壓縮融合那五十米的領域,就需要五到十年的時間,那現在這百米還感覺不到頭的領域範圍,要壓縮需要多長時間?!

所以想通關鍵後,洛凡直接就傻眼了。

……

“你說什麼?!那人類小子不但早已恢復了清醒,現在吸收了血池的精華後,竟然擁了比你還強大的靈魂之力?”

白殿五層王座上的蝠皇在聽到蛛皇的傳音之後,再也無法保持那玄之又玄的空明之境了,震驚之下直接失態的站了起來。

“千真萬確!聖皇,我確定他現在的靈魂強度絕對達到了半神級,不僅如此,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搞的,竟然還讓原本無屬性的靈魂之力,變成了帶有殺意屬性的血紅之色,如果單憑靈魂之力的話,我都不是對手,實在是太恐怖了,如此詭異的人,如果要是再讓其成長下去的話……。”

蛛皇后面的話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其意以明,後面的自然不言而喻了。

“嗯,你所擔心的不無道理,如此不按常理臆測的傢伙,留着實在太過危險了!唉,可惜了我族這個難得一出的天賜血脈了!”

蝠皇不愧爲殺伐果斷的一代皇者,在得知了洛凡那變態到逆天的修煉天賦後,哪裏會讓人類出現這麼一位絕世強者,當即便殺機大起,再也不考慮小呆的安全了。

畢竟洛凡剛入尊級就能抗衡蛛皇這擅長靈魂的半神,如果要是真成爲半神,那隻要不是傻子都會想到,其後果絕對比他們多出小呆這一個皇者,要嚴重的多,所以蝠皇爲了整個族羣考慮,果斷的便做出了最符合利益的選擇。

……

“不知道兩位獸皇冕下,這次來找小子有什麼事情嗎?”

這就是那九倍靈魂強度的好處了,此時就算是來去無蹤的半神級強者,也不可能在無聲無息的靠近洛凡而不被發覺了,就在兩人出現在血池空間的同時,洛凡便若有所感的出言問了出來。

魔音!

蝠皇既然已經決定就算捨去小呆,也要抹殺洛凡這個人類天才,那自然不會再說些沒有任何意義的廢話了,直接發動了攻擊。

禁魂!

就在蝠皇發動攻擊的同時,蛛皇也默契的用出了最拿手的禁魂之術。

“呃,這是!尼瑪!太不要臉了!”

嘴角微翹的洛凡話音一落,瞬間就感覺到魂海中傳來了嗡嗡炸響之聲,頓時那血色魂力便劇烈的震盪了起來,不僅如此,魂海外部還升起了那熟悉的束縛之力。

不過此時也許是因爲靈魂核心本源,因爲融合了殺意而發生了未知的變化,魂海中血色魂力雖然掀起了濤天巨浪,但是洛凡除了有些難受之外,卻根本沒有一點失神的感覺,一直詭異保持着絕對清醒的狀態。

破!

看着同時消失在面前的兩人,受到偷襲的洛凡瞬間就反應了過來,血色的靈魂之力閃電般透體而出,直接就掙開了魂海上那束縛之力。

而剛剛突破蛛皇的禁魂之術,通過那外放的靈魂之力,洛凡頓時也就察覺到了那兩人消失的身影。

“不好!靈魂衝擊!身體扭曲!化影術!”

洛凡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可是要知道血池空間纔多大,這百米的距離對於半神級強者來多,那絕對是一閃即到的有效攻擊範圍,就在洛凡發現受襲,爆出魂力,這短到幾乎忽略不計的時間裏,這上來就不要臉面搶先出手的兩位獸皇攻擊已然到了身前!

暗道一聲不好後,洛凡先是給左邊這衝着他頭部而來的蝠皇,一個血色魂力入腦攻擊,同時盡力的使身體扭曲,希望可以避過右邊蛛皇那穿心一爪,緊接着便直接爆發出了化影術最大速度,向後急退而去!

吱!

血色魂力入腦,蝠皇在唳嘯的同時,身形便是微不可察的一頓,而就是這差之毫釐的一頓,讓洛凡終於贏得了避開了頭部要害的時間。

噗嗤!

並沒有受到靈魂衝擊的蛛皇,那纖纖玉手就彷彿神兵利器一般,直接便緊貼着洛凡的心臟,穿胸而過!

說起來慢,其實這一切都是在剎那間發生的,快到了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時間差。

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