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那九鼎印記忽然又開始發熱了,並且散發著金色光芒,透著一股至尊、至貴、霸道無上的氣息。

董恆深吸一口氣,看來是九鼎認為他適應期已過,要開始第二次鼎內世界了!

腦海里略一思索,既然那內門長老說一天後再來帶他出去,現在已經過去八個時辰左右,那想來四個時辰內不會有人進來。

上次去鼎內空間大約花了一個時辰,這次四個時辰,足夠了。

想著,也不猶豫,憑著與九鼎的感應,意識主動進入了鼎內。

………………

(厚著臉皮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 還是那種感覺,他所有的意識乃至靈魂,在這一刻全部被抽進了九鼎內。

華夏一千一百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東京開封府,趙宋王朝多出了一條新的生命,名為趙構。

一千一百二十六年,金兵包圍開封府。

一千一百二十七年,五月初一,金兵俘徽、欽二宗北去后,趙構在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改元建炎。

應天府皇宮中,這位算起來二十歲的趙構正閉著雙眼,那前幾日還帶著一絲怯懦的臉上,忽然多了一股鋒利和威嚴。

半晌,他睜開了雙眼,一股無上的、猶如實質般的威嚴瞬間降臨,他周身一股沉重的威壓、氣勢橫掃而出,如果常人在此,恐怕連呼吸都會感到異常困難。

輕輕吐了一口氣。

「終於到時間了,這趙宋王朝的皇帝還真大部分都是廢物,對外外戰外行,對**戰倒是內行。」

心裡不屑的想著,趙構、或者說董恆開始思索起接下來的對策。

他進入九鼎后,便附身在了趙構身上,直到他成為皇帝的今天,才正式掌握住這具身體。

而現在,他的情況卻不好,這不像是成為朱棣時的情景,大權在握。

趙構這個皇帝可謂是亂世中的皇帝,現在手中也沒多少兵權,想要成為真正唯我獨尊的皇帝,有的謀划。

不過這種感覺,還真是熟悉、懷念啊!

握了握拳頭,坐在龍椅上的董恆露出一絲笑意。

果然,朕還是喜歡這種感覺,喜歡這個位置。

想著,董恆身上那隱藏起來的帝皇氣勢,終於全部散發出來,整個書房大殿內氣氛猛然一沉,空氣都似乎變得粘稠。

暗中,數道護衛的高手心中一滯,敬畏之心更重,心想,不愧是皇帝,這股氣勢太駭人了。

董恆沒有在乎暗中的高手護衛,釋放渾身隱藏氣勢的他只感覺一陣舒坦,皇帝,這個他最為熟悉的位置,讓他現在全身都開始微微熱騰起來。

寶貝坑爹:娶我媽咪請排隊 如吃如醉,總裁的單身妻 至於如今的困難形式,他根本不怕,再困難,他也有信心渡過去,再次鎮壓天下,這就是他無敵的帝皇之心。

不過這個世界,倒是與歷史上記載的頗為不同,與朱棣時期也有很大不同。

其中,最為不同的、或者說造就這般不同的,就是靈氣。

不同於現代的沒有靈氣,和朱棣時期的稀薄靈氣,這個時期的靈氣濃郁了好幾倍,也就造成了這個世界,整體實力和個人實力、都比朱棣時期強多了。

強者也是不少,最強者可以以一敵千、甚至數千、上萬。

這般實力,幾乎不弱與神州大地一般的元氣境了。

想著,董恆繼續謀划今後的道路。

高手他不缺,或者說趙宋王朝從不缺少高手。

錢財方面更是不缺,宋國不管什麼時候,都是有錢的國家,即使現在還不多,但等他皇位穩固,掌控更多地盤、收拾收拾,就可以了。

他真正缺的是能打仗的軍隊,能橫掃無敵的將軍元帥,而岳飛、韓世忠等人,現在倒也都嶄露頭角了,但還需磨礪磨礪。

而且可以用他們,卻不可以如歷史那般依靠他們。

他才是皇帝,不管什麼情況下,收復失地、趕走異族,他才是最大的功勞,才最應該被天下百姓稱讚。

想了想,如今這般情況,也只能他親自領兵了。

他是朱棣時,就是馬上的皇帝,親自領兵幾齣塞外,就算不如岳飛這樣的人物,也不懼誰,而且這樣才是增強威望的最好辦法。

不過岳飛,沒想到你我要提前做君臣了!

心裡想了一句,腦海里便繼續緩緩思索著,思維越加活躍、清晰,似乎再次成為皇帝,讓他全身心都在興奮著。

時間緩緩過去,第二天,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所有有所了解趙構的人,都覺得、他變了。

不知是不是因為成為了至高無上的皇帝,所以他變了。

變得英明果斷、剛毅強勢。

一千一百二十七年,趙構登基后,整頓軍隊,以李綱等主戰派為臣、肅清朝野,改革制度。

一千一百二十八年,趙構不顧群臣反對,親自領兵,征討四方,每戰皆勝,一時間大宋子民人心振奮,似乎看到了希望。

一千一百二十九年,領兵與來犯的金兵相抗,在眾多高手悍不畏死的刺殺下,險險勝過,金兵退去。

大明混世王 帝位完全穩固,被人稱為太祖轉世。

一千一百三十年,繼續整理朝野、軍隊,大力提拔岳飛、韓世忠、宗澤等人,積攢國力、鎮壓叛亂、起義。

一千一百三十二年,金兵再次來犯,趙構領兵、以岳飛、韓世忠為將,從旱路、水路兩路大破金兵,收復不少失地,隨後繼續發展自身。

到一千一百三十八年,六年來,金、宋兩國戰事不斷,趙構一邊抵抗金國,一邊發展自己的地盤。

這一年,他終於帥軍北伐。

六年後,一千一百四十四年,金國滅亡,大宋重新站立在世界之巔。

不過這顯然沒有滿足趙構或者董恆的胃口,他繼續大力發展國力,征討四方,北上草原,東擊倭國,西攻西域,南下大理,橫掃天下。

一千一百八十年,大宋王朝已經佔據大半個天下,這還是因為路途太遠,不方便管理。

不過也有幾十個皇子、被分封到遙遠的世界各地,歐洲、北美洲等等。

這一年,趙構主動退位,一千一百八十七年,人們心中古往今來最為偉大的帝王、趙構去世了,無數人下跪流淚。

不過他雖然去世了,卻也永遠活在所有人心中,尤其是他給後世子孫留下的一個不可超越的帝國、傳奇、神話。

……

神州大地,靈雲門靈泉洞第五個池子里,董恆昏迷了一個時辰左右後,緩緩睜開了雙眼。

轟!

瞬間,山洞中氣氛一片沉重,被一股無上尊貴的氣勢籠罩住了。

董恆雙眼所過之處,無形的壓力翻倍,那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尊貴、霸道氣勢。

閉了一下眼,那股氣勢便立刻消失了,無影無蹤。

他輕輕吐了口氣,雙眼裡閃過一抹不適應,畢竟在鼎內空間里,他可是當了五十多年的皇帝。

要不是後幾年他主動退位,並開始收斂氣勢,現在他那一身增強一倍不止的帝皇氣勢,絕對沒有這麼簡單就收斂了。

低頭看了一眼,九鼎果然還在散發著金色光芒,是在幫他融合帝皇龍氣。

隨著帝皇龍氣融入身體和靈魂,那種久違的輕鬆感再現,非常舒服,好像他的身體、靈活、意識都在進行著一次升華。

同樣,他也開始整理這次的收穫。

第一,毫無疑問,對於如何做一位帝皇,更加熟悉,帝皇氣勢、帝皇心術都增強了不少,這是最重要的。

第二,自身武學上,整整六十年的時間,他雖然重心放在發展國家上,但武學也是勤加修鍊的。

追星步已經練到第五層,算是出神入化的境界。

碎地拳雖然因為元氣不夠,但六十年下來,也修鍊到了出神入化之境。

這兩門武技如今只要再熟練幾遍,便可以發揮出出神入化之境的威力。

通海功在鼎內世界,也是可以修鍊的,不過因為世界限制,他只修鍊到了第六層,不過第七層也參悟透徹。

有了這些經驗,給他一段時間,便能修鍊到第六層,甚至第七層。

爹地給錢,媽咪求帶走 ………………

(感謝天古兜、莫易笑、勿塵等等各位朋友的打賞,真心謝謝,還有各位朋友的推薦票,謝謝。) 另外,就是鼎內空間的一些功法武技了,身為橫壓四海八荒的皇帝,天下之大,什麼功法武技對他來說,都不過是唾手可得。

那些功法武技在神州大地中,雖然威力並不強大,但那只是世界所限。

他其中蘊含的道理,卻是非常高深,可以讓董恆參悟,增強他的武學底蘊。

第三個好處,就是帝皇龍氣了。

也許在個人實力並不多高的世界,一位帝王不需要擁有多高的實力,但在這神州大地,一個帝王如果實力不足,根本成不了真正的帝王。

而這帝皇龍氣就代表著他的天賦、代表著未來他能走多遠。

他也期待,此次融合帝皇龍氣,能讓他到達何種地步。

想著,他一邊等待著,一邊開始調整心態。

六十年唯吾獨尊的帝皇生涯,即使有數年的緩和時間,也不是這麼容易改變、隱藏的。

轉眼間,又是一個多時辰過去,董恆只感覺全身心越來越舒服,渾身有著一股無窮的潛力。

終於,九鼎暗淡了下來,帝皇龍氣融合完畢。

仔細感受著身體狀況,心裡是無比的暢舒感。

那是一種質的升華,如果說以前他的身體是小溪的規模,能容納一溪的溪水。

那現在就是小河的規模,能容納一河的河水。

這便是區別,潛力的區別。

沒有耽誤,立刻繼續吸收那剩下的靈乳液。

頓時間,通海功第三層運轉,滾滾靈乳液快速轉化成了他的實力。

也許是潛力大增,吸收靈乳液的速度都快了不少,半個時辰后,「轟!」體內一聲轟鳴,通海功到達第四層,吸收修鍊速度頓時又上了一個層次,修鍊出來的元氣精純度也上了一個層次。

又是半個時辰左右,通海功停下了,體內元氣團已經達到四丈九尺直徑,揮揮拳,董恆感覺力道更是達到五十匹馬之力。

即使以他如今的心性,也忍不住一陣興奮。

不要以為只是比剛才強了十匹馬之力,到了這個級別,每增加一匹馬之力,都是足以讓人慶喜若狂的。

何況四九之數本就是一個極限,他體內元氣團達到四丈九尺,力道更突破到五十匹馬之力,這般駭人的極限,一旦傳出去,絕對能引起巨大的風暴。

收起興奮,開始運轉三轉金身訣,肉身力量也開始快速變強,一點點向新的極限而去。

四十一匹馬之力、四十二匹馬之力…………

四十九匹馬之力……

四十九匹馬之力……

轟!

一聲轟鳴,肉身終於突破了四九之數,也達到了五十匹馬之力。

停下功法,活動一下身體,頓時感覺到無盡的力量,欲要爆發出來。

他知道這是他力量猛然增加這麼多,一時間有些不適應罷了。

要不是他這麼多年的帝王生涯,心性已經達到了一個深不可測的程度,他甚至可能會有些迷失在這猛然增強的力量中。

看看靈乳液,卻是還剩下一丁點了!

越到最後,果然越難。

四十匹馬之力之後,每增加一馬之力,所消耗的靈乳液都是之前的好幾倍,尤其是突破到五十匹馬之力,更是如此。

走出池子,穿起衣服,同時沒能突破到竅穴境的原因,也想好了。

就說極限力量到達三十匹馬之力,一時間掌控不好這般猛然得來的巨大力量,數次突破,都失敗了,浪費了不少靈乳液。

這個理由,足以應對靈雲門上層和董家眾人。

靜靜思索了一會,感受著體內強橫的力量,心裡對那個猶豫、下了決定。

是時候出去了!

再留在靈雲門中,恐怕朕自己都要忍耐不住了!

不到一炷香時間,那名內門長老來了。

「咦!」一看董恆,那內門長老便是露出驚訝之色。

「師叔有何不妥?」董恆下意識的一手負在身後,面無表情、從容不迫的淡淡說道。

他也不擔心對方看出他有多少力道,畢竟那是蘊含在身體里的,他不完全爆發出來,根本看不出來,對方頂多能看出他的境界。

「沒、沒什麼。」那內門長老連忙搖頭,心裡卻是自然而然升起了一絲不自然感和拘束,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壓迫,讓他渾身不自在。

想了想,又覺得是自己多想了,現在只有董恆和自己在,難不成是靜靜站在那裡的董恆、讓自己感覺到拘束壓迫了?

這可是掌門都不能辦到的事。

這卻是他和董恆都不知道,雖然董恆已經將渾身氣勢、氣息甚至氣質都收斂了起來,但他成為趙構六十年加上朱棣二十多年的帝王生涯,再加上兩次融合帝皇龍氣,帝皇之體更進一步。

就算他只是靜靜站在那裡,也會冥冥中給人一種壓迫感,使人感到不自在、壓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