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雲天羽第一次接觸魂技,所以記憶的難度不小,雲天羽一邊理解一邊記憶,花了足足五天左右時間才完全記憶住銅片中魂技內容。

「怎麼樣天羽,這銅片中記憶的魂技是什麼等級的?」大魔王感覺到雲天羽記憶魂技醒來,傳音詢問道。

「這銅片中的魂技名叫靈魂幻手,乃是一門下品天魂技,修鍊成之後可以控制靈魂化成靈魂大手進行攻擊,威力可堪比下品天器一擊之威。」緩緩睜開眼睛,露出驚喜之色的雲天羽毫無隱瞞的說道。

「下品天魂技!這等威力的魂技對你修鍊正合適,如果是上品天魂技,估計以你靈魂境界根本無法施展。」

「好了天羽,如今距離四大道院比試還有一個多月時間,你利用這一個多月時間好好修鍊這靈魂幻手吧,如果可以掌握,它將會成為你一大底牌。」說完,大魔王的聲音在雲天羽腦海中消失。

「一個多月時間,足夠了。」雖然雲天羽從來沒有接觸過魂技,但他有信心在僅剩的時間領悟靈魂幻手,增加自己一大底牌。

時間飛速流失,雲天羽好似磐石一般,坐在地上一動不動,不斷地揣摩、領悟靈魂幻手修鍊方法,嘗試著控制靈魂化成靈魂大手攻擊。

而雲天羽在有限的時間修鍊靈魂幻手時,被任雲蹤選定參加此次四大道院比試的袁小溪、路無心、宿雲崖雙雙突破了境界,袁小溪達到了與雲天羽一般的六級道聖境界,路無心達到了五級道聖境界,宿雲崖在任雲蹤賜予數顆珍貴丹藥幫助下達到了三級道聖境界。

參加四大道院道力比試的袁小溪等人相繼突破了境界,參加煉獸符比試的舞雲耽、潘乾雨、夏瑩三人也在天宗道院珍藏的丹藥幫助下突破了境界,舞雲耽達到二級道聖境界,夏瑩達到一級道聖境界。而潘乾雨因為前期實力較弱,並沒有藉助丹藥的力量形成元嬰,停留在了六級道宗境界。

不過就算潘乾雨沒有突破道聖境界,但他掌握的八魂蛟火術威力極大,再加上融合了雲天羽送給自己的一縷靈魂實火,潘乾雨有信心在煉獸符比試中大放光彩。

「靈魂幻手,破!」大約一個月時間過後,盤膝坐在原地一動不動的雲天羽突然睜開了緊閉的雙眼,控制自己腦海中的靈魂高度的凝聚,化成了一隻威力不俗的手掌,拍向了遠處的山壁上。

「轟隆隆!」遭到雲天羽靈魂幻化的大手攻擊,遠處的山壁立即發出了巨大的破碎聲,一個巨大的掌印清晰地印在了山壁之中。

「好強的攻擊,如果比試時猝不及防遭到靈魂幻手攻擊,我想就算是七級道聖高手都會受傷。」看著眼前山壁中印入的巨大掌印,雲天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對銅片中記錄的魂技威力十分滿意。

掌握了魂技靈魂幻手時,距離四大道院比試還有十四天時間,雲天羽利用餘下的時間,快速吸收小乾坤界中縷縷仙氣進一步鞏固境界,儘可能多分裂新的地氣本源顆粒增強自身的實力。

隨著山谷中飄逸的一縷縷仙氣被雲天羽運轉本源時空訣,控制地氣本源顆粒吸收到身體中,雲天羽體內地氣本源顆粒蘊含的力量快速的提升著,大約六天左右時間過後,不少蘊含力量達到飽和的地氣本源顆粒開始分裂形成新的顆粒。

很快,雲天羽身體中地氣本源顆粒的數量就增多了近一百顆,身體中元嬰的力量更加強大,遠勝一般七級道聖高手的元嬰。

就在雲天羽控制體內活躍的地氣本源顆粒,快速的吞噬身體周圍山谷中飄蕩的仙氣,凝聚新的地氣本源顆粒時,任雲蹤的氣息出現了,驚醒了修鍊中的雲天羽。

「院長!」看到眼前出現的任雲蹤,雲天羽立即站起身來,恭敬地行禮道。

「不錯不錯,經過這段時間修鍊,你的實力又精進了,看來你要為我天宗道院奪得第一併非一句空話。」任雲蹤感覺到雲天羽毫無遮掩的氣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道。

「院長,是時間到了嗎?」 妖孽奶爸在都市 雲天羽輕聲問道。

「恩,還有七天就到四大道院比試的日子,我們需要提前出發,等一會出去和大家匯合后,我會將我天宗道院打聽到的對手信息告訴你們。」任雲蹤輕輕點了點頭道。

「院長,我們的對手中有七級道聖高手嗎?」雲天羽輕聲詢問道。

「有,而且有三個,所以你要做好打硬仗的準備,因為那些天才的所爆發出的戰鬥力,要遠遠勝過一般七級道聖高手。」任雲蹤低沉的提醒道。

「三十歲的七級道聖高手,確實可以稱之為天才。」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雲天羽知道四大道院比試的年紀限制在三十歲以下,鄭重的點了點頭道。

如果雲天羽沒有認主時空夢境,領悟本源時空訣,絕不可能這麼快達到六級道聖境界,不過能在三十歲前突破七級道聖高手,沒有奇遇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好了天羽,我們出去吧,他們都在正殿等我們。」任雲蹤低沉的催促道。

「嗯!」雲天羽點了點頭,跟著任雲蹤破開小乾坤界堅硬的空間壁,直接飛出了小乾坤界來到了天宗道院,飛到了正殿殿門處。

「老大,你終於回來了,我想死你了。」當雲天羽跟著任雲蹤走進正殿時,梳著標誌性小辮,整個身體擠在凳子中的袁小溪立即蹦了下來,一臉激動的跑向了雲天羽。

「小溪,好久不見。」雲天羽親切的撫摸著袁小溪可愛的小腦袋,輕聲說道。

「天羽!」當雲天羽與袁小溪親切的打招呼時,潘乾雨也跑到了雲天羽身邊,整個人顯得異常激動。

「乾雨,你變強了,等四大道院比試結束,我們可以去你家做客了。」感覺到潘乾雨七級道宗境界實力,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

「去我家!好,也應該回去了。」提到自己的家族,潘乾雨緊握了一下拳頭,眼眸中透出了一絲厲色。

「好了,大家先不要敘舊了,都坐好,我給你們說說你們的對手情況。」緩緩走到正殿主位上的任雲蹤低沉的說道。

「是院長!」任雲蹤發話,紛紛起身的眾弟子立即坐了下去,當雲天羽坐在宿雲崖身邊古檀木椅子上時,突破到三級道聖境界的宿雲崖身體微微僵硬了一下,沖著雲天羽擠出了一絲難看的笑容。

「天羽,無心,小溪,雲崖,我決定僅派你們四個代表我天宗道院參加道力比試,而你們的主要對手是皇族七級道聖境界的金子辰、金荷雨、金烏岱、武極道院六級道聖境界的蠻千、贏楚以及百鳳道院六級道聖境界的藍晴嫣、俞茗薇。」任雲蹤詳細的為雲天羽四人講述自己調查到的對手。

「皇族弟子中竟然有三人突破到了七級道聖境界。」得知皇族的實力,路無心、宿雲崖臉上同時露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而早先知道消息的雲天羽卻顯得異常平靜,袁小溪更是將任雲蹤的話當成了耳邊風,沒有感到任何的壓力。

「皇族的實力確實出乎了我的意料,而且皇族的金荷雨、百鳳道院的藍晴嫣和天羽一樣,除了參加道力比試,還會參加煉獸符比試,而且據我們調查到的消息,她們好像可以煉製出一級天獸符。」

「除了金荷雨、藍晴嫣,皇族的金不凡、武極道院的武冼風也都擁有煉製一級天獸符的能力,所以天羽、小舞、夏瑩、乾雨,你們要提前做好準備。」任雲蹤又將調查到的煉獸符的主要對手告訴了雲天羽四人。

「三名七級道聖高手,四個對手擁有煉製一級天獸符的能力,看來要想在四大道院比試中奪魁有些難度。」因為雲天羽知道,四大道院比試不能動用武器,所以要想奪魁只能依靠真才實學,而且雲天羽相信,其他三大道院弟子真實實力,絕對遠遠勝過他們應有境界。

「雖然你們的對手實力很強,但你們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就當作是正常比賽對待。」看到眾人微微有些凝重的目光,任雲蹤開口為眾人緩解壓力。

「我沒感到壓力,他們不是我的對手,我會和老大會師決賽的。」滿不在乎的袁小溪信心十足的說道。

「不錯,小溪和天羽是我天宗道院兩大底牌,他們進入我天宗道院時間較晚,而且露面機會也少,三大道院很可能不清楚他們的存在。好了,不管怎麼說,大家只要儘力就行,不要有太大的包袱。」

「明天一早由大長老、風長老、藏火長老帶著你們前往北澤郡寒鳳城中的百鳳道院,我在道院等待你們的好消息。」任雲蹤大聲交代道。

「院長,我們會努力的。」除了袁小溪,雲天羽等人異口同聲的保證道,陸陸續續離開了。 離開正殿,雲天羽、袁小溪跟著藏火長老、潘乾雨等人返回到了獸符系居住的院子,敘了一會舊后就早早的回房休息,養精蓄銳,準備即將到來的四大道院比試。

第二天一大早,雲天羽換身了一身白色長衫,精神奕奕的走出了院子,與依然穿著方格小褂的袁小溪、一身黑色長袍的潘乾雨一起向宗院大門處走去與眾人會合。

當雲天羽三人踏著柔和的晨光,來到宗院大門處時,七級道尊境界的大長老,道系首席長老風長老、獸符系首席長老藏火長老以及路無心等人早早的在宗門處等待自己三人。

「好了,人已經到齊,我們直接飛到山下乘坐飛輪離開吧。」看到雲天羽等七人到齊,大長老釋放出一縷異變嬰力化成了祥雲形狀,帶著七人中唯一無法凝聚嬰翅飛行的潘乾雨虛空飛去,向天宗山下飛去。

大長老飛走後,雲天羽等人紛紛召喚出各自的嬰翅飛到了半空中,發出一道道破空聲,快速的飛走了,很快見到了停在山下的飛輪,乘坐飛輪前往了北澤郡中的寒鳳城。

大約一天左右時間過後,飛輪橫穿西宿郡、北澤郡大部分範圍,直接飛到了寒鳳城飛輪乘坐點,緩緩地降落了下來。

「寒鳳城到了我們走吧,希望你們可以取的好成績。」飛輪降落到寒鳳城后,大長老帶著雲天羽等人走下了飛輪,順著一條筆直的大路,按照應有的禮儀,緩緩地向寒鳳城走去。

就在雲天羽一行人即將走到寒鳳城巨大的城門下時,十餘名身形各異,但樣貌不俗的女子在一名風韻猶存,散發出成熟魅力,身穿一身淡藍色長裙的中年女子帶領下出現,迎接雲天羽一行人。

「司徒大長老,歡迎你們來到寒鳳城,不知任院長可好。」散發出成熟魅力的中年女子露出一絲友善的笑容,親切的與天宗道院大長老打招呼,並拿餘光掃視了一眼雲天羽等七人。

「有勞若湖大長老親自迎接,我們院長很好,不過他要坐鎮道院,所以派老朽帶弟子前來百鳳道院參加四大道院比試。」看到眼前漂亮的中年女子,大長老露出淡淡的笑容,親切的打招呼道。

「若湖大長老!難道此女就是百鳳道院大長老。」聽到大長老與成熟女子之間的對話,雲天羽等人頓時知道了她的身份。

「不礙事的。」說著,成熟女子拿出了一把金色長簫,吹出了一道直衝雲霄般的簫聲,頓時七隻長著五彩羽毛,翅展超過五米,十分漂亮的雀鳥從天空中直衝下來,停留在了半空中。

「我們院長已經為大家安排好了休息的院子,讓這些弟子乘坐五彩雀鳥前往道院吧。」召喚了七隻漂亮的雀鳥,若湖大長老露出一絲笑容,輕聲提議道。

「好!」大長老看了一眼百鳳道院飼養,羽毛光滑的五彩雀鳥,點了點頭道:「除了乾雨,你們六個都坐雀鳥吧!」

「是大長老!」看出一絲端疑的雲天羽等人點了點頭,紛紛召喚出嬰翅飛到了半空中,想要降落到五彩雀鳥身體上。

不過就在雲天羽等人即將降落到五彩雀鳥上時,七隻五彩雀鳥卻突然扇動自己漂亮的翅膀,捲起了一股股狂風,快速的閃避,根本不讓雲天羽等六人落下。

「考驗!」七隻五彩雀鳥異常的舉動,立即讓雲天羽等人確定這是百鳳道院的考驗,飛舞在半空中的身體同時加速,不等六隻五彩雀鳥做出反應,齊刷刷的降落到了六隻五彩雀鳥身體上。

沒有閃避開雲天羽等人的降落,六隻五彩雀鳥立即想要反抗,但就在它反抗的一瞬間,身體中蘊含可怕力量的袁小溪一屁股坐在了她腳下的五彩雀鳥身體上,身體中突然爆發的力量讓五彩雀鳥痛苦大叫,立即老實起來。

袁小溪一屁股震懾五彩雀鳥,雲天羽等五人也紛紛釋放強大的元嬰之力,滲透進了腳下的五彩雀鳥身體中,除了一級道聖境界的夏瑩耗費了一些時間,雲天羽等人全都直接震懾住了五彩雀鳥。

「司徒大長老,你天宗道院此次派來的弟子實力很不錯。」若湖大長老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年紀最小,但給她震驚最大的袁小溪,意味深遠的說道。

「你百鳳道院也不乏天才,我想此次比試一定會很精彩。」大長老十分滿意雲天羽等人剛剛的表現,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道。

「天才!得知了皇家道院此次參賽弟子的實力,我百鳳道院對道力比試已經不抱有什麼希望了。」若湖大長老輕輕搖了搖頭道。

「皇家道院,他們的實力確實讓人震驚。」大長老重重的點了點頭,同意道。

「好了,我們進城吧。」通過自己設定的考驗,大體了解了雲天羽等人的實力后,若湖大長老立即帶著雲天羽等人進城。

不過就在他們飛往建造在寒鳳城后城,一片碧波蕩漾,佔據寒鳳城三分之一面積的巨大湖泊中心的百鳳道院時,一道道金光突然在遠處的天空出現,雲天羽等人遠遠地看到二十隻金鷹快速的飛了過來,而在每一隻金鷹之上,都坐著一個人。

「皇家道院的人,沒想到他們直接坐著金鷹飛來了。」虛立在半空中的若湖大長老看到坐在金鷹之上快速飛來之人的面孔,面色變的有些難看。

因為這等直接飛來的行徑,多少有一些示威般的炫耀。

「既然皇家道院的人來了,那我們就等他們一會吧!」因為皇家道院地位超然,背景恐怖,內心不快的若湖大長老不敢輕易得罪他們,輕輕嘆息一聲道。

「好!」大長老點了點頭,示意雲天羽等人停留片刻,等待皇家道院的人到來后,一起前往百鳳道院。

很快,坐在金鷹之上,一行二十人的皇家道院長老、弟子出現了。

「金秋二長老,歡迎你們皇家道院前來。」若湖大長老沖著坐在最大金鷹之上,身穿一身金色長袍,眉毛雪白,嘴角邊有一顆巨大黑痣,給人一種居高臨下感覺的老者,親切的打招呼。

「我們院長和大長老沒來,若湖大長老不會見怪吧。」皇家道院三號人物,金秋二長老孤傲的點了點頭,故意說道。

「怎麼會!二長老能來已經讓我百鳳道院蓬蓽生輝了!」若湖大長老雖然內心不快,但卻沒有一絲流露,客套的說道。

「司徒,怎麼你天宗道院一年不如一年,這次只派出了七名弟子參加我們四大道院十年一次的比試。」金秋長老十分滿意若湖大長老的客套,扭頭看向了天宗道院大長老,毫不客氣的說道。

「我們院長只重精,不重多,而且這七名弟子已經可以代表我天宗道院的實力,所以不用再多派了。」大長老雖然對尖酸的皇家道院二長老有些了解,但聽到他直接攻擊天宗道院,還是忍不住想要反擊。

「他們就已經可以代表你天宗道院實力?哈哈,看來你天宗道院的實力也就如此了。」金秋二長老故意放肆的大笑道。

「咦!有蒼蠅!」就在金秋二長老肆意嘲諷天宗道院時,坐在一隻五彩雀鳥之上的袁小溪突然發出了一道驚疑聲,吸引了不少目光。

「老頭,你別動,你嘴角有一隻蒼蠅。」就在眾人詫異袁小溪為什麼會突然冒出這麼一句時,袁小溪突然指著金秋二長老嘴角邊巨大的黑痣,大聲喊道。

「呼!」聽到袁小溪竟然敢當眾戲弄自己,心高氣傲的金秋二長老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身體中釋放出濃濃的煞氣。

「怎麼金秋二長老,以你七級道尊境界的實力,還想對一個晚輩動手不成。」看到袁小溪當眾戲弄激怒了金秋二長老,大長老立即擋在了袁小溪身邊,聲音低沉的問道。

「司徒,這就是你天宗道院教出來的弟子?這等目無尊長之輩,怎配來此參加道院比試?」面色難看金秋二長老努力剋制內心的怒火,冷冰冰的質問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眼神不好,原來你那是一顆黑痣,不是蒼蠅啊,可是為什麼這麼像呢。」袁小溪演戲十足的揉了揉眼睛,故意歉意的賠禮道。

「小溪眼神不好,多有得罪還請金秋二長老勿怪。」大長老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聲說道。

「好!等道力比試的你們,無論你們誰遇見那個死丫頭,給我廢了她。」金秋二長老聽到袁小溪一再戲弄自己雖然惱火,但礙於面子和身份無法出手,氣的雙眸噴火,傳音叮囑皇家道院弟子道。

「放心吧二長老,那個死丫頭交給我們好了。」看著年紀極輕,依靠秘法遮掩實力的袁小溪,皇家道院弟子紛紛傳音回應道。

「哼!我們走!」本想炫耀一番,卻被袁小溪戲弄的二長老冷哼一聲,無視若湖大長老,坐在金鷹之上,怒氣沖沖的飛向了坐落在寒鳳城后城一片巨大湖泊中心的百鳳道院。

皇家道院一行人怒氣沖沖飛走後,若湖大長老輕輕嘆息一聲,看了一眼可愛,為她出了一口惡氣的袁小溪,沒有多說什麼。

「我們也走吧!」說完,若湖大長老帶著各懷心思的天宗道院等人,緩緩地飛到了修建在湖心,樓亭格局排列整齊,景色雅緻的百鳳道院之中。 「司徒大長老,這個院子是院長為你們特意準備的,你們先休息一下,等晚上院長會親自設宴迎接你們到來。」若湖大長老帶著天宗道院一行人降落到一座幽靜的院子外,輕聲說道。

「有勞若湖大長老了,我們進去休息了。」天宗道院大長老點了點頭,道謝之後帶著雲天羽等人走進了綠樹成蔭,靈氣濃郁的院子之中。

「小溪,剛剛你實在不應該衝撞金秋,我怕等道力比試時,以他心胸狹窄的性格,會讓皇家道院的人對你下狠手。」 萌妃天下無敵 走進院子,大長老有些擔憂的說道。

「哼!那個老頭實在可恨,要不是我打不過他,我會揍得連他媽媽都不認識,至於其他人,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袁小溪冷哼一聲,毫不畏懼的說道。

「小溪,能代表皇家道院前來參賽的,全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再加上那些人的背景,掌握的底牌十分可怕,如果你和他們相遇,千萬不可大意。」看到袁小溪滿不在乎的樣子,大長老有些擔憂的提醒道。

「放心吧大長老,此次前來,我師父傳授了我一門強大的道技,足以讓我對抗任何對手,你就等著我教訓他們吧。」袁小溪自信滿滿的說道。

「二長老傳授!既然二長老提前有考慮,那我就不擔心了。」想到二長老的可怕實力以及對袁小溪的溺愛,大長老稍稍放下心來。

「好了,我想大家都有些累了吧,大家挑選一個房間去休息,我想晚上的晚宴不會太平靜。」曾經多次帶隊參賽,擁有豐富經驗的大長老提醒道。

「大長老放心,我們不會給天宗道院丟人的!」雲天羽等人點了點頭,信心十足的說道。說完,眾人分別選了一個房間,進入裡面休息。

「大魔王,你感覺如果我遇見皇家道院那些弟子,有多少勝算。」因為四大道院比試不允許動用武器,再加上瞬殺之劍太過驚人,真龍吟在太史家族暴露過,所以雲天羽自身的實力大打折扣,輕聲詢問道。

「剛剛你們與皇家道院相遇時,我感覺了一下他們的實力,我感覺他們每人身體中都封印著一股可怕的力量,如果解封那股力量,他們的實力將會大幅提升。所以遇見他們時,你要倍加小心。」大魔王傳音說道。

「皇家道院那些弟子身體中封印著一股可怕的力量,好大的手筆,看來皇家道院對這次四大道院冠軍比試志在必得。」雲天羽得知皇家道院弟子虛實,在心中默念道。

經大長老提醒,得知晚上的晚宴絕不尋常,雲天羽與大魔王交流了一會後,立即坐在床上盤膝調息,調整著自身的狀態,以應付晚宴隨時可能出現的麻煩。

當明媚的陽光漸漸西下,一片紅彤彤的紅燒雲將天空渲染的異常美麗時,兩名百鳳道院長老親自來到天宗道院眾人休息的院子中,將雲天羽等人請到了百鳳道院環境優雅的後花園中。

一顆顆閃爍出耀眼白光的月光石鑲嵌在後花園中豎起的一根根古圖騰柱子中,將整個後花園映亮,有如白晝一般。

「武極道院的人,沒想到他們也在今天趕來了。」當天宗道院一行人跟著兩名百鳳道院長老走進擺放著四排長條桌椅的後花園時,大長老看到老對手武極道院的人也來了,正與皇家道院的人交談甚歡。

「司徒,你們來得好慢啊!我們大家等你們多時了、」看到老對手司徒大長老帶著雲天羽等人出現,武極道院大長老嘴角微微上翹,故意當眾挑釁道。

「武神通,我發現只要有皇家道院的人在你總會準時,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嗅覺。」遭到武極道院大長老挑釁,大長老立即針鋒相對進行反擊。

「你!」聽出大長老話音之意,武神通面色立即陰沉了下來,不過還沒等他反擊,曾經被袁小溪當眾譏諷的金秋二長老開口警告道:「司徒,說出剛剛那話是不是有失你的身份,而且你最好不要挑釁我皇家道院,那對你天宗道院沒有任何好處!」

「金秋二長老,我好像沒有挑釁你皇家道院的意思,請你不要胡思亂想。」大長老強硬的說道,沒有因為金秋二長老的威脅而說軟話。

「好了諸位,我們四大道院十年一聚乃是大喜的日子,諸位不要口舌之爭了。」就在三大道院針鋒相對時,一名身穿紅色碎花長裙,披著一張綉著鳳凰圖案的披肩,脖子上帶著一圈由彩金打造而成的碎花,氣質高雅,傾國傾城的風韻女子突然出現在了眾人面前,打圓場道。

緊隨風韻女子,百鳳道院大長老若湖等百鳳道院高層紛紛現身,帶來了一股沁人的香氣。

「瞬移!道仙高手!」看到瞬間出現的風韻女子,雲天羽深邃的目光波動了一下,猜到這名容貌極美的風韻女子應該就是百鳳道院院長,大金王朝十大高手排名第五,號稱百花仙子的素盈盈。

「一切聽素院長的。」大長老點了點頭,帶著雲天羽等人坐在了為他們準備的木質長條桌上。

「哼!」素盈盈出現從中調解,金秋雖然惱火,但卻沒有立即發作,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上菜!」看到大長老和金秋不在鬥嘴,作為主人的素盈盈立即發出悅耳的聲音,近百隻漂亮的雀鳥銜著一盤盤精心準備的菜肴,快速的飛了過來,將一盤盤美味佳肴擺滿了整張桌子,然後迅速飛走了。

「靈鳥銜菜,這等馭獸手段果真非同凡響。」雲天羽看到眼前一幕,不由得在心中稱讚起來。

「這些美味是我百鳳道院精心為諸位所準備的,歡迎大家來到我百鳳道院。」靈鳥銜菜過後,百花仙子素盈盈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聲說道。

「素院長,我發現你百鳳道院馭獸手段更厲害了,這等本事足以堪稱我四大道院之首,不過有餚無曲是不是太單調了一些。」金秋深邃的眼眸中閃爍著道道精光,蘊含意味的說道。

「不錯,如果單單品味美食,確實有些太無聊了,素院長何不給我們找個樂子。」武神通在一旁附和道。

「咯咯,節目我早就想好了!」聽到金秋和武神通的提議,素盈盈抿嘴一笑,心意一動,祭出了一個虛幻般,彷彿由大量狂風構造而成的大鼓。

「這是我前些年無意間得到的一件寶物,名叫靈魂風鼓,需要注入大量的靈魂之力才能讓這靈魂風鼓顯露真身,而要想讓靈魂風鼓發出聲音,就需要控制自己的靈魂進行敲打。」

「雖然靈魂風鼓發聲的難度極高,但靈魂風鼓發聲之後,會產生天籟般的美妙聲音,而且如果靈魂強度足夠的話,靈魂風鼓還會幻化出大量虛幻女子翩翩起舞。」召喚出靈魂風鼓后,素盈盈詳細介紹其靈魂風鼓。

「靈魂風鼓!這個節目好!不如就讓我們四大道院挑選一人敲動這靈魂風鼓,看看誰敲動的聲音最美妙,幻化出的女子舞姿更優美。」金秋露出了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大聲提議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