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雨停了,天空中已現月牙,有淡淡光線讓得那人已經看到是辰天。

至於方昊天,他們雖然不認識,但既然是跟辰天一起回來的就不是他們這些人能盤問的存在。

辰天揮了揮手,那些人便迅速的退回到暗處,速度很快,個個都是好手,顯然訓練有素。

方昊天就此對蠻王部落的整體實力不由的高看了一線。同時他很清楚,圍繞著整個蠻王部落,暗地裡定然還有許多這樣人守著部落。

方昊天有點好奇有多少,但他卻沒有釋放感應力去籠罩整個蠻王部落探查這一切。

要知道部落中可是有一名天人境六重的存在,方昊天難保證他的感應力一旦籠罩會不會被辰鈞知道而產生不好的誤會,誤會他是有別的企圖,真的有可能是狂沙部落或是狼牙部落派來的姦細。

當然,方昊天沒有這樣做,另一個原因是本著對辰天的尊重,對蠻王部落的尊重。

哪怕他的感應力辰鈞都沒有感應得到,天知地知只有他自已知。

但辰天對他如此信任,他卻暗中查探蠻王部落的所有布置,這本身就是對辰天信任的不尊重,是不可取,是很卑鄙的行為。

方昊天老老實實的隨辰天進入部落。前行中,只能借著淡淡的光線以肉眼看沿路的環境。

其實蠻王部落雖然號稱絕龍蠻荒中的第二大部落,但人口其實不算多,辰天告訴方昊天,說蠻王部落有兩千多人。

兩千多人,實際上只能算是大點的村子。

豪門閃婚,總裁太腹黑 一路深入蠻王部落,方昊天還看到部落的房子都很簡陋,都是一些低矮的土房木屋,而且沒有什麼規劃,分佈雜亂。

稍微有點像是大部落樣子的只有到了部落最中心地帶時出現的那一個寬曠足可容納上萬人之大的青石廣場,以及圍繞青石廣所建的那一座座高大的石殿。

辰天對方昊天是很信任的,也盡了地主本份,帶著方昊天向前走時給方昊天介紹一座座石殿的情況。

這些石殿,有些是部落的倉庫,有些是專門供先人靈牌,有些是部落中身份比較高的人的居處。

倉庫與供先人靈牌這類的地方居然與人,方昊天感到很不可思議。

要知道他方家莊園,宗祠和倉庫都是另外劃地而建,然後派人重點把守。族人的住處是另劃地而建的。

現在這裡卻是混雜在一起,真的是毫無規劃可言。

但這些對蠻王部落的人定已經是見慣不怪,又或者在整個絕龍蠻荒所有部落都是這樣的做法,方昊天自然也不會多嘴去說什麼,更不會是品頭評尾。

這些石殿中,最高大的那一座石殿便是辰天父子住的地方。

此石殿比其他的石殿都要高,是最高的一座,倒也盡顯了辰天父子在蠻王部落中的至高無上。

辰鈞是部落首領,是族長,是兩大蠻王之一,住的地方自然是要比別人特別一點。

石殿的大門也安排了守衛。

看到辰天帶著方昊天走到門口時,守衛在向辰天恭敬行禮之時也不免暗中打量方昊天,暗中猜測方昊天是什麼人,但他們都沒有問。

進入石殿大門,是一個很大的空間,也算是大廳了。

悍妃難惹 大廳真的很大,超乎方昊天的想象。

https://tw.95zongcai.com/zc/46962/ 這大廳,簡直就是一個小廣場了,容納三五百人完全不成問題。

然後這個大廳的四周還有一道道石門。

辰天手指其中一道石門,說是他住的房間,然後帶著方昊天走向正對大門的那一道石門,那是他父親辰鈞居住的房間。

"進來!"

還沒等辰天敲門,裡面就已經傳出一道彼有幾份威嚴的聲音。

聲音的主人無疑就是辰天的父親辰鈞了。

身為天人境強者,感應力雖然沒有方昊天這種玄魂雙修武者這麼強大,但也是不是一般元陽境高手可比。就算不刻意,辰天和方昊天踏入石殿都應該察覺到。

也許辰天和方昊天接近部落他就已經知道。

身為部落唯一的天人境強者,更是身為族長,他自然也會時刻關注著部落的一切情況,包括周邊,免得被人攻打時還一無所知。

方昊天也是天人境強者,就算不動用靈魂感應力,站到這石門之前他也已經察覺到房中的一些情況。

裡面竟然不是一個人,不僅僅辰鈞在,而且還有另外的四個人。

方昊天知道最強大氣息的人自然是辰鈞的。而另外的四道氣息,每一個也都是元陽境中後期大高手,每一個都是有著元陽境九重的修為。

"不愧是大部落,實力果然不容小看。"

方昊天暗凜。

一名天人境六重強者,四名元陽境九重大高手,就這五人,在偏隅一方的絕龍蠻荒也確實可以撐起一個大勢力。

也難怪狼牙部落明明已經有兩名天人境強者,明明有反心但卻也不敢輕舉妄動。

當然,狼牙部落遲遲不敢明反,最大的原因還是在於辰鈞的實力在白狼之上。

至於房中那四名元陽境九重大高手面對白池,聯手之下估計也只能撐個不敗,或是不死。

而且狼牙部落當中,誰敢保證沒有像這四人一樣的九重大高手?

所以辰鈞天人境六重修為,才是對狼牙部落的最大震懾。

辰天將石門推開,他的表情很嚴肅,也很恭敬。

"父親。"辰天先是恭敬的叫了一聲他父親,然後又一一向那四名元陽境九重大高手行禮,"見過二叔公,三叔公,四叔公,五叔公!"

方昊天心裡暗動,這四人的輩份居然在辰鈞之上。跟著他突然間想到一事,辰天所說的幾個麻煩的老傢伙會不會就是這四人?

以辰天的身份,能讓他感到麻煩的也只有這種實力遠在辰天之上而又輩份高出許多的人。

這四人,完全符合了"麻煩"的條件。

"嗯。"

那四名老者都只是很淡冷的輕點了下頭,算是回應辰天的禮數。

方昊天看著幾乎能確定辰天所說的麻煩就是這四個老傢伙了。

辰鈞揮了揮手,示意辰天不用多禮,而他的目光在方昊天一進來就已經盯著看,眼神中明顯有來自於方昊天身上天人境氣息的詫異之色。

既然已經在辰天的面前暴露了實力,方昊天也就不在隱藏,就這麼光明正大的將修為表露在辰鈞的面前。

辰鈞身為天人境強者,又是部落首領,身上有著一股上位者的威勢這是很正常的事。

但讓方昊天有點意外的是辰鈞的形象。

辰鈞看上去很年輕,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顯然是保持了他這個年齡的模樣。他的頭髮很長,長發如瀑,僅用簡單的黑綢束在肩后。而他身穿的不是像辰天這樣用獸皮製成的緊身衣服,而是寬大的袍衣,看上去簡直就像是一個文士。

最最讓方昊天感到驚奇,感到意外的還是辰均的雙腳,這大冷天的竟然沒有穿鞋,就這麼赤著雙足坐在一張大石椅上。

那四名老者回應辰天的禮后也是第一時間看向方昊天,他們的眼神都是有著一絲不善與銳利。 聽聞蘇菲的說辭,東方婉兒頓時黑了臉,看向蘇菲的眼神更是毫無掩飾的惱羞成怒。

蘇菲這個小賤人,果然是伶牙俐齒,心腸也夠歹毒。

不過這樣的性格,她喜歡,總有一天她東方婉兒要看著蘇菲生不如死地跪倒在她的面前。

短暫的對峙后,東方婉兒忽然上前,斜跨在了蘇菲的床邊:「呵,嫂子還真是會開玩笑,只怕是讓你失望了。我來就是想要告訴你一件事情,算是提前送給你的訂婚禮物。」

「不想聽,出去!」

「可是有些骯—髒的事情我就是想讓你知道怎麼辦?……你想知道在美國校慶會那晚是誰跟你瘋狂了一整晚嗎?」東方婉兒笑得有些陰險,還刻意壓低了嗓音。

蘇菲擰眉,厲聲制止:「出去,否則我對你不客氣了。」

東方婉兒似笑非笑地誤導著蘇菲:「你還真以為是我哥?錯了,是秦瓊,你怎麼能睡錯男人呢?那位爺想必是食髓知味了,所以在那一夜之後就開始纏著我哥,希望我哥把你讓給他。嫂子,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從那晚之後,你和秦瓊才開始有交集的?」

蘇菲聞言,腦中瞬間轟然炸響,她實在不想聽東方婉兒挑撥離間,卻又忍不住反駁:「就算是真的,你哥又何必騙我?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那天我哥來找你,可惜我不知道你去了哪兒,就拜託我朋友們幫著去找,但還是晚了一步。隨後查看監控的時候,看到是秦瓊將你抱上了車。嫂子,你當初在酒店浴缸里自殺的那一幕,莫非都忘了?」

此刻蘇菲腦子暈暈乎乎的,還沒從東方玉卿和秦瓊的交易中徹底緩過神來,又聽到東方婉兒提酒店自殺的消息。本就虛弱的身體,加上這一連串無法消化的事情,反覆刺激著她的神經。

東方婉兒勾唇笑著,似乎很滿意自己的傑作。

蘇菲的呼吸開始變得有些急促,心口悶得難受,但還是強迫自己慢慢回想著:她當時確實是被一個陌生男人抱走的,還有她最初在醫院病房看到秦瓊的情景……她猜測是秦瓊睡了她的時候,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畢竟他跟東方玉卿是鐵哥們。

可這事,這麼久以來東方玉卿為什麼要瞞著她?

為什麼還要執意跟她訂婚呢?

蘇菲心涼了半截,苦笑了一聲,還有什麼事能讓她的心比此刻更加的揪心呢?

「對於你這樣人盡可夫的女人,也就我哥仁慈,願意給你一個棲身之所……不過,你可別高興的太早,就算你如願嫁給了我哥,他也不會真心待你。聽說等你們蜜月旅行的時候,我哥會安排你跟秦瓊圓房……」

東方婉兒的話斷斷續續地刺激著蘇菲的神經,使得她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緊繃到了極致。

蘇菲的記憶,似乎也在那一瞬間崩潰了,無數個原以為可以任性地掩埋在時光塵埃里的碎片蜂擁而至,清晰地彷彿是昨天才剛剛發生過一樣。

當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控的思緒時,蘇菲慌亂地用手抱著頭毫無章法的晃動著,她甚至是不敢抬起頭去觸碰東方婉兒的眼眸,因為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來自女人那傲慢、譏笑的注視。

別看這平時相處融洽的豪門親戚,倘若牽涉到彼此的利益,就會毫無顧忌的撕破臉皮來滿足自己的慾望。

豪門深似海大抵不過如此吧?

遲遲聽不到蘇菲的聲音,兩個看護趕緊跑過來查看,正好跟預要離開的東方婉兒擦身而過。

蘇菲臉色泛白,額頭虛汗層層。

小護士A見蘇菲情況不對,嚇了一大跳,急忙去觸碰蘇菲的額頭,「夫人,你怎麼了?夫人……」

怎麼僅僅只是一會兒的功夫,蘇菲就發高燒了,但額頭上卻是冷汗涔涔?

「把我手機拿過來。」蘇菲做了個深呼吸后,聲音虛弱地說。

小護士B聽話地將手機遞給了蘇菲。

不等蘇菲開口說話,護士A一把奪過蘇菲的手機,「先別打電話,你現在不能再受刺激。」

蘇菲眼睜睜地看著護士掛了電話,忽然覺得頭暈眼花,視線里所有東西都變得模糊不堪。

「電話給我,我有話要問我先生。」蘇菲額頭布滿了汗珠,聲音虛弱的厲害。

護士A委婉地拒絕:「夫人,您現在需要卧床休息。有什麼事情要問,等你身體好一些我可以幫你撥,但你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否則對胎兒不利。」

護士B手腳慌亂地幫蘇菲擦拭額頭上的冷汗,滿心懊惱,後悔自己沒能阻止東方婉兒。

興許是怕蘇菲胡思亂想而動了胎氣,所以大約二十分鐘后護士A直接撥通了東方玉卿的電話,再把手機還給了蘇菲。

「夫人,電話已經通了。」

蘇菲握著手機,整個人無力地倚靠在床頭,臉色慘白無比。

兩個護士心裡害怕出事兒,當即跑出房間,準備叫瞿銘過來。

等到卧室沒了外人,蘇菲才輕聲詢問:「東方玉卿,在美國校慶會那晚,是秦瓊抱走我的對嗎?」

東方玉卿剛從會議室回到辦公室,原本沉穩的男人,這一刻聽見蘇菲的質問,忽然變得焦躁起來:「菲兒,你怎麼了?你要相信我之前跟你解釋的那些……」

饒是東方玉卿腦洞再大,也沒有料到竟然是消失了好幾天的東方婉兒惹的禍。

「是秦瓊把我抱走的對嗎?」蘇菲再問,她只想確認這一點,也是變相的驗證東方婉兒的話。

東方玉卿沉默,片刻后回應:「是他。」

「是他睡得我,你又何必騙我?」蘇菲聲音輕輕顫抖。

東方玉卿當即否認,「不是他!你聽我說,不要相信任何人的挑撥離間。菲兒,三天後我給你事情的真相,我現在正派人整理事情始末,你一定要相信我,好嗎?」

「包括你跟秦瓊的交易嗎?」蘇菲用盡全身的力氣怒聲發問,然後捂著肚子扔了手機,臉色白得嚇人。

「夫人,夫人?快點叫瞿醫生進來!」 房間中的氣氛突然有點肅殺。

面對五人的打量,方昊天神色淡若,抱拳微揖,聲音平靜道:"方昊天見過蠻王,見過四老。"

"哼!"

見方昊天並沒有以晚輩自居,辰天的那四位叔公不悅的冷哼一聲,眼神更加銳利了。

"方昊天?"辰鈞眼神卻是突然訝異。

"轟! 萌寶駕到:總裁爹地放肆寵

那四位老者卻是突然涌動凌厲的氣息,氣息激蕩。

四老居然同時催動氣勢向方昊天碾壓過來,是要強迫方昊天跪下行禮。而其中的凌厲是在告訴方昊天,若不跪下,他們就馬上出手,要將方昊天轟殺成肉渣子的架勢。

四老只是元陽境九重修為,他們的氣勢雖然強大,但想壓迫方昊天跪下是萬不可能的。

方昊天雲淡風輕的站在那裡,劍眉微挑。他對辰天的這四位叔公有了不悅之色,內心中也徹底的知道辰天所說的麻煩,確確實實就是這四個倚老賣老的老傢伙了。

那二叔公陡然喝起:"說,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接近辰天進入我蠻王部落有何企圖?"

辰天被他那四位叔公的過激反應嚇了一大跳,閃身就擋在方昊天的面前,急聲道:"父親,四位叔公,我與昊天哥認識只是偶遇,我擔保他沒問題。"

那二叔公冷聲說道:"你拿什麼擔保?"

"我的命。"辰天胸脯一挺,想都沒想道:"昊天哥是我帶回來的,如果他有問題,他會對我們部落不利,我願意以死贖罪。"

方昊天扭頭看向辰天,由衷道:"兄弟,謝了。"

辰天咧嘴一笑:"既然是兄弟,謝啥呢!"

"夠了。"

那二叔公陡然怒喝,聲音在房間中激蕩。如果這不是堅固的石殿,只是茅草屋的話,這聲音估計能將房頂都掀開了,"辰天,你懂什麼?站到一邊去,他有沒有問題輪不到你決定。"

辰天臉現怒色,嘴動了動想說什麼,但最後瞥了一眼父親,見父親擺了下手時只好將到了嘴邊的話給吞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