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一切都是外力強行塞進去的,所以這頭永生境級的戰儡比尋常的戰儡自然有不同的地方。

「既然讓我看到了,就沒有錯過的道理。」周丹露出一抹笑容,他承認這頭戰儡很強,甚至要比他的肉身更加強硬,需知他肉身已經堪比天器巔峰了,就算與天器巔峰的兵器有一點差距,但絕非常人可以比的。

但是就在兩者對碰下,周丹的手臂卻是在發麻。可見這戰儡的肉身強硬之度要比周丹更加強悍。

不過不管如何,其終究只是一件死物,哪怕被人強行塞進去許多法則之力乃至本源之力,這些都屬於外來的東西,一旦消耗殆盡也算報銷了。

周丹一眼便看出這永生境級的戰儡是有限次數使用的。

尋常人面對這樣的戰儡,選擇的辦法自然是拖延時間,乃至周旋。

可周丹並不會這麼選擇,因為他看上了這戰儡身上的『東西』了。

如今周丹已經知道了解決戰儡的辦法了,所以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但是這時候戰儡的攻擊再次降臨,周丹連忙避開,只不過他臉上閃過一道心疼的色彩。

戰儡能量用的越快,能夠得到的東西就越少了。

不過想要得到戰儡裡面的『東西』也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畢竟現在的戰儡極為了得,一點都沒有虛弱的氣息,所以周丹只能等待機會。

但是這一等就是一個小時,而原本如同戰神般的戰儡其氣息明顯比一小時前更弱了一絲,僅僅一絲,同樣逃過周丹銳利的眼神。

就在戰儡再次撲殺過來的時候,周丹動了,這一刻他把握住了機會,百套小千靈陣憑空出現,然而這一次周丹並沒有將百套小千靈陣融合成一大型陣法。

超過一半的小千靈陣選擇了對戰儡進行攻擊,而另外一半則是牽制住了百個至尊級巔峰的戰儡。

永生境級的戰儡擁有一絲智慧,面對五十個小千靈陣,它也選擇了退避,可是這時候周丹的身影卻出現在它身後。

「就你這點智慧,純粹是在誤入智慧法則。」冰冷的聲音從周丹口中吐出,而他手中的戰刀則是直接落下,那速度居然達到了光的速度,讓人避無可避。

戰儡那冷漠的表情第一次出現了細微的變化,但是面對周丹精心布置的局,根本躲避不開。

戰刀準確無誤的落在戰儡的脖子間,一顆頭顱應聲落地,而周丹也在此刻意念瘋狂的催動,五十套小千靈陣直接將那戰儡的身軀給轟成碎片。

頭顱落地,卻沒有濺起絲毫的殷紅,只有一道璀璨絢麗的光芒從戰儡的頭顱上飛出,居然要融入虛空中。

周丹冷笑不已,他看重的就是這道璀璨絢麗的光芒,怎麼可能讓其就這般溜掉。

「封鎖大陣!」周丹猛地一喝,四周突然亮起了百道光芒,最終形成一道極為強烈的光芒。

這便是封鎖大陣,不僅可以困住敵人,更能防止敵人的元神逃離。

這封鎖大陣是周丹經過弒神陣已經外域大陣最終研究出來的,他本在陣法一道有著不錯的造詣,能夠創出這樣的陣法並非不可能。

而他之前一直被戰儡追著打併非是因為實力不濟而是藉助變打邊退,鬼使神差的將這封鎖大陣給布置了出來。

戰儡原本是沒有智慧的,可是這戰儡卻具備了智慧,周丹想要布置封鎖大陣就必須悄悄的動手。

而那璀璨絢麗的光芒到底是什麼,只有等周丹真正拿到手后他才可以確定。

封鎖大陣的封鎖之力的確很強悍,這到璀璨絢麗的光芒狠狠的撞擊在封鎖大陣上,但卻沒有能夠破開,最終不斷的在封鎖大陣內亂闖,彷彿感受到極為危險,拼了命想要逃離。

「哼!」看到這璀璨絢麗的光芒不斷的四逃,周丹冷哼了一聲:「冥頑不靈!」

隨著他一聲冷哼,他的身軀也消失在原地,最終出現在這道璀璨絢麗的光芒邊。

周丹伸手試圖去抓住這道光芒,可是這光芒的速度卻一點也不慢,一個閃躲便於周丹拉開了數十米的距離。

「果然如此。」周丹笑了,這璀璨絢麗的光芒果然和他內心所猜想的東西是一致的。

智慧法則!

沒錯,這極為漂亮的光芒就是智慧法則。

智慧法則並非是什麼了不起的法則,一般永生境強者都可以凝聚出來,畢竟能夠修鍊到永生境,自然是大智慧者。

不過周丹畢竟只是煉神境而已,以他現在的修為是難以凝聚出法則的,除非有著機遇,比如說在神秘之地,他就是得到了莫大的機遇,最終才領悟出三大法則之王。

這智慧法則雖然不算什麼珍貴的法則,可是對現在的周丹來說卻有極大的用處,如果他抓住這道智慧的法則,在修行之路上遇到的一些懵懂的事情就會迎刃而解。

所以這道智慧法則周丹勢在必得。

一旦得到,想必劍道法則也可以在精進一步了。而那時候再來衝擊天尊境,就變得更加容易了。

「抓捕!」周丹看著四處亂串的智慧法則,那臉上出現了一抹笑意,幾乎在他聲音落下的時候,三道不同顏色的光芒從他的天靈蓋上飛了出來,最終在他前方凝聚出一張大網。

這三道顏色不一的光芒分別為死亡法則、心力法則和劍道法則。

三大法則之王編織而成的大網,要捕抓住著智慧法則就容易多了。

法則是一種看得到卻摸不著的『東西』,想要靠人力捕抓簡直天方夜譚,不過周丹卻可以利用三大法則之王對智慧法則進行抓捕。 三大法則之王所編織而成的大網直接朝著智慧法則包裹而去,而那智慧法則卻彷彿受到驚嚇般,四處亂串。

「哼。」周丹冷哼了一聲,那大網突然加速,立刻將智慧法則給包裹住。

周丹見此臉上終於浮現出一抹笑意,只是這笑意並未出現多久便被憤怒給取代了。

大網包裹住智慧法則,只是這智慧法則卻突然開始消散,沒錯,是真正的消散。

周丹費了如此大的精力為的就是抓捕智慧法則,然而現在智慧法則卻突然要消散了。

不管周丹如何控制巨網,身在其中的智慧法則終於消散了。

「為什麼?」周丹極為不解,因為他已經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抓住智慧法則了,可是智慧法則卻突然消失,這點令他非常疑惑。

而今智慧法則消失已經成為了一個事實,周丹也沒有在這件事上做過多的糾結。

只是唯一讓他想不通的,明明已經抓住了智慧法則,到最後還是被逃脫了。

沒有了智慧法則,短時間內根本無法令劍道法則得到實質性的突破,而今周丹便要重頭再來,讓巨大的壓力讓他的劍道法則得到突破。

原本以為抓住智慧法則就可以讓自己的劍道法則得到突破,省去了一大精力,而現在智慧法則已經消失,想要讓劍道法則得到突破,只能夠從龐大的壓力下去感悟了。

周丹有些遺憾,智慧法則對他現在來說的確很重要,可惜最後還是沒能收走。

吼!

百個至尊級巔峰的戰儡而今就剩下不到十個了,畢竟五十套的小千靈陣也不是尋常至尊級戰儡可以抗衡的。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芒?」周丹神色一凝,那巨網直接將剩下來的九個至尊級巔峰戰儡給籠罩而下,霎那發出一股股毀滅的氣息,被蓋住的九個至尊級巔峰戰儡還來不及發出聲響,便化為一團團碎屑。

周丹稍作了調整之後,便踏上更加高層的天梯了。

通天峰山頂上,葉刑天無奈的搖了搖頭,『柳府』內所發生的事情他全都看在眼裡,周丹給他帶來的驚訝的確很多。

三大法則之王,一名小小的煉神境居然領悟出三大法則之王!

不說煉神境,就是尋常永生境強者都未必可以凝聚出三大法則之王。

不管是死亡法則還是劍道法則還是心力法則都極為珍貴,一般強者是無法凝聚出來的,而一個小小的煉神境不只是凝聚出一條法則之王,更是將其餘兩條也給凝聚而出。

這一刻葉刑天才知道周丹的戰力為什麼會如此的強悍!

兩天後,『柳府』內原本剩下的十餘處亮光的地方,而今就剩下最後的五處。

在天級模式下,仍舊有五人堅持到第三天了。

這五處,分為為周丹、小雷晶虎、儒通、龍傲天、倩馨兒。

五人仍舊堅持著,不斷的朝更高的天梯邁出。

「你們表現的也不錯,至少可以堅持兩天,所以這一次我便為你們破例一次。」葉刑天看著身前兩名年輕學員,臉上布滿了笑意。

這兩人,正是剛剛不久從天梯上跌落下來的,也算妖孽中的妖孽了。

而這兩人便是吳斌、劉燁了。兩人的實力原本就很強大,能夠堅持兩天也在情理之中,不過對他們而言卻非常不滿,因為他們的目標是堅持三天,而非兩天。

不過他們卻不知道葉刑天將模式給改為天級模式,天級模式可使比玄級模式要足足高了兩大級,這可是與永恆模式並列第一的可怕模式。

不要說在裡面待滿兩天,就是三個小時以上也極為不錯了。

當然了,葉刑天不可能去傻乎乎的告訴吳斌他們,其實我將難度給調到最大了!

吳斌與劉燁兩人盯著葉刑天,通過此次的考驗讓他們更加認清了自己,所以對於強者之路是有著瘋狂的追求。

而今他們在期待著,期待葉刑天所謂的破例到底是什麼。

「你們兩個自己去選擇老師吧。」葉刑天的回答果然沒有讓人失望,吳斌與劉燁兩人彼此相視了一眼,皆都露出一抹瘋狂的色彩。

他們得到了學員選擇老師的權利了!

兩人目光灼熱的看著七大紅衣老者,壓抑著內心的激動。

「七位,麻煩你們各自介紹一下吧,這兩個小傢伙可是難得的天才,你們誰看的上就介紹的詳細些。」葉刑天笑道。

能夠在天級模式下堅持兩天,絕對不輸於某些傳承久遠的勢力的天才了,而那些天才便被稱之為聖代。

兩人能在天級模式的考驗下,仍舊堅持兩天,已經算是聖代了。

「我名為寒星,擅長的就是劍術。」七名紅衣老者站在最前頭的老者突然走了出來,做了簡單了介紹。

「總院大長老么?」吳斌與劉燁激動不已,眼前這名背著一把長劍的老者就是七大紅衣老者之首,總院的大長老,地位僅次於夜小一與葉刑天。 腹黑總裁的小逃妻 實力更是七大紅衣老者最為強悍的,傳說其已經步入了准帝境中期了。

不過吳斌與劉燁知道,現在並非是說話的時候,至少得讓另外六人給介紹完才行。

「我名為凌風,擅長的是影響人的心神。」第二名老者也笑著說道,而當吳斌與劉燁看到這名老者身後的『常鳴』時,也是微微一怔。

看來此人是常鳴的師尊了。

「我名為王峰,擅長的是力道。」這時一名身材比較枯瘦的老者也站了出來,對自己簡單的介紹了一下。

排名第三的王峰天神!

吳斌眼眸中有著狂熱,可以看出他的心儀師尊是何人了。

醫妃難求:王爺不是人 「我名為烈火,擅長的是修羅之術。」烈火天神對吳斌與劉燁也極為灼熱,因為前面的一些人他根本看不上,索性就沒有收誰為徒了,而這兩人的資質明顯要更勝一籌,若是能夠收為弟子,也是極為不錯的選擇。

吳斌與劉燁彼此相視了一眼,直接將目光放在了第五位老者身上,羅陽天神。

烈火天神面色有些僵硬,這兩人這是什麼態度,難道還看不上自己不成?可是烈火天神也不敢發怒,畢竟這只是一個形式,一個介紹自己的形式,至於最後兩人如何選擇還得看他們各自的決定。

當然了,烈火天神原本還想要詳細的介紹一下自己,但是從這兩人的態度上來看,他最終還是沒有詳細介紹自己。

羅陽天神是薛立的師尊,所以吳斌與劉燁也沒有考慮了。

而排行第六的老者名為暗黑天神,最擅長的就是黑暗一道,此人顯得極為冷漠,做了簡單的介紹后便沒有再多說什麼,似乎其對吳斌與劉燁也沒有多大的興趣。

「我名為龔劍,也擅長劍道。」最後一名老者笑眯眯的說道,別看其笑眯眯的,吳斌與劉燁兩人不敢怠慢,對其行了一禮。

而此人給人的感覺卻彷彿一股凌厲的劍芒,極為可怕。

大長老寒星天神也是擅長劍道,可是給人的感覺是一股柔和,並沒有露出劍道該有的凌厲之意。

可見寒星天神與龔劍天神兩人走的完全不是同一條劍道了。

七大紅衣老者都做了介紹,而接下來就輪到吳斌與劉燁兩人選擇老師了。

「兩個小傢伙,選擇權在於你們,只要你們選了就是他們的親傳弟子了。」葉刑天笑道。

「是。」吳斌與劉燁兩人激動不已,可是讓他們從七選二,實在有些難度。

七大紅衣老者,不管是哪一個實力都極為強悍,完全有資格當他們的師尊。

不過他們終究需要做出選擇,凌風天神與羅陽天神已經被他們排除在外了,畢竟這兩人的徒弟就是常鳴與薛立。

雖然剛才兩人表現出對自己也很感興趣,但是他們也可以看得出來,兩名記名弟子在他們心中或許分量更重。

說不定他們老早就將常鳴與薛立認定為親傳弟子了。

如果他們兩人其中一人選擇了他們當師尊,那麼不管是對常鳴還是薛立而言都極為不好。

所以吳斌與劉燁對著凌風天神與羅陽天神報以歉意。

「大長老,晚輩希望能拜入你的門下。」劉燁站了出來,他面色有些擔憂的看著寒星天神,連忙補充道:「晚輩擅長的也是劍道,肯定大長老收我為徒。」

葉刑天是給了他們兩人選擇老師的權利沒錯,但他們可還沒有自大到用命令的口氣去要求誰當他們師尊。

「好。」寒星天神微微點頭,目光僅僅在劉燁身上停留了片刻:「今後你便是老夫的親傳弟子了,等此次考驗結束,隨我離開。」

「謝師尊。」劉燁大喜過望,他原本還有些忐忑,但是現在看到寒星天神對他也很看好。

「王峰長老,晚輩願意拜入你的門下。」吳斌知道接下來要換自己了,所以他直接走到王峰天神近前,單膝跪了下去:「請收下我。」

「好,哈哈。」王峰很是高興,輕輕揮手,吳斌便被他托起身來:「今後你就是老夫的親傳弟子了,希望你能好好學。」

「徒兒一定努力。」吳斌這時候也改了口了。

「好,既然都選擇好了,那接下來就等待另外幾個小傢伙回來吧。」葉刑天笑呵呵的說道。顯然對吳斌與劉燁能夠拜入寒星天神與王峰天神門下也極為滿意。

柳府之中。

周丹一路勢如破竹,短短的半天時間他已經踏上第六百層了,只不過他的速度也因此放慢了下來,不是他不願意快速前進,而是眼前等待他的是一股可怕的陣容。

第六百層的天梯上,駭然有著千道身影,這些身影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正是至尊級巔峰,只不過這些並非是周丹最為在意的,而是千道身影后的五十道人影,每一個人影都散發著永生境級的氣息。

這第六百層,足有千個至尊級巔峰的戰力以及五十名永生境級的戰儡,此等陣容,就算是永生境巔峰的強者都未必闖的過去吧?

「來吧!」然而面對如此可怕的陣容,周丹身上卻燃燒出一股強烈的戰意,這股戰意彷彿化為一件戰意,將他包裹的嚴嚴實實,如同一尊戰神!

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壓力,沒有壓力劍道法則就永遠無法突破。

而這一天,便是第三天了。

三天時間一到,不管是儒通還是小雷晶虎還是龍傲天甚至倩馨兒,他們五人仍舊沒有被淘汰,而身在通天峰之上等待的人則是震驚不已,三天了,整整三天了,這批原本不被看好的學員竟然支撐過三天了。 三天的期限是一個門檻,在『柳府』被葉刑天開啟天級模式的時候,多少人對這批學員是多麼的不看好,甚至連夜小一在三天前就曾經說過,他們如果能夠支持三個小時就算不錯了。

可見想要在『柳府』待滿三個小時可見難度有多大了,畢竟這是與永恆級模式並列第一的天級模式。

不過事實就是事實,根本容許不了他們不認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