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按照穿越者的記憶,崩壞江湖明明是個虛構的故事,包括裡面魔改的劇情、人物、功法等等。

但偏偏這些虛構的東西還一一具現了。

關於這點陳歌無法否認,因為他如今修鍊的葵花神功、吸星大法等都是真實有效的,並非憑空捏造而成。

所以他有個大膽的猜測……比如說某種存在想要創造世界,嫌麻煩,就順手借用了這些故事劇情?

當然還有其餘可能,但這些可能都指向了同一個問題……這些陳歌所熟知的世界的出現並不是偶然的。

最關鍵的還是那個穿越者對於各種世界劇情的記憶,就好像是被故意加深的一樣。

畢竟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會記住那麼多東西。

陳歌寧願相信這些記憶是有意為之,或者說是被人強行賦予的。

以及林霜這個劇情之外人物的出現,也讓陳歌不得不去這麼想。

…………

「這就是轉生池?」

陳歌略帶詫異地看著眼前這口直徑兩米多的池子,其中是滾滾流動的泉水,表面發出瑩瑩白光。

池子周圍冒著白色霧氣,不斷向四面八方蔓延,淹沒膝蓋,乍一看的確像是仙境。

不得不說這個地方的確很隱蔽,是個看起來很陰暗的溶洞,石壁上滴答滴答砸落的水滴,讓地面起了層淺淺的積水,腳邊還有潮濕滑膩的青苔。

林霜表情平靜地點頭:「不過現在已經沒有玩家從裡面出來了。」

陳歌點頭表示知道,畢竟這裡都被土著給佔領了,溶洞外面還派有武林高手鎮守,玩家剛轉生出來,實力可是零級,隨便來個武者都能把他們殺回去,再次轉生。

況且玩家們也不傻,轉生地點可不少,何必選擇這一口。

對於林霜等人來說,能發現這裡,已經算得上運氣不錯了。

因為陳歌記得沒錯的話,轉生池保護機制會讓玩家忘記轉生池的位置,避免被人發現。

轟!

陳歌忽然一掌拍去,打在了池子邊緣,極寒真元爆發,本來溫度還算適中的溶洞內立即像下起了雪一樣,溫度快速下降,一層冰藍色迅速覆蓋凝結在水面上,霧氣也快速消散。

轉眼間寒意已經充斥滿整個空間,冰屑爬滿石壁,晶瑩剔透。

而池子紋絲不動,甚至連石塊也沒掉落一塊。

陳歌挑了挑眉,再次一掌拍去,這一次直接動用全力,轟隆一聲巨響。

整個溶洞猶如發生了大地震一般開始劇烈晃動起來,就連林霜也以為地面會開裂、溶洞會坍塌時,一股無形的力量卻彷彿波紋般蔓延開。

陳歌的掌勁瞬間被消弭於無形。

轉生池巍然不動。

「果然有著古怪,這股力量已經超越了這個世界的力量認知。」陳歌露出感興趣的神色來。

畢竟這只是個低武世界,就連掃地僧的實力也達不到這種層次。

隨即他看向一旁的林霜,指著轉生池道:「進去看看。」

林霜微愣,看著池子里滾滾流淌的泉水,有些猶豫。

「教主,你是讓我去探路嗎?」林霜雖然腦袋缺根筋,但並不代表她傻。

「那不然呢?」陳歌一副看傻子的模樣,「探個路又不會死人,你怕什麼。有危險的話我在外面也好救你。」

「哦哦,好的。」

沒猶豫幾秒,然後林霜就直接噗通一聲跳了進去。

陳歌站在池子邊,精神力隨之蔓延開,觸手一般順著向下查看而去。

但很快他就發現精神力被阻隔住了。

池子內彷彿有層光滑的薄膜,精神力就如荷葉上的雨滴一樣無法穿透而過。

就是這時,陳歌腦海中的氪金空間忽然跳動起來。

嘩啦一聲!

渾身濕透的林霜破水而出,陳歌絲毫沒有任何猶豫,對準其額頭直接一掌拍去。 噗!

林霜嘴裡噴出大口鮮血,身軀旋即重重地撞在後面的石壁上,就像緊貼在了上面一樣,隨即才緩緩滑落下來。

雖然衣衫濕透的她現在有股妖異的誘惑,但陳歌卻沒有任何心思去注意,他眼神里全是異色,依舊保持著進攻的動作。

林霜慢慢地站了起來,擦去嘴角血跡,眼裡露出異色來:「你是怎麼發現的?」

現在的她比起之前的林霜多了股靈意和生動,但相比之下陳歌還是喜歡之前那個呆板死腦筋的林霜。

現在的林霜給了他一種很危險的感覺。

「我沒發現。」陳歌搖頭。

林霜聞言露出詫異的神色來,不解道:「那你還動手?」

陳歌聳了聳肩,表情滿不在乎,就好像吃飯喝水一般:「動手只是下意識的動作而已,況且你又死不掉。」

林霜呼吸幾乎一窒,忽然覺得他說的好有道理,她的記憶中,就算是在厭惡的獵命者組織中,也沒有像陳歌這樣歪理眾多的人。

況且原本的林霜和陳歌關係還算融洽。

「算了,和你說這麼多有什麼用,反正遲早都是要清理掉的。」林霜表情漸漸冷了下來,周身涌動起一股磅礴威壓來,直接將濕透的衣物蒸干。

嗖嗖嗖!

然而在她說話的瞬間,陳歌就已經動手了,一連串寒冰細針對著林霜面部射來,目標正是其雙眼,同時他身體迅速接近,力量和速度提升到極致。

這個時候自然是沒有任何保留的道理。

所以若是有外人在此的話,就會發現陳歌身影就好像憑空消失的一樣。

林霜對此毫不在意,表情絲毫不變,玉手直接一揚,池子內的泉水飛撲而起,將寒冰細針通通打落,彷彿早有預料一樣。

這個時候陳歌的身影已經落在了林霜面前。

一拳直接砸下。

拳頭砸在了那張淡漠的臉蛋上。

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觸感傳來。

陳歌微挑眉梢,知道自己這是打在了殘影上。

有了準備和提防,林霜的速度甚至趕上了他。

不過他並不是沒有預料。只見陳歌露出淡笑,以拳化掌,寒氣凝聚在掌心,頭也不回就對著自己後面位置的虛空拍去,果然聽見一聲悶哼,藏匿在虛空中的林霜頓時露出形跡來。

她表情震驚,嘴角帶血,胸前一片冰雪覆蓋,都快要蔓延至脖頸處了。

「看起來你這實力也只是虛有其表而已。」陳歌轉身看著她,語氣里是毫不掩飾的嘲弄。

「你是怎麼發現我的?」林霜黛眉微皺,震落胸前的冰雪,壓抑翻滾的血氣。

她今天已經是第二次在陳歌手上吃虧了,這完全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猜的。」陳歌身影再次逼近。

他經歷過的生死危機的次數遠超林霜的想象,戰鬥經驗無比豐富,剛剛她所站的地方正是從後背進攻的最好位置。

這樣的進攻手段,陳歌並不是第一次遇到。

所以在瞬間他就有了反制手段。

而且林霜的實力,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強。

當然也可能是挨了自己之前那一掌的緣故。陳歌心中如此猜測,他手上動作絲毫不慢,在林霜稍愣神的剎那,已經再次靠近。

這一次林霜猶豫了,她怕陳歌再次「猜」到她的位置,沒有躲避,銀牙一咬,選擇和陳歌硬碰硬。

然後噗一聲!

她目光難以置信,整條右臂發出清脆的骨裂聲音,直接軟綿綿地塌了下來,陳歌趁勢追擊,一把抓住了林霜的頭髮,隨即猛地灌在了石壁上面。

林霜發出聲慘呼,面部瞬間鮮血淋漓。

陳歌卻皺著眉頭,一下又一下地撞去,直到林霜漸漸掙扎不動,疼昏了過去。

「果然虛有其名。」陳歌撥開她的頭髮,極寒真元凝聚成細針,直接刺破了眉心那枚顏色鮮紅欲滴的印記,就好似氣球泄氣了一樣,一道神情淡漠的模糊女子虛影從中飄出。

接著氪金空間內一道金光猛地撲出,如捕食獵物的蛇一般,直接把這道女子虛影拉扯進去。

整個氪金空間頓時被朦朧的淡金色光芒籠罩,巨大時鐘上面清晰顯示時間三十天。

「又得到三十天。」陳歌神色略帶滿意。

這次,氪金空間內的存在好似也比較滿意:「不錯。」

陳歌想了想,挑眉問它:「為什麼林霜會突然變化?」

「應該是池子里的東西被她吸收了,不然不可能那麼快恢復的。」它說道,「我知道你在困惑什麼,她體內的運是一種類似分身傳承的存在,不過現在的你還沒辦法完全將其取出。」

難得的,它竟然為陳歌解釋了這些。

陳歌也有點詫異,不過搖了搖頭,把這心思暫時壓下,和第一次見到的女子虛影不同,這一次氣勢威壓明顯要小上許多。

「看起來她並沒有恢復如初。」陳歌摸了摸下巴。

大約半天後,林霜才悠悠轉醒,身上傷勢已經完全恢復,沒有半點異樣。

陳歌笑呵呵地把她拉起來。

「教主,我不是在池子里嗎?我怎麼會在這裡,為什麼我感覺腦袋有點昏?」林霜表情困惑,揉了揉腦袋,覺得裡面像是有一團漿糊一樣。

神話版三國 同時她也覺得自己的右臂酸軟無力,完全使不上力氣來,需要陳歌把她拉住。

「是我把你救上來的。」陳歌表情認真地說道,「你在池子里見到了什麼?我進去找你的時候,你已經昏迷了。」

在林霜昏迷的期間內,他曾下轉生池去查看了一下,結果除了石頭和一汪泉眼外,幾乎什麼也沒有。

林霜神色困惑:「我也不清楚,好像是突然出現了一縷魚兒一樣遊動的金光。有個聲音催促我把它吃了。」

「所以你就吃了?」陳歌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林霜老實點頭:「嗯。」

她只有到這裡的記憶,吃了那縷金光之後的記憶就沒有了。

「所以以後遇到這種危險的東西就不要亂吃了。」陳歌認真地叮囑她,「首先要把它交給我,知道嗎?」

「知道了。」林霜乖巧點頭。 從溶洞里離開的時候,林霜回頭看了一眼,表情有點奇怪,為什麼會在石壁旁發現那麼多鮮血?

她摸了摸額頭,沒發現傷勢,然後又放了下來。

陳歌注意到她的視線,不過並沒有解釋什麼,就算林霜知道了真相又會如何,就連變化后的她也不是自己的對手,何況是現在腦袋裡缺根弦的她。

如果她心生二意,大不了殺了就是,陳歌也不信她能一直復生,這其中絕對會消耗掉某種他暫時無法理解的東西。

「教主,我們現在去哪?」林霜忽然困惑問道。

「自然是先回日月魔教,造船的事情你去安排。」陳歌頭也沒回地說道。他還要事情要做。

現如今氪金空間內再次多了三十天,而且還是淡金色的,這種能量可不同於氪金得到的那種,用處不小,用於修鍊的話就太虧了。

所以遇到這種淡金色能量,陳歌都會選擇直接構建極境體系,畢竟能全方面提升。

至於氪金得到的時間,則是用於修鍊功法、武學等等。

這兩點陳歌現在可是分得很清楚的。

「這三十天時間是你抽取后所餘下的對吧?」陳歌一邊帶著林霜趕路,一邊詢問氪金空間內的存在。

閱讀封神系統 他知道它此時並沒有陷入沉睡,絲絲縷縷的淡金色正在消逝,或者說在被它吞噬。

「對,你我一人一半,這是事先約定好的。」它淡漠道。

陳歌無所謂地笑笑:「別緊張,我像是會反悔的人嗎?況且你也是出了力的。」

沒有十足把握的時候,陳歌是不準備和它撕破臉的,畢竟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它告知自己。

保持著現如今這種合作的微妙關係,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我有個疑問。」陳歌忽然說道。

它沉默了幾秒,才道:「說吧。」

陳歌露出笑容來:「關於這個世界的來歷,我想你可以告訴我了。」

「這是某位至高存在創造的試煉之地……」

半個小時后,陳歌目光微微閃爍,他也不知道這話里到底幾分真假,不過其中蘊含的信息卻很龐大,他一一整理猜測后,得到了不少結論。

首先是氪金空間內的這個存在必須依託於氪金空間才能存活下去,它無法獨自脫離出去,甚至沒有什麼戰鬥力,否則遇到「運」的時候就自動捕捉了,何須等到自己將運「打」出來。

其次它不完整,需要「運」來修補自身。

這點就很關鍵,為什麼會破損?自然是遭受過災難損害,很有可能就是一場難以想象的曠世大戰。

另外它對於創造出這個試煉之地的至高存在似乎很熟悉,語氣雖然充滿淡漠,但尊敬惋惜味道卻是一目了然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