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帝器已經出現在大家面前,此刻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爭奪那猶若太陽一樣的帝器。

聯盟分崩,甚至盟友變成敵人,一切都很正常。

畢竟他們之所以聯盟,說白了就是為了帝器,現在帝器就在眼前,誰還聯手?

不從後面捅刀子就已經好了。

如果沒有帝器作亂,凌風和龍陽的實力,足以參與到這些戰鬥中來。

只要小心一點,別被帝族的帝道傳承陰了就成。

「先宰了王家家主再說!」凌風對龍陽道。

「嗯!」

王家家主,曾經和眾多修士一起圍堵他和龍陽,甚至還要將兩人抹殺,要不是紀家家主阻止,那恐怕又是一場血戰。

這個仇,凌風一直記著,而且已經不死不休。

對方想讓他死,他沒理由放過對方。

「轟~」

凌風和龍陽瞬時間殺入戰場,他們兩個,在各大帝器,聖器都失效的情況下,已經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威脅到他們。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在場的人,哪怕是家主,聖主等等,最高修為也只有半神而已,而龍陽到了什麼地步?

他已經遠遠超過了這個境界,所以這種戰鬥對他來說,完全是小兒科。

而凌風呢?他擁有系統,最近很長一段時間,每天他都會卡很多積分出來,這些積分用來幹什麼?怎麼換寶物,要麼兌換修為。

與兌換寶物相比,凌風兌換得最多的,就是修為。

他現在,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小小虛空者,事實上,從很久以前,他的實力就已經達到了一個高度。

至少不放技能的情況下,隨便可以戰勝半神強者。

他的這種進步很恐怖,如果沒有卡bug,不知道要積累多少年才完。

「凌風,你敢,如果你敢動我,他日王家一定會覆滅你們整個山河宗!整個!」王家家主見凌風和龍陽襲殺過來,頓時慌了神,到處逃串。

現在他的帝兵用不了,就算使用大帝所著的經典戰技來戰鬥,境界的差距還是難以彌補。

凌風和龍陽一句話也不說,直直向著王家主去。

他們的殺意,做不得假。

「碰~」

凌風甩出一道佛怒火蓮,奔向王家主的剎那,炸開。

火焰巨浪四處散開,看起來恐怖無比。

這要是等閑的王境亦或者半神強者,肯定會隕落了,可是…王家主居然逃過了一劫。

他身上,出現了一道模糊的靈氣身影,替他死了。

「這是…王家的帝道經典,靈身替災術?」

靈身替災術,可以放出一道靈身來替人受災,這是王家先祖大帝創造出來的無上帝術。

當年,王家大帝頂著四方強敵窺探的壓力,逆天稱帝,他就是靠著替災術躲過了無數劫難,甚至在成帝是,原本他已經承受不住大帝雷劫,最後也是利用這個術欺騙了天雷,從而稱帝。

所以說,這個帝術,可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東西。

他可以讓人在關鍵時刻活命。

「你居然…居然敢殺我!」王家主厲聲道。

他是王家家主,代表的是一個帝族,殺他,等於就在向一個帝族宣戰,哪怕是其他帝族都得慎重。

畢竟這可是關係到家族的興衰。

雙方死拼,肯定會有一個倒下,所以帝族與帝族之間,如果不是到了非得有一個人倒下才能化解一切的地步,沒人會想不死不休。

帝族都忌憚帝族,更何況其他勢力?帝兵一出,誰與爭鋒?

天下,誰敢和帝族叫囂?更別說殺掉帝族的家主。

那會引起整個帝族,甚至其他帝族的怒火。

往小的講,你是得罪了一個家族,往大講,你沒把天下所有帝族放在眼裡。

「殺你又如何?」凌風道。

他和龍陽繼續攻殺。

這一次,兩人的攻擊更加迅速,兇猛,不留餘地。

「轟~」

王家家主,再次被轟殺。

不過,他又使用了一次替災術。

邪君甜寵:豪門嬌妻 連續使用兩次這種帝術,王家家主的臉色,變得蒼白如紙。

看來…這個東西,也不能無限制使用。

「怎麼可能…你們兩個…怎麼可能這麼強。」王家家主不可置信地道。

「尤其是你…怎麼可能…你怎麼能達到那種地步?不是說…星痕世界沒有完整的大道?」

他說的是龍陽。

龍陽沒有回答。

「再殺…我就不信,你能使用多少替災術。」凌風道。

「轟隆隆~」

螺旋丸手裡劍,佛怒火蓮!

兩者合一,轟殺出去。

龍陽身影飄渺難尋,一條黃龍伴隨著他,兩者如出一轍,早已分不清是龍還是龍陽。

王家主,再次被分解。

等他在出現時,身體已經萎靡不振。

最多殺一兩次,他就真的死了。

再逆天的術,也不能無視生死。

「兩位,求你們放過我吧。」王家主艱難地道。

很難想象,這種求饒的話,居然是從一個帝族家主口上說出來的。

「夠了!」這個時候,其他帝族,看不下去了。

帝族受辱,雖然不是他們的家族,可傳出去,也不是什麼光彩嗯事情。

畢竟,傳出去的話,到時候人們只會說帝族被打臉了,有帝族家主被人家殺了。

王家家主,丟的不僅僅是自己的名聲,還丟了天下所有帝族的威名。

所以,其他人不得不出手。

「你說夠了就夠了?」凌風冷笑。

「你是哪根蔥?」

「哈哈…小子,你的勇氣讓老夫都驚訝,你不僅得罪了王家,還得罪了整個天下的帝族,你還是太年輕了,現在各大帝族的帝器是被封了,可是…你可曾想過?只是暫時的封印,解開封印只是時間問題,而且時間不會太久,等解開了你就等於和大帝作對,和天下的帝族作對。」

……………

……………… 這章明天刷新才能看!

……………

「老闆,請給我兩個包子。」

清水鎮,老街,清晨,一個二十五歲左右的年輕人走到清冷的包子鋪門前。

「嗯…要肉包!」年輕人強調。

在以瘦為美的世界,要肉包是一件稀奇的事,這意味著增加脂肪,不過對於某些落魄到三餐幾乎都吃泡麵的人來說,這點油水顯然不足以構成肥胖。

余家包子鋪,是林風每天早上都會來光顧的地方,這裡離他住的地方近,而且便宜。

老闆是個女人。

年齡不大的胖女孩!

她熟練地用翻來蒸籠,夾起包子包進紙袋,遞給客人。

「給!你的肉包。」

「謝謝!」林風接過隔著一層紙都覺得微燙的包子,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女孩,欲言又止…

「喂喂喂…我說,你每天來買包子就算了,還經常用這種色眯眯的眼神看我是怎麼回事?該不會愛上我了吧,告訴你,我余仙兒可不是這麼隨便的人。」

胖女孩五官清秀,算得上漂亮,可唯一的缺點就是體重問題,如果能把多餘的肉減下來,不說是傾國傾城,也絕對是個陽光美麗的女孩。

前提是減肥成功后,現在嘛…

林風看著這個幾乎一百八十多斤的余仙兒,不由打了個冷戰,這可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額…」一如既往地臉紅。

「瞧瞧,又臉紅,每次都這樣,別說我不給你機會,你要是追我…我可能會同意。」余仙兒從很久以前就開始注意林風。

林風長相中等偏上,身高一米七左右,也不知道是近視還是怎麼地,他的眼睛總給人一種很溫柔,帶有感情的感覺,和梁朝偉的眼睛有幾分相似,身材比例也還可以。

勉強算個耐看的小哥哥。

「給…你的錢!」林風遞給余仙兒四塊零錢,幾乎是倉皇出逃。

……

走出很長一段距離,林風才重重鬆了一口氣,余仙兒給他的壓力實在太大。

那體型,還有那放蕩不羈的話,足以令性格內向的林風面紅耳赤。

人是很難招架,可包子味道很好。

林風拿出微燙的包子,開始吃,邊吃還邊嘟囔。

「要不要告訴她呢?」

「如果說出來,她會不會說我是瘋子?」

「算了,還是看看情況,有機會再說,誰知道那東西管不管用。」

林風剛畢業兩個多月,因為初中時父母出意外去世,導致他越來越內向,不願與人交流,而好死不死又選了個師範類這種需要露臉和口才的專業,這讓他畢業這麼久依然沒有工作。

原本以為林風這一生可能隨便找個混日子的工作就完事了,可卻在畢業的那天,他的人生軌跡發生了一些奇妙的變化。

兩個月前,他發現自己腦海里好像多了一些知識,確切地說,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知識,比如說小說斗破蒼穹,吞噬星空,無限恐怖等等,還有許多音樂,平凡之路,飄搖,愛的供養,還有許多電影,什麼周星星系列,變形金剛系列…

這些東西,林風聞所未聞,從來沒有見過,他也曾上網查過,腦海里的知識,根本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不僅如此,從那天開始,他看到的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大長串奇怪的數字跟隨著。

例如他剛才去買個包子,余仙兒頭上就有這麼一串數字:

職業:包子鋪老闆

天賦:歌唱。

能力:營銷值16,做家務值14,歌唱表達值13……

優點:歌唱能力突出。

缺點:肥胖。

魅力值:7

發展方向:音樂人。

初級解析:傳授《營銷知識》,可使其營銷+28,傳授《生活小妙招》可使其做家務能力+24,傳授《歌唱技巧》可使其歌唱能力值+27,傳授其《減肥知識》可使其成功減肥…

所有數值,就跟玩遊戲一樣,彷彿周圍的人都變成了虛擬的。

林風不知道的是,這是來自平行空間地球的知識,腦海里出現的還有眼睛看到的都可以總結為一點:系統!

當然了,作為這個平行空間的原住民,他肯定不知道系統是什麼玩意,腦子多出這麼多東西,只會讓他以為自己病了,以為自己出現幻覺。

林風心痛地花了幾百塊錢到醫院檢查過,結果發現,根本沒什麼毛病。

這些異象,不敢和任何人說,

認真研究了腦海里莫名其妙的東西許久,他忽然意識到,這可能是一個商機,如果把腦海里的文化運用到現實世界,是不是可以賺一筆?比如說照抄個小說,寫個段子什麼的。

這個世界有個特別火的幽默APP:內含段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