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第一道拳聲爆響而起

隨之而來的是一連串,嘭嘭嘭嘭嘭嘭…..

零點零一秒之內,數之不清的爆炸之聲融匯成最後一道驚天巨響!

嘭!

在這最後一道巨響之中!

羅列克整個人化為一道黑色弧線線!

直接就被冷玉打出了七大陸外!落到了一處海域之中!隨後身子如破碎的陶瓷一般『咔咔咔』不斷的在大海之中分解….

「冷玉!冷玉!啊啊啊!」

海域之中,羅列克憤恨的吶喊著,卻根本無法阻止自己崩碎的身體漸漸沉入這漆黑無比的大海之中…

「哈!」

這邊,冷玉最後一拳揮出之後,望著空無一無的天空,感覺一陣強烈的睡意襲來,身子一歪,便直挺挺的倒向了大地!

「嘭!」

灰塵迷茫之中,冷玉彷彿聽到了玲玲和李長風正在自己的身邊呼喚著自己的名字….

「沒事!只是脫力暈過去了」

玲玲的聲音響起,像是長吁了一口氣。

當冷玉倒下大地的那一秒,尚有行動之力的玲玲和李長風便急忙趕到了冷玉的身邊。

「走!把索麗雅找回來,我們先回去!…」

李長風的聲音落下,冷玉眼一閉,便完全陷入了昏迷,隱隱約約間,他聽到嬴正正興奮的在說著什麼….

大戰過後,方圓千里之地破碎不堪,特別是冷玉動用進食本能之後,在這千里之地中,又製造出了一片毫無生機的沙漠….

……

當一切塵埃落定之後,遠處的天邊飛來三道人影,三道人影都穿著白大褂,臉上帶著白色面具,三人來到此地之後,眼神一掃四周,有人冷冷道:「這裡發生了一大戰」

「羅列克呢?他不是先趕過來了嗎?」

第二人道

「不是說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已經抓到人了嗎?元巴他們呢?」

第三人道

「先把羅列克找出來,問問看發生了什麼,真是的,居然害我們白跑一趟….」

話音落地,三道穿著白大褂的人瞬間遠去…. 當冷玉醒來的時候,便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飛元山,睜開眼的一瞬間,冷玉便看見一雙雙殷切的眼神,大龍王,師傅黑老怪,李長風,身上打著繃帶的玲玲,刑拳嬴正冷曼玉等人,紅辣椒秦音等人,小安小雨等,黑動明封不盡等人,李雁秋穆雲靈等人,每一位惡魔人公會成員都出現在了他的身邊,擔憂的望著自己。

「大哥哥!你終於醒了,嗚嗚!」

許久未見的小女孩清清此刻通紅著雙眼,她見到昏迷不醒的冷玉被李長風和玲玲兩人送回來,便急的哭了,到現在還紅著雙眼。

「我沒事!」

冷玉笑著摸了摸清清的小腦袋,望著眾人殷切期盼的眼神,心中暖暖的。

「索麗雅呢?」

冷玉掃視一圈,沒見到索麗雅后,心中便一急。

「她還沒醒來,不過你放心,陳天道前輩已經給她看過了,沒什麼大礙」

李長風笑著寬慰了一句,聞言,冷玉心下稍安。

「小子,你以後不要那麼拼了,頻繁進入超常態會真的會讓你丟命的!」

說話的是許久未見的陳天道,他又被眾人從治元院拉了過來給冷玉等人治傷。

聞言,冷玉笑著點了點頭,但卻沒說什麼。

見狀,陳天道知道冷玉這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也不再勸,只是嘆了一口氣,便揮別了眾人,重新返回了治元院。

此時,眾人聽到陳天道那番話心情有些低落,眼下眾人或多或少都知道超常態是一個什麼性質,便有些擔心冷玉的將來。

「冷玉,身體還是很重要的」

大龍王想了想,勸了一句冷玉。

聞言,冷玉看了一眼眾人後笑道:「安心安心,我們可是覺醒者,論壽命的話,眼下我可是能活十萬年呢!就算老天砍了我一半的命,我也能活五萬年呢!哪有那麼容易死,更何況眼下我不是啥事情都沒有嘛!」

覺醒者是超越人類極限的存在,眼下冷玉的本體實力是超越人類極限一千倍,壽命也是一樣,是普通人的一千倍,冷玉說他能活十萬年,其實是沒有說錯。

這就是覺醒者的恐怖之處,只要成為覺醒者,實力越往後,無論是壽命,還是力量都會呈指數攀升,非常可怕。

眾人聽到冷玉的話,忍不住看了一眼冷玉,眾人之中,還沒有覺醒的穆雲靈,封不盡,李雁秋三人,還有穆雲靈的爸媽則是瞪大了眼睛。

「十萬年?能活這麼久啊?」

慕媽滿臉不可思議,封不盡則是一臉嚮往。

「呵呵,只要你們覺醒成功,最差也會有五百多年的壽命!」

覺醒者中,基礎線最低的是成長類覺醒者,超越人類4.5倍,按照一個人一百年的壽命來算的話,也有四五百年的壽命,十分恐怖!

聽到冷玉的話,幾人一臉嚮往,一旁的秦音也忍不住動心了,對冷玉問道:「我也能成為覺醒者嗎?」

冷玉看了一眼秦音,隨後笑了笑。

「只要是人,都是可以成為覺醒者!」

想要成為覺醒者嚴格意義上來說,是沒有門檻和所謂的天賦限制,只要意志力夠強,無論是誰只要覺醒心念,勾動DNA核心元,便可以輕而易舉的成為覺醒者!

眼下,這個世界覺醒者還很少,這是因為,受到了世界安全組織的管制,否則的話,沒有世界安全組織的管制,早就滿大街都是覺醒者了。

…….

三天後,冷玉的身體完全康復,從床上下來后,一推開門,便見到了如今的飛元山那令人震撼的一幕!

只見此刻的飛元山,環廊樓閣,雕欄玉徹,飛檐玉璧,青蔥點綴;一座座房屋環山往上,由山腳至山頂,皆是一座座仿古建築,越往上,建築群越恢弘大氣!這如畫的風景,美的令人窒息。

這一瞬間,冷玉彷彿感覺自己穿越進了仙俠世界,眼前是一片仙家府邸。

「怎麼樣?會長?我厲害吧!」

恰在冷玉震撼當頭,一旁的封不盡跳了出來,向著冷玉開始邀功。

「厲害!」

冷玉毫不吝嗇誇獎之詞,對封不盡豎起了一個大拇指,見狀封不盡幸福的快要暈過去了。

「會長!我帶你參觀參觀!眼下除了山頂;我們惡魔人公會大廳沒有建造完工以外,其餘的都完工了…」

說著封不盡便拉著冷玉從山腳一路往上,開始參觀整個飛元山。

眼下的飛元山可以分為三個區域,山腳至半山腰都是一些普通住房,這是些都是為以後整個飛元山的員工提供的住房,都是獨門別棟,建造得非常豪華,還有一些日常辦公場所。

半山腰往上都是惡魔人公會正式成員的住所,以及一些修鍊場所。

山頂則是惡魔人組織的總部所在,只有一棟建築,那就是惡魔人公會大廳,用來處理惡魔人公會的主要事宜。

冷玉和封不盡兩人從山腳走到山頂,每一間房都一一參觀了過去,直到了晚上兩人才踏足山頂,見到那還未完工的惡魔人公會大廳。

冷玉回首,望著從山腳一直延伸到山頂的台階,心中豪氣頓生!

眼下,惡魔人公會基本架構全部都有了,唯差一樣,人!

接下來,惡魔人公會只要死命招人;就可以把這個龐大的公會運轉起來了!

冷玉準備明天就開始大肆招人,但眼下卻還有一件事情需要解決…

夜晚降臨之際,冷玉看望了一下雖然已經醒了過來,但還沒有徹底康復的索麗雅后,便轉身來到了半山腰上;一間臨時掏出來的山洞監獄外,這裡,正關著元巴等人。

當冷玉來到這裡時,便見到了自己的師傅黑老怪,此時他正在看守元巴等人。

「你來了?」

黑老怪微微朝著冷玉點了點頭,隨後打開了監獄大門與冷玉一起走進了山洞內部。

山洞內部昏暗潮濕,但冷玉和黑老怪兩人還是一眼就見到了被五花大綁綁起來的元巴等人。

此時這些人已經都醒了過來。

冷玉的眼神一一掃過,元巴,黑衣蒙面人,傀二娘,春艷嬌媚四女,隨後視線停在了黑衣人的臉上,此時,黑衣人的面紗已經被人揭開,露出了一張猶如女一般陰柔的臉,此刻的他正恐懼的望著黑老怪,前面他醒來的時候想逃跑,結果被黑老怪一抬腳就給追了上去,打斷了四肢丟了回來,看得元巴和傀二娘兩人眼角直抽搐,再也不敢逃跑。

見到冷玉進來之後,此人倒在地上沖著冷玉大喊道:「放我出去!否則你們就死定了!」

「這個人是執法者巳蛇的頭領,外號蛇老大」

黑老怪在冷玉耳邊悄悄說道,他本來不認識此人,但一番拷問,此人就招了。

「蛇隊的首領,蛇老大?」

聞言,冷玉略感詫異,想不通這傢伙怎麼跟元巴、羅列克等人混到了一起,還蒙著臉,一幅生怕別人認出來的樣子。

想了想,冷玉不再看這個蛇老大,而是看向了元巴。

「哼!要殺要刮隨你便!別想讓我說一個字!」

元巴惡狠狠的盯著冷玉,眼神不屑。

冷玉看了這傢伙一眼,點了點頭,意思很明了,等下就颳了你。

隨後便看向了春艷嬌媚四女,這四女,自始自終都沒有說過話,表情死氣沉沉,很奇怪。

「你不用看她們,她們是啞巴!」

傀二妹見狀不屑的瞥了一眼春艷嬌媚四女。

「她們不是啞巴!」

恰在這時,一道人影出現在了監獄門口,是索麗雅,此時的索麗雅身子還沒好透,正虛弱地扶著門框,手裡還提著她帶來的那個特大號行囊。

「索麗雅,你怎麼來了?」

冷玉見到索麗雅后,微微一驚,隨後趕忙上前攙扶她。

「我尋思你肯定要來找元巴他們問話,便過來看看」

說著索麗雅將手中那個特大號行囊扔到了春艷嬌媚四女面前。

「老婆子的東西,我給你們送來了!」

嘩啦啦特大號行囊口子打開,從裡面散落出一件件小玩意,都很普通,但春艷嬌媚四女見到這些東西,身子卻齊齊一顫,原本黯淡無光的眼睛,亮起了一絲光彩。

「這是怎麼回事?」

冷玉好奇的對索麗雅問道,黑老怪則是在一旁旁聽。

索麗雅看了一眼元巴后,見元巴一幅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眼中便爆射出一縷殺機。

「元巴就是為了這四個女人,把那個村子都屠了…」索麗雅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春艷嬌媚四女之後,隨後開始緩緩述說。

隨著索麗雅緩緩的述說,冷玉總算是了解到了一件悲慘的往事。

混亂大陸,在其西北之地有一個名為可可里村的小村莊,小村莊不大,與世隔絕,亦如世外桃源,人們歡居樂業,但一年半前,元巴偶然路過這個村子,見到了四位美人,便色心大動,雖知道那四女竟然都是覺醒者,頗有實力,元巴雖然將她們綁了,但她們卻一心求死,不願與元巴結合,她們又不像普通人,她們一心求死,元巴也阻止不了,這使得元巴大為惱怒,最後以可可里村全村人的性命作為威脅,才迫使四女答應。

但四女不知道的是,可可里村在元巴剛搶走四女之後,就被元巴給屠光了!

至今,四女依然蒙在鼓裡!

「春艷嬌媚便是那四女?」

冷玉詫異問道

索麗雅聞言微微點了點頭,望著目光獃滯的四女,嘆氣道:「我也是上次在混亂大陸追殺幻影刺殺團時,從刀朴口中得知的!」

「原來如此…”冷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都…死…了?」

春艷嬌媚之中的大姐,小春開口了,她一開口便讓傀二妹吃了一驚。

「咦?不是啞巴?」

「閉嘴!」

聞言,冷玉一聲冷喝,頓時便叫傀二妹閉嘴不言。

此時,一旁的元巴正直勾勾的盯著索麗雅,好半天後才不屑道:「多管閑事!」

「啪!」

聞言,冷玉一耳光下去,便將元巴扇飛,嘴角溢血。

「沒有我的允許,你再開口說話!我扒了你的皮!」

煞氣沖霄的話語讓元巴哼了一聲之後,便不再說話了。

此時,四女在大姐小春開口之後,依次開口說話了,不過,精神卻有點不正常了。

「啊!看!這是爸爸呢! 暖婚蜜戀在八零 不知道爸爸現在在家裡怎麼樣了?」 千山暮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