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陽澤渾身抽搐了一下,趴在地上連連呻吟道:「服了,大公子饒了我吧,或者殺了我,我再也不敢跟您做對了。」

「哼,殺了你,沒這麼便宜!我留著你這條老狗還有用!」

唐劫心中湧出一種征服的快感,一把提起他的腦袋,喝道:「現在跟我說印飛宇是不是真的投靠了唐心?」

單陽澤有種萬念俱灰的感覺,對眼前這人再也生不出反抗之心,頹然道:「是真的,九公子……」

「啪!」

唐劫直接一個巴掌就扇了過去,喝道:「就他也配叫公子,直接叫名字!」

「是,是!」

單陽澤一邊臉立即腫了起來,無力的哀嚎道:「唐心他許諾給印飛宇找到一顆天魂涅盤劍草,印飛宇這才發誓效忠了。」

「哼,天魂涅盤劍草,你以為我是傻子啊!那可是九階巔峰的靈草,均含有無上劍意在內,就算是四極門也未必能輕易弄到。唐心他哪來這麼大力量,印飛宇又不是傻子,如何會信?」

單陽澤知道自己說這些就已經是背叛了唐心,再也無路可走了,乾脆出賣到底,道:「因為唐心已經得到了於家的支持,似乎秘密簽訂了什麼協議。」

「什麼?!」

「砰!」

唐劫勃然大怒之下,直接將單陽澤刷在地上,砸出震響,驚怒道:「他竟然勾結了於家,真是天大的狗膽,你手中可有證據?」

單陽澤漸漸從七生七死的恐懼之中回過神來,但已經徹底沒了底氣,苦澀道:「我不過是一名七星武尊而已,那些秘密協定根本沒資格參與,哪裡有什麼證據。」他似乎知道了唐劫的想法,道:「即便大公子您告訴門主大人,門主大人也不會信的,反而會覺得您挑起事端。」

唐劫心中一陣煩躁,沉思了起來。那於家乃是四極門中僅次於唐家的一大家族,四極門歷代門主幾本就在唐、於兩家之間產生,這幾百年來一直被唐家壓的死死的,後輩中根本找不出一個優秀弟子,眼見日趨衰敗,想不到唐心竟敢勾結他們,當真是狗膽。

殤拍了拍他肩膀,笑道:「事情一件件的解決嗎,別忘了還有我們這些朋友。先解決妖原上的這些爭端吧。」

唐劫一聽到「朋友」二字,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不過這些妖族之人各個實力強大,若是能夠為之所用,即便還不能抗衡於家,那也相差不遠了。畢竟於家不可能敢公然支持唐心,否則他父親發現了,那不用他出手,唐心就徹底完了。

「不錯,殤兄說的極是!」

他也順勢和殤稱兄道弟起來,朝著戰艦上的一干武者冷眼掃去,所有武者都是心底發寒,不斷後退。

唐劫朝那些武者一步步走去,冰冷道:「現在宣布效忠我的,可以獲得無上榮譽。不效忠的,殺全家,滅九族!」 唐劫的話一出,那些武者先是驚懼不已,隨後一個個大喜過望。

我草,都說道這份上了,答案還用選嗎?

紛紛發毒誓的效忠起來,誓言一個比一個狠,神情一個比一個真誠!

還有大罵唐心的,連唐心祖宗十八代都罵了進去,後來才發現唐劫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才想起兩人是同一個祖宗,嚇得急忙閉嘴。

唐劫目光陰冷,取出一塊暗褐色的石頭,冷笑道:「剛才諸位說的話,我全部都用影音石記錄下來了,回去后就會給唐心送去,此後諸位就安心在我手中做事吧。」

那些武者全都臉色大變,長大嘴巴一臉的驚恐之色。剛才那些話如果別唐心聽見的話,那自己絕對是進黑名單了,分分鐘都有掛掉的可能,也只能跟著唐劫一條路走到了黑了。

單陽澤也一臉冷汗淋漓,感覺這唐家之人,各個都不簡單,看來自己以前還小覷這大公子了。

殤大笑起來,道:「哈哈,看不出你還挺有心機的。」

唐劫一臉陰冷的笑意,雖然印飛宇背叛的事讓他極為壓抑,但一下子收復了這麼多唐心的手下,心情稍微好了一點,哼道:「這些賤種,你稍微對他們好一點,就給你生出反骨來了!」

他看了一眼遠處的天一閣戰艦,眼中閃過殺氣,問道:「殤,那天一閣戰艦死纏著我們不放,是戰是走,你說句話吧。」

多出了這麼多手下,一下子恢復了唐家少主應有的氣質。對這些大妖也是不卑不吭,但內心還是極為服從,大事上必須諮詢,不敢有半點檀越。

不僅是自己的命被人家握在手中,而且對抗唐心,這些人也是極大的助力,而且都是奇兵突降,足以給唐心致命的打擊。但他也明白自己要付出的一定不會少,但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身為唐家少主,也是極有霸主氣質的。

殤的面容一下子凝重了起來,沉吟不已。以他們現在的力量,足以對天一閣商會致命打擊,但自己損失會多大,以及有沒有突發變故,一下子都難以捉摸。太微渾天儀損毀后,讓他每走一步都變得異常慎重起來。

其餘幾名大妖一個個臉上怒氣涌動,似乎想要報剛才之仇。

殤身上也隱隱浮現出一股霸氣來,雙眸中閃爍出一股荒古久遠之意,漠視蒼生的感覺,道:「既然諸位都想戰,那就戰吧!」

唐劫吃了一驚,殤身上的那種氣息,就好像是絕代霸主,蓋世王者一般,讓人無法生出抗衡之意,他吸了口冷氣,安奈住內心的惶恐,下令喝道:「全體都準備好,朝那天一閣戰艦轟擊過去!」

戰艦緩緩調轉頭來,上面的各種攻擊陣法逐一亮起,開始醞釀攻擊起來。

天一閣戰艦上的眾人紛紛臉色大變,現在傻子都看得出來是要對他們出手了。

青蘿驚怒道:「李雲霄,他們果然是要對付我們了,怎麼辦?」光是那幾名大妖,都心中沒底,何況現在還跟四極門匯合了。

李雲霄也是皺起眉頭來,道:「尾大難掉,這幽冥戰艦的缺點就是行動笨拙,只能停在這被動挨打,這樣的話完全比拼消耗了。」他眼中閃過一道寒芒,冷然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以攻為守,對著他們衝上去。只要衝到五百米之內,我就有把握毀掉他們的戰艦!」

他手中還有界神碑這件戰艦剋星,只是現在碑內一片死氣沉沉,界域之力也極其微弱。但在五百米的範圍內還是可以隨意操控,而且僅僅施展大地息壤的無量重力,還是有把握直接將對方的幽冥戰艦砸垮掉!

李雲霄臉上一片肅然,沉聲道:「所有人都聽我令!等會迎著他們的攻擊衝過去,所有元石都用上,不要怕消耗,只要打贏了把他們的元石儲備搶過來就好。」

他不自覺的就開始發號施令起來,眾人雖然覺得有些怪異,但內心卻十分的信服,各個屏氣凝神聽了起來。

李雲霄的目光在眾人身上如同蜻蜓點水一樣掃過,但每個人都感覺好像在盯著自己看,不由生出一股肅然的敬意來,一臉凝重。

他逐一分析起來,道:「那名叫『殤』的妖族頭領,玄器破損,已經不足為患。就剩四名大妖,雨交給我,黎一直在用戰鼓隔離五行噬靈鼠,損耗極大,而且她的戰鼓是無差別攻擊,根本不敢隨意施展,不足為患。就剩下符和翼……」

青蘿臉色難看道:「這兩人雖然實力低微,但卻能完全發揮九階玄器的力量,武帝之下,根本扛不住他們一擊!」

眾人響起符的那喧嘩斧,都是心中一片膽寒,提不起戰意。

李雲霄冰冷的目光盯著青蘿,冷然道:「你以為九階玄器隨便可以施展出來?他們武宗的修為,就算一次性耗盡,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發揮出威力來。只要你們能接下幾個大招,他們就束手無策了!」

青蘿一臉冰冷的哼道:「接下幾個大招,哼,你怎麼不去試試?」

李雲霄眯著眼睛看了她一下,道:「那我就來對付其中一個,雨先生就交給你們天一閣,如何?」

青蘿想了一下,笑顏逐開,道:「那怎麼好意思呢。」但臉上哪裡有半點愧色。

雨在先前一戰的表現中很一般,而且一招就被李雲霄這個武宗打碎了手臂,可以說毫無亮點,在青蘿眼中,絕對是實力最弱的一個小嘍啰。

李雲霄冷笑一聲,道:「沒事的,那雨先生就交給天一閣的諸位高手了,兩外兩名大妖我對付一位,還有一個就……」

他的目光轉向葉凡,聖火殿眾人都是心中一凜,臉色難看起來。那兩名擁有九階玄器的大妖,任誰都不想遇到。

葉凡的臉色沉了下來,凝重道:「好,另外一人就交給我們!」

「少主!」

馮諸大驚,想要駁回,卻被葉凡攔住了。

葉凡艱難的說道:「我們的力量也僅僅能夠攔截一名大妖,再無法分配更多的任務了。」

李雲霄點頭道:「這個我明白,青蘿大人,只要我能將對方的戰艦擊沉,剩下的四極門高手,你是否有把握對付下來?」

青蘿面露難色,畢竟四極門有哪些高手前來,她一點信息也沒有。但想到雨不足為患,自己這麼多高手在這,也不太好意思,勉為其難的就答應了下來。

李雲霄會心一笑,他估量了下,天一閣這些實力,根本不可能扛的下雨和四極門的攻擊,等兩敗俱傷的時候,自己也差不多能拿下一名大妖了,到時候再來撿便宜。讓他微微詫異的是,葉凡竟然有信心可以對付一名大妖,那一定是有他所不知道的底牌。

聖火殿既然是葉南天的傳承,那有一些底牌也是很正常的事。

全部分配好后,他眼中也射出濃濃的殺機,盯著前方四極門的戰艦喝道:「全速前進,各種攻擊陣法,防禦陣法全部開到最大,背水一戰!」

他洪亮的聲音散開,戰艦上所有人都是精神為之一震,各個氣勢飽滿,戰意滔天。

在漫天五行噬靈鼠的攻擊下,兩艘戰艦相互衝擊而去,開始各種炮轟起來。

幽冥一擊,加上各種攻擊陣法,全力轟擊之下,漫天都是各種能量衝撞,大量的五行噬靈鼠也不敢靠近,死的死,逃的逃,消散了大半。後來似乎有秩序的朝遠處退開,讓出了一片天空來,不再干擾他們。

李雲霄目光一凝,心中暗道:這些靈鼠果然是收到了鼠皇的命令,那鼠皇到底想做什麼?這樣不惜代價的見人就攻,到底目的何在?

整個天空上全是各種攻擊的對撞,不少落在戰艦上,也是引起一陣晃動。幽冥戰艦的絕強威力在這一刻也體現了出來,大規模的戰鬥之下,的確是殺傷利器,這種戰場之中,武皇以下的修為,根本都擠不進去。

唐劫的聲音在戰場上突然響起,他武皇巔峰的修為,將元氣灌入音波之內,聲諾洪鐘。

「天一閣的渣渣們,你們不是想抓本公子嗎?本公子今天就站在這,我要看看你們有什麼本事來!」

這赤裸裸的挑釁,讓天一閣之人全是滿腔怒火。

李雲霄也高聲冷笑,回應道:「有本事就站那別動!」

唐劫傲然站在艦首,臨風而立,看著滿天的能量爆炸,大有意氣奮發的豪邁之情,放聲大笑道:「哈哈,李雲霄,你不用激我。本公子今日便端坐在這個位置上,一步也不離開,一下也不動手,舉手談笑之間,看你們如何灰飛煙滅!」

手下之人立即搬來一張裘皮靠椅和案幾,上面擺滿了靈酒靈果,他得意洋洋的坐下開始自飲自酌起來,頗有幾番霸主氣質。

李雲霄冷笑道:「若是動了如何?」

唐劫微微沉吟,算好了自己這方絕對是穩勝的優勢,不至於有太大的意外,便冷哼道:「若是我今天挪了一下位,我就把這艘幽冥戰艦當著你的面吃下去!」 李雲霄連連點頭,笑道:「好,好,但願你還是個男人,說話能算話。當著四極門和天一閣所有高手的面,希望你唐家大公子能夠言出必行,如果你今天說話當放屁了,我看你以後還怎麼混!」

他眉心中一閃,界神碑化作一道金芒飛射而出,在各種攻擊能量下穿梭而過,瞬間飛到四極門戰艦上方,化作一座小山,猛然墜了下去!

「嗞!」

唐劫吸了口冷氣,那界神碑出現在幽冥戰艦上方,直接將陽光都擋住了,一片黯淡無光,他駭然失聲道:「快擊碎它!」

幽冥戰艦尾大難掉,那些大妖也全都臉色微變,單陽澤適時候站了出來,表示忠心道:「大公子不用慌,我來應付!」

他飛身而起,左手凝聚出一團光芒,大喝一聲就朝那壓頂而來的界神碑轟去。雖然右手被翼斬掉了,但七星武尊的修為還是極為恐怖,一拳轟出就浮現出一方領域,隨之震向那界神碑,大有將其轟碎的架勢。

殤瞳孔微縮,眼眸里寒光閃爍,正是這件聖器壓碎了他太微渾天儀的天軸,此刻雖然靈氣沒有當時那般霸道,但無量重力震的空氣層層壓下來,也讓戰艦上之人感受到極大壓力。

殤嘆道:「這的確是件聖器,這種無量重力,似乎蘊含有大地息壤在內。單陽澤擋不住的。」

唐劫心中一驚,駭然的抬眼望去,若是擋不住的話,那這東西砸下來……,自己這戰艦……

他額頭上猛地爆出冷汗,剛才還誇下海口,不動一下,現在就……,難怪李雲霄會激他,原來是有這麼一手,這下怎麼辦?如果自己跑了,這不是立馬被打臉嗎?自己這臉面往哪擱?他求救似的看著幾名大妖。

殤憐憫的看了他一眼,嘆道:「跑吧,被打臉比被打死好,反正我是要跑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他倒是極為利索,剛說完,幾名大妖就同時消失在戰艦上,浮現在遠處的天空中,黎手中還提著宇文翱。

「轟!」

單陽澤的一拳終於轟在了界神碑上,他臉上先是得意的笑容,一瞬間就變為驚愕,馬上轉成駭然,驚恐連連的吼道:「怎麼回事?這股壓力……」

界神碑的重量越來越大,他一拳之下只是略微的讓下墜速度稍減了瞬間,之後又飛速的落下,避無可避的就要壓在戰艦上。

「不好,逃啊!」

單陽澤第一個駭然大叫,瞬間就化作一道光芒沖了出去。緊接著戰艦上的諸多高手都隨之逃離,唐劫驚的目瞪口呆,這個時候他當然不會要面子了,隨著眾人一起飛了出去。

「轟!」

界神碑毫無懸念的落在幽冥戰艦上,壓著一起墜落下去。在下墜的過程中就傳來了戰艦的支離破碎之聲,轟然落地。

「轟!」

又是一聲震天之想,妖原上被砸出一個偌大的天坑,震的地動山搖。

李雲霄面色有些發白,他與界神碑心神相連,直接感受到了界神碑的狀態越來越差,這一鎮壓之下,更是再次損耗極大。手中神訣一引,那界神碑瞬間飛回了眉心之中。

這時天一閣眾人也是看的徹底石化了,直到李雲霄喊了一句,這才一個個反應過來,青蘿大喜過望,連連下令道:「攻擊,最大化攻擊!」

這一下,四極門等人全部孤零零的在空中,陷入了幽冥戰艦暴風驟雨似的攻擊之內,疲於應付。

李雲霄的譏諷之聲也在空中傳來,道:「唐大公子,趕緊吃戰艦吧,大家都看著呢。幾個呼吸前才說的話,不會放個屁就忘了吧?」

唐劫臉色陰沉的要滴出水來了,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打他臉啊,而且打的如此之響,他嘶聲力竭的吼道:「殺了他,殺了李雲霄!全部給我衝過去殺了他們!」他已經沒有半點風度了。

天一閣的眾多高手都是一臉苦澀,這種全方位的強力攻擊之下,他們這些武皇存在應付起來都要小心翼翼,哪裡還敢衝上去找死。

單陽澤雖然應付起來遊刃有餘,但也不敢貿然上沖。畢竟對方的高手現在一個個虎視眈眈,有恃無恐的盯著自己這方,若是衝上去,豈不是成為眾矢之的。

殤也是大為皺眉,原本以為是壓倒性的絕對優勢,想不到第一個回合就這般狼狽,他喝道:「符!」

符立即會意,道:「明白!」

手中光芒一閃,宣花斧就出現在手中,扛在肩膀上朝著天一閣的幽冥戰艦沖了過去。雖然身材魁梧,但飛行起來十分的靈巧,在各種攻擊之中穿梭而行。

幽冥戰艦與他的距離有些遠,不能保證一擊之下毀去。畢竟他實力有限,每用一次九階玄器,就要耗費極大的力量,務求一擊必中!

李雲霄瞳孔驟縮,喝道:「攔住他,誰去!」

天一閣眾多高手都是臉色一變,微微後退。

青蘿道:「剛才說好的,那兩名大妖歸你們菜鳥傭兵團對付吧。」

葉凡臉色凝重的走上前來,開口道:「我來吧!」

馮諸等人都是臉色極為難看,一個個沉默沒吭聲,只是眼中滿是憤恨。

眾人都好奇的看著葉凡,不知道他有什麼辦法應對。李雲霄也猜測了起來,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葉凡嘆息一聲,從身上取出一枚金光閃動的丹丸,托在手中燦爛耀目,如鴿蛋大小,卻是靈氣逼人,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來。

那丹丸一出,一股絕強的氣息散開,所有人都是駭然睜大眼珠子,感受到那股讓人心驚膽寒的力量。

李雲霄瞳孔驟縮,失聲道:「帝階的武意凝丹?!」

葉凡苦笑道:「武意凝丹只能凝練低上一層次的存在,除非神境強者出手,否則這世上怎麼會有帝階存在呢。這是一枚偽帝階武意凝丹,但歸根到底還是尊級,不過是強行灌入了大量的九天帝氣在內。」

「原來如此!」

李雲霄再一次確定了葉南天比他前世的修為還要更進一步,至少這個程度的武意凝丹他就無法煉製出來。

「咕嚕!」

身邊的青蘿咽了口口水,不僅是她,其餘之人都是一臉貪婪之色,雙目放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