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安紅了眼眶,倔強的瞪著他,「我知道你沒有惡意,但是你沒有顧慮到我的感受!你沒有問過我,願不願意擔心,願不願意知道真相。」

那是她女兒啊!

出事的第一時間,她不在她身邊……

內心自責得無以復加。

喬安深吸一口氣,不打算跟他掰扯了,沒意思。

傾舞歌盡長安花 她轉身,拉開車門上車。

慕靖西跟在她身後上車,坐在了她身邊。

回基地的路上,喬安一直不說話,轉頭看向車窗外。

車廂內,氣氛凝滯得令人無端心慌。

回到基地,喬安先一步進卧室,反手便把門關上,落了鎖。

拒絕的意味很明顯,今晚他睡沙發!

慕靖西站在主卧門口,叮囑著,「喬安,早點休息。」

夏霖猶豫著,要不要自己睡客廳沙發呢?

慕少校身嬌體貴,還是睡次卧吧。

「慕少校,您也早點休息。」說著,夏霖就抱了一床被子,往客廳走。

「夏霖,你睡次卧。」

丟下話,接過他懷裡的被子,慕靖西便到客廳沙發躺下。

高大的身軀,就這麼委屈的躺在了沙發上,雙手枕在腦後。

毫無睡意。

腦海里浮現的,是她生氣的面容。

怎麼辦,她好像很生氣。

哄不好的那種。

第二天,早上七點。

慕靖西已經起床了,他站在主卧門口,一直等著喬安。

突然,聽到一聲重物落地的悶響。

他焦急的敲門,「喬安,你醒了么?」

卧室里,沒有一丁點聲音。

他焦急的叫來張嬸,拿了備用鑰匙,把門打開。

喬安身上還穿著睡衣,倒在地上,臉色蒼白得沒有血色,此刻,已經失去了意識。

慕靖西面色大駭,一個箭步衝上前,將她從地上抱起,「夏霖,叫醫生!」

醫生趕到的時候,立即給喬安做了個檢查。

「醫生,她究竟怎麼樣了?」慕靖西站在床畔,焦急的問。

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暈倒呢?

她臉色很蒼白,眼瞼下是睡眠不足導致的青灰,慕靖西很心疼,卻又無能為力。

不能為她做些什麼。

「慕少校,您別擔心,喬小姐只是疲勞過度導致的突發性暈厥,休息一會兒就沒事了,不礙事。」

「真的?」

「是的,喬小姐還有低血糖,一會兒給她準備好早餐,讓她儘快補充能量。」

夏霖送走了醫生,慕靖西就這麼靜靜的坐在床畔。

目光深凝著昏迷不醒的喬安,心疼又擔憂,長此以往下去,她的身體怎麼吃得消。

握住她微涼的手,慕靖西拿到唇前,輕輕啄吻著。

「喬安,我不是故意隱瞞你的,只是不想讓你擔心。抱歉,以後不會了。」

他確實沒考慮過她的感受和小糯米的感受。

他只是把自己的意願強加在了她和小糯米的身上,忘不掉車禍那天,他出現在醫院,第一眼看到小糯米時的情形。 二長老李汝不但是武師初期的強者,同時修練霸道金系武功,只看到五指間泛起金燦燦的光芒,讓得那遠遠觀看的武者都能感覺到強悍的凌厲之勢!

古木立在那裡,見得五道金光手指抓來,面不改色,嘴角抹出一絲微笑。

「死!」

李汝見他如此模樣,頓時怒火再生,更是運足了靈力,大有將眼前這黑臉青年一招戳死的可能。

「你敢!」

在李汝蘊含金光靈力的五指即將接觸到古木之際。

一條黑影突兀出現,而後就見周圍升起一股黑霧將兩人全部籠罩。

周圍的環境頓時陷入無邊黑暗中。

「暗系靈力!」李汝見得眼前一黑,急忙收回攻勢向後一躍,脫離那一團黑霧,這才恢復了清明。

李汝退下后那黑霧詭異消失,卻看到古木旁邊站著一個只露出兩雙眼目的黑衣人。

「楊總管的暗守衛!」大長老李秋見到突然出現的黑衣人,詫異道。

「李大長老果然見多識廣!」身後傳來楊婕的輕聲軟語,然後就見她身披一件貂皮大衣,分外妖嬈的婀娜而來。

楊婕走到古木面前仔細看了看李雅舒,贊道:「聽聞李家的家主是個美人兒,如今看來倒也不假。」

「楊總管過獎了。」或許是因為李雅舒是雪系武者的緣故,說話語氣總是冰冷冷的。

不過這讓古木很納悶,楊婕修練的是冰系武功,外表卻妖媚火熱,根本感覺不到絲毫的冰冷。

這兩者一個冰一個雪,差距咋就這麼大捏?

目睹楊婕走來,大長老臉色徒變。

萬寶商會總管竟和那黑臉的高先生站在了一起,而且從之前暗護衛出手相救來看,不醫館和萬寶商會肯定有著一絲關聯啊。

莫非這小子的後台是萬寶商會?

大長老李秋畢竟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也就在瞬間想到了什麼。

「李家主如此勞師動眾來到不醫館,是何意思?」楊婕盯著李雅舒,道。

圍觀的武者聞得楊婕所言,頓時私下竊語起來。

他們沒想到這不起眼的醫館,居然會驚動萬寶商會的總管,而且從楊婕那口吻中不難聽出,這是要為不醫館撐腰啊!

難怪這小子敢打李興,敢索要二十萬兩!

人家的後台硬呀!

就連冉輝也是愣在那裡半天才回過神來,自語道:「高先生原來還認識萬寶商會的總管,真是不顯山不露水啊!」

楊婕話語雖然很客氣,但隱隱有著質問意思。

那李雅舒自然聽的出來,於是冷冷道:「楊總管既然來到這裡,想必也是知道緣由,何必明知故問?」

「家主,你怎麼跟楊總管說話的。」

大長老見得李雅舒話語有些嗆人,急忙呵斥,然後褶臉一撮,笑著拱手道:「楊總管,我李家的嫡系打爛了高先生的大門,所以老朽等人是前來商議如何賠償的。」

「正是,正是。」那二長老也是附和道。 惡魔的午夜圈戀 顯然萬寶商會在他們眼裡還是很有分量的。

見得兩人一臉恭維的說來,古木頓時汗顏無比。

剛才誰說賠錢就是丟臉?剛才誰說要拆了醫館也沒問題?

跟他們比,小爺的無恥簡直不堪入目!

不過古木不得不對楊婕重新審視一番,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就可以讓囂張的李家長老換成另一副嘴臉,這能量還真不小啊。

其實古木並不知道,萬寶商會雖然是一個商業機構,在尚武大陸卻有著舉足輕重的分量,畢竟人家手中所掌握的資源和財富比某些大家族大宗派還要多。

別說是區區的磐石城小家族,恐怕就連羅家和劍宗都不敢輕易得罪他們。

「喂,老頭,你不是說要拆高某的醫館嗎?」見識到楊婕的強勢,古木立馬小人得志,指著李家二長老的鼻子,弔兒郎當道。

既然有勢可借,那古木必然不會浪費機會。

李家兩大長老聞言,臉色微變,眼中蘊含著怒意,不過在無法認清兩者之間的關係前,只好忍了下去。

古木是給桿就爬的主兒,見得兩人均是閉口不語,更是戳戳逼人道:「既然不說話,那就請三位讓開,我還要去廢了破壞我大門的人渣呢。」

李雅舒身子微動,擋在他面前,道:「我說了,想要廢他的手,就必須打敗我。」

古木無奈的搖搖頭,這女人太可惡了,小爺我如果不是有不打女人的優良美德,換成一個男人,早就一腳踹過去了。

於是將目光移到兩個熄火的長老上,道:「兩位,怎麼看?」

「高先生,這李興是我李家的嫡系,就算破壞了你的大門,也不至於廢其雙手。」李秋雖然顧忌萬寶商會,但讓古木在大庭廣眾之下廢了李興的雙手,這肯定要有損李家顏面,於是一拱手,道:「不如就依我家家主的意思,賠高先生五千兩銀子?」

古木笑了笑。

李雅舒聞言卻是黛眉微蹙,剛才自己本就如此,你還不同意,如今見得萬寶商會有人過來撐場子,就立馬妥協,這恐怕比賠五千兩銀子還丟人。

「高先生你看?」楊婕站在旁邊,一副和事佬的模樣問道。

古木擺擺手,道:「鄙店在磐石城行醫治病,以後還要仰仗諸位,既然李家如此說來,那高某豈能做的太過分?」

他這話顯然是同意和解了,不過卻讓李家兩個長老非常鬱悶。

一扇門五千兩,這還不過分?

礙於萬寶商會,大長老李秋還是拱手笑了笑。

一場風波在楊婕突然出現后這才戲劇化的結束了。

古木收了五千兩銀子,也很爽快的讓李家之人把半死不活的李興給抬走了。

不過只有古木自己知道,李興縱然活下來卻註定是一個廢物了。

在溶火灌頂的時候,古木雖然收了火勢和威力,不過卻將一絲溶火融入了他的身體中。

那一滴溶火在李興體內瘋狂吞噬,早就將他的經脈和丹田破壞殆盡,縱然是神仙都難以救治過來。

還真是應了古木那句話,要讓李興活著比死更痛苦!

李家的人帶著李興狼狽離開了,那些看熱鬧的武者卻沒有離開,畢竟今天可不是來看李家出醜的!

古木狠賺了一筆,心情爽快,於是吩咐蕭哥,宣布今天開門營業。

於是在蕭哥剛剛站出來,向著眾人拱手說完。那些等待醫治的武者家屬,就急不可待的一擁而上。

楊婕看著周圍等待治病的武者,妖艷的容顏上呈現出一抹迷人笑容,隨後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小糯米那時候,一定很希望能看到喬安吧?

「寶貝,對不起。」

最不想傷害她,卻還是傷害了她。

大月謠 指腹輕撫著她的臉蛋,蒼白的臉色,憔悴至極,她究竟有沒有好好休息?

心疼,又不忍責備。

醒來時,已經是中午了。

腦袋還有些暈暈乎乎的,喬安掙扎著坐起身,卧室門推開,慕靖西端了午餐進來。

恰好,她就在這時候醒來了。

男人冷峻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柔和的笑意,「喬安,你醒了?」

「餓……」

坐起身的喬安,一手扶額腦袋,雙眼冒光的看著他手上的托盤。

食物的香氣,已經勾得她肚子咕嚕咕嚕響著回應了。

「王叔特意給你準備的營養午餐,快吃吧。」

早餐都沒吃,一直到現在,能不餓么?

坐在床畔,慕靖西喂她喝粥,喬安抿了抿唇角,美眸時不時的看向他。

慕靖西吹了吹粥,喂到她唇邊,「為什麼一直在看我?」

「你還沒跟我道歉。」她氣呼呼的。

慕靖西正色道,「對不起,喬喬。」

「說你下次不會了。」

「我下次不會了。」

喬安點了點頭,「好吧,原諒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