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安早早的便起床了,推開身邊的男人,坐起身。

一條手臂伸來,環住她的腰,將她往下帶。

喬安忍不住出聲,「慕靖西,好了,你不要這麼粘人。」

「再睡一會兒。」

「不行,再晚就來不及了。」

「五分鐘。」

「真的不行。」拿開他的手,喬安掀開被子下床。

進了盥洗室,火速洗漱,慕靖西跟著進了盥洗室,從身後抱住她,下巴抵在她肩膀上,抬眸,看著鏡子里的她。

薄唇噙著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早安吻。」

正在刷牙的喬安沒好氣的瞥他一眼,含含糊糊的說,「別鬧。」

滾燙的薄唇在她臉蛋上輕啄一口,便鬆開了她。

洗漱穿戴好,在卧室里胡鬧了一番,兩人便去兒童房,看望小糯米。

小糯米迷迷糊糊醒來,一眼便看到了麻麻,興奮的跳起來,猛地撲進喬安懷裡。

興奮的小奶音萌萌噠,「麻麻,你回來啦?」

「寶貝兒,身體好些了么?」喬安抱著懷裡香香軟軟的小身子,心疼的問。

小糯米吸了吸鼻子,咧嘴一笑,「好啦!」

「乖。」親了親她的臉蛋,慕靖西在一旁提醒她,時間快到了。

喬安不得不長話短說,「小糯米,麻麻要回去工作了。你要乖乖的,聽爸爸的話,知道么?」

「為什麼?」小糯米哭喪著小臉,一臉的不情願,小爪子緊緊抓住她的衣服,不肯鬆手。

「麻麻昨晚就回來了,只是你睡著了沒看到麻麻而已。」

「嗚嗚……」

「乖,麻麻有空了還會回來看你的。」

依依不捨的,小糯米扯著喬安的衣角,目送她上車。

喬安一走,她捂住臉蛋,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傭人們圍了上來,慌張的安慰她。

車廂內,氣氛有些憂傷。

每一次分別,喬安的心,都是充滿了不舍。

尤其是現在,她明知道小糯米只是在假裝堅強,沒準她一離開,她就開始哭了。

身子,被人攬進了懷裡。

慕靖西看出了她心中所想和擔憂,淡淡的安慰她,「別想太多,小糯米會理解你的。」

「可是……我還是很內疚。」

慕靖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和合格的妻子。就目前這樣的狀態,很有可能還要持續一年。等手上這個項目完成了,我會申請休假的。」她低低的說著,「到時候好好補償你們。」

「嗯。」

揉了揉她的腦袋,慕靖西沒有多說。

…………

金寧欣一大早醒來,便去找江南。

醫道芳華 官邸里上上下下都找了個遍,傭人說沒看到他,金寧欣瞬間就慌了。

「怎麼會沒看到他呢?」她沖回卧室,拿起手機給江南打電話。

我要做閻羅 電話良久才被接起,「金小姐。」

冷漠疏離的聲音。

「江南,你在哪?」

「金小姐忘了么,今天我休假。」

「你怎麼能休假呢?我分明就沒有同意……」

「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掛了。」

害怕他真的把電話掛點,金寧欣急急忙忙出聲,「別掛!我有話跟你說!」 人族和鬼魅族的第一次正式交鋒,打了很久,乃至打到黃昏才終有落幕的意思。

當年古木率領國級勢力和九天閣,以慘重代價滅掉哈兒蚩先頭部隊,而如今和正規軍幹起來,傷亡也在所難免。

由於提前準備好幾個年頭,大陸武者裝備極為精良,並且訓練有素,在持續近乎好幾個時辰的惡戰下,以百萬之力成功將彪悍的鬼魅族打回封印口。

古木這方,低級武王的死亡很慘重,多達十萬,而鬼魅族雖然傷亡只有七八萬,但卻都-中堅力量,比如堪比武王或武皇這個級別。

也正-這種『擒賊先擒王』的戰術策略。

在失去強者坐鎮,鬼魅族亂作一團,很難和孫強以及韓小信這種統帥面前組織起有效反抗,最終只能無奈退回聖界。

……

大戰停止。

古木懸在荒島上空,看著這片區域屍骨如山,看著那海水都染紅了,臉上浮現出一抹苦澀。

這還-準備十年的成果。

如果道天機沒有以命推演,自己和大陸的武者皆不知情,一旦鬼魅族出現,恐怕不出幾個月,這個世界的人類都被滅了。

「不能坐以待斃,必須主動出擊。」

看著那些戰死的武者,看著那些傷痕纍纍,仍然站在第一線的諸人,古木更加肯定前往聖界的打算!

這一次,鬼魅族派遣的武者實力並不強。

如果第二次、第三次進攻,出現千夫長或更多的軍團長乃至首領,到那時候,聯盟軍根本沒能力抗衡。

與其如此,不如前往聖界。

在他們的地盤打游擊,就算兵敗,也能噁心他們。

只-,現在還不到時候。

還要拖,拖到夙沙幽然重返巔峰!

……

第一戰過後,沒過半個月,鬼魅族發起第二次攻擊。

這次他們派出的武者軍隊,數量沒有第一次多,只有區區十萬左右,但誠如古木所想,實力越來越高,有七萬堪比武王的百夫長,三萬堪比武皇的千夫長,軍團長則有五千,首領更-多達八名。

這種陣容,放在十年前,尚武大陸根本沒能力與之抗衡。

然而,當鬼魅族出現在封印口,以孫強為主的五大軍團悍然出戰,以劍陣和緊陣為輔,-可以與之掰掰手腕。

尤其-韓小信,在獲知對方實力后,當即下令,將荒島基地的千門爆裂重弩調動。

嗖——

嗖——

一時間,千枚利箭如雨的從荒島基地爆飛而出。

這種融合爆炸陣法的大規模殺傷力武器,再次體現存在的價值,就看到剛剛聚攏的鬼魅族大軍,頓時被炸的狼狽不堪。

單單百夫長就折損了好幾千,甚至-千夫長這種級別的強者,也稍有不慎,被其擊中,雖沒身亡卻也負傷。

以高昂代價,還來對方折損,挺划算的。

鬼魅族諸多武者被徹底震撼,紛紛納悶,這-什麼武器,竟有如此強悍的殺傷力。

爆裂箭-強,但一輪轟出去,韓小信所擁有的數量所剩不多了,僅僅只夠一次轟炸。

他當然不敢再用,所以再次下令,讓手下裝上普通箭,而這些普通箭的頂端同樣散發著光芒,乍一看和爆裂箭很像。

普通箭上有著光芒陣加持,沒什麼威力可言,不過韓小信命禁陣軍團仿造出來,當然-有著震懾的意思。

還別-。

當千枚冒牌貨架在重弩上,剛剛經歷轟炸的鬼魅族武者看到頓時慌了神,這玩意太猛,顯然已經讓他們忌憚。

「將那些重弩毀去!」

在鬼魅族軍隊群內,一名首領,指著荒島基地的爆裂重弩下令道。

此人名青羊翎,乃三大部落頗有威望的首領,也-此次負責進攻大陸的三大主帥之一。

其他兩名主帥則-出自哈兒部落和公丘部落,不過更多意義上-協同作戰。

既然重弩很強,必須祛除!

青羊部落的強者在聽到首領所言,紛紛向著荒島基地衝殺過去,氣勢非常強,還有著一股不怕死的架勢。

而另外兩大部落在停滯稍許,得到主帥指令,也向著荒島基地衝上去。

古木始終坐鎮荒島基地,看到鬼魅族衝過來,頓時欣喜不已。

這十多年來,他不單單訓練軍隊和打造極品裝備,荒島基地幾次擴建和發展,已經被打造成一個超級堡壘。

他-將這裡當作抗衡鬼魅族的第一防線,對方來攻擊可謂正中下懷!

鬼魅族的十萬強者大軍如蝗蟲一般沖向黃島基地,而以孫強為首的十大軍團,原本分列於基地四周的小島上,在一瞬間得到統帥指令,紛紛回歸基地。

近乎百萬的大軍集結在荒島基地,怎麼看,怎麼有著打防守戰的準備。

「區區一個基地,區區幾個破弩,還想阻擋我鬼魅大軍?」

青羊翎看到人類龜縮在荒島基地,頓時不屑於顧。

「青羊翎,莫要小看這些人類,他們好像早就做好了準備,如今全部回防,或許有什麼陰謀!」

在他旁邊,身為三帥之一的哈兒族首領,哈兒昊凝重的-道。

此人的武道修為很高,同樣也有才智,領軍上頗有能力,在鬼魅族被稱為戰將。

戰將等於尚武大陸的名將,能夠獲封,顯然得到了族人認可,在鬼魅族四大部落,戰將共有四名,夙沙寶卑就-其一,而且還-戰將之首。

這也-為何,在封印口打開后,他可以一族之力,能夠抗衡兩大部落的原因所在,如果不-人數佔據劣勢,相信還能再抗衡幾個月。

鬼魅族有戰將,也有勇將。

勇將的級別要低於戰將,單從『勇』字就可以看出,這-善於衝鋒陷陣的勇者,青羊翎就-勇將。

此人修為絲毫不弱於哈兒昊,甚至還比他強,之所以成不了戰將,就-只懂匹夫之勇。

在鬼魅族戰將高於勇將,青羊翎遲遲不被獲封,始終耿耿於懷,同時也極為鄙夷哈兒昊這種所謂的『戰將』。

所以聽他所言,嘲笑道:「哈兒昊,我鬼魅族備戰萬萬載,做到準備不比他們少,我看你-被重弩給轟怕了。」

哈兒昊微微皺眉,然後嘆了一口氣。

在出征前得知此人乃主帥之一,他就有預感,這傢伙肯定容易魯莽行事,如今看來,果然如此。

「對方人數雖多,布陣也頗為詭異,不過終歸實力太弱,就算龜縮基地或有陰謀,在絕對力量下,仍然不成氣候!」

在青羊翎身後,站著的另外一名主帥-道,而他則-公丘町,同樣也-首領級別。

此人不-戰將也不-勇將。

能夠出任第二次出戰的主帥,完全-被公丘部落強塞上的,因為他們這一族沒有戰將,但必須要派出一人來不-。

符文封印破開以後,三大部落早已達成共識,在大陸獲得的利益要進行分配,而分配的多少-看戰功。

三大主帥,各派一人,一旦將封印口駐紮的人類軍隊滅掉,這就-戰功,所以,沒有領軍能力的公丘町就出現了。

此人和青羊翎關係很要好,此刻的他-贊同後者進攻千門重弩,攻向荒島基地的。

哈兒昊頗為無奈。

一生一世,黑白影畫 雖-戰將不假,但自己只-主帥之一,嚴格意義上來-沒他有實權,既然雙方同意也無法反駁、其實呢,在他心裡,也-認為以十萬強者,完全有能力破城。

這-一種自信。

也-鬼魅族武者普遍對弱小人類由心的藐視。

他們只尊崇強者,弱者在他們眼裡就-垃圾。

在這種心態支配下。

三大部落的強者紛紛沖向基地,勢要將其一舉攻破!

鬼魅族主帥在半空侃侃而談。

在基地中坐鎮的古木神識清晰捕捉到,然後嘴角一抹微笑,道:「看來,這善戰的種族也-有蠢蛋。」

-罷,向著剛剛歸來的孫強,笑道:「換武器,打蚊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