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嚓!啪嚓!

隨著領域自主癒合,幾種極致之力皆是消失,夏天苦笑的站在殿中,暗道這還真是難如登天啊……

「嘿嘿,現在已經有三種完全本源的力量,還需六種而已,這界為極致之力最多!區區六種用不了多久時間的。」戰天器靈幸災樂禍的笑道。

「呃……說的到是簡單,那這殺金之力不需要融合嘛?」夏天輕嘆一聲說道,若是可以再次借用殺金之力,將其融入人皇所留的一絲戰天之意內,那zi的境界定然可以破入帝者,對於尋找極致之力也多了把握。

「當然需要!不過卻不是現在,待得你踏入半步帝者之境在行融合,如若現在就融合,你最多也就到達半步帝者之境而已!殺金之力主掌殺伐,對突破境界瓶頸尤為重要!」戰天器靈緩緩講道。

夏天點了點頭,望了一眼金色的大殿,對著上方座位拜了一拜,雖然戰天器靈沒有明說,但從殺金之力在此來看,這座宮殿的主人自然是殺生道祖無疑。

「晚輩夏天今日到此取走殺金之力,如有不敬之處還望見諒,待日後殺金之力將您的仇人道出,晚輩定會為您報仇!」夏天嚴肅的保證道,微微轉身便轉閃身沖向了海上。

轟隆隆!

轟轟轟轟!

整座金色大殿突的搖晃起來,牆壁之上震顫出密密麻麻的裂痕,在夏天身影衝破九死一生之陣時,整座大殿便化作了點點金光消散。

……

「這九死一生陣已破,那日後這海亂域是否也恢復平靜了呢?」夏天輕聲笑道,望著重力殺伐消失的海底,眼中突的顯出了輕鬆之意。

「嘿嘿,海域消失了殺伐重力的確不錯,但海亂域的危險依然存在,只是沒有這般恐怖了而已!」戰天器靈低笑道。

「看來此事與那不歸仙山撇不開關係吧?我懷疑這墨龍看守登天船,是不是這仙山有意為之呢?若真是如此的話,那我到是遇到大麻煩了……」夏天開玩笑般的說道,取出了聖晶握在手中,身形當即快速向上閃去。

「哈哈哈!不然你真以為那墨龍會親自前往三不歸尋你?要知道那裡可是禁足聖者的!堂堂聖者豈會被那鐵骨一個帝者計算?」戰天器靈突然大笑道。

「呃,呵呵。」夏天搖搖頭苦笑了幾聲,雖然起初並沒有懷疑那墨龍,但自從得到了這殺金之力,海亂域的危機卻並沒有消失,這登天船又是不歸仙山所有,若是真將墨龍驅逐出仙山,又何必將聖器交出,讓他往複運送武者呢?

「一人百顆八品元石,每次都約莫有萬數人登船,這可是大手筆!」戰天器靈緩緩笑道。

「帝術!混亂天地!」夏天撇了撇嘴,雙手結印間層層金光自周身升騰而起,心下對聖門的獨攬很是看不過去,這分明了就是壓榨欺騙。

嗖嗖嗖!

隨著身形不斷的上升,水柱與水劍皆是攻殺而來,不過卻少了起初的那般重力與殺伐,很輕易的便將其躲避了過去。

「也不知這不歸仙山得知此事後,又會製造出何種的危險在這海亂域呢?以現在的程度來說,帝者也可過得此處!」夏天淡淡的笑道,望了望上方一絲白光照耀而下,身形愈發快速的破出海面。

嘩嘩嘩!

夏天身影破出海面后,懸浮在半空中大口的呼吸著空氣,頓時神清氣爽起來,望著遠方仍然有旋窩水柱噴薄而起的海域,心下很是驚奇這是如何做到的?

「算命!算命!可知天機,可測禍福!」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便見到一位老者腳踏著一扳木船行來,雖說是這海亂域少了之前的重力,但能做到腳踏木船而身不晃的姿態,非長人可做到。

「嗯?那是?登天城的那個說書先生?他怎會在這裡?」夏天雙目一凝,緩緩閃身落向木船之上,望著面前的老者,眼內驚疑不定。

「是小兄弟啊,如何?讓老朽為你算上一算?」老者故作驚訝的問道,不等夏天回答便自顧自的掐起了手指。

「呃……老先生難道改行做了算命先生了?」夏天啞然失笑道,望著有模有樣掐算的老者好笑不已。 「等等!老朽看公子天庭開闊,印堂發亮,雙目炯炯有神,此乃為大氣運之相啊!」老者突然驚呼道,面上一副正經之色,到真是讓人有些相信之心.

「哦?有何氣運?」夏天突然來了興趣的問道,雖然心中根本不信,但對方說的有條有理,到還真是來了興緻。

「不對!氣運到是通天!但……我方才又掐指一算,預知公子三月之內有一大劫!此劫為生死之劫!」老者沉沉說道,面色突的變成了嚴肅之色,隱隱掛上了驚駭之意。

「……」

夏天頓時無語,暗道這說書先生還真是能掐會算啊,騙人居然也說的有模有樣。

「如若公子相信老朽,便將此道符咒收下,不過卻需公子一物來交換!如若不信老朽之言,那便就此告辭。」說書先生淡淡說道,隨即便彈指打出一道白色的符咒,其上白光繚繞符文繁瑣,流露而出的氣息也是帶著絲絲玄奧。

「嗯?那不知前輩要何物?且說來聽聽如何?」夏天雙目一沉問道,看著懸浮在面前的符咒,心下震駭無比,雖然氣息上比不過彩蝶仙子所留的那道符咒,但那之上的符文卻有異曲同工之妙!頓時愈發的想要知道知道這老者到底有何目的!

「呵呵,公子不必多慮,老朽只是要你手中的聖晶而已,如今已經被公子用之過半,不知可否交換?」說書先生微微一笑道。

「多謝前輩相告了!不過晚輩並不相信這天意!即使有大劫在身,自當將其破之!」夏天抱拳笑道,將手中的聖晶收起,便踏步離開了木船。

說書先生站在木船之上,望著夏天的背影,微微撫了撫鬍鬚,本是渾濁的雙眼中精光炸現,隨後便驅動著木船跟隨了上去。

……

「小子,那個老傢伙說的也許無假,為何不與他交換?那道符咒雖然品級很低,但也是這界少有之物!即使是聖者也破不開!」戰天器靈緩緩說道。

「那道符咒自然玄奧萬分,但我並不知他到底有何目的,以他的氣息來看,定然在聖者之上,如此強者居然會三番五次的尋我,這其中並非那般簡單!」夏天搖了搖頭笑道,心中想起了上次鐵骨所給的令牌一事,有了前車之鑒豈會再犯?

「不過看來那個老傢伙並沒有放棄呢……嘿嘿!」戰天器靈緩緩笑了笑道。

唰!

夏天身形當即微微停頓,當轉過身望見那說書先生果真在後之時,眼中愈發的驚疑起來,思量了一番便也沒有在做搭理,提起身形便消失遠去。

「呵呵,到是個生性多疑的戰天傳人呢?既然你不願交換,那老朽便等到你交換的那一天!此去應該是絕情谷吧?到是個痴情兒!」說書先生微微笑道,隨即身形連帶木船皆是消失在海面之上。

……

呼呼呼!

隨著踏過了海亂域範圍,便到達了一處四周盡皆平靜無比的海域,海面之上連一絲波lang都無,而半空的氣息卻是愈發的令人壓抑起來。

「這是海獸群的海域?怎麼與方兄說的不同?難道是殺金之力消失的緣故?」夏天喃喃說道,隨即閉目發出意念與其聯繫了起來。

「小六,方兄如今的傷勢如何了?」

「回稟主人!方公子至今還未醒來,還需幾日才可恢復……」六-合鏡的聲音緩緩傳出。

夏天微微點了點頭,暗道唯有一點一點探尋了,睜開雙目注視著四周平靜的海面,身形則慢慢的漂浮而去。

「夏小兄弟稍等!不可冒然進入,那處為須彌之境,若是踏入就連聖者都難以脫身!」說書先生的聲音突然響徹。

「嗯?老先生此言何意?」夏天身形頓時停頓,聽著聲音便知曉了來人,隨後便頭也沒回的問道,心下對這老者很是不待見,不管是在城中阻止zi帶走思思,還是一路之上跟隨,都引起了心中的反感。

「須彌之境,又成為海市蜃樓,為這天地間最為強大的幻陣之法,以自然為媒介所自主形成,即使是這界的管轄者來此,也不敢踏入此處!」說書先生毫不在意的講解道,腳踏著木船停留在了海面之上。

「須彌之境!這處不應該是海獸群的海域才是嘛?何時又多出個海市蜃樓?」夏天雙目一凝道,心下有些不信這老者所說。

「唉,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說書先生搖搖頭嘆息一聲,腳踏著木船繞去了其他方向。

夏天眼底愈發的驚疑起來,思量了一番還是選擇了踏入其中,而隨著踏入的一剎那,眼前的景象頓時天翻地覆起來,一位位昔日的敵人,一座座凌立的宗門,還有幾處威武不凡的山門盡皆呈現眼前。

嗖!

身形當即猛然後退幾步,望著眼前早已被zi斬殺的萬觀,張家家主,尚武城的三大家族子弟,一位位本應死去的敵人,如今一一的顯化出來。

「這便是須彌之境?那幾處山門是?為何zi不曾見過?」夏天驚呼道,隨即望向眾人身後的山門,起初的是六宗自然熟悉,但那宗門之後的山門又是何處?

「還我命來!」「還我等命來!」

一位位早已死去的人,如今皆是雙目空洞,聲音怨恨的吼出聲來,身形也隨著向夏天走來。

「滾!你們皆是該死之人!若是再敢呱噪!現在便將你等靈魂化為灰燼!」夏天大喝一聲,兩掌徒然升騰起團團真火,雖然起初心下有些震驚,但此番qingkuang卻改變不了心中對其的殺意。

轟轟轟!

啪嚓!啪嚓!啪嚓!

當夏天話音一落之後,一位位身形盡皆破碎消散,連帶之後的宗門,和那幾座沒有見過的山門盡皆崩散,而四周的景象也變回了原來之樣。

嗖!

「老朽真是小看了小兄弟的了,想不到居然對所殺之人,心中無一絲愧疚,這點連管轄者那等強者都做不到!如若心中對斬殺之人存有一絲愧疚,片刻便會被那已死之人的殘留靈魂吞噬!」說書先生的身影突然chuxian在一旁,撫了撫鬍鬚讚歎道。

「呵呵,老先生說笑了,晚輩所殺之人皆是該死之人,何談的愧疚?只是剛剛那幾座高過宗門的山門到底是何處?」夏天淡淡的應了聲,眉頭緊緊的皺起,總感覺那幾座山門像巨石壓在心口一般。

「看來小兄弟想的太過複雜了,這大陸之上比六宗強的山門有幾處?」說書先生突然輕輕嘆道。 「四大聖門!」夏天沉聲道,能凌駕在六宗之上的唯有四大聖門才可,如若猜測不假,那剛剛的幻象也可迎刃而解了.

「呵呵,相由心生,這便是須彌之境的媒介,剛剛如若小兄弟心中有一絲瑕疵,產生一絲對所殺之人的愧疚之心,那些幻化出的人事物,將會把你吞噬!」說書先生淡淡笑道,眼中閃過一絲讚賞之色。

「那這處不應該是海獸群嘛?怎麼chuxian了聞所未聞的須彌之境?」夏天疑惑問道,望著依舊毫無波瀾的海面,那所說的海獸又在哪裡?

「嗯,須彌之境百年難遇一次,而那些海獸自然也會躲避起來,恐怕這界可以做到心無瑕疵的只有兩人,一位便是當年的人皇,而便是小兄弟你了!」說書先生驚嘆連連道。

「是嗎?呵呵,這我到不見得,如若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也一樣可輕易破去這須彌之境!」夏天微微一笑道,心中自然相信人皇可以破去,從種種所遇便可知道,人皇的境界並非這界任何一人可比。

「魔頭?這天下人無完人,雖然老朽沒有見識過這戰天傳承,但既然可與人皇一般做到心無瑕疵,想來小兄弟已經修鍊的爐火純青了!」說書先生嘆道。

「爐火純青到是談不上,到現在我還只是初窺門徑而已,此番多謝老先生相告了,告辭!」夏天淡淡笑了笑,對這老者微微抱拳,便轉身化作流光消失。

「初窺門徑!須彌之境連霸者之境都不敢接觸!一個小小的尊者將之破去,還只是初窺門徑而已!怪不得啊怪不得!戰天戰天!」說書先生呆愣原地不斷呢喃,抬頭望著郎朗蒼天,眼內儘是震駭之色。

……

夏天一路飛馳,少了重力與殺伐之氣的海域,體內消耗的戰氣也沒有那般龐大,運轉歸一化元即可補充圓滿。

嗖!

說書先生的身形突然閃過,瞬間便chuxian在夏天身旁,轉頭微微笑了笑,撫了撫鬍鬚到是顯得自在。

「呃,老先生你這是何意?」夏天苦笑一聲道,看來不與他交換,這到是賴上了。

「呵呵,順路順路!」說書先生微微笑道,身形緊緊的跟隨在一旁,不論夏天如何想要躲開,卻還是隨後而上。

「老先生要去何處?難道是不歸仙山?」夏天搖了搖頭便頓住身形,將這麼一位實力深不可測的強者帶在身邊,心中總是有些不安。

「絕情谷!況且小兄弟如若沒有老朽帶路,很難找到絕情谷的入口!」說書先生神秘一笑道。

夏天瞳孔頓時猛的一縮,眼底寒光炸現的盯著老者,心中愈發的不安起來,為何會知道zi要去何處?

「小兄弟不必如此,老朽只是給你指條明路而已,不然等你找到路口,雪兒那丫頭就永生不得恢復了!」說書先生突然語氣嚴肅的說道。

「老先生何必拐彎抹角?你到底是何人?」夏天冷冷說道,心中泛起了驚濤駭lang,如果這老者真是來幫助zi取得破解絕情丹之法,為何不早早道出?

「方寒可是將老朽所留的訊息傳達給你了?」說書老者撫了撫鬍鬚笑道。

「飄渺老人!你是雪兒的師傅飄渺老人?」夏天當即驚呼一聲,心下由不得不信,畢竟得知訊息的只有方寒一人,想來飄渺老人也不可能讓第二個人得知!

總裁前妻太迷 「呵呵,不必驚訝,老朽本是不想與你說的,但小兄弟你卻生性多疑,此種性格雖然並無壞處,但往往會錯過了事情的真相。」飄渺老人微微一笑道。

「呃,那前輩為何不直言相告呢?」夏天撇了撇嘴說道,暗道來一個人便相信,那豈不是早就身首異處了?要知道現在zi的身份可是天下共敵!

「嗯,其實老朽並不想與你扯上關係,畢竟這戰天二字本就逆天而為!待你到達霸者之境時,便會知曉這天地桎浩的狠辣了!如今的你還無法讓上天注視到罷了!」飄渺老人緩緩說道。

夏天咧嘴笑了笑,心下終究是明了,看來這天下武者皆是尊著上天,而zi所修偏偏逆天而行,不想與zi扯上關係也理所應當。

「既然話已挑明,小兄弟還是將聖晶交給老朽吧,你若是帶著它進入絕情谷,你必然九死無生!」飄渺老人沉沉說道。

「前輩能否明言?難道這聖晶還會被人厭惡不成?」夏天頓時疑惑萬分,天下武者盡皆對聖晶垂涎,豈會成為被唾棄之物?

「也罷!既然說到了這,老朽便將實情告知與你,也好讓你有些準備……」飄渺老人凝視了夏天半晌嘆道。

「多謝前輩!」夏天抱拳道,心下頓時來了興趣,對於未知的事物驚奇萬分。

「這絕情谷又被世人稱為斷情谷,但卻皆不是本名,萬年之前這處被稱之為天魔谷!是為萬年前五大聖門之一的魔門所掌管!」飄渺老人淡淡說道,細微的語氣卻頓時讓夏天心中翻起了巨lang。

「前輩之意那六宗之一的魔宗,萬年前與如今的四大聖門並列為五大聖門?」夏天震駭的說道,怪不得這魔宗即使落敗了,也在六宗之中屹立不倒。

「不錯!堂堂正正的聖門!而導致他落敗驅逐出聖州之地的,便是如今絕情谷的谷主!想必六宗的管轄者各把守一處禁地,你也知曉吧?但六宗之中唯有天魔一人是留在宗門的!」飄渺老人點頭嘆道。

「天魔!魔宗創建者天魔居然就是管轄者?他居然還活著?」夏天驚聲道,心中對親耳聽到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好似石入水面般濺起漣漪。

「你且聽老朽慢慢道來,此事還要追朔到萬年前,當年魔宗昌盛,可以說位於幾大聖門之首,這yiqie只因為天魔一人,但結束這段輝煌的卻是一個令當時天下人奉為笑話之事……這yiqie皆因為一個魔門的外姓弟子!」飄渺老人面色有些欽佩的嘆道。

夏天在一旁靜音聞聽,對那個外姓子弟也是欽佩萬分,心中也是猜測了起來,這外姓子弟不會就是那絕情谷的谷主吧?

「那名外姓子弟是為一個被仇恨蒙面的女子,名為陸婉晴!只是當時聖州的一個小家族的小姐而已,后拜入魔門成為外姓弟子,但卻因其面貌驚為天人,被門中弟子看中,卻慘遭拒絕,後果可想而知,這陸家一族百多口盡皆被斬殺橫屍!而這陸婉晴卻被一位強者帶走,由此逃得了性命!」飄渺老人邊講邊不斷的嘆息,面貌上也chuxian了一絲怒意。 「哼!又是外姓與古姓之爭!」夏天冷哼一聲,臉龐一片冰寒之色,此事可是當初親身體會過,聞聽一族盡皆被橫屍,心中怒意橫生.

「自此陸婉晴被神秘強者帶走之後,便一直銷聲匿跡,魔門自然也沒將此事放在心上,但千年之後卻迎來了巨變!魔門十大強者皆被一位白衣少女斬殺的十之去九!門中弟子更是死傷無數!而那為一席白衣的少女,也變成了讓後來世人恐懼的血衣殺神!」飄渺老人驚嘆說道,面龐之上也隨之chuxian了興奮之色。

「這位白衣少女便是那陸婉晴吧?」夏天驚駭說道,難以想象一個女子銷聲匿跡千年,再chuxian卻是連天魔這等強者都要卻步。

「不錯!不只是天魔被其打成重傷,連帶其他宗門的管轄者也被打的修為倒退!想必你定然會疑惑作為聖州的魔門,當時六州的宗門為何會出手相助吧?」飄渺老人轉目淡淡笑了笑道。

夏天微微點頭,自然是對此疑惑萬分,聖州與六州之間萬年未曾和睦,豈會出手幫助當時作為聖門的魔門?

「呵呵,這是為人皇銷聲匿跡前所立的規矩!不管任何一門遭受滅門之災,其他幾處定要出手相助!而那時正是人皇威望極高之時!」飄渺老人深深的看來夏天一眼,撫了撫鬍鬚講道。

「那依照前輩所言,當時的其他幾座聖門也出手對敵陸婉晴了?」夏天輕聲問道,再次認識到了人皇的強大之處,即使消失了也讓各處強者不敢違抗。

「自然!而帶頭的便是天聖門!雙方整整戰了一月之久,要說那陸婉晴恐怖至極,隻身一人獨戰十大強者!每一位皆是管轄者的境界!管轄者與各處聖門的強者本該不是對手,但卻因聖晶一物連番僵持了一月!最後那陸婉晴也是險些死在天聖門的強者之手!」飄渺老人緩緩說道。

「呃,那後來如何了?」夏天頓時苦笑一聲,暗道若真將這聖晶帶入絕情谷,zi恐怕真的沒生路了。

「嗯,在陸婉晴即將隕落之時,當年救走他的那位強者再次chuxian,而當那位神秘強者將身份擺清之時,不論是陸婉晴還是各位強者,皆不敢有一絲再戰之心,這位自然便是當時大陸奉尊的人皇!」飄渺老人眼中帶著尊敬之意的說道。

「居然是人皇!」夏天驚呼道,心中終究是瞭然,怪不得短短千年時光便可有如此通天戰力。

「人皇出面和解了此事,但陸婉晴心中不甘,便強行將魔門的天魔谷奪走,幾大聖門也樂意如此,畢竟聯合共敵也是因人皇威嚴所致,便沒有插手此事,至此魔門便遷移到了六州之地,人皇為了撫平魔門的不甘,也出面將本來只有五洲之地化作了六州,從而導致了五宗打壓魔宗,衰落了萬年之久!」飄渺老人緩緩嘆息道。

夏天搖了搖頭無聲的笑了笑,看來這魔門衰落與當初那被正氣宗萬洪陷害的天魔傳人無關,主要原因還是在這陸婉晴將魔門強者斬殺的緣故啊,暗嘆這便是因果報應嗎?

「人皇知曉陸婉晴心中怨恨極深,便將其封印在了天魔谷,也就是如今的絕情谷中,直至今日都不曾chuxian!外人也不敢踏足其中一步!而唯一能從其中活命出來的人便是,如今不歸島的島主!至於他是如何安然走出絕情谷的,這個老朽也甚為疑惑。」飄渺老人長舒了一口氣說道。

「前輩可知曉人皇自那以後去了哪裡?為何會在千年之前chuxian?」夏天追問道。

「人皇去了哪裡老朽的確不知,不過千年chuxian的卻不是人皇,只是與人皇一般修鍊戰天傳承的一位神秘強者!確切身份恐怕只有幾處聖門最強者與管轄者才能得知!」飄渺老人搖了搖頭說道,有些詫異的盯著夏天,很難理解作為戰天傳人,怎會不知人皇之事?

「呃,多謝前輩解惑,這聖晶便交給前輩了。」夏天無奈嘆道,將聖晶取出便遞了過去,暗嘆還是迷霧重重,要想知道yiqie事情,唯有儘快提升境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