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牙道:“隨你便是。”

念天啓心中暗笑,緩緩收回真元,同時雙手向前一推,身子向後退去。

幻月亦調轉身子,以腳落地,收劍向後退出三步。

此時臺下塵土方纔剛剛散去,信徒們剛剛穩住身形,向臺上看去。

只見天尊神將各站一方,一陣微風拂過,揚起天尊的道袍,依舊仙風道骨。

天尊抱拳緩緩道:“伏虎神將果然神力雄厚,這副軀殼着實是差了些,差點兒就讓你討了便宜。”

一身破衣爛衫的伏虎神將哈哈一笑,抱拳回禮道:“天尊果然是天尊,本神將魯莽了。不過今日有幸與天尊一起爲這一方百姓祈福,本神將甚是歡喜。既是如此,便讓本神將先行送天尊歸位如何。”

說着伸手指向前番鋪好的乾草枯枝堆,也就是所謂的浴火重生陣。

幻月看了一眼被吹的七零八落的乾草枯枝,這陣倒也還能用,畢竟真正的機關在這臺板之下,這少年或許是看出自己方纔受了內傷,故意讓自己坐下療傷。

也罷,就讓這小子顯擺一番吧,能爭取到多少信徒都隨他吧,若能拉攏這樣的少年高手,倒也不是壞事。

想到這裏,幻月信手拋了手中法劍,瀟灑的擺了擺袖子,走到草堆中間。

道了一聲:“本尊先行一步。”

隨即盤膝坐下,五心朝天,閉目打坐,開始運氣療傷。 臺下一衆信徒誠惶誠恐,跪伏於地:“恭送天尊歸臨本位!叩謝天尊降福消災!恭送天尊歸臨本位!叩謝天尊降福消災!恭送天尊歸臨本位!叩謝天尊降福消災!”

念天啓站在妖道的身後,手心暗暗凝聚‘冰魄神針’,趁信徒下拜於地,揚手打出十餘枚‘冰魄神針’,封住幻月妖道周身穴道,幻月只是身軀一僵,便不再動彈。

念天啓走到臺前,撕去身上破爛的外衫,露出一身的腱子肉。

裝模作樣的掐訣唸咒,步罡踏斗,不過十幾息的功夫,‘呼’的一聲,天啓的雙掌上竟附上了一層淡黃色的火焰。

‘哇!’,底下的信徒中齊齊的傳來一片的驚歎聲。

不過幾息的間,天啓雙掌上的火焰越來越旺,緩緩的朝掌心聚攏,凝聚成一個碗口大的火球。

天啓緩緩的將兩火球推到一起,雙掌之間的火球緩緩的翻滾、融合到一起,又過了幾息,這火球竟慢慢的變成一隻華麗的火鳳凰。

火鳳凰扇動翅膀,脫離天啓的手掌,飛到了一衆信徒的頭頂,衆信徒伸長脖子呆呆的看着頭頂的火鳳凰,能明顯的感覺到火鳳凰散發的熱量。

火鳳凰繞了兩圈,便飛回高臺,又繞着幻月周身飛了一圈,點燃乾草枯枝,然後猛的扎向幻月,化作一團巨大的火焰包裹了幻月妖道。

“啊!”,不僅僅是一衆信徒,就連水月觀的道士們都一齊發出了驚呼聲,呆呆的看着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可火焰中心的天尊又或者是幻月法師竟沒有任何的反應,在熊熊的大火之中泰然處之,當然,火焰異常的猛烈,已經看不清幻月的身影。

念天啓放出了火鳳凰後,就盤腿坐下,看似在恢復法力,實則在操控火球術。

可憐的幻月大法師竟就這麼的被燒成飛灰!

當幻月被燒的屍骨全無的時候,念天啓裝作剛剛恢復了法力,吐氣收功。

然後裝作不經意的看了一眼火堆,輕咦了一聲,隨即又面露恍然,做足了樣子。

才擡頭對着天空道:“天尊,你怎的藉着我的法力,把你的徒孫也帶回去了,可你這也沒說讓誰接掌這水月觀吶?就這麼走了也太不厚道了吧。”

底下一片靜默,半響才忽有一人驚歎道:“這是破碎虛空,白日飛昇啊!伏虎神將神威浩蕩,神威浩蕩啊!”

信徒們又忍不住的叩拜起來。

念天啓心中無奈,卻也沒有法子。

等他們叩拜完了,才轉向臺下的一干道士問道:“這幻月法師門下哪幾人道法最爲精深吶?”

一干道士齊刷刷的看向兩個乾瘦的道士,這兩個道士正是前面臺上做法的都講法師和表白法師,也就是幻月妖道的兩個助手。

這兩個道士身着黃袍團龍法衣,一人留着一小撮山羊鬍,另一人則留着個八字鬍,生的倒也算的上是一臉正氣。

念天啓開口道:“煩請二位道長上臺一敘。”

臺下兩個道士對視一眼,顫顫巍巍的走上平臺,推金山倒玉住的跪倒在伏虎神將面前。

這倆人心中可明白的很,哪有什麼白日飛昇、破碎虛空。

幻月雖說是他倆的師傅,可那不過是武學上的師傅,幻月這些騙人的把戲大多都還是他倆教的呢。

幻月有什麼本事別人不知道他倆還不知道嗎?幻月能成神成仙?

好狠吶,一把火就給活活地燒死了。

天啓光着身子,抱着臂膀,用下巴瞧着兩人,隨意的問道:“你二人誰的道法更加精深吶?”

二人各自在心中暗自琢磨,這所謂的伏虎神將燒死了幻月,這是要找人接替這觀主之位?

即便當了觀主想來也是個傀儡吧?

不過即便是個傀儡也總好過身首異處吧?

錢多錢少罷了,跟着誰不是混呢?

二人心思一轉,就把老主人幻月神棍給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山羊鬍媚笑着搶道:“神將大人,我是師兄,師傅會的道法我都會!”

八字鬍不甘落後:“神將大人,我們一起修道,他算不上師兄,我的道法不比他差。”

“喔,這樣啊。”念天啓裝模作樣的憋了二人兩眼:“既然你二人道法不相上下,又各不相讓,那不如派人去問問幻月法師吧。”

說着,天啓伸手抓住八字鬍,順手封住周身穴道,卻獨獨漏了啞穴,扔進了還在熊熊燃燒的火堆之中。

這八字鬍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人已經在空中了。

看着迎面放大的嗜人魔焰,驚恐的瞪大了眼睛,想要掙扎卻卻又發現動彈不得,最終滿腔的驚恐化作了一聲瘮人而又悠長的慘叫“啊……”

山羊鬍驚的癱坐在地上,不住的後退,嘴裏嘟囔着:“神將饒命,饒…饒命啊,小的什麼都不要,什麼都聽大人的….大人留我一條狗命啊…..”

底下的信徒們也被這一幕驚呆了,渾然不知所措,茫然的看着這一切。

靠近 平臺的一干道士,也被這瘮人的慘叫給嚇着了,有兩個道士嚇的轉身跌跌撞撞的朝後院跑去,其餘道士見了也慌慌張張的跟着跑去。

念天啓見了,大喝道:“天兵天將何在,速速擒拿妖道。”

話音方落,信徒中迅速的鑽出五十來號精壯的漢子,這夥漢子訓練有素,有條不紊的向後院追去,正是呂風率領的濟弱堂第一小組和文修遠的玄衣衛。

不過片刻功夫呂風帶着人,把這夥假道士統統押了回來,個個在背後縛了雙手,面朝一衆信徒跪在半人高的香爐之前。

這時火堆中的八字鬍已然死的透透的,念天啓一揮手,撤去憑空燃燒的熊熊烈火,只見平臺上跪着一具焦炭般的屍體。

念天啓看了看焦炭般的屍體,又回頭看着不住顫慄的山羊鬍。

冷着臉一字一頓的說道:“這可不像是道行高深的法師啊?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山羊鬍顫顫巍巍的說道:“神將大人,我們,我們不是什麼大法師,我們只是會些戲法的普通人啊,我們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冒充仙師騙取財色,辱沒了仙師名聲,還望神將大人饒命啊!”

“哦?那這幻月法師呢?”念天啓步步緊逼。

“他也不過是尋常的武林中人罷了,這一切不過是障眼法罷了。”

山羊鬍到了這時卻是絲毫不敢隱瞞。

念天啓冷哼一聲:“爾等膽敢冒充仙師,應打入十八層地獄,受那煉獄之苦,永世不得超生!”

“神將大人饒命啊!”

“大人饒命啊!”

“饒命啊!”……

不僅是這山羊鬍,跪在臺下的一干道士也是連連磕頭不止。 念天啓看看場面差不多了,又開口道:“也罷,你等今日就把這騙人的把戲公之於衆,好叫百姓們日後不再上當受騙,當可消去爾等部分罪孽。”

山羊鬍磕頭如搗蒜:“是是是,一定公之於衆,公之於衆。”

念天啓瞧了呂風一眼,意思是接下去交給你了,呂風微微點頭表示會意。

天啓隨即騰身而起,越過凌亂的法壇,往後院而去。

隱隱的聽到前面傳來稀稀落落喊叫聲:“恭送伏虎神將……”

天啓暗自搖頭,這世間的凡夫俗子啊,總是把一切自己所不瞭解的現象和力量信之爲鬼神。

好嘛,我堂堂詠玄弟子,兄弟會幫主,真成了伏虎神將了。

水月觀後院,文修遠帶着玄衣衛的弟兄們已經將這水月觀裏裏外外的查抄了一邊,把銀票以及一些輕便易攜的值錢之物全都打包妥當,就等念天啓了。

沒辦法,他們可是幫派,做了好事總要拿些報酬吧。

再說了,這座水月觀裏值錢的東西可不少,其他的可是打算分還給那些個信徒的,當然這事可得官府來做了。

看到念天啓走來,一衆弟兄正打算行禮,天啓揮手製止,問道:“好了麼?”

一個弟兄拍了拍包袱道:“幫主,這水月觀真踏馬富得流油啊,光光是銀票就有數千兩之多。”

念天啓並不在意,只是衝那弟兄笑了笑:“走!”

一衆人從後門離開了水月觀,朝孫府而去。

來的孫府門外,念天啓一聲令下,陳朝宗帶着二組的弟兄衝進孫府,玄衣衛的弟兄緊隨其後。

孫家是白水鎮最大的富戶,宅子也是極大,院牆近兩丈高,內裏不僅有進院還有跨院。

進了大門是一處寬大的庭院,庭院裏迴廊九曲,鳥語花香.

處處假山、迴廊、魚池、花草,竟是一處雅緻精美地園林建築。

天啓這一世也算跑了不少地方,不過都是匆匆而過,也就在古陽城外的白鶴別苑裏真正的見過這樣的庭院。

這小半年來多是深居簡出,忽的見到這翠竹搖曳,靜雅清幽的景色,頓時爲之精神一振。

只可惜此時這孫府內雞飛狗跳,不時的傳來怒吼、驚呼、慘叫之聲。

一刻鐘之後,這雅緻精美的孫府已近易主。

在一處被修長高大地竹子掩映着的紅色小樓中,天啓端坐在上首悠閒的喝着茶,圓頭大耳、肥的流油的孫家家主孫中良則癱坐在地上,文修遠和陳朝宗分列兩邊。

這孫中良帶着哭腔,憤怒卻又畏懼的問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要闖我宅院、殺我家奴?”

念天啓在上首淡淡道:“孫員外,你在這白水鎮逍遙快活了二十多年,壞事做絕,應當早已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吧?”

“你胡說,我做什麼壞事了?”

“你名下這許多的商鋪、門面從何而來?這萬畝良田從何而來?你這三十幾房小妾又是如何得來?”

“商鋪、良田那都是水月觀的仙師讓我代爲經營管理的,這些妾室我都是花了錢的。”

念天啓嘿嘿冷笑兩聲:“你還不知道吧,水月觀幻月妖道已近歸天去咯!”

“歸天?”孫員外愣了愣,一時間沒有明白這歸天到底是什麼意思。

一旁的文修遠看這胖員外不解,忍不住道:“幻月妖道被我們幫主一把火燒的只剩下一撮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