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誰上床,和誰交往,這些都是緣分。

緣分到了,是無法拒絕的,緣分不到的話,強拉硬拽也不會得到期待的結果。

在張衛兵眼中,段雪梅應該是閱男無數的那種女人,床上功夫了得。

但是,真刀真槍的拿出來solo的時候,張衛兵的技巧完全佔據上風。

段雪梅很不自在,表情非常糾結,雖然她的心裡非常想要,但是她的身體似乎受不了這種狂風暴雨。

一陣猛烈而又精彩的碰撞之後,段雪梅早已經是滿頭大汗,甚至是淚流滿面。

完事之後,段雪梅喘息之餘說了一句:「沒有想象的那麼爽。」

張衛兵一愣,她沒想到段雪梅會說這句話。

女人的第一次其實不會像書里寫的那樣,就疼一下,之後馬上就能夠感受到起重的快感。

其實絕大部分女人第一次不僅僅是流血,而且無論遇上技術再強的男人,也不會感受到那種男女置歡的激情。

甚至前十幾次都感受不到,不會那麼敏感。

當段雪梅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張衛兵馬上坐起來看看沙發上面。

果然,上面已經落下了一小灘鮮紅色的血液。

張衛兵有點悔恨,想要說什麼,但是段雪梅輕輕地說了一句:「這都是我自願的。」

……

次日,早上。

張衛兵沒什麼的行李,走的時候,身上就帶著一個雙肩背,背包裡面幾件段雪梅給他洗好的衣服。

從「夜不醉」酒吧出來的時候,門口站滿了人。

其中有以李子豪為首的夜不醉裡面的小弟和工作人員。

也有二大街這片跟張衛兵關係很好地朋友。

甚至還有一些張衛兵從來不認識的人。

「兵哥,我知道,你打定的主意,誰都攔不住,所以,大家想來送送你。」李子豪滿漢讓淚的說道。

張衛兵拍了拍他肩膀,說道:「好兄弟,在這好好乾,別給梅姐找麻煩,我還會常回來的!」

說完,張衛兵朝著面前的眾人拱了拱手,說道:「我張衛兵來二大街半年有餘,承蒙各位朋友的擔待和照顧。 顧爺深寵:柒少是女生 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我給大家大家道歉,拿我當朋友,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各位儘管開口!我張衛兵,從來不決絕朋友!以後,還請各位,多多照顧『夜不醉』酒吧,多多幫助我梅姐!謝謝各位了!」

說著,張衛兵朝著大家鞠了個深躬。

「可不敢當啊,你除掉了曹升升和嚴大栓那倆禍害,我們感謝你都來不及呢,你這說走就走的,我們也沒有什麼好準備的,大家就商量著湊了點錢,你拿上!數不多,十來萬,都是大家的心意。」說著,旁邊一個飯店的老闆拿著一張卡給張衛兵遞了過來。

這人是個回民,留著濃密的絡腮鬍子,愛下棋,以前因為下棋還跟張衛兵翻過臉,不過那都是小兒科過家家,不會真的傷了和氣。

「我說大鬍子,你怎麼也給我來這手啊。各位的心意,我張衛兵領了,但是這個錢,我要是拿了,就等於是在自己抽自己的臉!好了,不多說了,我走了!」

說完,張衛兵趕緊擠出了人群,不遠處,段雪梅的車子停在那裡等著他。

「夜不醉」酒吧門口,聚集了幾乎上百號人。

大家看著車尾燈離開,直到之後的很多年,那些經歷過這一幕的人都海沒齒難忘。

誰也不會忘了張衛兵這段傳奇,但此刻的他們,誰又會想得到,這個張衛兵,自這裡走了之後,便一路扶搖直上,飛黃騰達!

……

是段雪梅親自把張衛兵送到李小沫那裡的。

臨別的時候,段雪梅不是滋味,眼眶裡面帶著淚水。

本來還想調侃幾句的,但是她心裡疼的張不開嘴,怕一旦張嘴,眼淚就會止不住的流出來。

段雪梅走了之後,李小沫也多少有點傷感,心想著自己這是不是屬於奪人所愛了。

不過看看身邊這個張衛兵,他在自己身邊,也確實能夠踏實很多。

「以後不要做保安了,跟在我身邊做保鏢。」辦公室裡面。李小沫一臉嚴肅的說道。

張衛兵這才意識到,現在的自己已經到了大公司了,而且老闆也不再是之前那個親如姐姐的段雪梅。

眼前這個李小沫,熟悉而又陌生。

上一世雖然雙修,但也是被長老挑選出來臨時組合的。對這個人的脾氣秉性並不了解。

此時此刻,對於眼前的這個自己的上級,就更是摸不準了。

「那我以後需要做什麼?」張衛兵問道。

「你先跟著田靜,她會給你安排一些日常的工作。而且現在公司里的事情並不多,畢竟,我馬上就要離開這裡了,到時候,你們倆會跟我一起走。」

「離開?那我們要去哪?」張衛兵問道。

「以後在這裡,該知道的事情,你不用問我也會告訴你,不該知道的事情,你問了,也是白問。」

李小沫這個初出茅廬的畢業生,氣場還真不小,說起話來有板有眼,完全能夠把張衛兵都給震懾住。

今天算是張衛兵來公司上班的第一天,竟然就要面臨跟老闆馬上一起滾蛋的結果。

日後去向何方,他還不得而知。

和李小沫的冷艷完全相反的是總助田靜。

田靜對張衛兵很熱情,一直是眉開眼笑的,張衛兵發誓,這田靜絕對是他見過的單眼皮女子裡面最有味道最漂亮的,一顰一笑都能夠騷動人心。

她對張衛兵印象不錯,幾乎沒給他安排任何工作。

張衛兵沒有辦公室,就去銷售部給他找了一個工位。

走過每一個格子間的時候,男男女女的都朝著張衛兵投去好奇的目光,然後開始交頭接耳。

張衛兵坐在自己的工位上面,第一次感受這種上班的感覺,多少有點不自在。

這時候,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站起身,趕緊朝著辦公室外面跑去……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找到了孟和之後,周昂和梁鴻卓很快就把他約了出來,兩個人打量著對面的孟和,他看起來絲毫沒有緊張的情緒,泰然自若的喝茶,冷淡的看了一眼他們。

「抗衰老藥物是你研發的?你認識這個女人嗎?」周昂說著就把嚴曉妻子的照片放在他面前。

孟和低頭看了一眼,點點頭,冷靜的說:「我想既然你們能找到我,可能應該已經知道一些關於我過去的事情。」

他放在杯子繼續說道:「我的確曾經在恆泰集團工作,研發抗衰老藥物。不過後來我離開了,現在公司有什麼事情都和我沒有關係。」

周昂冷笑一聲,好一個沒有關係?他明明是這些事情的關鍵所在,不論是嚴曉妻子的病情,還是抗衰老藥物,他都參與其中。

現在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是在拿他們當做傻子嗎?周昂沒有發作,只是安靜的盯著他,這人極其冷靜,似乎對在恆泰集團的事情並不避諱,反而讓周昂感到吃驚。

「這個女人是你的幫手?你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嗎?」梁鴻卓敲敲照片問道。

「她是實驗室的助理,是我的同事,雖然我是主導研發,但離不開其他同事的幫助。」孟和笑著說道。

然後把照片推到周昂面前,看起來到是十分客氣,但似乎不想看嚴曉妻子的照片。

梁鴻卓和周昂對望了一眼,接著問道:「後來發生了什麼,抗衰老藥物的研發如此重,為什麼要離開?一旦成功會給你帶來巨大的名利。」

哈哈!孟和笑了幾聲,「藥物是公司的,我只是一個工作人員而已,名利對我來說沒有那麼重要。」

周昂看著嚴曉妻子的照片,認真的問:「我聽說你們曾經是同學?有人甚至說你們是情侶,既然你們在同一個實驗室里,自然應該知道她精神出了問題。」

孟和搖搖頭又點點頭,「我們的確是大學同學,在研究的時候,她發現了藥物的缺點,可能會造成副作用,所以就提了出來。」

他忽然停頓了一下,好像是在回想過去在實驗室的日子,臉色忽然變得的嚴肅起來。

什麼樣的缺點能讓嚴曉的妻子發瘋?周昂想不出來,不過這個發現可能就是嚴曉妻子悲劇的源頭。

「到底是什麼樣的缺點?」梁鴻卓忍不住問道。

孟和嘆了口氣,嚴肅的說:「她發現的這個缺點,會讓服用藥物的人產生遺產病缺陷,一旦這樣的人基因混入人類的基因池,可能會對人類本身造成影響,人類發展延續會出現問題。」

周昂和梁鴻卓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他們沒有想到抗衰藥物會有這麼大的影響,難怪嚴曉的妻子精神會出問題,她面對的可能是無數人未來。

「你們太過分了,這樣的藥物怎麼能上市?這不是想要毀滅人類嗎?」梁鴻卓憤怒的拍桌子,讓人生病也就算了,還是遺傳病?他們這樣的科學家應該被唾棄才對。

孟和冷笑一聲說:「這是科學,不過她當日和你一樣激動。」

「那天她找到我,讓我看了她的發現,試圖阻止抗衰老藥物的研發,我拒絕的了。」孟和說道。

周昂嘆了口氣,嚴曉的妻子看到他拒絕,應該會告訴其他人才對,畢竟對未來人類的發展關係重大。

「恆泰集團知道嗎?」梁鴻卓好奇的問,即便是真的被拒絕,嚴曉的妻子也不至於就此瘋癲。

孟和點點頭,繼續說道:「她告訴了實驗室的其他人,大家的意見並不一致,有人和她一樣的想法,試圖叫停這個項目,當然有人和我一樣,想要繼續下去。」

梁鴻卓無奈的搖搖頭,科學家的思維和普通人就是不一樣,如果大家知道了抗衰藥物的缺陷,必定會引起整個社會的恐慌。

周昂好奇的問:「你不擔心嗎?人類的未來會毀在你的手裡,這是巨大的責任。」

孟和沒有說話,對他來說科學研究很難和外人說清楚,追求科學事業的發展,本身就是無可厚非。

「在實驗室里有人認為,這個問題我能解決,所以不用擔,畢竟抗衰老藥物能延長人類的生命,我們還有時間去做改進。」孟和說道。

梁鴻卓心情鬱悶,根本就沒有辦法繼續和孟和這樣瘋狂的人待在一起,他打開房門,走出去伸了個懶腰。

或許人類的抗衰老本身就是違背自然的事情,所以必然要付出代價,這也是對孟和這樣瘋狂的科學家一個教訓。

「你還好吧?」周昂在身後問道,他大概能了解梁鴻卓的心情,孟和這樣的人,讓他感到很無奈,心裡有著無聲的憤怒,但是卻不知道要如何發泄。

梁鴻卓笑著說道:「我很好,只是出來透透氣,不然會和他一樣發瘋。」

周昂點了點頭,重新回到房間裡邊,孟和依然沒有什麼表情,好像對這些事情沒有感覺,人類延續已經遺傳病都只是科學研究而已。

「為什麼現在沒有發現有人得了遺傳病?」周昂好奇的問道。

如果不是聽到孟和的這些話,他根本就想不到會有這樣的事情,所以不敢肯定他的話是真還是假。

「遺傳病都是隱形的,現在根本看不出來,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孟和認真的看周昂。

他冷笑一下說:「我說的話都是真的,你沒有必要去質疑。」

是真是假需要有專業的人來解答,周昂只是在調查辦案而已。他相所謂的遺傳病是真的,聯繫到嚴曉妻子病,似乎更有說服力一些。

「她怎麼樣了?」孟和眼睛盯著照片問道。

周昂冷冷的說:「你還關心嗎?她情況不太好,我想這個你也能想的出來。」

孟和沒有說話,只是盯著桌子,周昂還有許多的問題的想問,現在所有的事情都是關於實驗室,但恆泰集團的態度似乎被忽視了。

「她出了事後我就離開了實驗室。」孟和說道,似乎是想解釋自己並不知道嚴曉的妻子有多糟糕。

周昂忽然問:「是你自己主動離開,還是恆泰集團逼迫你的?」

孟和沉默著不語,似乎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第022章什麼叫牛逼

張衛兵急匆匆的來到公安局,按照合法的程序,交了兩萬塊錢的保證金以及罰金之後,終於把自己這個冒牌「姐夫」從班房裡面撈出來。

蔡舒清見到張衛兵的時候,已經是鼻青臉腫,后槽牙還被打掉了一顆。

昨天晚上,張衛兵和號子里的松獅他們發生劇烈衝突,張衛兵一個人暴揍他們七個一頓之後,被房芳放走。

但是苦了依然留在裡面的蔡舒清。

松獅知道這蔡舒清和張衛兵有私交,所以把怒火都發在蔡舒清的身上。

張衛兵前腳走了,後腳他們就對蔡舒清一頓爆揍,一晚上揍了他兩三次。

雖然蔡舒清跟自己非親非故,只能說是個認識的人,但是畢竟這蔡舒清是蔡舒雅的親哥哥。

張衛兵對蔡舒雅有情,所以,蔡舒雅的哥哥也他嗎的不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家欺負了。

昨晚上一直跟張衛兵對著乾的那個油頭粉面的警察一臉嘲諷的看著張衛兵他們,說道:「人也放了,還不趕緊走啊,難道還想繼續進去?」

蔡舒清趕緊裝孫子說道:「是是是,陳江警官教訓的是,我們這就走!」

說著,蔡舒清拉著張衛兵的手就要走。

張衛兵一甩胳膊,把蔡舒清輕推到一邊,怒視著眼前的這位名叫陳江的警察,問道:「昨天晚上,你一直都在這裡,對吧!我被打的時候,你們就袖手旁觀,我走了之後,我朋友被打了,你們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有點職業操守嗎!」

陳江也不是吃素的,別看他人比較年輕,但是估計全警察局,他只聽芳芳一個人的,因為他一直都喜歡芳芳,而且倆人是一個大院長大的發小。

一個小學,一個中學,甚至一起上的警官學院。

房芳的父親是廊平市公安局的副局長,而這個陳江的父親,陳建華是廊平市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職位一樣,權力上要比她父親大一些。

從上初中的時候,陳江就開始暗戀房芳,甚至,倆人還被指腹為婚過。當然了都是酒桌上的玩笑之談,不過,這足夠讓陳江從初中時候就暗戀房芳,一直把房芳奉為自己的女神。

不過,房芳一直都把陳江當自己的朋友,並沒有想過日後會跟他結為夫妻。

生活就是這樣,近水樓台,不一定就能夠先得月,一切都是看緣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