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身就感覺到一陣刺骨的寒冷。

金紅色的袈裟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將他們全部裹成一團,只留下腦袋露在外面。

這袈裟是件聖物級別的神兵。

明明裹住了上千人,看上去卻依舊只有數米大小。

而這上千人奮力掙扎,氣息爆發,卻完全掙脫不開袈裟的束縛。

而且隨著幾人的掙扎,袈裟球滾動著,慢慢靠近了屏障旁邊。

這些修士一個個臉色大變,高聲尖叫起來。

「凈遠大師,你這是做什麼?」

「我等將那些低階修士丟到屏障旁邊,也是希望能減少我們的傷亡。」

「是啊凈遠大師,我們之前還一起抗擊喰鬼,算是同袍。你如今這是要為了幾個外來者,就對我們下手嗎?出家人難道不該慈悲為懷嗎?」

凈遠皺了皺眉,還沒有說話。

離未染已經笑眯眯地走上前來,踹了一腳,興緻勃勃道:「小和尚,你這袈裟可真有意思,還能把這些渣滓捆成一個球的?踢起來真好玩?誰煉製的,能不能送我一件。」

凈遠面無表情道:「我年紀比你大,而且,我已經不做和尚了。」

「明白!懂!想入贅逍遙門嘛!」離未染笑嘻嘻回了一句。

隨後望向被袈裟捆成球的幾人。

「真是謝謝你們自己跳出來啊,否則要選誰當喰鬼的口糧,我還真要猶豫一下呢!」

「嘖嘖嘖,就是這麼多,一下子全送出去,浪費了啊!」

離未染一邊說,一邊搖頭,「你說我要是現在把你們分割成幾十塊,能不能一人算幾十份呢?」

數百修士臉色大變,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不,離未染你不能這麼做。我是玄仙!護道者陣營還需要我的力量。」

「修真大陸上來了那麼多低階修士,就算送出去十分之一,也還有很多,你為何要我們去送死!!」

幾百修士高聲尖叫起來。

「救我們,諸位道友,救救我們!否則接下來就輪到我們了!我們同為修仙大陸道友,為何要為了這些廢物去死?!」

修仙大陸的修士一個個都臉色發白,額頭冒出冷汗。

此時他們生出了兔死狐悲之感。

若是有選擇,他們當然希望死的是外來者,是那些實力地位的修者。

可是……

「離前輩,此事是不是應該再商議一下,直接把這些道友送出去被喰鬼吞食,是否太過了。至少……至少也該保持一點公平,修真大陸也該出一部分……」 離未染掏了掏耳朵,「你們說什麼,不好意思,我沒聽清楚。寒夜你這蠢貨,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把這些廢物丟出去。」

寒夜翻了個白眼:老子是你的使喚丫頭嗎?

但還是對極域大軍下令,讓他們將被袈裟捆住的人丟到屏障旁。

可就在這時,上空的六星塔器靈突然開口了:「護道者陣營的驅逐方式有些特殊,因為在你們陣營,還有萬千凡人。」

喰鬼確實喜歡吞食人血肉,但它們更喜歡的其實是修士血肉中蘊含的靈氣和仙氣。

尤其是二階以上的喰鬼。

修為越高的修者,對喰鬼來說,越美味。

演武大陸上落下的都是一階喰鬼,數量眾多,所以凡人都被吃的差不多了。

但修真大陸上,因為喰鬼有更好的食物——修者。

所以修真大陸上倖存下來的凡人,是遠遠超過修者的。

只是六星塔器靈為何突然提到了這些凡人呢?

「被驅逐的成員,你們可以從修者中選出,也可以從凡人中選出。但凡人的數量,需要是修者的十倍。」

虛空中,六星塔器靈白髮飄飄,神情漠然而悲天憫人,緩緩道:「凡人與你們同在一陣營,但安置在不同區域。現在開始選擇吧。」

「究竟是驅逐修者,還是驅逐凡人?」

剛剛幾乎已經絕望的修士們當即眼前一亮,露出驚喜的表情。

「離未染,凈遠,你們聽到沒有,可以讓那些凡人代替我們去死!」

他們幾乎是在溺水的時候抓到了救命稻草。

修真大陸上來的修士有用,而且可能與他們護道的君慕顏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所以不能殺。

但凡人不一樣啊!

在修者眼中,凡人就跟螻蟻差不多。

死了就死了!

更何況,這些凡人還不在眼前。

豪門難嫁:不育之戰 就算把數萬人丟出去餵了喰鬼,那也只是個數字,而不會有絲毫愧疚不安。

這六星塔器靈,果然是偏幫他們的!

此時就連通天者陣營那邊的修士聽到這話,也一個個憤慨起來。

偏心!

對!六星塔器靈簡直是赤果果的偏心護道者陣營!

若他們也有千萬人族能夠當替罪羊,何愁沒有勝利?

離未染冰藍色的眸子掃過正在興奮叫囂的幾人,慢條斯理道:「寒夜,我的命令沒有帝溟玦有效嗎?」

寒夜怔了怔,心中暗道:這不是廢話嗎?

你個變態有什麼資格跟君上比?

腹誹過後才慢慢反應過來離未染是什麼意思。

他……他還是要將這些修士丟出去?!

事實上,寒夜也很看不上這些貪生怕死、自私無恥的修士,恨不得他們去死。

但他怕,怕真把人扔出去,會寒了其他修仙大陸修者的心。

而他們護道者陣營這邊,戰力本就不如通天者陣營強。

如此一來,接下來幾日豈不是更加艱難。

然而就在寒夜猶豫的時候。

影魅已經冷著臉走上前,抬腳一踢。

那捆成一團的上千人就直接飛向了屏障。

砰——!

幾乎在他們撞上屏障的瞬間。

影魅沉聲道:「選修者!」 下一刻,白光閃爍,袈裟捆綁下的修士消失。

唯有凈遠的金紅色袈裟飄飄揚揚落下來,重新飛回他手中。

寒夜微微瞪大眼。

卧槽,他家小影子這麼猛的嗎?

都不考慮一下,商討一下,直接就給抉擇了!

踢完后,她看向離未染,微微躬身道:「我家的這位,有點傻,腦子轉不過彎來,離前輩多擔待。」

離未染頗有些嫌棄道:「行吧,我勉強包容他,畢竟人蠢,沒辦法。」

寒夜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

看向影魅的眼神充滿了哀怨。

然而影魅不理他,而是用冰冷的目光看向修仙大陸的其他修士。

冷聲道:「你們以為現在是在做什麼?宗門切磋選盟主?還是幾大家族爭地盤?你們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嗎?三界生死存亡,數十萬年的人境,一朝就可能覆滅!全都死了,化為白骨,化為喰鬼的口糧,還有什麼可爭的?」

「喰鬼會管你是來自修仙大陸還是修真大陸嗎?蒼穹之門開啟,修為高的就不會死嗎?天真!!」

影魅長劍陡然拔出,殺氣漫天。

「我乃極域帝君麾下玄字部首領影魅,極域帝衛軍、護衛隊全體聽令!」

極域大軍中立刻有一大部分跪下來。

「玄字部尊令!!」

片刻之後,其他極域大軍沒多少猶豫,也跪下來。

「偃月部尊令!!」

「鬼弒部尊令!!」

「天罡部尊令!!」

「皇域護衛隊尊令!!」

影魅長劍劃破虛空,聲音震蕩九霄:「從此刻開始,極域大軍掌控護道者區域,一切聽從未染殿下與藥王殿下調遣,違令者,殺!!不聽調遣者,殺!!陽奉陰違者,殺!!反叛者,殺——!!」

「尊令!!」

「尊令!!」

「尊令——!!!」

極域大軍全盛時期數十萬,如今只剩下幾萬。

然而哪怕幾萬,此時卻也是吼聲震天,氣貫雲霄。

剛剛看到影魅動作還心懷怨憤,想要辯駁一番的修士們,在這一刻全都臉色慘白,渾身僵硬,再也不敢說一句話。

數萬極域大軍很快分散開去,站立在護道者陣營的各處。

在影魅下令的時候,破軍與寒夜都走到了她的身旁。

雖沒有說話,卻給予了她無聲的支持。

這也是極域大軍會毫不猶豫聽從她調遣的原因之一。

離未染眼神閃了閃,輕笑一聲:「這女人,有些意思!沒想到帝溟玦手底下,也有些能人。」

常老看著這一幕輕輕笑了笑。

隨後看向離未染,沉聲道:「未染殿下,子時已過,我們在第一日的優勢丟失,接下來該怎麼辦,還請殿下示下!」

離未染皺皺眉,很想罵一句:你才殿下,你全家都殿下!

為什麼要叫他殿下?

這是說他是帝溟玦弟弟的意思嗎?

我呸!

只是還不等離未染毒蛇吐槽,韓初九已經插話道:「哥,你就別為難這傢伙了,他之前布置彼岸黃泉障的時候就已經被榨乾了。而且如今想登塔,也沒什麼計謀可言,唯一的辦法就是強攻,只要能將天才送入到六星塔內,那就還有登塔希望。否則……」 「否則什麼?」

韓初九煉藥的動作頓了頓,聲音沉沉道:「否則,就只能熬!輸一天是一天,就看誰運氣不好,被驅逐出去。熬的天數夠多了,我徒兒自然也出來了。」

只是那樣一來,逍遙門的其他人都要死。

所有人都會死。

三界會覆滅。

只有君慕顏一人會化為六星塔器靈,找到一條生路。

但這條生路,卻是生不如死。

「那就登塔!」

一個略帶深沉滄桑的聲音突然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衛冕走上前,微微一躬身道:「小姐麾下逍遙軍將領衛冕,見過幾位前輩。我逍遙軍願意為天才開道,護送他們去六星塔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