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坤來到桃花鎮,五千暴龍軍團的高手,已經在黑風峽谷的入口集結完畢。

周坤吩咐道:「先過去五百人,若無情況,就佔據黑風峽谷的出口,等待大部隊過去。」

「遵命!」一個黑臉大漢大喝一聲,提著一把紫色長槍,帶上五百人衝進了黑風峽谷。

冷沐風已經帶領兩千人來到黑風峽谷的出口,將這裡團團圍住,身旁跟著黃飛龍和楚氏三兄弟。

「大當家,當真不調青龍鎮的五百兄弟來幫忙嗎?」黃飛龍問道,他已經勸了冷沐風多次,但冷沐風始終未同意動用那五百人。

「不用,周家來勢洶洶,有五千人,我們飛龍山的人就是全部趕來也攔不住,你和他們守在鬼門鎮,防止周聖元還有什麼陰謀。」

楚氏三兄弟聽到這裡,都是眉頭緊皺,沒想到他們來到飛龍山,幾乎天天幫冷沐風化解危機,這次還不知道能不能擋得住。

「好吧,大當家一定要當心,神機閣的人還不知道能不能靠得住。」黃飛龍說道。

話音剛落,黑風峽谷中突然傳來一聲暴喝,接著便有法寶衝天而起。

「神機閣和土匪與周家的人打起來了!」楚龍眼睛中精光一閃說道。

「重賞之下還真是必有勇夫,這些土匪為了晶核和培元丹,命也不要了。」楚正說道。

「二哥,用一顆『應天府高手』的人頭,可是能換取十顆五級妖獸的晶核和一百顆培元丹,你說那些土匪願不願意。況且那些人還不知道,這些所謂的應天府高手,實際上周家暴龍軍團的人。」黃飛龍說道。

「而且還有神機閣的三千人在,這些土匪現在恐怕只擔心搶不到人頭。」冷沐風淡淡的說道。

「胡連這招還真夠陰險的。」楚龍看著黑風峽谷中,越來越多的法寶飛竄到空中,說道:「只是加上土匪,才一共四千多人,不知道能不能阻擋得住他們。」

「那要看是誰帶隊了,三位長老,隨我到前方湊個熱鬧如何?」冷沐風說著騰空而起。

楚氏三兄弟紛紛跟上,跟在冷沐風身後往戰場疾飛而去。黃飛龍見狀,叮囑兩千名鐵血堂的人好好守住這裡,自己則往鬼門鎮方向飛去。

戰場在黑風峽谷中央,這些平素不怎麼來往的土匪,這次在重賞之下聯合起來,痛打落水狗,要將應天府派來,膽敢從背後襲擊的人全部殺死。

散布假消息的胡連,陪著曹雄站在半空中,看著那一千多名土匪,瘋狂的攻向暴龍軍團,前來探路的五百人。在他們身後的山頂上,三千名應天府的高手,一動不動的站著,他們身上穿的是飛龍山鐵血堂幫眾的服飾。

冷沐風看得暗暗心驚,短短數天時間,神機閣就在這裡聚集了三千名訓練有素的高手,不愧是經營了上千年,底蘊果然不一樣。

楚氏三兄弟看得也是眉頭緊皺,一言不發的跟在冷沐風身後,來到胡連、曹雄兩人身旁。

「怎麼只來了這些人,看來肯定不是周勝帶隊。」冷沐風說道。

「你認為會是誰呢?」曹雄扭頭問道。

「試試就知道了。」冷沐風說完,疾飛沖了過去,人還在半空,板磚已化作一道流星,砸向一個手持紫色長槍的黑臉大漢。

這個黑臉大漢修為不低,紫色長槍宛若一條蛟龍,在土匪的重重包圍中,連挑帶砸,已經殺了十多人。

板磚襲來,那大漢一抖紫色長槍,一道紫色閃電迎著冷沐風劈了過來。

「來的好!」冷沐風大喝一聲,身形如鬼魅般消失在半空中,再出現時,已經來的那黑臉大漢左側不到一丈處,取出赤炎劍,同樣一道閃電迅疾無比的打了過去。

黑臉大漢揮搶就砸,同時身形往後疾退,本欲過來幫忙的楚氏三兄弟,震驚的看著冷沐風手中的赤炎劍,竟然忘了去追那黑臉大漢。

「大當家,這把劍是從何處得來的?」楚龍忍不住問道。

冷沐風一愣:「從應天府搶來的。」

「應天府?」楚龍驚訝道。

「攻打岩石城時,從一個應天府高手手中搶來的,看著還不錯,就留下了,怎麼大長老也喜歡嗎,送給你。」冷沐風說著,拋了過去。

楚龍急忙雙手接過,仔細觀察,臉色神色驚疑不定,楚正也忍不住飛了過去觀看。

冷沐風不動聲色的看著他們,楚龍卻突然又將赤炎劍拋了過來:「果然是把好劍,可惜我修鍊的是刀訣,使用不上。」

「那就太可惜了。」冷沐風說道:「等我找到幾把好刀,一定送給三位長老。」

「那就多謝大當家了。」楚龍說了一聲,轉身殺向暴龍軍團的高手。

有冷沐風和楚氏三兄弟這四名武尊加入,暴龍軍團的高手逐漸抵擋不住,留下兩百多具屍體,逃了出去。

一千多土匪,大呼小叫衝上去,斬下屍體的頭顱,收了起來,這將是向神機閣兌換賞金的依據。

黑臉大好逃出黑風峽谷,對周坤說道:「冷沐風早有準備,他收買了黑風峽谷的土匪,擋住了我們。」

「冷沐風現身了?」

「現身了,屬下還與他交過手,修為最低也是武尊境界。」黑臉大漢說道。

周坤眉頭緊皺,每一次聽到冷沐風的修為,都比之前高出許多,他怎麼會精進如此之快?照整個速度,只怕用不了幾年,便能踏入武皇境界。

這次拼著暴露身份,也要殺了他!周坤暗暗下定決心,問道:「有多少人?飛龍山的人出擊了嗎?」

「沒有,共有一千多名土匪,還有冷沐風和三個武尊修為的老者。」黑臉大漢回答道。

「飛龍山一共也不過三千人,傳令下去,全軍出擊,將他們全部殺死在黑風峽谷中。」周坤喝道。

「遵命!」

黑臉大漢傳令下去,不一會四千多人騰空而起,急衝進黑風峽谷。 黑風峽谷中央,原本摩拳擦掌的一千多土匪,見遮天蔽日衝來的修鍊者,都傻了眼。

雁過拔毛一陣頭大,忍不住嘀咕道:「就知道天下沒有這麼好的事,他奶奶的應天府怎麼還有這麼多人。」

「老大撤吧,這不可能是應天府的人。」一名反應快的嘍啰小聲說道。

「嗯,慢慢往後撤。」雁過拔毛低聲說了一句,帶領麾下一百多人,慢慢向後方挪去。

「怕什麼!」見前面的土匪,已有退意,胡連突然喝道:「我們又不是么有準備。」

說罷,右手一揮,三千名身穿飛龍幫服飾的神機閣高手,騰空而起,迎著暴龍軍團的人沖了上去。

一千多名土匪鬆了一口氣,飛龍山果然夠意思,沒有讓他們充當炮灰,原來胡連是以飛龍山的名義發出的懸賞。

此時這些土匪又擔心搶不到人頭,跟在『飛龍山』一幫人的身後殺了過去,一場修鍊者之間的大戰,在黑風峽谷上空拉開序幕。

法寶橫飛、巨石穿空,七彩光芒織成死神的鐮刀,大地震動、高山崩塌,不時有修鍊者,慘叫著從誘人的光芒中隕落,跌落群山之中。

冷沐風左手握著板磚,右手持赤炎劍,在人群中往來穿梭,仗著身法奇妙,不時拍落一個個暴龍軍團的高手。

冷沐風正殺得性起,突然渾身汗毛根根豎起,心頭悸動,來不及多想,身形化作一道殘煙消失在原地。

幾乎在他消失的同時,一道金光迅疾無比的劈了過來,將他的一道殘影劈散。

周坤隱忍多時,猛然出手,沒想到竟讓冷沐風躲過一劫,心中不安愈加強烈起來。

冷沐風險之又險的躲過周坤一擊,臉色蒼白的在遠處現身:「果然是你!」

「是我又怎樣,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周坤說罷,手提奪命金刀又沖了過來,用神識死死鎖住冷沐風。

就在這時,數道身影疾飛而來,攔住周坤,正是曹雄、胡連和楚氏三兄弟。

「你們周家果然還是沒有死心,竟敢冒充應天府的人,進入混亂之地。」曹雄喝道。

「彼此!彼此!這些飛龍山的人,不也是你們神機閣假扮的嗎。咱們還是手底下見真章,輸了的,退出混亂之地。」周坤說道,依仗是武皇修為,竟主動向幾人殺來。

「哼! 腹黑寶寶:媽咪是大明星 還當我們怕了你不成!」曹雄說道,伸手從腰間取出兩把巨斧,殺向周坤。

胡連急忙取出一把長劍,也迎了上去,冷沐風大喝一聲:「幫忙!」帶著楚氏三兄弟殺向周坤。

七人在空中殺成一團,周坤的目標是冷沐風,刀刀致命的劈向他,一時間數丈長的金光,在空中亂飛。

冷沐風身形如飄葉一般,在金光中隨風飄蕩,避過周坤的猛擊,尋找機會,就是一道閃電劈了過去。

曹雄竟是武聖巔峰修為,兩把黑斧也是魂器級的法寶,死死纏住周坤,對冷沐風喊道:「還不讓你的人殺過來!」

冷沐風會意,抿嘴發出一聲長嘯,守在黑風峽谷出口的兩千名鐵血堂的修鍊者,紛紛騰空殺了過來。

鏖戰中的暴龍軍團的高手見狀,心中大為震驚,沒想到竟還有這麼多人,埋伏在前面。

周坤也是眉頭一皺,隱隱猜出曹雄的心思,竟是準備用數千人將自己圍住。

擔心附近還埋伏有神機閣的高手,周坤狠劈幾刀,逼退眾人,向後撤去。

「追!」曹雄大喝一聲,率先追了過去。

冷沐風和楚氏三兄弟互相看了一眼,也飛身追上,一道金光閃過,板磚迅疾的砸向周坤。

周坤見狀,愈發斷定黑風峽谷還埋伏有高手,不敢與幾人纏鬥,奪命金刀猛地燃起火焰,將板磚劈落下去,觀察四周。

這時,飛龍山的人,以那五百名武王帶頭,已經殺了進來,趁暴龍軍團軍心不穩,一路猛衝猛打,將他們的隊形衝散。

一萬多名修鍊者,完全混在了一起,在空中和山谷中,廝殺在一起。雙方只能根據服飾來判斷身邊的人的人是敵是友,只要不是和自己穿得同一種服飾,法寶揚手就打了過去,一時間慘叫聲此起彼伏。

暴龍軍團人數處於劣勢,混戰中占不到便宜,死傷越來越多。周坤心急如焚,想不到自己親自帶隊來,竟是這樣一個下場,若連黑風峽谷都沖不過去,還談何收服應天府。

激怒之下,周坤暴喝一聲,武皇的威勢全部散發出來,奪命金刀發出耀眼的光芒,閃電一般劈向,被武皇威勢壓得身形一緩的曹雄。

冷沐風隨手拋出板磚,刺眼的光芒發出,在金光的掩護下,赤炎劍上猛然飛出一道閃電,打向周坤。

周坤不閃不避,硬捱冷沐風一擊,一刀將曹雄劈得往後疾飛,「哇!」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劈傷修為最強的曹雄,被閃電打的渾身黢黑的周坤,揮刀又向冷沐風劈來。

冷沐風拋出板磚砸了過去,身形往後急退,楚氏三兄弟似乎被武皇的威壓壓制住,動作一緩,竟沒來得及救援冷沐風。

胡連拋出手中的長劍,射向周坤的面門,同時身形也是疾退,發出一聲長嘯。

下方三條黑影,在長嘯聲中,如鬼魅一般飛了上來,各擎法寶,圍向周坤。

「雕蟲小技!」周坤似乎早就料到,奪命金刀橫斬,三道光芒斬向襲來的三人。

紫陌紅塵煙雨落 「砰!砰!砰!」三聲巨響,襲擊而來的三名老者,被劈得疾退,周坤奪命一般的攻勢也被打斷,看了一眼四周,抿嘴發出一聲長嘯,向外撤去。

暴龍軍團的人聽到嘯聲,如蒙大赦,紛紛向外逃去,只是混戰之中,哪有那麼容易。飛龍山、神機閣和黑風峽谷的一千多土匪,紛紛捨命攔截。

大戰愈發慘烈,曹雄大喝一聲:「攔住他!」

那三名伏擊的老者聞言,身形一晃向周坤追去,周坤眉頭一皺,難道還有埋伏不成,不敢冒險,飛速逃了出去。

周坤逃走,混戰中的暴龍軍團高手,可就遭了央。冷沐風、曹雄、胡連和楚氏三兄弟,聯手殺了過去,一時間殺得他們鬼哭狼嚎,四處逃竄。 冷沐風等人一陣衝殺,殺得暴龍軍團的高手無心抵擋,紛紛往桃花鎮方向逃去。

冷沐風得勢不饒人,大喝一聲:「追!奪下桃花鎮,賞金加倍!」

黑風峽谷的土匪一聽,猛然爆發出震天的喊殺聲,一個個不要命的沖了上去。

曹雄看了一眼胡連,胡連微微點頭,曹雄也喝道:「追,佔領桃花鎮!」神機閣的高手,吶喊一聲也殺了上來。

周坤被殺得右眼皮直跳,攻打鬼門鎮不成,難道還要再丟掉桃花鎮?

周坤又急又怒,擋在黑風峽谷入口處高聲喊道:「殺回去,再有後退者,殺無赦!」

兵敗如山倒,同樣適用修鍊者,數千人被趕羊一般追得四處亂逃,如何還能組織起反擊,紛紛飛到遠處,避開周坤,逃入桃花鎮。

周坤連殺數人,見還是不能阻止潰逃之勢,長嘆一聲,也逃了出去。

冷沐風帶人一路殺進桃花鎮,暴龍軍團的人,無心抵擋,紛紛往後潰逃。

「那裡!」冷沐風一指他和圖魯初次來到桃花鎮,住宿的客棧說道:「佔領那裡,不要破壞。」

數百名鐵血堂的立時殺了過去,這處客棧原本就是飛龍山的秘密產業,冷沐風擔心亂軍之中,遭到破壞。

桃花鎮還有兩家客棧,立時遭到黑風峽谷土匪的劫掠。一片亂糟糟中,胡連來到冷沐風身旁:「太子,不要再追了。」

「嗯,這下終於殺了殺周坤的威風,他可以消停一段時間了。」冷沐風說道。

「要小心周聖元耍詭計,這個老小子就擅長這個。」胡連說道。

「呵呵,周坤也好這口,桃花鎮你們要嗎?」冷沐風問道。

「還是留給你吧,我們要這一座孤鎮沒什麼用,還沒人來守。」

「那就搶了這裡,撤回去。」

冷沐風話音剛落,有一名武王跑了過來:「大當家,在一處院子里,發現了十幾個商隊。」

「在這裡的商隊,應該都是前往鬼門鎮的,放了他們。」冷沐風說道。

「是大當家,不過那裡有一個頭領好像認識你。」

難道是火風?冷沐風和胡連走了過去,果然正是火風:「你怎麼被又周家的人抓住了,這是第二次了吧。」

「果然是他們,哎,我也是倒霉,剛到這裡就被抓了。」火風無奈道。

「快些回去吧,現在黑風峽谷安全。」冷沐風說道。

火風看了一眼四周還在四處搶劫的土匪,連忙說道:「多謝殿下,我先告辭了。」

「殿下,我等先告辭了!」一名老者和一個肥胖的中年人,點頭哈腰的說道。

冷沐風以為他們是火風的朋友,頷首道:「告辭,天黑前趕到鬼門鎮就行。」

「是,是!多謝殿下!」

走了沒多遠,那名肥胖的中年人羨慕的看著火風說道:「想不到火兄,竟然認識太子殿下,你們商會的保護費都不用交了吧?」

「保護費該交還是要交,實不相瞞,我們商會每次都會多交一車的物資。我託大,被太子叫一聲大哥,總要多支持他才是。」火風說道

「呃!」 民國之威震關東 那名老者和肥胖的中年人一聽,臉色有些尷尬起來,不敢再多說什麼,連聲應道:「那是,那是。」

周坤敗退到桃山郡,向周聖元請罪暫且不提,再說冷沐風勝利返回鬼門鎮,犒賞眾人,楚氏三兄弟借口要閉關,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飛龍殿中,冷沐風與黃飛龍推杯換盞,不經意的問道:「賢弟是如何與三位長老結識的?」

黃飛龍心中一個咯噔,想起之前楚氏三兄弟和自己的談話,難不成大當家發現了什麼,他不敢隱瞞,如實說道:「十年前,他們遭仇人追殺,我曾救他們一命,之後就結拜了。」

「之後呢,你們好像沒有在一起?」

「嗯,他們傷好之後,就來到混亂之地,我比他們晚幾年。」黃飛龍回答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