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吵鬧鬧的這一兩個月過去,

領地上的經濟建設和生產繼續,新建造的工業領中,技術開始換代。一百立方米的高爐正在製造,而且直徑二十米的化工反應爐也構建完成。

這麼大的生產體系,背後反映的是非常高端的製造技術:如何控制隧穿的能量!

在奧法時代,從沒有過讓下位普通人對大型奧法設施控制的先例,大型奧法設施在量子層面散發的強大信息,對普通人來說是強大輻射。一般都是奧法師硬生生的靠著自己精神穩定,來莽的抗住奧法設施的放射。常年和如此危險奧法設施打交道的施法者,往往也都是普通人眼裡的怪物。

~

而衛鏗設計的這個工業設施,其最大的特色就是,足夠安全。

為了確保安全能夠持久,衛鏗費了大量的功夫,對工人們進行安全培訓。

值得一提是:工業中各個耐壓設備的數值是動態波動的,這個數值會隨著工廠內的技術人員的精神狀態有一定不確定性,要知道,這個世界上熔岩能誕生火元素,河水能誕生水元素,高空罡風中能誕生風元素的。

至於冶鍊工廠這樣的高能量環境,會誕生什麼?這給制定安全指標的衛鏗「艹」得很。

不過根據各個符文上嚴格精確的觀想操作,以及針對性的冥想操作,這麼大的生產體系百分之九十五的工作量,總算是能交付各個部門的手中進行操作。

當然還要測試~能量不僅僅會隧穿,還會倒影在以太界。所以如果有破壞者擁有在以太界攻擊這個倒影的能量,那麼整個工業爐同樣會出現不穩定事故!

【系統的不靠譜方案:玩信仰力,只要上千人的信仰聚集在廠區重要設備上,祈禱能量運轉循規蹈矩,那麼在以太界就有防護了。

衛鏗覺得很荒誕:是不是最好還在設備上,刻錄上一些帶有太陽符號的齒輪,戰斧一樣的曲軸,供奉機魂?】

玄學的東西,衛鏗是不會搞的!這太丟地球人臉面。作為主世界現役的老一批穿越者,必須堅持科學,堅持認知。哪怕認知會造成解決問題的困難,也不能迴避認知。

衛鏗最後決定用防護系奧法,以及加強防護意識,來解決安全生產。

理論上:只要遵循生產條例監察的次數夠多的,就會形成精神遏制。

如此,在以太界設置了一層層防護,並且在主物質界的操作平台上,留有大量預警術式和逃生通道,以及避難所(間隙之域,防護系,四環),就能保障生產安全。

~

卡瑞特將生產交給了普通低階奧術師來控制,好似已經交出了生產力。

現在安全環節仍然依賴於自己這類高級奧法師。但未來五年後,可以轉交給符文學院培訓了出來的奧術符文工程師們。

風撫歷78年春季,一切都向好的時候,衛鏗的多組八環術法完成了。

到了目前這個地步,掌握高環法術種類多寡的意義和難度,和低環法術時不一樣了。

因為逐漸接觸這個星球以太界允許的最高能級后,就要開始思考本質。

傳統的高環法術就是高能級落差能量的應用模式,而衛鏗需要的是整套技術體系的突破。 但是這件事被卡萊爾知道了,卡萊爾想要緩和夫妻關係,想要幫他找尋親生兒子,還說洛霄也是他們的孩子。

那段時間,洛毅以為卡萊爾知道自己錯了,決定改邪歸正。

他也沒有亂來,想要和卡萊爾好好過日子。

卡萊爾找到了陸昭,讓他回約爾城認祖歸宗,可是陸昭不願。

他不稀罕什麼富貴,也不要什麼生父,他只認撫養他長大,教他讀書認字的養父養母。

卡萊爾心中着急,怕自己帶不回陸昭洛毅會嫌棄自己,會繼續在外面找女人。

她想到了一個最愚蠢的辦法,就是把陸昭的養父母都殺了,以為這樣陸昭別無選擇,就只能回去了。

也因此陸昭對她深惡痛絕。

洛毅也對她徹底失望,覺得她簡直是無可救藥,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從來不站在他人的角度為別人想一想。

洛毅最後直接離開,只留下一紙書信,說他們夫妻緣分到此為止,以後各走各的。

卡萊爾大鬧了整個約爾城,都找不到洛毅,一直苦苦守着洛氏集團等着他回來。

她一直覺得,只要自己好好管理洛氏集團,把陸昭弄回來,洛毅顧念父子情誼還是會出現的。

但她等了這麼久卻什麼都等不到。

她還是和以前一樣,猜忌善妒,在意別人的閑言碎語,為了一點小事能鬧到翻天覆地。

陸昭平日裏都避着她,很少有交集。

她一直很討厭唐柒柒,她總是錯把唐柒柒當成自己的生母,以為她是來搶人的。

所以每次看到唐柒柒非打即罵,他已經勒令不准她過來,可她還是胡攪蠻纏。

「你們誰敢碰我,我砍了你們的手!」

卡萊爾怒氣沖沖的說的。

陸昭眸色冷厲的走下來:「你們都退下。」

卡萊爾聽到這話,嘴角勾起一抹得意,以為陸昭是懼怕自己,不敢亂來。

「你也知道你這個做兒子的,剛剛說的話太過分了?我可是你名義上的母親,我出入你的房子怎麼了?這些都是洛家的產業,也是我的!」

「你誤會了,這些女傭哪裏有力氣趕你走,我還怕你傷了她們,我還要付醫藥費。讓保安來,給我轟出去。」

「你敢!陸昭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陸昭態度強硬無比,直接讓保安把人架出去了。

卡萊爾在門口鬼哭狼嚎,但是陸昭卻視而不見,只是讓保安如同守門神一般站在門口,不準卡萊爾再過來,如果他們失職了,就等著拿命來賠。

卡萊爾看出陸昭是認真的,最後悻悻的離開,邊走還邊抱怨陸昭不像話,也不派車送自己離開,竟讓她就這麼走回去,傳出去丟的可是整個洛家的臉。

「為了一個什麼都不是的臭丫頭,竟讓和我對着干?要是沒有我,哪裏會有他這個兔崽子。他現在能爬到這個位置,都是我的扶持!別忘了洛氏集團以前可是姓卡萊爾的!」

「放着好好地皇室公主不要,要這樣的女人,怕是瘋了吧。不行,為了洛家的榮耀,我一定要想辦法讓公主嫁過來。洛毅一定在世界某個地方看着我,我不能讓他失望。」

就在卡萊爾嘀嘀咕咕的時候,一輛車停在了她的面前。

。 秦君臨此言一出,全場眾人,皆是震驚無比。

秦君臨叫秦風什麼?

哥哥?

秦君臨居然叫秦風哥哥!

他們不會是聽錯了吧!

別說是遠在西南苗疆,就算是遠到番邦,遠到海外……

也知道秦閥少主,秦君臨的哥哥是誰啊!

秦君臨的名字,也是因為他哥哥的身份,才被頻頻提起的!

大家之前,因為秦君臨在秦風面前的表現,不是沒有猜過。

猜測秦風是秦君臨派來的探子,猜秦風是秦閥的下人,猜秦風是秦閥的什麼親戚……

但大家萬萬沒有想到,秦風,就是秦君臨的哥哥!

秦君臨的哥哥,那可是傳說中的天策戰神啊!

消失三年,重返帝京!

大鬧姜閥少主婚禮!

踏平全國幾乎是最大的地下組織,四海盟!

更是曾經將東海,打造成密不透風的鐵板一塊,以雷霆手腕,清掃了東海所有的地下勢力!

一人對立千軍萬馬,獨對兩千五百人,五個地下組織的聯手之力!

最後,殺了對方個落荒而逃,片甲不留!

他們萬萬想不到,這個看上去平平無奇的小子,居然是大夏的護國戰神!

居然有如此通天本領?

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天策戰神!

這不可能啊!

不過,卻也說得通!

之前雖然聽新聞說過,天策戰神身受重傷,境界跌落,被剝奪了所有的職務。

但,如果秦風真的是天策戰神,很多事情,也就能解釋了!

雖然大家之前沒有想過,天策戰神的實力跌落,居然是跌落到了暗勁巔峰之境。

可一個不過暗勁巔峰的小子,居然能夠屢屢擊敗暗勁巔峰的離火寨少主燭九,擊敗憐花公子,乃至宗師之境的宋烈!

至於拒絕南霸天收為義子的請求嘛……

天策戰神,百將之首,即便一朝跌落至此,又怎麼甘心居於人下?

一時間,大家望向秦風的目光,十分複雜。

要知道,幾分鐘之前,大家對秦風的態度,都是各有偏見。

有人敬佩秦風的強悍。

在這以強為尊的苗疆十萬大山,自然受人敬佩。

有人嫉妒秦風,受到南霸天大寨主的青眼。

有人排擠秦風,身為一個中原人,卻來插手屬於西南苗疆的寶物。

當然,也有人佩服秦風的博學多才……

可從這一刻起,那些不屑的,嫉妒的,排擠的目光……都變成了完完全全、不摻雜質的——

敬仰!

哪怕他們落草為寇,做了綠林好漢,可心中自有仁義在!

對於這種護國英雄,心中還是敬佩居多!

至於南霸天,心情就更是複雜了。

天策戰神。

大夏的最強戰力。

也是大夏國忠心耿耿的守護神。

而南霸天身為西南苗疆的大寨主,也是有意涿鹿中原的人。

南霸天的消息,比在座眾人,靈通多了。

自然也就知道,之前四皇子拉攏秦風,卻慘遭秦風拒絕的事情……

甚至,秦風還毫不留情,痛斥了一頓四皇子的逆反之心!

南霸天感覺自己額頭的青筋,跳了跳。

他居然在一個對大夏如此忠心耿耿的天策戰神面前,大談特談自己有意稱霸天下,涿鹿中原問鼎至尊的事情……

這何止是班門弄斧?

這是在魯班面前說,要把自己家的斧頭,賣遍全天下,甚至還要用自己家的斧頭,砍掉魯班家的招牌啊!

而沐紅裳,在聽到了秦君臨的一句話之後,則是乾脆愣住了。

眼前這個男人,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天策戰神……

她素未蒙面,但是敬仰無比的天策戰神,居然,就是眼前的秦風?

短短不過一日,就將自己多次救出危險當中的秦風。

沐紅裳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秦,秦風……」

沐紅裳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

可秦風此刻,卻已然是無暇顧及沐紅裳了。

此刻,秦風的雙眼,直瞪着秦君臨的雙目,目光中寒意森然,冷冷看向秦君臨。

「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兒?」

「是誰給你通風報信?!」

秦風此次乃是孤身前來,就連林允兒和姐姐雲秀心,都不曾通知過。

只有青龍曾經給他,傳過西南苗疆有秘寶的消息。

神策營的人,秦風信得過,肯定不可能透露給秦閥自己的行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