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雲陽也跟著說道:「我也是只要有十幾塊錢就好了,只要有十幾塊錢我就能夠交學費只要去了學校,就能夠慢慢想辦法。」說到這裡吳雲陽扯了扯自己補滿補丁的褲子,坐在了穀草堆上面也抬起頭看著星星。

瑜子青想到自己的路費還差很多,有些無奈的苦笑:「我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賺夠自己的路費,他們肯定是不會給我錢的,也就只有我自己想辦法了。」

瑜子青的事情瑜幼男和吳雲陽都知道兩人都沉默了。

猶豫了一下瑜幼男還是想要幫助瑜子青:「小姑到時候賣了錢不管多少你都拿去,我外公不是說了要是你出去路費不夠可以在他那裡借。你放心好了我外公說要借錢就一定會借錢的,而且我外公絕對是好人。「

說起這些瑜幼男心中其實想了很多,瑜子青這麼強烈的想要出去。而且渴望外面的世界其實出去也是好事情,加上去瑜子文那裡的話也比較放心。

瑜子青把瑜幼男的話都記在了心裡,說實話還是很感激瑜幼男這個時候為了她想。

這個時節野外最多的出了蛙叫和蛐蛐的聲音還有就是野外的蚊子,野外的蚊子很厲害,隨便一叮就是一個大包。

剛才躺下來的時候還沒有察覺,這休息了一會兒只覺得身邊圍滿了蚊子。

瑜幼男抓了抓自己的胳膊,一摸就是一個大包。連忙站起來:「好多蚊子,小姑我們也去走一圈。」

瑜子青和吳雲陽都被蚊子叮了,兩人也休息夠了站起來就點燃了火把。

遠處能夠看見瑜子謙在田埂上慢慢走著。不時的停下來那邊是抓到了黃鱔。

一晚上下來瑜幼男的腿也有些酸疼了,但是看著桶裡面的收穫四人都很滿足。

瑜子謙提著鐵桶一面走一面說道:「我就說一晚上十幾斤黃鱔肯定差不多,今天收回來的這些釣只要沒有蚯蚓的明天都重新穿上蚯蚓。」

這些事情瑜子謙肯定是不會幫忙的,也就是叮囑兩聲。

瑜子青提著收回來的釣鉤微微點頭:「知道了哥哥。這黃鱔我看明天就必須賣掉。要不然死了多可惜你要不然明天幫我跑一趟你會騎自行車。」

她知道袁青河家裡有一輛自行車,所以覺得要是瑜子謙願意因該可以。

瑜子謙也知道這黃鱔不能夠就這樣放著,想了想明天也沒什麼事情,要去縣城的話騎自行車來回要兩個小時,他們這裡最近的城鎮也只有縣城,所以要去的話倒也可以。

「我明天就幫你們去賣了,這裡估計有十幾斤也有十幾塊錢,等會回去稱一下有多重。」他肯定不會佔三個孩子的便宜。再者他也不想三個孩子有疑心。

吳雲陽一聽忙擺手:「不用稱了叔叔我們難道還不相信你,你賣了錢的話能不能用我的那份錢幫我買一支鉛筆還有一個本子回來。」

瑜子謙也不強求這件事情答應了吳雲陽的要求。

隊上的人都已經睡覺。村子裡面很安靜除了偶爾傳來的一聲公雞的鳴叫聲,便再也沒有其餘的聲音。

隊上的人家家戶戶的條件都沒有多少,加上家中也都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所以村子裡面並未有人家養狗。

沒有狗叫聲村子里倒也安靜。

回到家中把裝黃鱔的桶蓋好,瑜幼男實在是困得不行也就看了一眼就回到自己的屋中睡覺。

第二天瑜幼男醒過來的時候,才聽到袁文君說瑜子謙已經去了城裡。

對於瑜幼男自己要釣黃鱔賺錢的事情,袁家人是支持的。

袁丞峰答應了瑜幼男今天要教瑜幼男識字,等到瑜幼男把飯吃了就把提前準備好的筆和紙都拿到了瑜幼男的面前。

「幼男你昨天說的話還算話不,我今天就教你識數從1到10。」

瑜幼男趕緊搬著凳子坐在了小矮桌的旁邊,袁丞峰已經把筆和紙都擺放好,而紙上已經寫好了從1到10的數字。

袁丞峰念書很厲害寫的字也很好看,看著那娟秀的字體,瑜幼男很是喜歡忍不住誇讚:「舅舅寫的字真好看。」(未完待續……)

PS:推薦好友@豆豆發芽的新書《萌娘兇猛》簡介:蘇曉錦一覺睡醒,從神級魔獸變成了人類幼崽

好在隨身攜帶原世界的位面商店

可為毛她自己的血脈力量還要花錢買?

魔獸變身偽蘿莉,還得當個守財奴

魔晶石也變成稀罕東西。

你說你有魔晶石?

鞠躬感謝所有好友讀者親們的打賞和粉紅支持,謝謝么么噠~ 【今天四更~求粉】

聽著瑜幼男誇獎,袁丞峰咧嘴笑了起來心情極其的愉悅。

「你這個丫頭最近嘴越來越甜了,你要是努力學習以後也能夠寫這麼好看的字,將來也能夠在城裡去念書,為你爸媽臉上爭光,到時候舅舅也能夠自豪的說我是你的啟蒙老師。」

袁丞峰一面笑著說,一面把鉛筆遞給了瑜幼男。

「會握筆不?」袁丞峰擔心的問了一句。

瑜幼男含笑點點頭道:「會握筆。」說完已經把鉛筆握在了手上,接著指著袁丞峰寫好的數字說道:「就照著你這個寫就好是不是,還有這些你都教我一遍看看誰是誰。」

她突然發現,要裝作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真的有些困難。

紙上寫著的數字她都認識,但現在卻要裝作一個都不會,的確有些困難。

袁丞峰很有耐心一遍一遍的指著給瑜幼男看,一連教了三遍這才作罷。

袁丞峰還有事情要做,所以不能夠一直陪著瑜幼男。

拍了拍瑜幼男的肩膀袁丞峰聲音溫和:「我還有事情要做不能陪著你,你自己在這裡乖乖的寫字,照著我給你寫的這些寫就好。」

爽快的答應下來,瑜幼男握著鉛筆故意在紙上歪歪扭扭的寫起來。

想要裝作不認識數字倒好,只要裝成睜眼瞎就好,但是現在要寫這些數字還必須把這些數字寫得很稚嫩,並且還不能讓人看出來這樣的話就難上很多。

握著鉛筆故意顫抖的寫了一個1。看起來有些歪歪扭扭但卻能夠看出來寫的是1.

袁丞峰還沒走,瞧著瑜幼男寫的這數字很滿意的鼓勵:「就這樣寫就好你好好的把這些數字都學著寫一遍,舅舅去忙完事情就過來看你。」

瑜幼男趕緊點頭示意袁丞峰快點離開。

袁青河和袁文秀以及袁文君已經出去做事情。外婆李勝群在家裡。

因為是受傷還沒有怎麼痊癒,李勝群一直都在家裡休養,平時家裡做飯之類的事情也就是李勝群的事情。

李勝群平時話並不多,但是做事情卻是風風火火。

瑜幼男坐在屋檐下認真的寫著字,一個個字故意寫得歪歪扭扭,李勝群瞧著瑜幼男認真的模樣很是喜愛,轉身就從屋中的柜子裡面拿出了一把糖果放在了小矮桌上。

「幼男吃糖吃了糖才寫字。」

瑜幼男抬起頭歡喜的看著李勝群。

「外婆你快去休息。你的傷口正在恢復現在是最需要好好休息的時候。」

李勝群心中一暖,想著自己的外孫女真的好懂事:「那好外婆這就進屋去,幼男乖乖的在這裡練字以後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瑜幼男笑著點點頭心情極其的好。

吳雲陽有些激動。大概是想著今天就能夠拿到自己賺的錢,早早的就到了袁青河的家裡。

一眼就看見瑜幼男坐在小凳上面寫字,那認真的模樣讓吳雲陽趕緊跑了過去,好奇瑜幼男究竟在做什麼。

才走到院壩的邊上。吳雲陽就有些激動的喊道:「幼男你在做什麼?」

瑜幼男聽到吳雲陽的話抬起了頭。接著含笑的說道:「我在練習寫字,我舅舅教我的。」

吳雲陽上過學,站在一旁看著瑜幼男在紙上寫的字,有些不相信的問道:「幼男你以前沒有寫過嗎?為什麼你能夠寫這麼好?」

瑜幼男一聽這話心中咯噔一下,看著紙上歪歪扭扭的數字,這可是她花了很多「心思」寫出來的,難道還能夠被識破不成?腦子裡面這樣想著又覺得有些不可能。

「這字難道就好了?」

瑜幼男白了一眼吳雲陽覺得吳雲陽在胡說八道。

吳雲陽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傻傻的一笑:「我是覺得你比我第一次寫得好多了。」

聽到這話瑜幼男算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有些輕鬆的說道:「我就說。我寫得這樣難看等會我舅舅回來我都不好意思給我舅舅看,你居然還說我寫得好。這完全不對勁嘛。」

她為了寫這幾個字,要把這數字寫得就像是第一次寫字的人寫的,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思。

現在吳雲陽居然說這字寫得好,她就擔心到時候被識破。

放下手中的鉛筆,拿了兩個水果糖遞給吳雲陽,雙手捧著臉手肘撐住桌面認真看著吳雲陽問道:「那我問你你們班上有沒有人第一次寫字這麼好的?」

吳雲陽正在剝糖紙,聽到瑜幼男問問題點了頭:「當然有我門班上有個女生寫字寫得好呢,雖然都是第一次學但是她寫字寫得特別的好,老是都誇獎她呢。」

聽到這話瑜幼男算是送了一口氣,只要不顯得突兀就好。

她滿意的看了一眼自己寫的東西,心情極好的笑了起來。

突然想到現在時間還早吳雲陽來這裡做什麼?便是好奇的問道:「你來這麼做什麼?」

吳雲陽笑了起來也不認生從堂屋中搬了一根小矮凳坐在瑜幼男的旁邊,笑眯眯的說道:「我這不是激動么,想到能賺錢我心情好唄,所以我才這麼早到這裡來,其實也是想要多挖一點蚯蚓起來,再多砍一些竹子我們多做一些釣鉤。」

這話一出瑜幼男撇撇嘴:「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其他的人肯定是要跟著一起來釣黃鱔的,到時候做那麼多的釣鉤不也就浪費了。」

昨天經過同瑜海那樣一鬧,隊上的人肯定都知道了她們在釣黃鱔的事情,所以她覺得隊上的孩子一定也會想到掉黃鱔,要是真的那樣的話。她們到時候一定不可能多插釣鉤。

吳雲天信心滿滿,眼神中有些自豪的看著瑜幼男道:「幼男你平時那麼聰明怎麼腦子這兩天有些轉不過彎,我跟你小姑都計劃好了我們這兩天請你爸爸幫幫忙。到時候隊上的釣就由你和你爸爸收,我和你小姑打算去別的隊上,我們這幾天能釣多少是多少,等到天氣冷了黃鱔也都不願意出來了,到時候我們也就能夠好好玩了,還有我和你小姑也商量過,我們把黃鱔釣完還可以去找一找有什麼可以賺錢的生意。我們打算到時候挖草藥。」

聽到吳雲陽的安排,瑜幼男挑眉笑了起來,倒也覺得吳雲陽這樣做也是無可厚非的:「你做的想法倒是不錯我一定會好好支持你的。那你去準備竹子我把這兩篇字寫完就去挖蚯蚓,我小姑白天肯定沒時間。」

瑜幼男其實心中有些擔心,瑜子青昨天晚上去釣了黃鱔,半夜回去的時候瑜家人都在睡覺所以沒有人盤問。但是一大早瑜子英就起來看瑜子青究竟釣了多少黃鱔。心中還在盤算著殺幾條黃鱔炒一份菜,雖然肉少好歹也是肉不是。

只是找完了整個家都沒有找到黃鱔在什麼地方,心裡不由有些失望起來。

也不顧瑜子青沒有睡多久,有些氣呼呼的走到瑜子青的床邊,伸出手就推了瑜子青幾下。

「趕緊給我起來你昨晚釣的黃鱔放在什麼地方?」

瑜子青還在懵懵懂懂之中,聽到這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茫然的看著瑜子英。

「你幹什麼啊。」

瑜子青有些不滿她現在是覺得困得很。

瑜子英說話也吵醒了瑜子芬,瑜子芬趴在床邊好奇的看著瑜子青眼神中帶著玩味。

嘲諷的說道:「你該不會是一條也沒有釣到吧。」

瑜子青心中有氣越來越覺得兩人腦子裡面有問題。

把被子一扯捂住自己的腦袋。接著轉身面對著牆壁。

「你們無不無聊我掉多少黃鱔管你們屁事。」

瑜子青也忍不住爆了粗口,實在是覺得這兩人腦子有些問題。她越來越覺得瑜子英和瑜子芬討厭。

瑜子英和瑜子芬兩人都嘴角抽抽有些甘心:「你說管我們什麼事情,我們可是一家人現在誰賺了錢都要拿回家的。」

瑜子青一聽火了坐起來就一臉厭惡的看著兩人:「我憑什麼要拿回家,你們昨晚上去看電視到處玩的時候我在田埂上收黃鱔,現在你給我說這些少打我的主意我已經跟爸媽說好了,我不管這一次賺了多少錢都自己我自己的。」

秦文秀和瑜榮都不想拿錢出來,又想瑜子青出去做工賺錢,所以但瑜子青提出自己要去賺錢的時候,兩人是爽快的答應。

覺得只要瑜子青懂得賺錢就好。

瑜子英和瑜子芬本來還想占點便宜,但是一聽瑜子青這樣一說頓時兩人都沒勁了。

瑜子英有些不滿的撇撇嘴小聲的嘀咕了一聲,也不知道在說什麼轉身就直接離開。

瑜子青裹著被子倒下接著睡起大覺。

瑜子青寫完兩篇紙這才放下筆覺得因該可以了,吳雲陽正在院壩中用刀划著竹條,瑜幼男拿起放在屋后的鋤頭就走到昨天挖蚯蚓的地方開始挖起來。

今天既然要多做釣鉤,自然需要更多的蚯蚓。

兩人忙忙碌碌的做著事情,袁丞峰和袁文君他們四人回來的時候正好看見瑜幼男在挖蚯蚓。

袁丞峰第一句問的話就是問瑜幼男有沒有把字寫完。

「幼男你有沒有把字寫完?」(未完待續……)

PS:推薦好友@瓊姑娘的新書《仙植靈府》簡介:林青瑤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豪門棄婦。

她以為自己的這一生,便也是如此了。

沒想到,上天竟然把一個天大的機緣砸在了她的頭上!

洗髓,修仙!

渣男、小三,從此,不過是她眼中的螞蟻!

從今以後,她腳踩仙路,扶搖直上!

還有宅鬥文《掌家》簡介:阮雲瑾到死的時候才知道,她的一生,是個可悲的笑話。

阮府是吃人的魔窟,

害了母親含冤而死,兄長早夭。

她的意中人,是粘了砒霜的蜜糖,

累得她嫁給了當朝最是無能的王爺,上不了朝堂,入不了卧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