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臨微微挑眉:「我還以為,你會問我是誰呢。」

「我沒有那麼蠢。」容華語氣淡淡,「你我之間神魂上的特殊聯繫還在。」

聽見這句話,君臨瞬間變了神色:「哼,那個蠢貨,居然那麼輕易的就將自己和一個小丫頭綁定在一起,真是不可原諒!」

容華嘴角抽了抽:「……雙重人格?」

「喲,居然被發現了,小丫頭有點門道嘛。」君臨一笑,妖孽至極。

容華呵呵,你根本就沒有絲毫掩飾,我要還看不出來那就是我傻~

君臨卻是突然眯了眼,爆發出強烈的殺意:「吶吶吶,小丫頭,那傢伙定下的契約真的是讓我心生不悅啊,所以,你準備好死了嗎?」

感受著似乎在針對她,但實際上繞過她的殺意,容華忍不住再次呵呵:「那你做好給我陪葬的準備了嗎?」

聞言,君臨一噎。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134章134生氣

而這時,容華卻發現了不對,君臨此刻氣質妖孽惑人,那張精緻完美的臉上,表情也是多變。

可是,那雙冰藍色的眸子,卻是依然很熟悉啊……容華不由微微挑眉,原來是這樣啊。

君臨貼近她:「怎麼,不喜歡這個妖孽惑人的我,只喜歡那個清冷淡漠的我?」

他語帶幾分戲謔,幾分調笑,可容華髮誓,自己聽出了他語氣里的一絲委屈。

她神色微微一頓,帶上幾分無奈:「妖孽惑人是你,清冷淡漠還是你……既然都是你,哪有不喜歡的道理?」

君臨一臉不信的樣子:「你方才那樣,明明是恨不得躲得我遠遠的。」

容華無辜的看著他:「看慣了你清冷淡漠的樣子,乍然見你這副模樣,還不准我驚訝一下?」

君臨眸光微閃:「我才不是那個蠢貨!別把那個蠢貨和我相提並論,他不配。」

「……」容華就忍不住嘆了口氣,「我知道你很生氣,可再生氣,你也沒必要罵自己啊。」

聞言,君臨頓住,雙眸里清楚的映著容華略帶無奈的樣子,他突然開口問:「阿鸞,你……真的喜歡我嗎?」

其實君臨本來是想問容華,她愛不愛他的,可臨出口時卻改了話,因為他自己對容華,到目前為止也不過只是喜歡而已,怎麼能要求容華愛上他呢?

而他之所以會與容華定下那樣的契約,將兩個人緊緊的綁在一起,也不過是因為寂寞的太久了,遇上一個也是唯一的他的天命姻緣,又不討厭,還有幾分喜歡,本能的就把人綁住了。

聽了君臨的問題,容華怔了怔,隨即忍不住瞪了君臨一眼:「你問的這叫什麼問題?!不喜歡你我能在修為低微時為你一句話跑極地冰原和無盡沙漠?能任由你靠近,擁抱,親吻?」

相處這麼久,擁抱親吻這樣親密的事兩個人也做了不少,結果就換來君臨一句『你喜歡我嗎』,容華是真的覺得自己委屈了,若不是喜歡,她哪裡會由著君臨時不時佔便宜,吃豆腐的舉動?

又瞪了君臨一眼,容華轉身就想出混沌界,君臨一伸手將容華抱進懷裡:「抱歉,是我不好,是我不對,不該懷疑你喜歡我的心情。」

君臨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問出這樣的話來,明明通過他們之間的契約,他能夠清楚的感應到容華對他的歡喜的啊……果然還是介意她這些天把自己丟到混沌界里不聞不問。

容華沉著小臉不理他。

一進來就質問她,這件事容華沒什麼好說的,畢竟本來就是她做錯了。

後來又故意換了副與他平常截然相反的樣子故意逗她,容華也就當是他們之間的小情趣了。

可那一句『阿鸞,你……真的喜歡我嗎』對容華來說,簡直就是誅心之言。

尤其前幾日,他們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只除了最後一步,說真的,若不是她最後不知怎麼想的踹了他的小君臨,又將他丟進了混沌界,恐怕這最後一步也是做了的……

已經親密如斯,又有契約讓他們之間心意相通,君臨居然還懷疑她究竟是不是喜歡他……

容華咬了咬牙:「放開!」

聽了容華的話,君臨攔在容華腰間的手更緊了幾分,這個時候,放手的才是傻子!

「阿鸞,這些天我一直很惶恐。」君臨聲音微沉。

容華伸出去正打算推開君臨的手停了停。

「我被你送進混沌界,出不去,和你傳音又被你無視,我就忍不住一直在想,你是不是因著前些天我的孟浪討厭我了,不喜歡我了……」

「我想衝出去問問你,可是混沌界與你神魂相連,強行突破不管成不成功,都會讓你受傷。」

「這些天我看著你如常的帶著那些小傢伙們殺魔修,救人,彷彿一點也沒有被前些天的事影響到,我的心就更忐忑了。」

君臨的那句『小傢伙』讓容華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話說那些士兵雖然修為不高,但裡面有些人年齡可比她還大好不好?

不過,想起君臨的年齡,容華又不由默了默,好吧,以君臨的年齡,叫那些士兵們小傢伙完全沒有問題。

「也不僅忐忑,我還憤怒,你居然還和那個曾經想要把我做成屍獸的傢伙合作!所以你進來混沌界以後,我才會那麼反常,還說出了那樣的話……」

察覺到容華的走神,君臨微微眯了眯眼。

君臨說的這些話,其實也是半真半假,憤怒是真,忐忑的話,那就是假的了。

至於因為容華和養蜂人的合作而生氣,那倒是沒有的,想殺了養蜂人倒是真的,因為他用容華母親的消息來威脅容華和他合作。

不過,方才那句可以說是質問容華是否真的喜歡他的話一出口,君臨就有點後悔,怎麼就不走心的問了這麼一句話呢?

果然,聽了他的話,看容華的樣子,簡直被他氣壞了。

聽了君臨的話,容華臉上的憤怒緩了緩,也想起了這些天居然把君臨一個人丟在混沌界里,不許他出去的事,心裡頓時又是虛了虛,怒火也瞬間消了大半。

她抿了抿唇:「那,我把你關在混沌界好幾天,你剛才又說了那樣的話……我們就兩清了,誰也別怪誰了。」

君臨點了點頭:「好,方才的事和之前的事就一筆勾銷,現在我們來說說你剛剛在聽我說話時走神的事情。」

容華登時看向他,神色中有幾分不可思議。

君臨薄唇微勾,露出一個淺淡的笑容。

……

第二天。

坐在客棧大堂,整裝待發的士兵們就見他們帶隊的大人有氣無力的從房間里出來,身後還跟著一個……男人?!

而且,這男人他還不是人類!

那些士兵們愕然的看著銀髮藍眸,一身白衣,清冷淡漠,尊貴優雅,風華絕代的君臨。

因君臨的氣度晃了晃神之後,他們不由想,這男人,為什麼會從大人的房間里出來?

至於獸族可以待在主人的靈獸袋裡這件事,被他們選擇性的遺忘了——廢話,這樣一個看起來就不簡單的人,啊不,是獸,怎麼可能會被放在靈獸袋裡?

別說他本身願不願意,就是把他放在靈獸袋裡,只是想想,都覺得,這是一種罪好嗎!

其實,君臨依然是習慣性將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就算看見了也會被忽略的那種。

可惜,這家客棧里只住了容華,和她手底下那隊目前只歸她管的兵,而容華又是最後一個出來的,所以,不顯眼也顯眼了。

等容華在專門給她留出來的桌子旁坐下,士兵小隊長身邊的士兵戳了戳他,示意他去問。

士兵小隊長瞪了瞪那個士兵,卻發現其他士兵也正期待的看著他,不由沉默了一瞬。

他真的很想打死這些自個兒沒膽子問,就推他下火坑的傢伙算了——士兵小隊長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比喻誇張。

是個人都能看得見容華身邊圍繞的低氣壓,雖然容華平素脾氣好,會和他們說話,也不介意他們打趣兩句。

但這種明顯容華心情不好的情況下撞上去……士兵小隊長真怕自己會被容華一巴掌拍到牆上,扣都扣不下來啊。

不過,看著那群兔崽子,士兵小隊長嘆了口氣,算了算了,就去問問,反正……他也挺想知道的。

「大人……」士兵小隊長期期艾艾的上前,猶猶豫豫的開口。

「嗯?」容華抬了抬眸,語氣中也帶著幾分有氣無力。

君臨那混蛋居然也學了天雲師兄對付阮琳的法子,讓她寫保證書,倒是沒有讓她和阮琳一樣寫個三天三夜,只是一晚上,可問題是……他們當時是在混沌界中,而君臨說的一晚上,卻是指外界的一晚上。

——混沌界百年,外界一天喲。

在混沌界里,雖然不是每時每刻都在寫保證書,君臨也沒有要求她寫的每一份保證書都一樣,但是以混沌界與外界的時間比例,也是讓容華寫到吐了。

士兵小隊長完全不知道容華昨晚經歷了怎樣的人生重創,他眼睛看著地下,咬了咬牙,說出自己的問題:「大人,不知這位大人是?」

「我姓君,是阿鸞的未婚夫。」沒等容華回答,心情很是不錯的君臨難得對他眼中的螻蟻開了口。

「哦?我怎麼不知道鸞兒什麼時候多了個未婚夫?」溫和中帶著冷意的聲音響起。

容華驚喜的回眸:「爹爹!」

容函對著容華寵溺的笑了笑,看著君臨時,眸里卻是寸寸冰封。

士兵小隊長默默的後退,雖然他很想和容函這位現在大陸巔峰的九階煉丹師,大乘強者打個招呼,混個眼熟,但顯然,現在不是一個好機會。

君臨淡淡的對上容函:「我不僅僅會是阿鸞的未婚夫,將來的某一天,我會是她名正言順的夫。」

容函簡直要被氣笑了:「我怎麼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同意了你和鸞兒的婚事?」

「你會同意的。」君臨語氣篤定。

容函語氣冷淡:「是嗎?那我倒是要看看,你要如何讓我同意將我的寶貝女兒嫁給你。」

「除了我,她誰也嫁不成。」君臨眼裡閃過一抹冷光。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135章135女控晚期

容華是他的,無論是活著還是死了,就是親手殺了容華,他也不會允許容華在其他男人懷中幸福歡笑。

君臨身上一閃而逝的戾氣殺意讓大堂中默默無言做背景板的士兵們眼裡不由閃過一抹恐懼,整個人瑟瑟發抖。

容函也是一頓,唯一不受影響的也就只有容華了。

容函平息了一下由神魂深處層層泛起的顫慄,坐到容華身邊,轉頭看向君臨,薄唇微勾了勾露出一抹溫和的笑,眸底深處卻泛著冷意:「和你在一起,鸞兒要走的路,太苦。」

其實從上次之後,容函已經是認可了君臨的,畢竟,君臨修為強大,身份高貴,容貌之精緻完美更是只有『郎艷獨絕,世無其二』這八個字可堪一贊。

雖然君臨看著清冷淡漠,但他看向容華時那雙眼卻是溫柔神情,寵溺至極的。

只是,君臨身為上古神尊,至尊神獸之一,身份極尊極貴,修為除了少數存在,無人能比,而容華,卻是出生於玄天大陸這個低等位面。

雖然其父容函也是上界一大家族嫡系子弟,驚才絕艷,但畢竟是因為被追殺而淪落於玄天大陸——總而言之,怎麼看,除了那張臉,容華都是配不上君臨的。

而想要配上君臨,容華要走的路卻太長太辛苦。

每每想起,容函這個做父親的,難免心疼自家女兒,所以,看見君臨這個拐走他女兒的罪魁禍首,也就難免心氣不順。

君臨沉默一瞬:「……我會陪著她。」再辛苦的路,他也會陪著她一起走過。

容函微微挑眉:「哦?你不說護著鸞兒?」

君臨薄唇微勾了勾,淺淡的笑意出現在那張清冷淡漠的臉上,帶著冰雪初融般的驚艷。

可惜,除了容華和容函看見以外,其他根本沒有幾個人敢把視線落在君臨身上。

君臨一字一頓,他說:「若她想,我自然護得住她,可是,這並不是她想要的,自有傲骨的阿鸞,也不該成為只能依附我而活著的菟絲花,她啊,天生就該和我並肩而立……」

「即便,這條路她會走的很辛苦,但我相信,阿鸞不會放棄,不會認輸,她,總會達成所願。」

君臨神色柔和的說出這番話,聽的容華唇角微勾,看向他時目光越加溫柔。

可是,容函卻很不高興:「這麼說,你這是不願意護著我家鸞兒咯。」

做父親的,尤其是一個女控晚期的父親,對他來說,女兒才是最重要的,女兒說的,那才是對的。

如果錯了,那肯定是你聽錯了,看錯了,理解錯了,反正不會是他女兒的錯。

所以,在容函眼裡,容華想要變強,不論是為了家人,為了朋友還是為了男人,那都是她的努力,是女兒長大了的表現。

他心疼,卻也驕傲。

但是,君臨說的那一番似乎很了解,很為容華著想的話卻讓容函很不高興,很是生氣!

因為容函覺得,別管容華是怎麼想,既然君臨喜歡容華,那他就該在容華想當菟絲花的時候護好容華,讓容華快快樂樂,開開心心的。

在容華想當女強人的時候,在背後為容華保駕護航,卻又不阻止容華前進的步伐,這才是一個好男人應該做的!

君臨聽了容函的話默了默,好吧,是他不會說話:「伯父,我……」

他一句話未說完整,就被容函打斷,向來溫和的聲音里泛著冷意:「你叫誰伯父?誰是你伯父?以我的年齡和修為可當不起你一聲伯父……準確的說,應該是我叫你一聲前輩才對。」

『前輩』兩個字容函刻意壓重了聲音,『溫柔』的提醒了君臨他其實是老牛吃嫩草的事實。

只是,對於老牛吃嫩草這個事實,君臨卻是很坦然,本來么,在玄天大陸上,男大女,女大男這種老牛吃嫩草的事情其實是很常見的。

畢竟,修士都是命長的。

更別說,君臨是與天地同生同壽的至尊神獸之一,時間對於他來說,可以說是最沒有意義的兩個字。

看著容函不善的目光,君臨沉默下來,不發一言。

可他說話是錯,不說話,同樣也是錯。

只見容函難得冷笑一聲:「怎麼,這是不耐煩搭理我了?連和我說說話都不樂意,你憑什麼娶我女兒?!」

面對無理取鬧的老丈人,君臨簡直無言以對,他轉眸看了一眼容華,眼神有點可憐。

容華頓了頓,看著正看著君臨,眼神不善的容函,拽著容函袖角撒嬌:「爹爹~你一來還沒和我說話呢就自顧自和阿臨聊上了,也不怕我這個做女兒的吃醋!」

第一次見容華撒嬌的一直當背景板的士兵們神色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他們實在不敢置信這就是他們跟了一路的大人——這還是那個相傳讓化神修士忌憚,輕描淡寫破了小鎮殺陣,鎮定自若和凝嬰魔修談合作的大人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