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著巫玄和顧太虛兩人冷然掃視了一眼后,林白沒有任何言語,恍若視他們如糞土般,緩緩抬手,體內法力陡然運轉。只見纏繞著他身周的那黑白二『色』『陰』陽雙魚,開始劇烈的旋轉起來,隨著其旋轉,這聖地內剛剛生出的那一絲靈氣,驟然向著他的所在匯聚而來!

靈氣貫身,法力運轉的愈發迅疾起來,而那『陰』陽雙魚旋轉的也越來越迅疾,到了最後,竟然繚繞成了一體,徹底沒入了林白身軀之內,成了『陰』陽和合之勢,達成了完美的循環!

雙魚轉動之下,巫玄和顧太虛想要出手攔阻,但那威勢,卻是如天地之力,根本叫他們無法靠近分毫,甚至在那氣息面前,他們就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

而隨著這『陰』陽雙魚的變動,林白那原本血氣已經到了衰竭地步的身軀,竟然開始有『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充盈豐沛起來,那恍若是蒼老了無數歲的容顏,也如時光開始在他身上逆流一樣,開始迅疾無比的變得年輕起來,重歸於此前的容貌。

「你到底遇到了什麼?你在那畫幅之內得到了什麼?!」望著重新恢復如常,恍若是獲得了新生的林白,顧太虛只覺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雙眼都在噴火。按照他的計劃,得到藏書閣內一切的人,本來該是他才對,但如今他的這謀划,卻是被林白踐踏成空。

原本該屬於自己的一切,卻是被林白毫不費力的攫取,這如何能不叫他憤怒難當!

「我得到了什麼不要緊,但你們卻永遠都不會得到了!」林白聞言淡然出聲,然後眸光緩緩轉移到了一側已是氣息奄奄的『陰』金水獸、老參和禁蛇身上,然後眉頭緩緩皺起,眸光如刀,森冷掃視二人,淡淡道:「它們所受的創傷,是你們所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巫玄聞言桀桀怪笑不止,森冷發聲,眼眸冷厲如冰,寒聲道:「今日不光是它們,你也一樣,不管你在那古怪的畫幅裡面究竟是得到了什麼,今日我都必定要你死在此處,我要你永世不得超生!」

對於巫玄而言,林白毫無疑問是他畢生最為痛恨之人!先是廢除了他全身的修為,將他驅逐,陷入了開明靈獸的追殺之中,再是搶了原本該屬於他和顧太虛的造化。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雖然這造化不是財路,但卻勝過財路,新仇舊恨加在一起,他怎能放過林白!

「顧山主,事已至此,你我不如聯手一搏,將這小子剪除!再看看這聖地之中,究竟是還藏了什麼不可言說的秘寶秘辛!」冷笑數聲之後,巫玄轉頭望著顧太虛森寒道。

「宏願之下,我本就要將其除去!」顧太虛如今也是徹底撕下了偽善面具的偽裝,看向林白的眸光中的怨毒之『色』,更是分毫不少於巫玄,而後冷戾道:「林道友,你我原本昔日無仇,近日無怨,但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奪了顧某的機緣!我已立下宏願,今日必要將你除之而後快,若是有甚怨言的話,留到地底下找閻王爺說去吧!」

話音落下,顧太虛已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傾力出手!神打之術在這一刻,已是發揮到了淋漓極致的地步,那龐大的『陰』金水獸至強者之幻象,幾乎都已化作實質,周身鱗甲,和小水兒的模樣,幾乎如出一轍,彷彿已成了血『肉』之軀!

不僅如此,就在那『陰』金水獸虛影出現之後,巫玄手上印訣變動,那虛影巨口猛張,而後萬千太『陰』重水陡然衝出!太『陰』為月,主宰天地間一切『潮』汐之力,如今驟然催動,太『陰』重水恍若鋪天蓋地的黑霧,陡然間便瀰漫開來,猶如一頭虯龍,向著林白便沖襲而來!

這是太『陰』之力對水元『操』縱到了極致的表現,太『陰』乃是天地至『陰』,刑管一切殺伐,此刻太『陰』重水肆虐之下,可將世間一切生命之火熄滅!

不僅是他,巫玄也是沒有任何遲疑,周身血『色』。。圖騰猶如蚯蚓,在體表脈絡之內遊走不止,而後直接透體而出,沖入了那星紋秘器之中!一時間星紋秘器之上,無數詭譎圖騰蔓延而生,猩紅『色』的血氣彌散長空,到處都是令人作嘔的腥臭味道。

不僅如此,隨著那猩紅『色』血氣化散而出后,星紋狀秘器更是嗡然一聲,直衝九霄而下,恍若要歸於漫天星子之間!一星起而萬星動,秘器一起,天穹陡然便『陰』沉了下來,恍若鍋底一般,無數星宿於其間明滅不定,星氣垂降而出,灌注與那星紋秘器之上!

而且更為詭異的是,那星氣在匯聚入星紋狀秘器后,原本『色』作銀白之『色』的秘器,在這一刻,竟然悉數都化作了赤紅之『色』,恍若主宰天下一切刑殺的熒『惑』一般可怖!

並且在那星紋狀秘器中,更有令人神魂陣陣顫慄的恐怖殺機逸散而出,一縷一縷,繚繞一體,詭譎莫名,直叫人周身寒『毛』盡起,頭皮發麻。

轟!而就在星氣匯聚到了極致后,那星紋秘器直接垂降而下,無數星氣繚繞在後,猩紅之『色』大作,那如血般的光華,更是將蒼穹染成了血污之『色』,似要蓋過世間的一切光亮!

那詭異的一幕,就如同是天穹上的熒『惑』星,在這一刻被某種力量所牽動,直接垂降下來了一般,其勢恐怖非常,星氣掠過之處,就連虛空都要崩潰。

這血『色』。。圖騰之中,定然是有大古怪!而且這玩意兒很有可能,真的與天穹之上的那熒『惑』星有所關聯!而就在看到這一幕後,即便是此前在畫幅幻境內已看過了無數詭譎畫面的林白,都忍不住感到驚懼莫名,心中更是生出了大膽的猜想。

「小子,咱們老賬新賬一起算,納命來吧!」秘器垂降而下,掠過長空,巫玄的眼眸已經盡數化作了赤紅之『色』,恍若魔神復生,眼眸死死的盯著林白,冷笑連連道。

「就憑你們的這些手段,便想要讓我喪命於此處嗎?」雖然心中驚懼,但並不代表林白真就怕了如今這聲勢,冷然一笑,他眸光如電,緩緩掃過顧太虛和巫玄那猙獰無比的面頰,淡淡道:「傷了他們,還想要我的命,你覺得你們配嗎?!」

話語出口之時,剛開始之時仿若漫不經心,但越是往後,聲音便越是響亮,尤其是到了最後那『你們配嗎』四字之時,更是恍若九天巨雷,轟鳴不絕,振聾發聵!

而且在那話語聲中,更是充滿了戲謔和不屑之意,彷彿在林白眼中,此時此刻他所面對著的,不是巫玄和顧太虛的強大攻勢,而是一群烏合之眾的土『雞』瓦狗之擊!

雖然聞得此言,心中憤懣難平,但不知為何,就在聽到林白此言之時,巫玄和顧太虛心中突然有一種詭異的思緒生出,只覺得林白此刻的話語,好像全然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如某種敕令一般,帶著一種叫人無法違抗的恐怖魔力。

這是怎麼回事兒,這小子在那畫幅之內,究竟是得到了什麼不可言說的造化?!

「小子,少在那危言聳聽,若真有本事,拿點乾貨出來瞧瞧!」雖然心中驚懼,但巫玄卻是全然不願服輸分毫,強忍著心中那詭異的悸動,對林白冷喝連連。

「既然你想要看林某的本事,那便如君所願!」林白聞言,輕笑出聲,手掌之上,印訣陡然捏動,眸中『露』出奇異之『色』,而後緩緩道:「命紋歸化天地,控龍!」–55789+dsuaahhh+25932984–> 我對劉全說:“劉公子,一個打工的學生而已,不用道歉了,我陪你喝。”

劉全瞥了我一眼,說:“周老闆,識時務者爲俊傑,你忘了我和你說的話?”

這會兒,人羣之中又攢動了起來,顧琳端着個酒杯,擠了出來。

我面色微變,這才發現店長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肯定是他去叫了顧琳!

顧琳走到了沙發旁邊,端着酒杯,微抿着下脣,眼神中明顯有些害怕的看着劉全。

我伸手去拉顧琳,對劉全說到:“她就是一個普通員工,當不起劉公子賠酒。”

結果幾個跟班直接擋住了我,劉全則是拿起來了一瓶酒,笑眯眯的看着顧琳說道:“我特意從家裏面帶來的好酒,昨天是我太沖動了,我該道歉。”

劉全手裏面拿着個精緻的瓶子,裏面卻是白酒,他給 顧琳倒了一杯,接着輕聲說了句:“喝。”

顧琳沒有回頭,她微咬着脣,杯子送到脣邊,一口喝光了酒,然後捂着嘴巴咳嗽了起來,本來白皙的臉頰頓時就變得通紅一片。

其他的幾個跟班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我看的卻一陣揪心。

顧琳咳嗽了一會兒,眼圈都有些發紅,明顯站着都在晃動了,她輕聲說:“謝謝了。”

劉全嗯了一聲,說:“我已經道歉了,這下應該你道歉了吧?”

我面色微變,說了句;“劉全,你什麼意思?”

那幾個跟班面色不善的看着我,對我罵道:“你丫的不識擡舉對吧?誰讓你喊我們老大名字的?”

我盯着劉全看着,劉全卻擡起手,在他自己的臉上做了個五指張開的動作。

我心頭就是一怒,他在威脅我,對謝染做的那些事情!

先葷厚寵:狼性總裁奪摯愛 我面色難看,沒有開口說話。

劉全笑着看着顧琳,說:“昨天要不是你不陪我喝那杯酒,周老闆怎麼會和我們產生誤會,你是不是應該賠罪喝一杯?”

顧琳面色本來是通紅的,這會兒卻顯得有些發白,她低頭嗯了一聲,自己拿起來酒瓶,倒滿了杯子,接着一口喝下。

我看在眼裏,心裏面卻煎熬無比,顧琳身體又晃動了一下,劉全伸手扶着她的肩膀,她依舊站不穩,最後劉全扶着她坐在沙發上,顧琳一隻手捂着額頭,另一隻手則是去推開劉全,卻顯得有氣無力了。

我已經快要忍不住心頭的慌張了,焦急的說:“劉全,別欺負一個女人,我陪你喝,顧琳她不會喝酒。”

劉全壓根沒有理會我,而是又給顧琳倒酒,端着酒杯往顧琳嘴巴邊送。

我死死的捏着拳頭,卻覺得心裏面有股深深的無力感。

昨天怒氣上涌,我可以直接動手,可謝染受傷以後讓我清楚,這個劉全我得罪不起。

我今天可以繼續動手,可他一定還會繼續纏着顧琳,甚至還會繼續傷害謝染。

我就像是個廢物一樣,無能爲力。

顧琳又接連喝下去幾杯酒,突然她捂着嘴巴,難受的發出乾嘔的聲音。

劉全趕緊站起來,說道:“媽的,有沒有搞錯,這點兒都不能喝?趕緊弄走,別吐到我身上了!”

那幾個跟班面面相覷都沒有上前,都怕被吐一身,我趁機推開了他們幾個人,直接扶着顧琳就快步的朝着洗手間跑去。

顧琳渾身都是綿軟的,幾乎站不住,我把她拽到了洗手間,她抱着洗手檯就嘔吐了起來。

散亂的頭髮,通紅的臉頰,還有她因爲醉酒而迷離的眼神。

洗手間門口不少人也在看過來,這會兒大家繼續開始喝酒蹦迪,我大致也清楚,反正過了今天,我又成了一個笑話,沒骨氣的孬種。

看着顧琳艱難的嘔吐,我心裏面不是個滋味兒,我不管顧琳,麻煩就遠離我而去了。

可我真的能不管她麼?

我出神的時候,聽到了水龍頭冒水的聲音,顧琳已經吐完了,正在洗臉,她晃晃悠悠的直起腰,我趕緊扶住她肩膀,她扭頭看了我一眼,臉色有些蒼白,眼神依舊迷濛,她卻笑了笑,說:“今天沒給你惹麻煩。”

這句話卻讓我心裏面酸澀無比,甚至覺得自己越發的廢物了。

顧琳深吸了一口氣,說:“我能走,我還得回去,不然劉全又要找你麻煩了。”

我卻沒有鬆開顧琳,而是扶着她,朝着我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酒吧邊緣往裏,就是我的辦公室。

是一個隔斷出來的小二樓。

顧琳掙脫不開我,我把她帶進去之後,直接關上了門。

辦公室裏面是節能燈,白色的燈光很亮。

顧琳扶着額頭,我扶着她坐在沙發上,她半晌才清醒過來,怔怔的看着我。

我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也看着她,卻控制不住眼中的憐惜,還有心頭的自責。

顧琳語氣有些不安,說我要回去。

我搖頭,說你不能出去。

她看我的表情,卻有了點兒變化。

眼眶裏面竟然有淚花在轉動着。

我趕緊去找紙,顧琳卻突然喃喃的說了句:“照片,我能看看嗎?”

我把紙遞給顧琳,卻一時沒反應過來。

顧琳卻笑了笑,眼淚流下來了兩串,梨花帶雨的輕聲說:“你還留着麼?”

我趕緊點了點頭,說留着,緊跟着我回頭就去開保險櫃,照片和書,都取了出來。

拿到顧琳面前之後,她怔然的看着相框,用手撫摸上面的照片。緊跟着,她又拿起來了書,眼淚落在了書上。

顧琳終於哭了起來,她哭泣的說:“謝謝你,謝謝你還留着他們。”

不知道爲什麼,顧琳開始哭,我心慌意亂,可現在她哭,卻讓我心疼的難以呼吸了。

我趕緊去拍她背,讓她別哭了,這都是過去的事兒了,我都出來了,她還哭什麼。

顧琳卻搖頭,用力的搖頭,她突然撲進我的懷中,聲音沙啞的哭泣到:“爲什麼你要留着它們,爲什麼啊?”

感受着懷中佳人的顫抖,我渾身僵硬。

顧琳卻啜泣到:“你知不知道,我在等着你。”

“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在等着你。”

“可爲什麼你有了女朋友,你還要留着它們。”

“你還要來找到我,爲什麼,周然,你爲什麼要這樣對我啊?”

顧琳的哭泣話語,卻像是一道驚雷劈中了我,我猛的抓住了她的肩膀,哆嗦的說了句:“你說什麼?”

顧琳淚眼朦朧,哭着說:“周叔叔說你會來找我的,他不讓我去看你,我等到你了,可你有女朋友了,我想你過的好就好了,可爲什麼你還要這樣對我?”

我瞪大了眼睛,心中卻顫抖了起來。

周叔叔?大爹?

顧琳哭着,呢喃着,卻慢慢的靠在我的懷中睡着了。

她一隻手緊緊的抓住了相框,另一隻手則是捏着那本《路遇》。

我掏出來手機,翻開了大爹的電話,猶豫再三,我還是撥通了出去。

嘟嘟的聲響之後,大爹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了過來:“怎麼了周然,這麼晚了,還不睡覺?”

我沉默了幾秒鐘,開口道:“大爹,你是不是有的事情,應該和我說了?”

那邊的大爹疑惑的說:“什麼事情,怎麼了啊周然,你不對勁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