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進入屋內躲避蜈蚣,張有龍的第二發炮彈也打出去,繼續覆蓋山丘腳下,由於生長著樹木,又有煙霧遮蓋,很難說效果究竟怎麼樣。

關瑤此刻格外緊張,對著曹雷認真道:「蜈蚣交給他們處理,你跟我們蜂鳥小隊一起,趁著他們被燒傷,一起往前沖!多帶些手雷!子彈打不死,那就炸死他們!」

曹雷二話沒說,這回積極性特別足!

拎起一個袋子就開始掏手雷,嘴裡嚷嚷著:「走!阿瑟留給我來揍!誰搶我跟誰急!」

話音剛落。

只見依然被白霧覆蓋的區域里,一柄長矛射出,速度極快!直奔空中!

有架直升機來不及躲避,剛巧被射中螺旋槳。

它來回晃了下,傾斜著迅速下墜!當曹雷看見編號,瞬間血氣上涌!頭皮發麻!

腦子裡閃過師傅兼老友的模樣,渾身上下青筋暴起!

裝有武器的袋子還沒墜地,他就朝著墜落方向一腳踏出,撒腿狂奔!

關瑤見到這幕,獃滯問道:

「是我錯覺,還是曹雷……突然青筋暴起?」

隊友張有龍,傻傻點頭說:「嗯,速度真快,好像瞬間大了一號,真壯……」 見這兩人都這麼不給自己面子,李馨蘭也不浪費自己的口舌,直接吩咐手底下的人上前來趕人。

她出門可不是只帶了兩個丫鬟的,還有幾個小廝呢。

就在那小廝上前,想要將姜柔跟慕言拉開時,慕言動了。

他伸手一推,就將那小廝推到後面那些人里,還順帶把其他人也給推到了。

這一出手就直接把後面的人給廢了,李馨蘭氣慘了。

「真是沒用。」瞪了那幾個小廝一眼,李馨蘭這次終於把目光轉向慕言了。

「你這個粗魯的人,知道我是誰嗎?」

慕言跟姜柔一樣,也沒有搭理李馨蘭,就讓她自己一個人在那裡唱獨角戲。

他覺得姜柔這個辦法挺好的,就讓她一個人在那說吧。

就當是個蒼蠅了。

只是,他們到底還是小瞧了這個蒼蠅,她不僅能說,還是非常的能說。

姜柔他們不理,她就一直說一直說,說來說起也就那麼兩句。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們怎麼敢這樣對我。

姜柔覺得,真的有點煩了。

就在她準備回話的時候,李馨蘭又開口了。

「你這個黑炭,我告訴你,像你這樣的人,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跟個乞丐一樣……」

「你在放什麼屁?」姜柔冷冷的看著李馨蘭。

她可以接受這個人說慕言長得黑。

說他是黑炭也沒有關係,畢竟現在慕言確實是挺黑的。

但是她絕對不能接受有人敢侮辱慕言。

不想跟這人說話不過就是懶得跟她爭這些,覺得沒有什麼意思。

等她說累了,他們也吃完了,走了就是。

但她現在說這話,姜柔就不能忍了。

「這位大嬸你是怎麼好意思說出這樣的話來的呢,你怎麼能這麼說自己呢?」

李馨蘭腦子有一刻是空白的。

她在說什麼?

姜柔根本就沒有給李馨蘭反應的機會,直接又開口了。

「既然你都知道自己跟個乞丐似得,幹嘛還說出來呀,生怕別人不知道嘛?」

「不過既然你想說,那我也是可以代勞的,就說你的穿著吧,確實是有些丑,簡直就是沒眼看啊。」

說著姜柔還做出一個很嫌棄的樣子來。

「你……」李馨蘭氣的不行。

姜柔說的太快了,她根本就沒有幾乎反駁,只知道姜柔在罵她。

好在她還有丫鬟在,兩個丫鬟一個趕緊給李馨蘭順氣,一個上前要跟姜柔對峙。

「這是哪來的鄉下無知婦人,敢對我家小姐如此無禮,你……」

「你閉嘴好嗎?我跟你說話了嗎?我跟你家主子講話,你個下人插什麼嘴,你能代表你家小姐嗎?」

說完,姜柔就看向李馨蘭,「怎麼,你這麼沒用,要一個小丫鬟來代表你嗎?這樣看來你也不怎麼樣嘛,隨便什麼人都能代表你了?」

說著,姜柔還「嘖嘖嘖」幾聲。

李馨蘭當然知道姜柔是故意這麼說的,但姜柔說的確實有幾分道理的。

李馨蘭怎麼能一個丫鬟來代表她呢。

只要一想起來,她就覺得膈應的慌。

「你給我閉嘴。」李馨蘭知道自己說不贏姜柔,所以她吼了這麼一句后,就帶著人走了。

。白楓的強大,出人預料。

一擊擊敗了天才助教胡文升,這個消息,很快在學府高層中流傳開了。

······

而回到文譚研究中心的四人,此時都坐在休息區的大廳之中。

此時白楓已經恢復了剛剛因爆發屠龍劍而臉色蒼白的面龐,四人正在面帶笑色的交談。

只見洪譚將前面

《萬族之劫之劫難重重》第一百一十三章單神文的反擊(二合一求月票)荀澤要舉辦《地下城與勇士》PK賽事的事情,很快就有很多電競俱樂部獲知,因為冠軍獎金實在是太誘人,因此很多電競俱樂部都組建了隊伍。

一支隊伍的首發選手有四個人,再加上替補選手等,每傢俱樂部都組建了十人左右的隊伍準備征戰這一次的PK賽事。

而荀澤給出的比賽名字實在是太長了,於是

《神級遊戲設計師從嚇哭主播開始》0280DNF天王賽 隨後,又與德川閑聊一會兒,他們便離開府邸,去往日本武道昌隆的道場總館。

「神心會由日本武神所創,是著名的空手道團體,在日本擁有600多個分部道館,其弟子也超過一百萬人。」

「武神,愚地獨步?」

千尋恍然大悟地說。

前世動漫的零碎記憶,有意識於腦海浮現,好像這個日本武神實力還不錯。

至少把勇次郎打出了鬼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直接被前者一招拳擊心臟秒殺,經過搶救才從鬼門關死裏逃生!

不要認為對方菜,縱觀整部動漫,能讓勇次郎開鬼背(認真)的人,幾乎沒有幾個。

這個武神頭銜名副其實!

唯一可惜,歷經那場戰鬥之後,愚地獨步的身體素質大幅度下降,再也抵達不了巔峰狀態。

而他創立的神心會,也交由養子愚地克巳全權負責,自己則全心鑽研空手道武術。

「空手道對手的發力運用,闡述的非常之好,你既然想學武,可以先去打好基礎。」

刃牙比劃了一個手刀,用力劃開泛著白霧的空氣。

「嗯。」千尋點頭,任由對方安排。

不過按這個時間段推算,似乎烈還在神心會當教練吧。

比起空手道而言,他對中國武術更感興趣,而烈可是被賦予了海王之稱的男人啊!

他也想親眼目睹,這個海皇之下的第一海王,究竟是何風彩!

……

神心會總部,訓練場所。

松木條拼湊而成的地板上,兩位武術家對峙,氣氛沉重而又肅穆。

一位眉頭緊鎖眼神凝重,一位至始至終都風輕雲淡。

「喝!」

一聲暴喝破口而出,身穿白色武道服的愚地克巳先出招了!

只見他一腳踢來,疾如閃電,猶如箭矢迅捷。

而烈面對這種來勢洶洶的攻擊,眼帘低垂,不為所動。

愚地克巳見狀,速度又提升一籌!

當腳刀快剪中面門時,烈突然身軀一震,強大爆發力連地板都踩爛!

黑色長辮子如靈蛇騰起,他原地空中360度翻滾,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頭朝下,雙腳蹬在愚地克巳胸口。

後者受力倒退幾步,拉開三米距離,烈也順勢借力彈開。

腳尖着地,宛如蜻蜓點水,他平安無事立起腰桿。

「不愧是烈海王,太厲害了!」

愚地克巳捂住胸口稱讚地說。

胸口傳來的陣陣劇痛,讓他格外興奮,果然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烈微微一笑,一對劍眉舒展。

「你的天賦是我平生所見,短短一日,便將五連鞭掌握八成。」

五連鞭要領,主靠強大核心力與腰力。

下踢,中刺,上踹!

速度和力量都有嚴格要求,能無任何基礎一日學會,絕對屬於天才行列!

愚地克巳被武神器重,天賦不言而喻,地下競技場時,甚至以空手道最終兵器出場!

現在更是神心會第二代館主!

除開愚地獨步外,他空手道技術無人能敵!

「我要放棄空手道身份,改學中國武術!」愚地克巳開心地說。

自從競技場上,他嘲諷烈的中國不過花拳繡腿,然後被暴揍到懷疑人生之後,便對空手道至高信仰動搖了。

二招!

就二招!

他便被烈海王打趴在地,連出手機會都沒有!

很明顯,這不是他菜的緣故,而是中國武術太厲害。

所以我要剽竊中國五千多年的歷史。

五千年啊!

從文明時代之前就開始錘鍊拳法的中國人,關東平原基本還沉在海底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開始互相廝殺了!

簡直匪夷所思!

「那就看你本事了。」

烈不置可否笑了笑。

「原來烈也在這裏,我還以為你早就回中國去了。」

兩人停止談話,朝門外望去。

刃牙輕車熟路換鞋走來,後面千尋則好奇打量兩位猛男。

黑色辮子,濃眉大眼,還有那強健發達的蝙蝠背。

他瞬間認出,此人便是烈海王,一位中國近代武學的奇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