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輕輕落下,按在了那椅子之上的一個把手上。接著,一旁的老人便是呵呵一笑的說道:「啟動第一層法陣,念動咒語,用自己太初之力,來灌注在椅子上。快點!」

凌天聽從老人的話語,便是將體內的太初之力,全然落在了那椅子上。椅子在瞬間,就開始不斷的轉動,隨著它的轉動,椅子上,竟然浮現出一道道絢爛的光華。隨著那絢爛的光華匯聚,接著凌天的身體便是似乎是觸發了什麼道法一般。

驀然落下的瞬間,便是有著一道道天地之間的磅礴靈力,轟然升騰起來。

接著,一條龍,便是浮現在他的頭頂。看到這一條龍的時候,凌天整個人都是緊張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一條龍?」

「這龍,乃是九層妖塔的靈魂,因為這一座寶塔的靈魂,便是這一條來自混沌之初的荒古龍。這一條龍,乃是初代老祖,窮盡天地之靈力,而後更是藉助著天地之間,九重道法,相繼封印住了這一條龍的個各種修為道法,因此,才會有了這一座九層妖塔。」

「也就是說,這九層妖塔,實際來說,就是這一條龍的九層形態?如果能夠開啟到第九層的話,便是可以將這一條龍的全部實力,釋放出來?」凌天很是期待的說道。

「對,的確是如此。」老人笑著說道。

那一口的黃牙,便是再次顯露出來。凌天很是噁心的躲避過去目光,而後他便是看向了那九層妖塔之下,已然就位的所有高手,旋即他便是輕輕地抬起了右手,狠狠地落下。

「九層妖塔,第一層,天荒地變!」

這一招,乃是從凌天成為這九層妖塔的主人後,直接灌注在他的體內的。

「不錯,不錯。這一套功法,至少你發揮出來了九層左右的戰鬥力。不過,貌似還是不夠啊?」老人幸災樂禍的說道。

凌天也不理他,一隻手猛然落下的瞬間,接著,那九層妖塔便是變幻出來了一道道磅礴的大道鎖鏈。大道鎖鏈,幾乎在瞬間便是將九層妖塔全然封印,接著九層妖塔便是綻放出最為璀璨的華光。將那天地似乎都撕裂了一般。

九層妖塔一點點的變大,接著,那一道道大道鎖鏈,便是被撐大,最後徹底的碎裂。

隨著那大道鎖鏈的碎裂,九層妖塔之上的洪流一般的天地靈力,就開始瘋狂的湧現。接著,太初之力與天地靈力的匯聚,便是將那眼前的幾百個高手都震懾住了。

那站在最前方的人,便是呵呵一笑的說道:「是誰,將這九層妖塔解除了封印?不過如此,這九層妖塔雖然厲害,但是和人相比的話,依舊是不行。因為,它的威能,全部都是按照所施展的人的功力來判斷。所以,我們有贏的可能。」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他身後便是有著幾百個人,同時出手。那一道道細密的弧線,便是徒然出現在天地之間,接著,便是驀然落在了九層妖塔之上,在那九層妖塔之上,似乎將那鎖鏈激活了一般。那鎖鏈剛剛消失,就直接再次出現。

猛然落下,直接將九層妖塔,直接封鎖。

「這是怎麼回事?」凌天坐在九層妖塔的中心樞紐,而後便是驚訝的說道。

「很正常,對付這樣的寶物,也只能用這種方法了。」老人點了點頭,便是輕輕地一步踏出,身子直接出現在了遠處,他站在欄杆上,望著下面的幾百個高手,呵呵一笑,便是一隻手按落,那將鎖鏈激活的力量,就在瞬間消散掉了。

就是現在!

凌天一隻手抬起來,強大的氣息,便是轟然落下。那九層妖塔似乎是被灌注了靈魂一般。一條巨大的龍,猛然浮現出來,便是將那天地之間的氣息,似乎都是吞噬乾淨了一般。那幾百個高手體內的靈力,竟然也在瞬間消失了。

「這是怎麼回事?不可能!」

不少人都是駭然了一般的往後退去,他們不敢相信,這九層妖塔竟然可以在一瞬間將他們體內的靈力,徹底吸干。

「不要慌張,不要慌張,繼續灌輸。我斷定,操作這九層妖塔的修士,實力不強。你們可以贏的。」站在最前面的人,淡然的說道。似乎根本不被眼前的一切,給嚇到。 「殺!」凌天在此刻,也是憤怒的一隻手按落在天地之間。天地之間的太初之力,猛然匯聚在九層妖塔之上。九層妖塔的氣息,都是在瞬間瘋狂了起來。

轉眼間,九層妖塔之上便是幽若太陽一般的炙熱起來。

「這又是什麼?」那所有的高手,都是驚呆了。

這九層妖塔怎麼會在瞬間,變成了太陽一般?

不可思議的變化啊?

「給我吸!」凌天的聲音落下,接著,那一條浮現在半空中的龍,便是張開血盆大口,旋即就將那天地之間流動著的天地靈力直接吸納進入它的肚子之中。

隨著它將這些靈力,吸入肚子里,龍的修為似乎也是在瞬間迅速暴漲了起來。

「寂滅煞氣!」

龍張開嘴,竟然口吐人言。這九層妖塔,的確是夠妖孽。讓人不敢直視。

砰!

一聲巨響之後,凌天的身體,就從那中心樞紐之中,直接升騰到了天地之間。

他站在那巨龍的頭頂,俯視著眼前的一切,有著一種,掌控天下的感覺。

「殺!」

凌天一語落下,九層妖塔便是如同瘋狂了一般,徒然懸浮起來,接著便是猛然落下,那周遭數公里之內的風沙,都是在此刻,驀然席捲開來。

那幾百個出手的高手,就在眨眼間,被這一股瘋狂的風沙,直接掩埋了身體。

幾百個高手,瞬間湮滅。

他們的靈魂,還沒有離去,便是被九層妖塔直接吞噬了進去。在將這些修士吞噬之後,凌天都是感覺到,這一座九層妖塔,似乎是更強了一些。看來,這一個九層妖塔,想要進階,只有一條路。

不斷的吞噬強者!

「吞噬!」到了這一刻,凌天也是明白了,這個老人,的確是為了自己好,想讓自己更加能夠掌控住這一座九層妖塔。

九層妖塔開啟,其底部的入口,便是徒然張開。接著,幾百高手的靈魂,一個都沒有躲開,全部被吞噬了進去,隨著這一百多個高手的隕落,這一座九層妖塔的實力,也是進步了不少。

「看來,未來的路,的確是這樣的。」凌天心裡就安定了許多。九層妖塔雖然厲害,但是想要長久的使用,必須要懂得它的變強之路。現在知道了這些的凌天,就更加的輕鬆了。

一指落下,天崩地裂。

九層妖塔變大,幾乎要將天地都吞噬掉。

幾百個高手隕落,場上只剩下一部分的高手。這些高手,都不敢說話了。站在最掐面的老人,便是張開嘴來,接著,一柄血劍,徒然出現在他的前方。接著,那血色的寶劍,就在這一刻,突然旋轉了起來。隨著它的旋轉,這一柄血劍,就幻化成數十丈高大。

接著,他伸出手來,僅僅地握住了這一柄長劍。

旋即,他猛然斬落了下來,那滔天的大劍,在瞬間就撕裂了虛空,落在了那一座九層妖塔之上。九層妖塔,在不斷的顫抖之中,竟然硬生生抵擋住了這一劍。

「殺!」

又是這一句話,凌天一指落下,咬著牙,連額頭上都是顯露出了汗水。

這是他最強的一戰,也是最困難的一戰。因為,這一次他拋棄了所有的長處,操控著九層妖塔,第一次用外物來作戰。

強大氣息,在瞬間爆開。

接著,凌天的身體,便是往後暴射出去數丈,還沒有落下,遠處的老人,便是往後足足暴射出去十數丈。還沒有落下,他的身體之上,便是出現了一道道細密的裂縫。

「這是什麼?」他駭然的看著自己的身體,不敢相信,自己最依賴的身體,卻是出現了這樣的狀況。而且,只是第一次的攻擊而已。

怎麼可能?

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凌天的一拳已然落下。接著,那九層妖塔便是綻放出最為強大的光芒。

炙熱的太陽,幾乎在瞬間,融入了遠處老人的身體之內。

噗嗤!

一口血噴出來,老人的身體,幾乎暴射出去十數丈遠,還沒有落地,便是被已然趕來的龍,一口吞噬掉了。看到這一幕,凌天深吸了一口氣,有些不淡定了。這一條龍,到底是什麼龍?竟然這麼喜歡吃東西?之前吃掉了那一百多個人的靈魂,此刻竟然直接將眼前的老人吞噬掉了。

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來歷?凌天的嘴角,不斷的抽搐著,根本不敢想象,如果招惹了這一條龍,會不會也被吞噬掉?

凌天抖了抖嘴角,便是搖了搖頭,趕緊往後退出去。

「一起殺!」剩下的二個高手,也不敢多說,直接沖著凌天殺來。

九層妖塔再次懸浮起來,接著,那一個入口,便是血腥暴力的直接將兩個強者,直接吞噬了進去。凌天呵呵一笑,真的為這些人感到悲哀,這些人也真是的,真的以為,九層妖塔是白蓋的?

從太古時代而來的九層妖塔,怎麼可能會在這裡,吃到敗仗?

將這些人全部吞噬掉以後,這一座寶塔,再次進階。凌天看著雙手,便是感受到了,那來自第二層的召喚。只是凌天努力的想要去探查出來,這第二條路,到底要怎麼走。

卻根本連一點的思路都存在沒有。

「或許,我的修為還不夠,閱歷還不夠。等著,我一定可以開啟九層妖塔,將這一尊吞噬之龍的威能,全部發揮出來。一定!」

咬著牙的凌天,便是說道。

一旁的老人,卻是呵呵一笑,露出了一口的黃牙,而後說道:「小子,你這個主人不錯,至少要再此前,十七個主人里,乃是排名前三的。不錯,這一次,竟然能夠遇到這樣的潛力股。不錯。以後,老子的吃喝拉撒,可都要包在你的身上了。哈哈,以後,你需要打誰,告訴我,我來幫你。不過,我的生存問題,就交給你了。」

黃牙老人,也是一點節操都沒有的說道。

「這個,並不是難事。」凌天抹著鼻子的說道。

「這的確不算是難事,不過,我吃的東西,它吃的東西,那可不是簡單的東西。呵呵。」老人似很是無良的說道。

聽到這裡,凌天反而抖索了一下,這傢伙的目光,怎麼那麼猥瑣?

他不會是喜歡那個吧?

咳咳,凌天尷尬的笑了一下,便是說道:「你對女人,是什麼態度?」

「女人啊?呵呵真是一群麻煩的東西。我可真的是無法理解,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人喜歡女人。」老人搖了搖頭,似是很不理解的說道。

「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人喜歡女人?」聽到這句話,凌天的身體,更是不禁使勁的哆嗦了一下。這個傢伙,該不會?

凌天顫抖的不想說話了。這個傢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男人。

自己怎麼遇到這樣的變態了?

可怕! 將這一群道我宗的修士,全部斬殺了以後,凌天便是欣喜的坐在了九層妖塔之上,開始帶著這一座妖塔,朝著外面的世界回歸。

一旁的老人,卻是煞有其事的說道:「其實,這九層妖塔,當年可是差一點,拯救了那一場戰爭。不過,很可惜,那一代的主人,沒有那個實力,如果再給他五千年,或許結局就不一樣了。可惜,可惜。」老人似是很可惜的說道。

聽到這裡,凌天看了一眼老人,便是使勁的搖了搖頭。

「和你在一起,恐怕誰也不會修鍊了吧?太可怕了。」凌天哆嗦了一下的說道。這個老人,肯定有問題。每一次看自己的眼神,都是帶著小星星的,他不會真的會對自己。。

「哈哈,你看到我的第一眼,是不是就被我帥氣所吸引了?其實不用那麼緊張的,這個時代的女人,不好看,我不會去搶你的女人的。」呵呵一笑的老人,便是盤膝坐在了一邊,而後說道。

「這倒是不一定。」凌天說道。

「對了。」凌天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便是問道:「之前你說的,空間法則修鍊場,時間法則修鍊場時什麼意思?對了,這九層妖塔是不是可以改變時間的流速?」

「這三個問題,我可以一一來為你解答。第一個問題,空間法則修鍊場,乃是九層妖塔的第五層,在那裡面,你可以體會到什麼才是空間法則的大道。那裡面的空間法則大道,每個人的領悟不一樣。因此,只要你有足夠的天賦,在這裡面,成就大帝,其實不算是難事。」

「要知道,這九層妖塔歷來的十七個主人里,有十五位便是大帝修士。只有二個不是,你猜猜他們是怎麼回事?」嘴角揚起了一抹譏諷的老人,便是說道。

「不知道。」

但是聽到這裡,他還是感到了一陣的壓力。

沒有想到,九層妖塔的主人,大帝的比例這麼高。

「一個是在衝擊大帝境界的時候,死在了帝劫之上。一個,是死在了與別人的爭鬥之中。所以,只要你用心去修鍊,在這裡,成為戰帝的比例還是很高的。而且,這一座寶塔,當初還是被大帝之王帝天稱讚過的。」

「不錯,不錯。」凌天機械一般的點了點頭。

的確有些震撼,不過,自己也不能示弱,既然能夠僥倖得到這一座九層妖塔,那麼自然不能放過任何一個瞬間。他開口說道:「前輩,帶我去第五層吧!我想去看一看,空間法則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走吧!」老人便是帶著凌天,走上了第五層。

踏入第五層的台階,當凌天看到九層妖塔之中,這一處別有洞天的地方后,心潮澎湃了一般。

「對,這裡就是空間法則修鍊場。在這裡,只要你能活下去,必然會有大造化。」老人很是關心凌天的說道。

「那,走出這一方小世界,還有多久?我好準備一下。」凌天認真的說道。

「大概是一年的時間,也就是外面的幾分鐘的樣子。你抓緊時間吧!」黃牙老人說道。

「好!」凌天也不矯情,直接推開門,踏入進了這一片空間法則修鍊場。

空間法則修鍊場,是一個很是讓人驚訝的地方。這裡,是一片全新的世界,抬起頭,一片星空,在上頭倒掛,這還沒有完,凌天的身影,更是在這裡,感受到了從頭到腳的冰寒與束縛。

「所謂空間法則修鍊場,乃是一處亂星海。在這一片星海之中,若是想要悟出那至高無上的空間法則,便是需要足夠的耐心,足夠的信心,以及足夠的耐挫心理。我想,你能夠靠著單槍匹馬走到如今,自然這些都是有的。但是,你若是以為只有這些就夠了,那麼呵呵,我只能告訴你,你錯了,錯的很離譜,進去之後,你應該就會明白了。再見!」

說完這些,老人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接著,凌天的身影,便是已然朝著那遠處的星海,慢慢的走去。

空間法則,乃是至高無上的大道之一。

與時間法則,生死法則一樣,都是處於巔峰至上的法則。三千大道,三千法則,也是有著各自不一樣的地方。其中的高下等級,也是有著天壤之別。

比如,最低級的法則,便是一些不入流的法則。這些法則,或許真的會有人,鑽研在裡面,最終靠著驚人的際遇,以及那讓人汗顏的毅力,最終披荊斬棘,成就大帝果位。看似非常厲害,看似這也是一位大帝。

但是,這樣的大帝,壽元或許只能有八千年,九千年。

而一些,真正強大的大道,比如生死大道,比如空間大道,比如那至高無上的時間大道法則。這些法則大道,若是有人能夠靠著其中一個分支,踏入到大帝境界。那麼,壽元,最低都是一萬年。

大帝的壽元,看似是一萬年,實則是一個虛數。

有些修鍊強大法則的大帝,甚至有著活到一萬一千年,一萬二千年的經歷。

當然,這些都是凌天從哪些古籍上看到的,到底是真是假,誰也不知道。但是,讓人清楚明白的是,大道與法則的不一樣,高下的區別,和成就大帝之後的戰鬥力,卻是有著天地之間的鴻溝。

最大的區別,就在於,上古時代那位大帝之王,同時修行許多個大道,最終,九九歸一,成就大帝果位。這位大帝之王,之所以稱之為大帝之王,便是因為他的修為,他的戰鬥力,因為同時修鍊太多大道,最終九九歸一,因此,要遠超其他的大帝。

更是有人稱他為,有史以來,最強的大帝。稱之為大帝之王。

還有人說,如果帝天當年不是悲慘的在上古時代最後的時期證道,如果他能夠出生在上古時代,最為平靜,最為安寧的中期時代。那麼,他的壽元,甚至可能會達到一萬五千年,甚至是一萬七千年。

這裡面,就有很多的道理了。

這些道理,即便是凌天都是不清楚,因此他便是甩了甩腦袋,將這些雜念全部祛除乾淨,便是開始望著那星空發獃。這星空的轉動規律,以及那星海之間的聯繫,似乎都是有著一種冥冥之中的指引。要讓凌天,在那冥冥之中走出空間法則的第一步。

只是凌天有些不清楚的是,這些道理,這些法則,這些星海之間,到底有什麼聯繫。或者說,自己到底該從哪裡入手,從而踏入到空間法則的修行之中? 凌天換望著那星空之中的洪流,終於是有所斬獲。

他徒然發現,那漫天的星海,漫天的星辰,似乎以一個成熟的陣法,在挪動。似乎那每一顆星辰,都有著自己存在的意義,並不是造物主隨意的安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