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怎麼感覺不到疼痛?

正在她疑惑時,身後傳來了一道身體倒地的聲音。

然後——

砰砰砰砰!

大批黑衣人忽然湧入,連串的槍響聲在耳畔響起。

大廳持槍的黑衣人一下倒了大半。

季夏呆在原地,僵住了。

外面響起直升機噠噠噠的聲音。

就在這槍林彈雨中,一隻大手緊緊的抓住了季夏的手。

「夏夏,走!」

季夏猛然回神,根本來不及看那人,就被拽著走。

現場太過混亂,季夏跟隨著那人,那些衝進來的黑衣人掩護他們離開。

君少心頭寶,夫人哪裡跑 跑出宮殿,季夏朝著拉著她的男人喊一聲,「墨城御!」

墨城御說道:「先上直升機。」

季夏笑了起來,笑著笑著眼淚就掉下來。

「好!」

直升機就懸停在宮殿前,整個宮殿已經被墨城御的人跟錦繪帶來的人控制。

上了直升機,季夏看到錦繪背著夜七站在宮殿大門前。

她沖錦繪喊道:「錦繪,你們也上來吧。」

錦繪沒有理會她,只是背著夜七一步一步的下階梯。

墨城御看了一眼背著夜七的錦繪,便利落上了直升機。

他一上來,直升機就開始緩緩上升。

季夏連忙說道:「等等錦繪吧。」

墨城御看向她,「她不會上來的。」

「可是……」

「外面都是我們的人,他們能安全離開。」

最終,季夏沒有再說什麼。

她看向身邊的男人,緊緊的盯著他,生怕自己在做夢一樣。

「先去坐。」墨城御欲將她扶起,可剛碰到她的手臂,少女卻是一下倒在了他的身上。

一聲輕響,一把剪刀掉在了她的腳邊。



季夏再次醒來,已經是三天後。

睜開眼睛,她發現自己竟在盛夏莊園的卧室里。

「夏夏,你終於醒了。」旁邊傳來一道欣喜的聲音。

季夏眼珠子轉了轉,往旁邊看去。

這一看,卻是紅了眼眶。

嘴唇動了動,吐出一個字,「媽……」

季母一把抓住女兒的手,眼淚縱橫,「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季夏身體並沒有什麼大礙,就是小腿的皮肉被子彈打穿,再加上受了驚嚇,因此身體有些虛弱。

她被擄走的前因後果,以及過程都告知了季母還有墨夫人墨老太太。

得知這些,大家都慶幸還好人安全回來了。

至於墨逸之跟喵喵並不知道實情,看到季夏又回來莊園住,兩個小傢伙都非常高興。

但是墨逸之卻不笨,他這段時間被保護起來,也猜到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墨逸之被接回來也一直住在盛夏莊園,喵喵也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去學校,都在家裡學習。

在墨城御出國找季夏前,就已經把季母接來盛夏莊園住。

在安危沒有解除前,只要是跟墨家有關的人都被保護起來。

所以,季夏在莊園養傷的這段時間,莊園里也是前所未有的熱鬧。

喵喵有逸之作伴,每天可開心了。

季母也漸漸的融入了大家的生活,跟墨夫人張媽等人也聊得來。

晚上,等到季母離開,季夏便等著墨城御來。

她昏迷幾天晚上墨城御幾乎都在書房睡,她醒來后,墨城御也還是在書房睡。

不過,每天晚上大家都去休息后,他都會來陪陪她。

果不其然,到時間點了,卧房的門便被打開。

季夏看向房門口,見著高大的男人走進來,將門帶上。

等墨城御走到床邊,正欲坐下,卻聽到女孩開口:「墨墨你去洗個澡吧。」

「嗯?」不解。

季夏看著他道:「洗了澡,今晚在這裡睡。」

顯然,更詫異了。

季夏也沒什麼不好意思,說道:「你在書房也睡不好,再說不好好休息怎麼有精力處理事情?」

這話倒在理,墨城御坐下來,握著她的手溫柔問道:「受傷的腿還疼嗎?」

季夏搖頭,「不去碰的話就不會疼。」

「嗯,先休息吧,我等等還要去書房。」

季夏蹙眉,「我要你今晚你在這陪我。」

「你的腿上還有傷,萬一碰到……」

「不會啦,我有話要跟你說。」

墨城御看了她一瞬,終起身,去洗澡了。

很快,他就洗好澡出來。

擦乾頭髮,就被季夏拽上了床。

「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那個地方的?」季夏靠在男人懷裡,心裡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定。

那天晚上她突然被人帶走……

想到什麼,季夏忽然坐起來,「對了,季天臨他、他怎麼樣?」

她醒來這兩天她居然完全忘了季天臨。

看她緊張的樣子,墨城御重新將她攬入懷裡,「你父親沒事,受了點傷。」

「受傷?」

墨城御便把那天晚上的事大概跟她說了一遍。

原來她被帶走後,季天臨回來沒看到她很是著急。

不過正在他著急的時候,墨城御就出現了。

得知季夏突然不見了,墨城御也覺得不可思議。

他們在城堡里找人,沒想到卻意外找到關在地下大牢的錦繪。

但也因此,他們被發現了行蹤。

也就在他們被發現行蹤的時候,錦繪提出跟他們做交易。

那就是他們把她放出來,她保他們性命。

墨城御把錦繪放了出來,錦繪也說到做到,把他們帶出去。

不過,季天臨還是不可避免的受了傷。

「那他現在怎麼樣,沒什麼大礙吧?」聽到墨城御說完,季夏問道。

「胸部中槍,幸好沒射中心臟。」說著話的時候,可以聽出墨城御是帶著慶幸的語氣的。

「那……我媽不知道吧?」

「還沒告訴阿姨。」

季夏鬆了口氣,「那就好,免得我媽擔心。」

「那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那什麼國王那裡的呢?」

「是夜七的那個手下猜測的。」墨城御說道。

他所說的那個手下,自然指的錦繪。

季夏一想,也是。

錦繪是夜七的手下,她怎麼會不知道。

季夏掩下眼帘,半晌沒有說話。

「在想什麼?」墨城御問。

季夏咬咬下唇,說道:「夜七死了,他跟零七是雙胞胎。」

從夜七最後的話,她推測,應該最開始零七才是墨城御身邊的內奸,但是他叛變了,所以,夜七接到命令,殺死自己的同胞兄弟,並代替他。

墨城御沒有說話,看著某個方向。

好半晌,他才出聲,「他們兩兄弟可以好好的團聚了。」 等到季夏腿上的傷沒什麼大礙,身體也恢復得差不多,這才叫上母親去看望季天臨。

怎麼說呢,在夜七城堡無依無靠那會兒,季天臨的到來挺讓她感動的。

所以,怎麼說還是要去看看他。

季母並不知道季天臨受傷的事,甚至連他出國去找季夏的事情都不知道。

等到了醫院,看到季天臨躺在病床上那刻,季母才驚訝問女兒,「夏夏,這怎麼是你爸?」

季夏回:「嗯,是他受傷了。」

季天臨已經恢復了不少,勉強能夠起床走動,但還不能走太久。

同樣的,他也沒想到妻子跟女兒居然會來看自己。

當季夏帶著季母出現在病房門口的那刻,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季夏跟季母到的時候季天臨正在練習走路,當看到她們,他直接就站在原地,傻了一樣。

見他這反應,季夏便帶著母親進了病房。

季母顯然也是有些擔心的,連忙走過去問:「天臨,你這是怎麼了,好好的怎麼住院了?」

這個丈夫再有什麼不對,季母也是記得他的好。

季天臨回神,連忙回道:「沒事沒事,一點小傷,你們……怎麼來了?」

他還是不敢相信,妻子女兒居然會來醫院看望自己,而且……夏夏手上還提了水果跟保溫盒。

季夏沒有回答他的話,對季母說道:「媽,你扶他到病床坐下吧。」

女兒這麼一說,季母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對丈夫說道:「天臨,我扶你坐下。」

季天臨也沒有拒絕,對他來說,此時都還像是做夢一樣不真實。

季夏把果籃放在床邊的桌上,就把保溫盒遞給季天臨,「喏,你喝了吧。」

季天臨受寵若驚的接過,根本捨不得打開,「夏夏,這是你給爸煲的湯嗎?」

「不是。」真不是,是張媽煲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