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疑!太可疑了!

回想一下當日,在那個幽深的地下岩洞中,蒼雲地炎和皎夜琉晶冰互相激戰,那道一閃而逝的青色身影,以及銀色的璀璨劍芒……

詠瑜仙子瞬間感覺:整個思路一下子清晰起來!

她繼續往下推理,當時自己手段盡出,拼盡全力才勉強看到一絲希望,豈料就在最關鍵的時刻,被人半路截了胡。

這種感覺,實在很令人抓狂!

然後她就一路追了過去——說是追,其實還不如說是逃跑。

蒼雲地炎的實力可不是開玩笑的,真要硬碰硬的話,聖境高手都會感到很頭疼,更何況是她了。

記得當時,對方依稀露出過身影,只不過很短暫,一閃就過去了,估計他身上也有很強力的隱匿系符籙或者法寶。

詠瑜仙子只有一個印象:那傢伙身量不高,瘦瘦小小的,身上披著一條紅白相間的長袍子。

事後,她曾去過東平書院,專門對比過每個高層人物的形、容,不過並沒有什麼結果。

對此,她也沒多想,畢竟能改變身形樣貌的法寶多得是,對方手段如此厲害,心思也肯定非常縝密,想從這方面入手識破其身份,未免有些異想天開了。

這是當時的想法,現在,詠瑜仙子可不這麼認為了。

奶奶的,這個該死的臭小鬼!是他!一定是他!

別的不說,起碼在身高方面,二者是完全契合的!

你要說這是巧合,詠瑜仙子是說什麼也不會信的!

更何況,她還有一個更重要,更有力的論據——就是那條紅白相間的袍子。

記得當時,她已經被蒼雲地炎逼得走投無路,幾乎快要下地獄見祖宗去了,豈料天不絕她,居然被她誤打誤撞,闖入了岩漿河甬道之中,順利逃出生天。

在這個過程中,若無那條紅白相間的袍子阻擋火焰岩漿,只怕她早就身化飛灰了,哪裡還能活到今日?

說起來,對方也算是救了她一命。

可是詠瑜仙子絕對不會記這個人情,反而恨意更甚!如果那小子現在敢站到她面前,她一定會將其扒皮抽筋!挫骨揚灰!xxxx……

言歸正傳,那條紅白相間的袍子,其實嚴格說起來也不是什麼袍子,應該是一塊幡布。

而那小子在武試的比賽中,貌似曾經使用過一樣法寶,形狀功用正是這樣!

冷森丟出的火龍法寶,被這塊幡布吸收了很多的火性元力,等於是廢了一半。

這無疑是一件很強力的法寶!

當時聽朝顏閑扯的時候,詠瑜仙子還不覺得有什麼稀奇,畢竟能吸火的法寶多了去了,何必為此驚訝?

可如今,她再也不敢這麼想了。

如果這二者真是同一個人的話,那麼這件法寶就遠遠不是吸收火性元力這麼簡單了,而是「火免疫」——真正的「火免疫」!

若非如此,又怎麼可能單憑薄薄的一塊幡布,就完全阻擋住了蒼雲地炎的恐怖追擊呢?

可怕!真是可怕!

這個臭小鬼,明明本領高絕,又身懷各種珍奇異寶,為什麼要刻意裝成這樣?

他這麼做,到底有什麼好處?難道就是為了好玩么?

或者說,他根本不是什麼小鬼,而是一個成年高手,然後用了改換身形樣貌的法寶,刻意裝成小鬼出來行走世間的?

一時間,詠瑜仙子心中念頭迭起,亂成了一團糟!

… 臨河縣,永樂鎮。

早間的永樂鎮本該一派祥和,不過今天卻不一樣,才一大清早的,鎮口就來了一隊衙差,前往西街提人。

大家都很好奇,到底是誰家犯了事兒,於是紛紛跟著。

最後真相大白,原來衙差們的目的地是西街的雲娘家。

這可奇了怪了,雲娘這個人,大家都知道的,是個寡.婦,開著葯廬,平素樂善好施,不少窮苦人家前去看病,她都免診金,還贈葯。

這樣一個好人,官府怎麼會派人來捉拿她呢?她到底犯什麼事兒了?

濃濃的疑雲籠罩著在場的每一個人,不過衙差們可不會理會這些,他們接到的命令就是前來捉拿這個女人,別的一概不管。

面對這種事,易雲箴既沒辯解也沒反抗,雖然她還不太清楚具體原因,但想來應該跟兒子有關。

她這一走,接到消息的武教頭、周屠戶和王大神算可坐不住了。

他奶奶的,本來還計劃著今天怎麼把雲娘遷走呢,豈料官府現在就來拿人了,這……這不合理啊!

與之相比,易辰心裡更急,若不是三位師傅攔著,他說不定已經衝出去動手救人了。

王大神算好說歹說,才把他勸住,沒讓他亂動。

為今之計,只有先弄清楚局勢,才能行動,否則於事無補,反而有可能弄得更糟。

打探消息這方面,易辰比較擅長,他先去了趟安家,果不其然,裡面也是亂得一團糟,估計昨夜的事讓他們也焦頭爛額。

而且易辰注意到:安員外、安少爺、白袍公子和他的影衛仇飛,通通不在家中,不知幹嘛去了。

略略一想,他便得出了答案:說不定就是安家報的官!

這種可能性真的很大,因為如果是東平郡那邊來拿人的話,就不會勞動臨河縣縣衙的衙差——就算是人手不足叫來幫忙的吧,也不可能整隊都是縣衙的人,總得有一兩個郡署的人在旁監督吧?

可是現在情況完全不是這樣,所以易辰越發肯定自己的判斷。

他一路跟著去了臨河縣城,目送著衙差隊伍進入縣衙,這才返身回了永樂鎮,找三位師傅商量後續計劃。

武教頭和王大神算仔細回想了一下,自忖昨夜之事沒露出任何破綻,況且就算有什麼蛛絲馬跡,也完全沒見縣衙的人來查明啊。

說到底,官府根本沒有證據,就直接把人拿了,這是極其野蠻不講理的做法!

不過,聯想一下安員外跟臨河縣令的關係,以及那位白袍公子的神秘身份,他們又釋然了。

這些官紳之間狼狽為奸,沆瀣一氣,又不是一兩天的事了,有什麼值得驚訝的?

目前最緊要的是把雲娘救出來,別的都可以先放一放,日後再說。

商量之後,三人決定,讓武教頭先跑一趟縣衙,問明情況。

畢竟,雲娘寡居於此,並沒聽說她還有什麼別的親屬,唯一的兒子,目前還處於「失蹤」狀態,不可能上公堂申辯。

作為易辰在書院的授業恩師之一,武教頭倒是可以去一趟——起碼他這個師傅的名頭是明面上的,比王大神算和周屠戶靠譜多了。

至於易辰,眼下啥也做不了,只能等。

當然啦,真要他啥都不幹,他也是坐不住的,於是跟著武教頭一起出發去了縣城,反正他有焚天幡蔽體,倒也不怕別人發現。

武教頭進了縣城之後,便直奔縣衙,把門口的大鼓擂得咚咚響。

裡面立刻有人叫罵,出來時一臉的不耐煩,當問明情況之後,更是手一揮讓他趕緊滾蛋,說縣太爺審案,需要提什麼人來問話,干別人鳥事,你是吃多了撐的吧?趕緊回去該幹嘛幹嘛,少來縣衙門口吆喝。

武教頭一聽就來了火,當即一把揪住對方領口將他提了起來。

「你……你幹嘛?快放我下來!」那人慌了神,不斷掙扎,雙腿還一陣亂踢。

可惜他個子矮,在身高體壯的武教頭面前,就跟個孩童一般,所有抵抗全無意義,踢了半天,武教頭也只當是撓癢。

「再說一遍,我不是來鬧事的,快進去稟告你們縣太爺,我要替祝易氏申辯,快點!」

那人不敢再多嘴,落地之後,立刻連滾帶爬地溜進了縣衙,慌忙前去通報。

不一會兒,裡面就有人出來,讓武教頭進去。

易辰一直在外面觀察,見狀也跟著動了起來,披著焚天幡從另一邊潛入縣衙內部,繼續密切關注。

錢縣令正在審案,陡然碰到這種情況,當然有些不高興。

他看了武教頭兩眼,一臉不耐煩道:「你是何人?有什麼話要對本官說?」

武教頭朝他行了一禮,先做了個自我介紹,然後三言兩語稟明了來意。

旁邊師爺立刻喝道:「大膽刁民,見了縣太爺為何不跪?還有,這罪婦與你有何干係?她犯了事,為何你要主動跳出來替她申辯?」

武教頭冷笑一聲道:「公道自在人心,雲娘的為人,凡是住在永樂鎮的,誰不清楚?你說她是罪婦,請問你有證據嗎?」

「大膽!」錢縣令一拍驚堂木,怒道:「你是什麼東西?師爺這才問你一句,你就反問,還咄咄逼人,你當這是什麼地方?可以容你這般放肆!?」

「這裡是公堂,當然是說理的地方!」武教頭對著上方的牌匾拱了拱手,朗聲道:「這『明鏡高懸』四個字,難道我看錯了?在縣衙的公堂之上,難道還不準說理了?」

「好,好。」錢縣令冷笑連連,「你倒是說說看,你有什麼理?」

「稟大人,我只想知道祝易氏到底犯了什麼案子,為何要拿她?我們永樂鎮的人很多都受過她恩惠,若無緣無故地抓人又不給解釋,怕是民憤難平!」

「解釋?好,我就給你解釋。」錢縣令哼了一聲,又道:「這罪婦生養了一個小小罪犯,你可知道?」

「稟大人,這完全是子虛烏有之事,您究竟從何聽來?」

「大膽!我怎麼知情的,難道還需要向你稟告不成?昨天夜裡你們永樂鎮發生了一樁大案子,死傷者多達十人以上,兇手正是這罪婦的親子,你敢說她無罪?」

「大人。」易雲箴忍不住開了口,「你口口聲聲說犬子殺人行兇,請問可有證據?」

「你要證據?好,我讓你見見證人。」錢縣令大手一揮,命人傳證人上堂。

不多時,兩副擔架就被抬了上來,裡面一個是李阿祥,一個是王小四,皆渾身裹著白紗布,表面隱約可見殷紅。

錢縣令指著他們道:「這兩個人,你們不會不認識吧?來聽聽他們是怎麼說的。」

李阿祥和王小四都是渾身重傷,根本連話都說不清楚,只聽他們哼哼半天,含糊不清地說了幾句「是他,就是他」。

錢縣令立刻冷笑道:「怎麼樣,聽清楚了吧?你還有何話要說?」

武教頭忍怒道:「請恕小民耳拙,實在聽不清楚,這種含糊不清的供詞,也能當作證據?」

「好,沒關係,你聽不清楚,我來說給你聽,罪犯易辰,昨夜偶見同窗王小四聚眾砸他家的門,便心生怨憤,將王小四打成重傷。隨後王小四之父王興旺便上門問罪,豈料他拒不承認,二人生了口角,最終大打出手,死傷眾多,且屍首全無。這還不算完,最後他還鬧上安家,將安家二少爺安權滔和其僕從李阿祥重傷致殘!試問這樣的窮凶極惡之徒,你怎麼敢說他無罪?」

武教頭聽完之後,怒極反笑:「大人,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一下。」

「行,你問,我倒想聽聽你能說出什麼東西來。」

「第一,你說的罪犯易辰,半月前已然離家,去東平郡參加本屆科試,並且豪取三科榜首,至今尚未歸鄉,請問他是怎麼『偶見』同窗王小四的?」

「第二,王興旺是安家護院,身手不錯,如果他真是為了兒子上門去討個公道的話,有必要帶上那麼多人一起去嗎?對方只是孤兒寡母,他怕什麼?」

「還有,上門討公道這個事,我就住在附近,我怎麼沒聽說?請大人問問雲娘家左右鄰居,看看還有沒有人聽說過這個事,按照您的說法,王興旺是帶了很多人來的,必然聲勢浩大,左右街坊鄰居,不可能連一個看到他們的都沒有吧?」

「這……」錢縣令一時語塞。

「第三,您說他們生了口角,最終大打出手,請問有人看到嗎?地點在哪裡?時間是什麼時候?總不可能一場死傷十幾號人的大戰,全永樂鎮的人連半點聲音都沒聽到吧?這可能嗎?」

錢縣令和師爺對視一眼,由師爺開口道:「我們問過了,時間應該是半夜,說不定附近人睡得太死,沒人聽到也屬正常。」

「半夜?」武教頭嗤然一笑,搖頭道:「這話說出來,你自己能信么?如果你兒子被人打成那樣,你知道了不立刻去興師問罪,反而半夜帶著一幫人悄無聲息地找上門去,請問這是要幹什麼?行兇殺人報仇雪恨么?」

「夠了!」錢縣令面色微紅,惱怒道:「現在到底是本官審案,還是你在審案?來人,把他給我拿下!」

… 「是!」兩旁手執水火棍的衙差立刻一擁而上。

武教頭巋然不懼,手一撥就將沖得最近的人刷倒在地,跟著喝道:「大人,我只是有一說一,敢問我犯了何罪,為何要拿我?」

「放肆!這裡是公堂,你敢當眾質疑頂撞本官,就是大不敬!本官要拿你,莫非你還不服么?」

「好,好。」武教頭怒極反笑,「你這狗官,真是狗眼盡瞎,豬油蒙心,也不知收了安家多少好處,在公堂之上,就這麼指鹿為馬,顛倒黑白……」

「住嘴!你給我住嘴!」錢縣令惱羞成怒,大喝道:「來人,速速將他給我拿下!」

「是!」衙差們得令,不得不硬著頭皮往上沖。

從剛才的簡單交手中,他們已然得知:眼前這個人高馬大的壯漢絕對是一名高手,自己這邊就算所有人一起上,也不見得能討到什麼便宜。

可是縣尊大人已經下了命令,不想上也得上啊……

面對眾衙差的衝鋒,武教頭毫不手軟,單掌一劃,一招「猛虎下山」便將對面眾人劈得東倒西歪,猛烈的金黃-色掌風呼嘯而過,颳得堂案都險些翻過來。

「大……大膽刁民!」師爺猝不及防,險些被壓倒,唬得他慌忙躲開,指著武教頭怒罵道:「公堂之上,你還敢動武?真是反了天了!」

「反的就是你們這幫狗官!」武教頭怒氣難平,渾身真元流動,形成了一層金黃-色的旋風。

看得出來,他的玄虎變已經練到了中高階,修為相當不俗!

衙差們不過是些初級武者,修為頂多也就是在氣境中打轉,跟他比起來有著雲泥之別,貿然上前就跟送人頭一樣,完美詮釋了什麼叫作以卵擊石。

當然了,這裡是縣衙公堂,不可能只有這些普通貨色。

隨著一聲大喝,院牆外忽然跳出一個人來,一身制服,腰懸長刀,正是本縣捕頭陸鴻興。

武教頭雖不認識此人,但從對方氣息來看,顯然是個不可輕視的高手!

「好傢夥。」陸捕頭盯著武教頭,嘴角微微扯了起來,「玄虎變?呵,這可真有意思了,你原來是行伍中人吧?」

「是又怎樣?」武教頭冷哼一聲,暗暗提高了警惕。

「既然從過軍,怎能不知朝廷法度威嚴,還敢衝撞公堂?莫非你真的不要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