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這命輪轉動之時,我卻發現王磊的臉色愈發難看!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性格,不管是發生了什麼事,他也不會出現這種難看凝重的臉色。用他的話說,生活很苦,就得開心的過。因為誰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誰會先來?!

而我還在回想著王磊的這句原話,王磊卻是突然收回了命輪,更是一屁股跌坐在凳子上,一臉的驚慌失措,嘴裡更是不相信的呢喃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難道,又是命輪出錯了?可不對,磊爺我守候了命輪幾百年,還從來沒有出過差錯。可……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實話,我是第一次看到王磊表現的如此慌張!自打我認識他開始,王磊一直都是嬉皮笑臉的狀態。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難,都只是笑嘻嘻的應對,從來不會出現這種緊張害怕的神色!

王磊的反應也嚇著了石明聖涵,石明聖涵趕緊掏出了手帕,一邊幫他擦額頭上的大汗,一邊擔心的問他:「王磊,你怎麼了?」

王磊搖了搖頭,沒有說話,此時的表情就好像受到了極大的打擊一樣。過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但那眼神卻是直愣愣的看著我和子龍,同時搖頭呢喃道:「為什麼你們都不是被命輪選中的人?可又為什麼,你們兩人都會出現在命輪里?!」 劍只差一寸,便能要了二長老的命。哪怕失敗,也至少能重傷二長老!

這可是機不再來,極為難得不可能的機會。可是月千歡劍到喉嚨前,卻撤退躲開了。二長老見此都愣了,不可思議。

他瞪大眼,看見月千歡閃身避開前,嘴角微勾的冷笑。腹黑十足。

怎麼會?她失敗了還有什麼好得意的!

然而下一刻,二長老瞬間明白了月千歡的陰謀是什麼。

青銅巨劍從天斬下。來勢洶洶,銳不可擋。劍尖所向原來是月千歡,可月千歡躲開了。身處青銅巨劍下的就是二長老。

月千歡卡住最重要的時間。閃身撤退,二長老面對的是無法再閃躲的青銅巨劍!

劍氣所過,空間都被如此暴虐的力量撕碎開。那強大可怕的力量,讓二長老都心悸恐慌。他大喝:「住手!血傀我命令你住手!」

劍勢已到,如何收手?

血傀緊緊抓著青銅巨劍劍柄。可就是他,如此巨大的青銅巨劍。一旦衝進全數使出,想要收回根本不可能。

月千歡閃身嗖嗖兩劍殺了兩個死士。

挑眉看向二長老和血傀,月千歡勾唇冷戾一笑。「血傀的劍,可不是誰都能承受的。」

「轟!」

劇烈轟鳴的動靜,響徹迷宮四周。

暴虐的力量四溢下,空間寸寸破裂。時空亂流和黑洞出現在裂縫之中,叫人不敢輕舉妄動。

血傀抓住青銅巨劍劍柄,立馬後退拔出青銅巨劍。地面龜裂巨大的裂縫之下,二長老渾身是血的躺在深坑之中。

最後他沒有躲開。青銅巨劍在二長老身上,從肩膀到肚子留下一道猙獰可怖的傷口!十分駭人!

「吼?」血傀有些迷茫。

傷到了自己人該怎麼辦?

「啊啊啊!」二長老滿身是血的爬起來,憤怒揚天長嘯。

氣的胸膛急劇起伏。扯裂傷口,鮮血將衣服都染透了。二長老怒吼:「殺了他!給我殺了他!我要將他千刀萬剮,碎屍萬段!」

二長老目光狠辣,猩紅毒辣的盯著月千歡。他取出一枚玉簡捏碎,「血傀殺了他!」

「吼——」厲嘯如炸雷響,血傀身周氣息瞬變,可怕的力量嗖嗖暴漲。

血傀狂化了!

月千歡倒吸口氣。情況不妙!撤!

當機立斷,月千歡轉身就跑。「夜央歌,走!」

掐訣,妖藤飛出。嗖嗖裹住那幾個暗衛撕碎,幫助夜央歌掙脫禁錮。然而就是這麼半秒的停頓,身後幾近可怕的力量席捲而來。

月千歡看見夜央歌瞪大眼,驚慌失措的神情。他的眼中充滿震驚,絕望,還有驚恐。

一劍斬下!

四周空間被封鎖。月千歡瞬移無法使用。生死危機一線間,想要回答玉佩空間也同樣來不及了。

幽光月橫擋在身前。與青銅巨劍相撞擊的一瞬間,月千歡噴出一口鮮血。

巨大強勁可怖的力量。打壓著月千歡撞進迷宮牆中!牆面龜裂,碎石四濺。月千歡感覺身體四處傳來的劇痛,她的骨頭一定是斷了。

灰塵硝煙之中,一隻手伸來掐住了月千歡的脖子…… 所有人都被王磊的反應給嚇著了,此時的他,完全是驚慌失措,臉上甚至出現了害怕之色!

我見他的情緒不對勁,也是快步走到了他身邊,伸出手用力的按在他的肩膀上,厲聲道:「磊爺,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告訴我們,我們陪著你!」

https://tw.95zongcai.com/zc/22384/ 「不!」王磊驚慌的搖了搖頭,說:「一定不是命輪出現了錯誤,命輪應該是在暗示著什麼?當命輪失去作用之時,便是我王磊消失之日!」

王磊說到這兒,眼神立馬看向了我們,認真的說:「你們兩人都不是被命輪選中的人,可你們的影像偏偏出現在了命輪中!想要打敗魔王,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被命輪選中的人!如果找不到被命輪選中的人,那三界將會生靈塗炭、橫屍遍野!魔王降世,魔控蒼生,地獄之城,鬼哭狼嚎!」

此時的王磊完全像是狂躁症發作的人,神色激動,身體動作很是誇張。要不是我和石明聖涵同時摁著他,他恐怕早已經衝出去了!

我正想要大聲喊醒他,子龍卻不知何時走到了他的身後,趁著王磊不注意,一記刀掌就打在了他的后脖子上。王磊此時完全沒有反抗,也沒有掙扎,眼皮一番,直接暈了過去。

「先讓他好好休息吧,磊爺今天很不對勁!」子龍搖頭苦笑了一聲,我點了點頭,和石明聖涵一起把王磊給架了起來,送到了最近的房間后,我就退了出來。石明聖涵沒有和我一起出來,而是留在房間里照看王磊!

此時上桌的人,就只有三人,我、子龍,還有阿狗。東子受傷嚴重,沒有食慾,早早的就睡著了。

剛才王磊鬧的這一出,影響了之前眾人亢奮的情緒。我獨自往杯中倒了一杯酒,一口喝下之後,心裡頓時麻痹了不少,這才問子龍,「子龍,剛才磊爺那番話,你是怎麼想的?」

子龍沒有立即回答我,抿了一口烈酒,眉頭一皺,說:「初九,剛才磊爺說過,當命輪失去作用之時,便是他消失之日!方才磊爺如此害怕,想必是因為這個原因!現在的磊爺和以前的他不同了,以前的他無牽無掛,逍遙洒脫。可現在他有了石明聖涵,他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活著!命輪出現了誤判,磊爺在命輪中看到了我們的影像,以為我們就是被命輪選中的人。殊不知,我們根本不是。可能這一點,也是磊爺被打擊的原因。」

子龍分析的很全面,現在我們能知道的線索也就只有這麼多。具體的事情,我們還是得要去問王磊。畢竟,他才是命輪的守護人,知道命輪所有的秘密。

子龍見我沒說話,問了我一句,「初九,那你現在是怎麼打算的?如今我們最大的敵人,就是魔王分身。如果我們可以提前阻止魔王分身融合,說不定還有最後的勝算。」

子龍和我想到同一點上去了,按照我最初的計劃,也是想著這次回去后,我們三兄弟就聯手對付魔王分手!我現在唯一知道的魔王分身,也就是奪魄的主人。至於九幽地獄的冥王,他現在仍舊被封印在九幽地獄,所以他現在對我們根本沒有威脅。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的首要任務,那就是回去之後,先對付奪魄的主人。如果能先把魔王分身封印起來,或許就能像子龍說的那樣,阻止最強大的魔王誕生!

想到此處,我才點了點頭,說:「子龍,等我們回到華夏之後,以我們三人的力量,或許還有機會能夠對付魔王分身。只有真正的解決了魔王之劫,三界才能真正的盛世太平!」

「嗯。」子龍重重的點了點頭,感慨道:「我們走的太遠了,所有人都累了。只希望解決了魔王之劫后,我們都還能夠活著回到苗王嶺!」

子龍話音一落,心情有些鬱悶,也是獨自灌了幾杯酒。而他這句話說出來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有人開口說話,全都沉默了下來!

子龍說的沒錯,一路走來,我們的確是累了。如今道教只剩下最後的危機,如果能夠平安解決,那自然也是我們最期待的結局。

聊了一會兒之後,所有人都困了,加上了喝了點酒,誰也沒有進房間睡覺,就在風屋大廳東倒西歪的躺下了。我卻是一點兒困意也沒有,見他們都睡著了,這才一個人走出了風屋。

我坐在風屋的走廊上,夜風一陣陣襲來,已經沒有了之前那濃郁的血腥味。我故意放那些受傷的陰陽師走,就是要讓他們把其他的屍體也一起帶走。

這風屋的窗戶和走廊上都掛滿了風鈴,一陣風吹來,風鈴便發出了叮叮噹噹的清脆響聲。很是悅耳動聽,讓人心裡很是舒服,也能莫名的安靜下來!

剛才王磊發生的突髮狀況,確實是讓所有人始料未及。原本融洽的氣氛,也變的有些尷尬沉默! 王者榮耀因果系統 王磊知道命輪的秘密,現在沒辦法問他,只有等他醒來才能問清楚具體的情況了!

短暫的平靜過後,我腦海就不自覺的聯想到了以後的事情。我們回去以後的事情,肯定是著手對付奪魄的主人。而且,還是我們主動出擊!因為,只有我一人知道他的身份。

但他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了,就連王磊也不是他的對手,也不知道我們三人聯手能不能打敗他?我心裡清楚,這一次對付魔王之劫,肯定比我之前任何一次還要兇險百倍!

我自己的命我倒是不擔心,我就怕我身邊的人會出事。跟著我的人,有一部分離開了。留下來的,都是過命的交情。我不想在看到他們任何一人出事,可該死的是,我又沒有能力保護他們!

生離死別雖然已經麻木,但我怕到時候還是會接受不了!我不敢安慰欺騙自己,因為我只要一欺騙自己,總是能想到子龍給我們算的命數,孤獨殘缺,我們三兄弟一人也逃不了!

不光如此,還有逍遙子師父臨終前給我們卜的卦象,我和子龍屬於龍虎命格,註定龍虎相衝,必有一傷。唯一的破解之法,那就是找到第三個人!如今師父的卦象已經應驗,第三個人自然是王磊!之前我還一度以為是葉少卿,可他並不是!

這件事在我心裡其實已經過去了,如果子龍身上的邪惡力量沒有被洗凈。我們肯定會成為敵人,也是王磊的幫助,我們才化解了龍虎相衝的命格!

我知道這可能是我安靜的一夜了,等一回到了華夏,也就意味著我們和魔王的戰爭開始了。異國他鄉,能感受到這樣的寧靜,著實不易。

好在這雪谷村是一座空城,就算裡面的人也是妖怪變化成形的。要是這雪谷村有普通人生活,那肯定會引起慌亂和不必要的麻煩!很可能,我們連命都會留在雪谷村!但這是萬妖之城,所以沒有活人,一般不會有國家的人來找我們麻煩!

其實我自己也早就打算好了退路,如果我們能勝,那我就帶著依依回蠱苗寨從此隱居。依依一直不喜歡和外界的人打交道,覺得他們複雜,而且心機深重,她只想生活在淳樸與世無爭的地方!

剛好,我也不是做道教掌門人的料,更是沒有能力去管理道教!其實,主要的原因,還是累了,身心俱疲!從拜入道門開始到現在,幾乎每一天都在征途中或者在去征途的路上,從來沒有安穩踏實的睡過覺,也從來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

也是到現在我才明白了師父的那句話,拜入道門,便再也沒有回頭路!人在道門,更是身不由己!

「誰?!」而就在我回想往事之時,我忽然察覺到背後有氣息波動,正朝我快速的靠近!幾乎是同時,在我喊出口之時,我就同時站起來轉過身去看!

我的反應不算慢,可我轉過身的剎那,我還是愣在了原地!因為出現在我眼前的人,是王磊!此時的他,正一臉陰笑的看著我!我此時和他的距離很近,就會是臉貼著臉,我能清楚的聞到他嘴裡的大蒜味。

我在看到他的時候,完全就愣住了。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胸膛一陣劇烈的疼痛襲來,好像有什麼尖銳的東西刺穿了我的胸膛!

我低頭一看,瞳孔瞬間放大,臉上的表情同時僵住。因為……王磊的手竟然不知何時刺進了我的胸膛里!!! 「哼。」痛哼。眼前暈眩一遍黑色,然後是脖子上收緊的力道。呼吸被一點點剝奪,月千歡抬手緊緊抓住血傀的手。

男人與女人的力氣本就不是正比。更何況血傀身體強悍,比武王更要結實有力。掐著脖子猶如鐵錮,難以掙扎。

「千公子!」夜央歌驚呼。猝不及防他被暗衛一腳踹中肩膀,倒飛出去摔在地上,哇的吐血。

夜央歌面色蒼白,嘴角的血也顧不得擦拭。連滾帶爬起來,抓著劍急忙往月千歡這邊趕。他想救月千歡,可是才跑開兩步就被暗衛攔住了。

「哈哈哈哈!」二長老猖狂哈哈大笑,「殺了他!血傀我命令你將他四分五裂!」

婚寵之老公乖乖就擒 「太好了!這次月千歡這個賤人死定了!」

月秀靈興奮不已。月千歡終於可以去死了!她要親眼看著月千歡被五馬分屍!雖然不是她親手殺了月千歡,有些可惜。但月千歡死了她就能鬆口氣。

得知命令,血傀手中力道收緊。「咔擦咔擦」能聽見骨骼之間被收縮的痛苦呻吟聲。

月千歡面色蒼白,努力將力氣集中到手上,一劍刺向血傀。

「嗆!」

一劍刺中血傀胸口。可是刺破了衣服,卻無法穿透血傀堅硬如鋼鐵的皮膚。

力氣耗盡。月千歡手指顫抖著,再也握不住劍柄。幽光月從手中脫落,落在地上「噹」脆響一聲。它急切嗡鳴著,卻無法自行幫助主人。

妖藤急切的竄出來,藤蔓死死纏繞血傀的脖子。鋒利的葉片也努力拚命的攻擊血傀。

血傀沒有任何反應。他只是一雙眼睛直勾勾盯著月千歡,手上的力道好像要將月千歡直接掐死。沒有忽略二長老的命令,血傀放下青銅巨劍,另一隻手抓住了月千歡手腕。

暴力而簡單的動作,抓住月千歡的手往外拉扯。他會先扯斷月千歡的雙手,然而是腳,然後是腦袋……

月千歡難以呼吸,痛苦的呻吟碎在喉嚨中。氣血翻滾,月千歡一口血噴在血傀臉上。「噗!」

「哼。」雲夜悶哼,臉色一白。

明越見此驚了一跳。「雲夜你受傷了?」

「不是,是他出事了!」雲夜能感覺到月千歡受傷了。傷勢重的無法再掩藏血脈傳承,也牽制影響到了他。

雲夜當即腳步如飛,憑著心底的感應追出去。「走!」

「雲夜等等。你這是知道她在哪兒?」雲夜沒有回答明越。明越也只能急忙跟上去。

而同樣,月千歡的血居然對血傀也起作用了!

血傀動作一頓。冷戾無情,不帶任何人類感情的眼眸中居然閃過遲疑。他愣愣看著月千歡,沒有任何反應。

二長老爆喝:「血傀你還在等什麼?本長老命令你殺了他!現在立馬殺了他!」

血傀還是沒有動。

見此二長老暴跳如雷,他罵罵咧咧走過來。血傀不動了,那他來親手殺死月千歡!

血傀的停頓讓月千歡得到了片刻喘息。看見二長老走來,月千歡眸光一戾,大喝:「幽光月去!」

「咻——」 王磊的手猶如尖刀一樣,直戳我的心窩子!一陣劇烈的痛楚后,我便再也感覺不到任何的痛苦,更是連心臟的跳動也感受不了!

我沒有反抗,也沒有掙扎,而是死死抓著王磊的手,溫熱的鮮血流到了我的手上,我能感覺到我體內血液的溫度!和我的心一樣,正在逐漸變冷。

我瞪大著眼睛,不相信、不可思議的看著王磊,想要讓他告訴我一個答案,為什麼他會對我下手?我眼前的人我絕不會認錯,他就是王磊,尤其是他嘴裡噴出來的蒜味,誰也冒充不了他!

王磊的眼睛也在和我對視著,嘴角揚起了一道陰險的笑容,冷笑道:「李初九,你死了就不會感受到痛苦了!磊爺我是在幫你解脫,你不會是魔王分身的對手!早死早超生,不要浪費時間!額……我去,你別這麼看著磊爺我,磊爺我會笑場的。唉……」

王磊的話越說越不對勁,說到最後表情綳不住了,自己也是無奈的笑了起來!我此時完全是蒙圈的狀態,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想在幹嘛?

我只知道,他的手是真的刺進了我的胸膛。

「九哥,你鬆手,你別抓這麼緊,一會兒小姐姐來了,肯定會誤會咱倆有啥不正經的關係!」我還在蒙圈中,王磊的手就猛的抽了回去!

因為他的手上有血液,很滑,我抓不緊,直接抓了個空。而隨著王磊的手從我胸膛里抽了出來之後,我就感覺心臟好像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樣,下意識的就去捂住了胸膛!

但我還沒來得及觀察胸膛上的傷口,王磊卻是一把摟住了我的脖子,和我額頭貼著額頭,小聲而又快速的說道:「九哥,磊爺我把最重要的東西給你了!尋找被命輪選中的人,這個任務只能拜託你了!方才磊爺我在命輪中感受到了異象,魔王的三個分身都蘇醒了,這就說明魔王之劫開始了。三個魔王分身一定會融合吞噬,最後活下來的分身,就是三界最強大的魔王。我們就算位列仙班,也始終不是魔王的對手。唯有找到命輪選中的人,只有他才可以封印魔王!你和子龍都不是被命輪選中的人,但命輪里既然出現了你們的影像,那就說明命輪選中的人一定在你們身邊!我把命輪封印在了你的心臟里,只要你一遇到被命輪選中的人,命輪便會自動打開封印!到時候,無論如何也要保住他的性命,知道嗎?」

王磊這番話說的很多而且很快,我根本沒有時間去重頭整理一遍,只能記住主要的內容!但王磊的話似乎還沒有說完,就在我準備開口詢問他時,王磊又快速的說了起來,「九哥,魔王之劫已經開始!魔王之劫,千年才會遇上一次!結局只有兩個,我們贏,三界和平!我們輸,三界生靈塗炭!磊爺我現在已經不安全了,魔王分身肯定會先殺我,他怕磊爺我找到命輪選中的人。只要磊爺我回到華夏,他們必定會動手!所以,命輪在你手上才是最安全的!記住了,這件事誰也不能說,只有你我知道!越少人知道,你就越安全!魔王分身比你想象中還要難對付,就算我們三人聯手,也不是對手!記住磊爺我之前告訴你的那句話,人定勝天!妖魔鬼怪再厲害,最終還是被人類統一了天下。一定要發揮道教最強大的力量,否則我們贏不了!九哥,好生記住今日磊爺我給你說的這些話!聽到了嗎?」

王磊在說後面這些話的內容時,我的腦袋就是昏昏沉沉的了。而且他說話的速度太快了,就好像是和尚念經一般,聽的人心煩意亂。

等我好不容易聽完他這番話后,終於也是忍不住了!好像強撐了幾天的睡意突然在此時襲來,眼皮一番,終於昏睡了過去!

而在我昏睡的這段時間裡,王磊的那些話竟然一遍一遍在我腦海里回放。其實我之前對他說的話完全沒有太多的印象,只是記住了一個大概而已,甚至忽略了很多細節。可現在在我昏迷的狀態下,我竟然牢牢的記住了王磊交代我的話,可以說是倒背如流!

「怎麼會出現如此奇怪的變化?」更讓我想不到的是,我的意識竟然是清醒的,好像進入了某種冥想狀態!雖然意識是清醒的,但又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感覺是處在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空間中。

「初九,你怎麼了?快醒醒!」而就在我思索這種奇妙的處境時,我就聽到子龍在喊我,並且在用力搖晃著我的身體!

我頓時感覺渾身有些不舒服,同時睜開了眼睛。而我眼睛一睜開,正好就看到子龍和阿狗圍在我身邊,正擔心的詢問我。

我沒有立即回答他們,而是看了一眼周圍的場景,正是在風屋的走廊上,也就是我昏迷的地方。可我剛才經歷的那些,到底是做夢還是真實的?

「初九,你怎麼了?好端端的怎麼會昏迷在走廊上!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你可一定要告訴我!」子龍很擔心我,語氣也變得重了些。

我笑著搖了搖頭,說:「子龍,我沒事兒,估計剛才喝多了,又吹了冷風,這才昏睡了過去!」

子龍和阿狗我自然信得過,但王磊說過,這件事情只有我和他知道。知道的人越多,我就越危險。而且,命輪是對付魔王唯一的辦法。如果命輪被搶走了,那就真的沒有人可以對付魔王!

所以,考慮到這些,我才沒有告訴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是簡單的找了個理由先搪塞過去!況且,我也不知道剛才發生的,到底是不是我在做夢?

聽到我的解釋,子龍也沒有多想,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初九,記住了,有啥事兒,一定要跟我說!」

「嗯!」我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子龍,放心吧,真有什麼事,我一定會告訴你的!因為,我們是親人是兄弟!」

子龍笑著嗯了一聲,眼裡全是溫柔和感動。這就是我們的相處方式,不用說太多的話。所以的感情,全在一個眼神里!

過後,子龍和阿狗兩人這才把我扶了起來,重新走進了風屋。我看了一下天色,正是下半夜,離天亮還有一兩個小時左右的樣子!

回到了風屋后,我讓他們繼續去休息,說我自己留下來守夜。可子龍說啥也不休息,要主動留下來守夜,怕有其他的事情發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