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項天笑一臉平靜地舉起了手中的刀,非常輕鬆地擋住了金大牙的攻擊。

「什麼!」

原本金大牙以為自己的實力提升了三個境界,項天笑肯定抵擋不住自己的攻擊,但是卻沒有想到居然被項天笑輕描淡寫地給接住了,這是金大牙始料未及的。

金大牙眼神一凝,猛地後退了幾步,一臉凝重地盯著項天笑。

現在項天笑給他的感覺,跟剛才完全不一樣。 「多寶硯墨!」

嗖!嗖!嗖!嗖!

一滴滴金色的墨水宛若子彈一般,襲向了項天笑。

鏘!鏘!鏘!鏘!

只見項天笑一臉平靜,舉起手中的刀,淡淡地擋住了迎面而來的墨水,發出了一聲聲脆響。

「威力就這麼小?」

項天笑低垂著一雙眸子,一臉嘲弄地看著金大牙。

「什麼!」

咔!

就在金大牙驚訝之餘,只見項天笑叉開了自己的雙腿,握刀的左手微微彎曲,稍微往上舉,右手手心握住左臂的下肢。

「這是什麼?」

看著項天笑擺出這幅姿勢,金大牙有點想不通。

「三十六……」

項天笑嘴裡喃喃低語了一句,隨即瞳孔猛地放大,右臂的青筋在一瞬間完全暴起。

「煩惱鳳!」

隨著三個字被項天笑從嘴裡擠出來之時,項天笑握刀的左手猛地一甩。

嗖!

一道天藍色的劍波以一種極快的速度猛地襲向了金大牙。

「什麼!」

幾乎是眨眼之間,那道天藍色的劍波儼然間已經出現在了金大牙的面前,金大牙根本來不及防禦,只能下意識地把手中的招財筆放在胸前抵擋。

鐺!

一聲金屬的碰撞聲響起。

咔!

只見金大牙那肥胖的身軀居然微微後退了幾步,手中的招財筆在抵擋住項天笑攻擊的一瞬間,居然出現了一道道裂痕,甚至發出了一些破裂的聲響。

「可惡啊!」

金大牙的額頭上已經隱隱約約出現了一絲絲汗水,只見他咬緊牙關,雙手用力一揚,直接把那道劍波猛地甩向空中。

砰!

被金大牙硬生生改變方向的劍波徑直衝向了洞頂,猛地發出了一道爆炸聲。

呼!呼!呼!

爆炸捲起的一陣陣風浪還有耳鳴令在場的眾人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如果這一擊打在他們自己身上的話,後果絕不止有皮肉破綻那麼簡單。

就在金大牙硬生生改變劍波的軌跡之後,整個人站在原地不停地喘著粗氣,看向項天笑的眼神完全變了。

「沒想到我的攻擊居然被你用蠻力給改變方向。」

項天笑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一臉輕笑地看著金大牙說道。

與金大牙的狼狽比起來,項天笑就顯得很輕鬆了。

「你……我要你死!」

金大牙從沒有像今天如此狼狽過,而他如今,也是真真切切憤怒了。

話音剛落,只見在金大牙的手中出現了一枚金色的銅錢,隨即便見他用力地拍在了地上。

唰!

就在他手掌按在地上的一瞬間,地面突然間爆射出了一道奪目的金光,隨著金光的逐漸蔓延,竟把項天笑和金大牙兩人,給完全吞噬在了裡面。

「這……這到底是什麼?」

看著眼圈的這道金光,柳淮安不由得緊緊皺了皺眉頭。

「項天笑應該不會有事吧!」

身邊的慕思晚同樣也是一臉擔心地盯著被金光吞噬的項天笑。

「我也不清楚,畢竟對手可是八埏榜排行第五百名的拜財貔貅金大牙,而且他又召喚出了自己的戰將,實力更是突破了三個境界,這對天笑來說,恐怕有點棘手。」

對於項天笑的人形戰將,柳淮安自然是知道的,他也知道在所有戰將裡面,就屬人形戰將的實力最為垃圾,所以他才會這麼擔心項天笑的安危。

「希望他能沒事。」

現如今的慕思晚也幫不上什麼忙了,畢竟人外人境五層的金大牙不是她一個人外人境二層能夠對付的,現在更別提召喚了戰將之後,接連突破三個境界達到人外人境八層的金大牙了。

金光裡面,項天笑看了看周圍漂浮在空中的金光,不由得伸手碰了碰。

嗤!

只見那金光閃爍著一道更加亮眼的金光,項天笑只覺自己的手指傳來了一股極致的疼痛,讓他下意識地縮回了手,那樣子就好像碰到了剛燒開的水壺一般。

「進了我的招財之路,沒有人可以活著出去,就好像人迷失在這金錢的貪慾之中,哈哈哈!」

金大牙哈哈大笑了起來,伸出手按在了腳底下的金光上面。

嗖!嗖!嗖!嗖!

只見在金大牙的身前緩緩出現了一隻兩人高的金色手掌。

「給我死吧!」

金大牙臉色變得瘋狂無比,用力一喝。

那隻金色手掌便猛地拍向了項天笑。

唰!

就是,就在金色手掌快要按在項天笑腦袋上的時候,突然間一道白光閃過。

嗤!

金色手掌發出了一聲嗤嗤聲,就好像食物被倒入油鍋一般,隨即那隻手掌便化為點點熒光,消散在空中。

「什麼!」

金大牙微微一愣,旋即把手拔了出來,重新插了進去,緊接著,又有一隻金色手掌緩緩出現。

唰!

但是,就在金色手掌剛剛出現的一瞬間,便被項天笑給斬斷了。

「不可能!你的刀碰到了我的招財之氣,為什麼不會被腐蝕掉!」

金大牙不可置信地低吼了一句,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項天笑手中的刀。

「原來這些是氣啊!我還以為是什麼鬼東西。」

項天笑看了看周身瀰漫的金色光芒,臉上不由得閃過了一絲恍然,隨即手中的刀用力一甩。

唰!

一道劍氣自他手中的刀噴薄而出,猛地襲向他右手邊的一團氣。

砰!

只見被劍氣碰到的招財之氣猛地破開了一個大口子,但是卻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了。

「看到這裡,難道你還會覺得……我的刀有碰到你的招財之氣嗎?」

項天笑一臉怪笑地看著眼前的金大牙,緩緩說道。

「劍氣外放!你……你已經達到了武勢境!」

「武勢境?」

聽到金大牙的話,項天笑不由得皺了皺眉。

他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武勢境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可能!你只是一介黃毛小兒,年紀輕輕怎麼可能就領悟到武勢境,這絕對不可能!」

金大牙不停地搖了搖頭,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隨即雙眼便定格在項天笑手中的刀。

「對!沒錯,你手中的刀是靈器,所以才能讓你做到戰氣外放,一定是這樣的!」

金大牙一遍又一遍地說著,說到最後,他的眼中竟然閃過了一絲貪婪。 看樣子,他是看上了項天笑手中那把「全村最好的刀」。

如果最後讓他知道,項天笑那把刀其實只是一把最垃圾的灰品低階的靈器,不知道金大牙會作何感想。

「受死吧!」

篤定項天笑只是因為手中那把靈器才能做到劍氣外放,金大牙便沒有什麼好顧慮的了,直接把雙手插進腳底下的招財之氣裡面。

唰!

隨即慢慢出現了兩隻巨大的金色手掌,猛地拍向了項天笑,只不過跟上一次不同,他很小心地避開了項天笑手中的那把刀。

因為在他的心中認為,既然能讓沒有領悟到武勢境的修者都能夠使出劍氣外放,那麼這把刀的品質至少要在藍品以上。

藍品是什麼概念,而且他還沒有考慮到這把刀到底處在第幾階,如果是高階的話,那麼這把刀的威力就更加強大了。

要知道,哪怕是蓬山皇朝的首席煉器師,都不能夠煉製出綠品高階的武器,而項天笑手中這把刀居然達到了藍品以上,換作是任何人都會心動的。

當然,像金大牙這麼貪婪的人,肯定是不會放過的。

「召喚時間也是有限制的,我可不陪你玩下去了。」

項天笑撓了撓自己的腦袋,不由得嘆了口氣說道。

話音剛落,他便擺出了一個大闊步,左手握刀緩緩舉起,右手手心搭在手肘之上。

雖然索隆的這一招三十六煩惱鳳很強大,但是缺點就在於出招前必須要擺出特殊的姿勢,才能使出這種威力強大的「劍波化」的斬擊,因此姿勢沒有擺好前容易被敵人襲擊。

不過萬幸的是,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知道這個缺點,所以就在項天笑擺好姿勢的時候,金大牙的那雙由招財之氣幻化而成的金色手掌也來到了他的身前。

「三十六煩惱鳳!」

嗖!

話音剛落,項天笑用力一甩,一道天藍色的劍波猛地飛射而出,與面前的兩隻手臂對撞在了一起。

砰!

只聽一聲巨大的響聲響起,在金大牙和項天笑的眼前猛地爆發出了一陣陣煙塵。

「死吧!死吧!死吧!」

金大牙瞪大了一雙眼睛,看著被煙霧吞噬的項天笑,他的嘴裡還在不停地呢喃著,同時臉色微微露出了一道殘忍的笑意。

「哈哈哈!那把靈器就歸我了,放心吧!你的夥伴我也會讓他們去陪你的。」

「啊哈哈哈哈哈!」

說到最後,金大牙開始仰頭大笑了起來。

「你似乎……高興得太早了吧!」

嘎!

就在金大牙狂笑之餘,項天笑那低沉的聲音突兀般在他的耳邊響起,金大牙的笑聲戛然而止,就好像一隻打鳴的公雞突然間被抓住了脖子一般。

「什麼!」

「一刀流居合……」

唰!

金大牙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聽到項天笑的聲音再度響起,緊接著,一道白光在他的面前出現。

「獅子歌歌!」

噗嗤!

一聲刀切入肉的聲音響起,只見在金大牙的脖子處,猛地迸射出了一道猩紅的鮮血,而他本人也瞪大了一雙眼睛,張大著他那個嘴巴,緩緩地倒在了地上。

「滴!恭喜宿主擊殺人外人境五層修鍊者,金大牙,獲得1200點經驗值!」

砰!

就在系統提示聲響起的時候,籠罩在他們周身的招財之氣也在一瞬間瓦解,化為點點熒光,消散在了空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