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道牧,大步跨到床位正中,一邊將牧氣按入伊小憶腹部,一邊斜眼看林凜,「你是想要回伊小憶的屍體,繼續你的邪功。

毀掉韓菲雪的名聲與地位,染指韓菲雪,獲得韓菲雪的罕見的陰性元陽。以求徹底壓制體內那一股,正開始脫離你掌控的陰邪力量。」

林凜現已從歇斯底里,平靜下來,也沒阻止道牧作甚,只是淡淡應聲,「隨你什麼說,看看周圍誰願意相信你?」早已鬆開環抱的雙手,背負在後,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

「生死決鬥吧。」手上牧光沒入伊小憶腹部之後,道牧大步走到穆婉晴身邊,「既然你我都想要對方死,不如親自手刃對方,來得痛快。」鏗鏘有力,自信由內而外散發。

重生之貴女心計 林凜眼睛半眯,目光閃爍,心覺其中定是有詐,不敢盲目答應。就跟女人在面對不熟悉的男人,突如其來的示好,一樣糾結。

須臾,林凜正要開口諷刺道牧,想要套出道牧有甚陰謀詭計。

穆婉晴卻突然開口,大聲呵斥道牧,說道牧不能殺林凜。 福運娘子美又嬌 林家已經死不少人,且近乎全是織女星來的人。

如果連林凜都被道牧給殺死,織女星上瀾家會都很大壓力。更加勢微的穆家,自是不必講。穆婉晴不僅沒有擔心道牧,反倒擔心林凜的死活。

穆婉晴說到激動處,差點沒用唾沫把道牧給噴死,不遠處的穆山,也跟著瞎起鬨。

這奇怪的一幕,使得眾人都看傻眼。

道牧他們哪來的自信?

這把林凜給氣得夠嗆,右手又一把拿起巨尺劍,一步步走近穆婉晴道牧。正想要跟道牧生死決鬥的時候,話到喉嚨,卻又硬生生吞下,步伐也跟著停止。

「有詐!」林凜左顧右盼,靈識悄然鋪展,瀰漫整個葯谷。他總覺暗處有東西在注視自己,讓他寒毛直豎,猶如寒芒刺背。

「林家就沒一個正常人?」穆山感知林凜探出的神識,大概猜測出林凜內心的想法,漫不經心道。

「我和你打吧,反正林家和穆家,早已勢不兩立。」穆山雙手摺彎細劍如滿月,然後放開,發出奇怪的顫吟。細劍盪出波紋,將林凜覆蓋而來的靈識絞碎。

「我林凜堂堂初階巔峰的天劍,會怕一個地境巔峰的劍牧雙修者?」林凜臉上,忽然綻放花朵,倏然轉過身去,不屑的瞥穆山一眼,「我怕的是你們這些正義滿滿的人,待我殺了道牧之後,會胡攪蠻纏下去。」

說著,林凜微微躬下腰來,對穆山敬重行一禮,「我在等罰門的前輩到來,方才能毫無顧忌滅你們的威風!」

穆山臉上笑容倏然凝固,又彎折一下細劍,默默走到一旁。剛剛林凜滾下山的路道上,緩緩登來三人。

兩個男人,一個女人,三胞胎姐弟。三人各個頭髮黑蹭蹭,油光發亮,卻皆是中年人模樣示人。

罰門誅心三劍!

女人站中間,男人站兩旁。大姐林靈芝,二弟林夜光,三弟林九星。

千年來,林家最傑出三人。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罰主之下,就她三姐弟化為一把誅心之劍,守衛劍機閣的道德底線。

罰主之下,最強三人。她三姐弟,三位一體時,可以撼動整個奕劍山。當年,若是沒有她三姐弟,劍機閣就無法逃過滅門之災。

歲月匆匆,罰主和誅心三劍,愈來愈神秘。諸多弟子,一生都不見其本人,只見畫軸和書上的畫像。

自劍機一脈併入奕星門后,織女星下凡的人漸多,誅心三劍又開始頻繁浮面。甚至有人傳說,就在不久前,罰主也露過一次面。

人們紛紛議論,劍機一脈併入奕星門,會不會有罰主和誅心三劍的功勞。大量織女星下凡的修士,湧現機劍鎮,會不會是罰主和朱心三劍,在推波助瀾。

聽表姐的介紹,「林家人?」道牧眼角跳一下,他看到誅心三劍體內有仙氣在溢。一般人無法感知,卻逃不過道牧的眼睛。

「嗯。」林靈芝瞥林凜一眼,平淡應一聲后,目光卻向道牧,「牧劍山,黑金劍牌……」饒有興趣,「你的師父是三位尊者中哪位?」

「都是。」道牧正為無法看透三人修為而苦惱,也沒太多細想。

「喔?!」林靈芝波瀾不驚的臉上,興趣漸濃,「道牧,是吧?你很不錯。」說著,露出和煦的微笑。

「林凜,本尊不太建議你跟道牧生死決鬥。」林夜光語重心長,餘光看著林凜。林夜光嘴巴合不攏,欲言又止。

林夜光似乎怕犯了甚忌諱,須臾,又道,「你和道牧比,不是一個量級。較於道牧,你還差得太遠。」

語氣雖無諷刺,但這話聽到林凜耳朵里,顯得那麼的刺耳。他林凜一個初階天境巔峰的天劍強者,竟然被家族長輩認為自己,跟一個地境巔峰的劍牧雙修者不是一個量級。且還說他林凜比那道牧差得太遠。

「二哥說得倒輕鬆,要知道他弟弟林烈被道牧反殺。換做你二人其中一人被殺,我也拚命。」林九星自始至終都未看林凜一眼,目光時而在道牧身上,時而在韓菲雪身上,更多的是在伊小憶身上。「何況,道牧表面的修為,的確難看得緊。」

「什麼?!」林凜猛然抬頭,怒火在眼中燒,目光毒辣,看著面前林靈芝,「老祖宗,林烈當真死了?!」

「林烈等人,想要欺殺道牧,強佔這頭幼獸,卻被道牧反殺。」林靈芝總算轉過頭,正面對視林凜,「你若死,那你這一脈,可就真絕後了。」

「我爺爺也死了?!」林凜猛然想起道牧之前的話,睚眥欲裂。

「所以,本尊才講,你這一脈怕是會絕後。」林靈芝甚是不喜林凜,並非是林凜是陰陽人,而是林凜體內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邪氣。每次要捕捉根源,就是捕捉不到,彷彿是憑空出現一般。

林凜一把抓起巨尺劍,揮出一道氣浪,塵濤漫天,劍指道牧。心中怒氣快把青筋擠爆,面目猙獰駭人。「我要殺了他!」

林靈芝眉頭皺一下,立馬舒展,轉過頭,對視道牧,「道牧,你可同意?」

「還請前輩主持。」道牧對林靈芝行一禮。

道牧已肯定林靈芝三人,定已成仙。只是道牧有一點不明白,劍機閣有這底蘊。當初無機森林餓災爆發,緣何顯得那麼無力? 翌日,司徒雲舒還在熟睡的時候,慕靖南已經電話通知了司徒夫人。

電話里,他委婉的告訴岳母,好不容易休年假,他已經安排好了,要跟雲舒一起度假散散心。

所以,小湯圓就送到她那,托她照顧。

司徒夫人一聽,便知道,女婿這是想支開小湯圓,跟雲舒一起過二人世界呢!

當即便爽快的同意了。

「媽,若是雲舒問起的話,您……」

「你放心,雲舒要是問起,我就說是我們老兩口想湯圓了,讓你送過來的。」

慕靖南笑了起來,「那就謝謝媽了。」

司徒夫人:「一家人,不要見外。」

其實,該說謝謝的人是她才對。

她很感謝,慕靖南當初的堅持,如果沒有他的堅持,現在的雲舒,還不知道是否獨身一個人。

是他的堅持,打破了他們的阻撓,堅定的跟她在一起。

回想過往,司徒夫人雙目濕潤了起來,這一路走來,他們倆都不容易。

她能體會慕靖南想要獨處的心,自從有了小湯圓之後,司徒雲舒的重心,就全都放在了小湯圓身上。

尤其是眼睛復明之後,更是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跟湯圓待在一起,怎麼也看不夠他。

像是要將過去那段失明的日子沒看到的,一併補回來。

被爸爸抱在懷裡,親自送到外婆家的小湯圓,全然不知,自己即將被無情拋棄兩周。

當慕靖南親吻他的臉蛋,叮囑他要乖乖聽話的時候,他懵懵懂懂的沖他咧嘴笑。

照慣例,露出了自己的小白牙,甜萌甜萌的。

司徒雲舒一覺睡醒,就接到了母親的電話。

電話那端,司徒夫人告訴她,她昨晚做了個夢,被嚇醒了。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就立即給慕靖南打電話,讓他把小湯圓帶過去,她得親眼見到小湯圓才能安心。

聞言,司徒雲舒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但一時半會兒又說不上來。

只能安慰著母親,告訴她那只是夢而已,不要當真。

於是,司徒夫人就這麼順利的把小湯圓留下了。

登上私人飛機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慕靖南露出笑意,隱約中可見一絲得逞的嘚瑟。

她頓時反應過來,一定是他搞的鬼!

都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這句話一點也沒錯。

她母親對慕靖南,可謂是當成了親生兒子來疼的。

試想,如果他開了口,她母親還會拒絕么?

「老婆,過來坐。」慕靖南溫柔的招呼她,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

司徒雲舒無奈扶額,過去落座,「上了你的賊船了。」

…………

「阿嚏!」

又是一個大大的噴嚏。

因為感冒而渾身酸軟無力的林沁兒,揉了揉鼻子,一臉無辜的瞅著站在面前,正板著臉的男人。

伸出手,揪住他的袖子,輕輕搖晃,「……我錯了。」

婚情蜜意,寵妻無上限 陸胤俊臉沉沉,神色也極為的嚴肅,令林沁兒一時都不敢說話了。

怯怯的收回手,抿了一下嘴巴,覺得口乾舌燥的。

她轉頭,看向床頭櫃,她記得那杯水還沒喝完,傾身就要去端水杯。

手沒還碰到,就被人半途截走。 難道是因為她們?!

道牧腦海中,忽然浮現那對白衣母女的身影。

而,就在道牧失神的時候,林九星抬手間,就將深埋葯谷地下的武台解封。

武台正好覆蓋山谷,也正好與他們現在所站的地方持平,只需跨出十幾步,就可登台。周圍環繞的山,則成了一個純天然的觀眾台。

「快來送死!」林凜揮劍而上,一步登台。

林凜的聲音,如半夜鬼叫索命。道牧頓時回過神來,才發覺自己被穆婉晴和韓菲雪,一人拉住一邊胳膊。

「阿道,別有所保留,生命比靈寶更重要。」穆婉晴嚴肅正經,以命令的語氣,就如同舅媽平時這麼對待舅舅恁般。

道牧啞然一笑,雖想開口說幾句,但還是沒有說出口,只是簡單應一聲「嗯」。

「道牧,這整件事明明都跟你無關,你為何要摻和進來?」穆婉晴目露懇切,似乎目前沒有什麼比這個問題的答案,更讓她掛心。

的確,經歷過這麼多大風大浪,如今的道牧,實在不像是個熱誠的人。冷俊的臉上,那雙血色星眸,無時不刻都散發著厭世的氣質,使得道牧看起來,也不像是個好人。

「因為……」道牧微微笑,對韓菲雪挑了一下眉頭,「我可是正義的夥伴啊。」

然而,韓菲雪跟在場其他人一樣,並不認為道牧這個笑話,很好笑。甚至覺得道牧是不是腦子錯搭了那根線,不會好好講話。

「跟你說正經的!」韓菲雪凝眉面冷,話帶氣語罵腔。

「正經……」道牧喃喃,「是啊!正經的……」眼睛已經飄向伊小憶。

道牧袖袍下的雙手,不知何時已經攥緊。手心直冒汗,跟沾了油一樣黏。

「林菻!」道牧雙拳倏然鬆開,十指僵直如鋼針,「此時,還不助我,更待何時?!」陰風在十指間隙環繞,指尖似有一根髮絲般的線在凝結。

「齪人,又來裝神弄鬼!」林凜破口大罵,厭透了道牧裝神弄鬼的伎倆。儘管他修鍊邪魔外道,但也沒道牧這麼會演。「你不去凡人世界,為富貴之人,棺前唱戲,跳大神,著實屈才!」

面對刺耳的破罵,道牧充耳不聞,自顧自地,叨叨念咒。在場眾人頓覺,自己如臨做法事現場。一時間,仙音梵聲繚繞,各類祈禱祝由相伴。

人們心中所期待的伊小憶,依然沒有任何反應。可是床頭上三根香火,卻快速燃燒減低。

道牧究竟是在做法事,超度伊小憶?

還是在驅鬼鎮邪?

亦或者是做甚邪道法事?

林靈芝姐弟三人,疑惑自己都無法看破。正打算開天眼之時,道牧卻倏然停止一切聲息。

這時,最後一縷香火消失,香灰掉落地上。風吹不散,更吹不走,卻又與泥土涇渭分明。

「道牧小子,你在玩火!」滅心牧劍破口大罵,縷縷陰氣繞得它發寒,在道牧袖籠狂顫,「你是我帶過,最差的一代!」

「無恥老怪,你一定也這麼跟我師尊說過。」道牧長吁一口氣,此刻驕陽正烈,熱情的陽光下,肉眼依然可見口氣如霜。

道牧翻手又是三炷香,這一次並未滴血,且粗如筷子,直接插在伊小憶腳下。心念才動,香自燃冉,香氣裊裊升騰三尺,不再被吸收,而是自然而然消散天地間。

一時間,香火燎元,香氣裊娜,香味沁魂。

「三位老祖宗,你們可是看清楚!」林凜抓得道牧的把柄,自是不會錯過歪曲放大的機會,「這紅眼小狗,從始至終,都在裝神弄鬼。你們沒到的時候,他就恁般模樣。」

一邊肩扛巨尺劍,一邊指著道牧,切齒咬牙,「最讓小輩氣不過,就是在三位老祖宗未來之前,他曾一度褻瀆我愛人的屍體!」

道牧聞言,嘴角微揚,轉身登上武台。露出淡淡笑容,其實內心沒有過多波瀾。

林九星雙手環抱,冷眼旁觀,甚是不喜道牧二人,磨磨唧唧的行為。「開始吧。」於是林九星的哥哥姐姐還未開口,他就已先聲奪口。

話音才落。

林凜仰首挺胸,一股天劍才有的威勢氣場,衝天暴起。凌厲的劍氣,瞬間盪散蒼巔浮雲。霎時,蒼巔碧空,萬里無雲。

正當時!

「啊啊啊……」一聲嬰孩尖叫,猶如鋼針一般尖銳,刺痛人耳,還瘙癢難耐。嬰孩的尖叫聲,還伴隨著一股森涼氣息,瀰漫整個葯谷。

循聲望去,只見伊小憶已坐起半身。她眼睛冒著黑氣,嘴唇發紫發黑,口腔深不見底。笑容跟嬰孩一般無二,嘴角劃開誇張的弧度,亦是冒著黑氣。

此刻,明明已臨正午,艷陽高照。太陽熱情的傾盆燦爛的陽光,如金子一般閃耀,且如滾水一般熾熱。

可就是在如此環境下,人們卻不由得打寒顫,寒毛直豎。那是由內而外的冷,靈魂對於死亡的莫名恐懼。

站在伊小憶附近的,見慣生死的葯谷弟子,亦忍不住後退十幾步,眾人一起抱團。

惡鬼?!

林夜光和林九星兄弟二人,欲要出手鎮壓,林靈芝立馬伸手將二人制止,讓他二人靜觀其變即可。叫他們兄弟二人,好生看看,牧劍山弟子是否如同傳說恁般,每次出手,皆翻雲覆雨,扭轉乾坤。

「怎麼可能?!」林凜臉上流露驚恐而複雜的神情,心中驚濤拍案,膽寒肝裂。「他沒死?!」眾目睽睽之下,一直囂狂跋扈的林凜,竟惶恐的後退幾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