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生死台上爆發出極度刺眼的光滿,刺得觀戰的眾人不得不用手擋住自己的眼睛。

隨後,可怕的衝擊力,帶著莫宇辰的毀滅劍意,直接將整個生死台震塌。

而龍淵劍依然帶著恐怖的威勢,不斷的來回穿透這義師兄的身體。

直到一刻鐘之後,龍淵劍才回到了莫宇辰的手中。

周圍那些狂暴的波動也在這個時候,漸漸的平靜下來,歸於虛無。

生死台上兩人相對而立,都一動不動的站著。

「這……這就結束了嗎?」

「是辰哥贏了嗎?還是義師兄贏了。」

「不知道,看不懂……」

……

周圍觀戰的眾人,看到眼前這一幕,爆發出一連串的疑問。

然而,這時候,莫宇辰的行動,告訴了他們一切。

嗖!

龍淵劍插回劍鞘中。

少年轉過身,在眾人敬畏的目光中,緩緩的走下生死台,往遠處走去。

但在他走後不久,還呆在原地的義師兄身上,將近上百個血孔突然間逐一爆開,體內的血液噴涌而出,血流如注。

嘶!

周圍的所有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很難想象,這莫宇辰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剛才明明就只見他發出一招,卻把這義師兄的身體就被戳成了馬蜂窩。

「好驚艷的一劍,要是之前比武的時候,他使出這一劍。」

「恐怕我現在已經在地下長眠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61761/ 燕催命滿臉震驚的說道。

「真是個讓人難以琢磨的奇人。」伍暮秋眸光漣漪,驕傲的臉上,帶著一絲驚嘆。

驚才艷艷的她,此時也被莫宇辰的天賦所折服。

砰!

廢墟上的義師兄,終於在這一刻轟然倒地,為他愚昧的一生,畫上了一個悲哀的句號。

「死了?」

周圍的所有外門弟子一個個都是滿臉的錯愕。

繼而,那些外門新弟子們爆發出一片歡呼,發泄出他們這一個月來,憋在心中的委屈。

不過,燕催命在這一刻卻面色微微發苦。

一直以來,他都認為自己的天賦極強,而且運氣逆天。

可是,沒想到,自從遇到莫宇辰之後,他連連接受打擊。

而且,兩人之間的差距也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的變得越發明顯。

「伍小姐,我決定了。」

「下個月開始,我要接宗門的任務,出去歷練。」

「不然的話,用不了多久,我怕自己連仰望莫宇辰這個變態的資格都沒有。」

燕催命目光堅定,鬥志激昂的說道。

「沒錯,如果再不努力,真的要跟不上了。」

伍暮秋聞言,認同的點著頭,目光望向少年消失的方向。 接下來的日子非常的平靜。

在莫宇辰擊殺了外門第一人之後,他的大名立即在外門中,徹底傳開。

同時,也取代了義師兄地位,成為了新一代的外門第一人,基本上沒有什麼人敢再來打擾他。

而燕催命、伍暮秋等人,他們幾個人的天賦都極強,自然不甘落於人后。

受到莫宇辰的打擊后,也開始閉關,瘋狂的修鍊。

按燕催命的話來說,就是不求超越,只求跟得上步伐。

很快,在不知不覺中,一個月又過去了。

這一個月中,除了莫宇辰的修為更進一步之外,燕催命與伍暮秋他們那些人也不差,基本上都有了突破性的進步。

其中最為意氣風發的就要數燕催命。

他利用這一個月的時間,徹底將體內的靈氣轉化為真氣,貫通天地二橋,邁入他夢寐以求的凝丹境。

在他們這個小圈子之中,如果單憑修為的話,就要數他最高了。

然而,就在今天,他們幾人就像是約好了一般,齊齊的來向莫宇辰告別。

燕催命那貨就不說他了,邁入凝丹境,在眾人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中,轉入了內門。

「莫兄,我們加入紫霄劍宗也有三個月之久了。」

「接下來,你是準備繼續閉關修鍊,還是另有打算。」

洞府中,昊元武看著莫宇辰,詢問道。

「接任務歷練吧。」莫宇辰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爽朗的說道。

現如今,他閉關了這一個月里,已經用光了身上的通天丹,修為也突破到了真武境九重。

如果再繼續閉關修鍊的話,恐怕對於修為不會再有什麼幫助了。

而且他也需要提前為自己,準備邁入凝丹期之後的丹藥。

「你們呢,有什麼打算。」莫宇辰看著身前的幾人,詢問道。

昊元武先開口回答道:「這段時間我用積分,換取不少功法武技。」

「我想回去村裡一趟,將這些修鍊資源帶給他們,讓村民們都能修鍊。」

「好樣的!」莫宇辰肯定的拍了拍昊元武的肩膀。

聽到他的打算后,莫宇辰不由得對他刮目相看。

他交朋友不在乎對方修為的強弱,在乎的是對方的人品問題。

這昊元武如今身為紫霄劍宗的弟子,還能不忘記生他育他的村落。

讓他在莫宇辰心中的好感大大的增加。

畢竟現在一成功就忘本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燕洵跟伍姑娘你們兩個呢?」

「有什麼打算?」

莫宇辰望向他們兩個,笑著詢問道。

「哎,我還能怎麼辦,繼續待在宗內修鍊吧。」

燕洵有點無奈的說道。

其實,在場的幾位中,就輪到他的修為最差。

現在的燕洵自己都感覺到,跟莫宇辰他們在一起好累,跟不上他們的步伐。

「燕洵,你也不要沮喪,我會求我爺爺收你為徒。」

「到時候有他老人家指點你,你的修為很快就能跟上大家的。」

伍暮秋握著燕洵的手,美目漣漣的鼓勵著他。

不難看出,好像他們之間已經發生了點什麼。

莫宇辰與昊元武兩人對視了一眼,臉上儘是調笑之意。

不過,這個時候,莫宇辰也不好意思打破他們的郎情妾意。

只是對燕洵投去了鼓勵的眼神。

「嗯,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各自加油吧。」

莫宇辰見到氣氛有點低迷,斷喝一聲。

振奮一下在場幾個人心中的鬥志,不再讓大家在離別之際,還沉浸在失落中。

「沒問題。」

「一年後,內門的劍榜大比,我一定要擊敗你。」

伍暮秋握著小拳頭,鬥志激昂的對莫宇辰說道。

「好,希望你們都能擊敗我。」莫宇辰也不在意,大氣的揮手應道。

隨後洞府之中,爆發出一震愉悅的大笑聲。

……

翌日。

清晨蕭瑟的秋風,席捲著落葉,四處散落。

昨天短暫的告別之後,今天少年身邊熟悉的人都開始各奔東西。

燕催命去了內門,燕洵與伍暮秋跟隨著那外門大長老修鍊。

而昊元武也準備在今天出發,回去村中。

桃花千里縱難尋 在這不到一天的時間裡,偌大的紫霄劍宗,莫宇辰的朋友全然離去,只剩下那些躲在暗處,隨時等著給他致命一擊的敵人。

所以,在今天,少年也準備離開紫霄劍宗,爭取在未來三個月里,能邁進凝丹境。

畢竟還有三個月時間,就是東雲帝國錢太子前往拜月帝國之日。

只要在那個時候之前,他能邁進凝丹境,那世俗界,基本上少有人能與他抗衡。

這樣一來,他當日說過要將整個東雲帝國覆滅的話,也就更有把握實現了。

時間緊迫,莫宇辰不得不加快自己的腳步。

不過多時,少年已經穿過層層大殿,來到了紫霄劍宗的任務大殿。

此時,紫霄劍宗的任務大殿中,人流涌動,不少內外門弟子都在裡面等待著前台宗門執事分發任務。

然而,就在莫宇辰排在隊伍後面,等待接取任務時。

他赫然發現,那發任務的宗門執事竟然是,前段時間排名大比中羞辱自己的崔永元,崔長老。

當時,他因為違背宗門規矩,被宗主大人褫奪長老尊號,降為執事。

沒想到他竟然在這任務大殿中當宗門執事。

這下可就麻煩了,以那老頭仗勢欺人的性格,不知道待會都要怎麼為難莫宇辰。

莫宇辰在人群後方,不動聲色的注視著他。

少年發現,基本上,每個接任務的人,都會在領取到任務玉牌之前,遞出一小包東西賄賂崔永元。

而那崔永元見狀,則面無表情的接過東西,倚老賣老的點了點頭,掂一掂分量。

隨後在滿牆的任務玉牌中,根據賄賂的情況,發放任務。

顯而易見,肯定是賄賂得多的人,領到的任務就比較容易而且獎勵豐厚。

但是,要是賄賂少的人,呵呵,你麻煩了,肯定就給你發放最危險的任務。

甚至可能是有去無回的任務。

然而,按照莫宇辰跟他的關係,恐怕那有去無回的任務,必定就要落到莫宇辰手中了…… 很快,排在莫宇辰前面,領取任務玉牌的內外門弟子們,一個個滿心歡喜的領完任務。

等輪到莫宇辰的時候,任務大殿里,負責發放任務的崔永元臉上一黑。

顯然,他是在這一刻認出了莫宇辰是誰。

崔永元此時雙手按在櫃檯上,眼睛微眯,讓本來就不大的眼睛直接變成了一條細線,就像是閉上眼睛一樣。

「領任務!」莫宇辰淡淡的說道。

同時,也沒準備給他遞上什麼禮物。

這並不能說明莫宇辰不懂得變通,只是,對於崔永元這樣的仇人,如果不是需要領任務的話。

他根本就不屑與之說話。

再者,莫宇辰他本身也不喜歡沒有挑戰性的任務。

所以,他一點都不擔心崔永元會在任務上為難他,反正宗門既然發布任務,就會說明這個任務是有完成的可能性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