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青水在向前送進一寸就可以隔斷這個男人的喉嚨。

「你不是我的對手。」青水說著收回長劍直接扔給了那個男人。

周圍的人都一個個睜大眼睛,那眼珠似乎都隨時可以掉在地上,震撼,劉三爺的實力在這青霄城也算是最頂尖的一批,雖然這一批也是有著一個龐大的數字,比如一千,一萬甚至十萬以上,但青霄城的人口比起前世所有國家的人口加起來還多很多倍,所以這個比例還是很小很小的。

可現在這樣的一個強者,沒有任何還手之力,誰都看出來青水殺劉三爺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這個年輕人是什麼來頭,現在都在猜測這個年輕人的來歷。

青水知道以後不但要開御膳堂,還要扯虎皮,扯虎皮也需要實力,估計現在能扯到比自己還強大的虎皮的絕對屈指可數。現在可以說都算是專業扯虎皮了。 第2038章劉家不簡單

劉三爺渾渾噩噩的接住自己成名的長劍,內心中彷彿什麼東西碎裂一樣,以前的一種觀念算是徹底被打破了,如果青水真的是把身後的強大靠山搬出來,那麼他劉三爺屈服了,也不會感覺如何,在大陸混,這種事情很正常,有時候能屈服,還可以屈服,那說明情況還可以,不算最糟糕。

劉三爺也想過劉家或許會有一天會屈服,可他沒有想到會是今天的這種情況,以前是雖然感覺有妖孽般的人物,但感覺一輩子也不會碰到,可現在卻是碰到了,滋味很不爽。

「多謝手下留情,我可以離開嗎?」劉三爺現在都有種魂不守舍。

「當然,你隨意!」青水說完走了回去。

劉三爺帶著劉三少爺的屍體和其他人離開了,這裡依舊,但這裡的氣氛卻是已經特別的壓抑,不像之前那麼輕鬆隨意了。

同樣也有一些人前來拉關係。

但大部分人並沒有那麼做,這是一個冒險的舉動,如果劉家真要動這個年輕人,那麼現在和青水拉關係,那就是的嘴劉家,所以現在前來拉關係那是有著冒險的成分。

不但冒險,還要冒著落面子的風險,畢竟青水展現出來的實力不是一般的實力,青水可以完全無視這些人,實際上青水也不待見這種情況來拉關係,對於來拉關係的青水直接簡單打發了,沒有要深交的意思。

玉曦萱心裡很平靜,也很開心,她知道青水的實力很恐怖,對青水也是有著一種盲目的依賴,玉丁鶴有點忐忑,但事到如今已經沒有選擇,只能相信這個年輕人,玉家和這個年輕人有著割不斷的聯繫了。

用了獨特的香料,雖然是酒樓,但喝酒就要有菜,甚至菜比起酒更重要,這一次前來的人中雖然沒有最頂尖的家族人,但來的人還是很多還是有頭有臉的,給酒樓做宣傳還是可以的。

這一次來了的人自然都有了口服,酒也是好酒,是青水紫玉仙境珍藏的,紫玉仙境現在的空間太大了,裡面放著很多種酒,儲量太足了,畢竟是有地方。

開吃后,酒樓的香味飄出去很遠,很多人都被吸引來,就算是酒樓外面也是圍著很多人,知道酒樓開業,而且有機會進來免費吃喝,很快酒樓就滿了,但在門口有幾張桌子,可以免費去嘗一盤菜和一杯酒。

這一下外面很快就排起了長隊,後悔沒有早點來,不然今天可以大飽口福。

青水沒有去做飯,有香料誰做都一樣,這個不怕別人學,也不怕研究,對方不可能有香料,大陸強大的酒樓都是有獨特的香料配方。

她現在是在想著劉家的事情,不知道劉家會不會再來,會以什麼樣的方式來,不過青水知道劉家一定會來,甚至今天就會來。

時間一點點過去,酒樓開業的氣氛很好,沖淡了之前的殺掉劉三少爺的壓抑,這就是武者為尊的大陸,剛才殺了個人,卻是什麼事情也沒有,繼續開張,繼續喝酒,要是前世,這裡早被封鎖封掉了。

一直到半下午之後,一行人來到了酒樓這裡,劉家的人!

足有數十人前來,每一個都是強者,為首的是一個老者,也算是一個老人,看起來年紀很老了。

每一個人的臉色都是很難看,陰沉的彷彿要滴水一樣,看到酒樓這裡的人氣也是一愣,看著那熱氣騰騰的菜肴都忍不住食慾大動,但他們這次來不是吃的,為首的一個老人沒有說哈,不過身後的一個中年人向著周圍說道:「劉家辦事,大家沒事散了吧。」

本來還在排隊的人一鬨而散,笑話,惹急了劉家會當場秒殺他們的,不但如此,男人更是向著酒樓裡面說了一聲,那些人也是悻悻離開,不過都吃喝的差不多了,不過心裡也不舒服,可是對方是劉家,只能忍了,要知道他們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可惜遇到劉家只能忍了,還好很多人,也不是太丟臉。

劉家不怕得罪人,一下子得罪很多人,但對於劉家來說這些人算什麼,有什麼事傳下去,這些人還是的屁顛屁顛的照辦。

青水和玉曦萱還有幾個玉家的人走了出來,酒樓也算是開業了,看著對面的那個為首的老者:「看來劉家是想好了。」

「你不是什麼大家族之人,你身上沒有那種底蘊之氣。」老人直接開口說道。一雙眼睛有著一種奇異的光暈,那是一種類似於智者的光芒。

青水也沒有反應:「這些不重要,我只告訴你,做出選擇不要後悔。」

「不後悔,你以為會一些打穴打經脈的手法就可以扯虎皮欺侮我劉家,你太小看劉家了,劉家不是什麼人都能欺負的。」老人盯著青水,身上凌厲的氣勢如刀一樣的散出去。

「劃下道來吧,我接著,還是那句話,一個大家族傳承不容易,別因為一個廢物,一個所謂的面子葬送了整個家,到時候死了都不能和列祖列宗交代。」青水背著手看著這些劉家的人。

「爺爺,我去殺了他,一個小毛孩子裝什麼神人。」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人說道。

老人伸手阻止了其他人看著青水:「我家的那個不成器後輩死了,劉家和余家之前的約戰也就取消了,所以那一天我們來做個了斷。」

「怎麼個了斷?」青水問道。

「打五場,我劉家和你還有你背後的玉家。」

「五場太多了,麻煩,一場定輸贏好了。」青水笑著說道。

「至少三場,莫非連出戰的人都沒有嗎?」

「好,生死自負,不知道輸掉要輸什麼。」青水笑著說道。

「你輸了就是死,要給我那個後輩償命。」老人冷冽的說道。

「那要是你們輸了呢?」青水笑著問道。

「任你處置,既然輸了就沒有反抗的力量了。」老人緩緩說道。

約好之後劉家的人走了,青水則是想著和劉家怎麼打,之前他看到的人中就有強大的人,比如最前面的那個老人,實力讓青水都有點心悸,這讓青水感覺打三場有點不好打,雖然說打三場,自己輸了,自己和玉家真就完蛋了,但劉家打三場哪怕真輸了也不會完蛋,劉家比起玉家的底蘊豐富太多了。

而且現在青水感覺三場不好打,因為除了他,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參戰人選,看向玉曦萱和玉丁鶴:「玉家有沒有合適的參展人員。」

玉丁鶴尷尬的搖搖頭:「和劉家打玉家真沒有合適的人。」

怪不得劉家一個廢物說娶玉曦萱就能娶,這差距不是一點半點啊…… 第2039章參展名額殺掉幾個不開眼的

還有一點就是在後天比斗之前,劉家一定會試探自己,一定會有人來殺自己,如果能殺掉自己那是絕對不會手軟的,就算是殺不掉也會來試試自己真正的實力。

青水想到了小麒,還有最重要的是龍蛛兒,現在的龍蛛兒很恐怖,自己其實和屠龍獸在就可以穩操勝券,不過為了保險起見,留下小麒基本上沒有任何意外。

三局兩勝,讓玉曦萱參戰好了,龍蛛兒加上雷獸和冰爆魔熊拿一下一場不會有任何未提,現在的龍蛛兒的實力才恐怖,比起小麒都是有過之無不及。

想到這裡青水心裡也就放鬆下來,笑著看著玉曦萱:「那曦萱你算一個好了。」

「啊,我可以嗎?」玉曦萱看著青水驚訝的說道。

「到時候你帶上我的兩個妖獸,應該沒有問題。」青水笑著說道。

玉丁鶴沒有說什麼,事到如今,他已經看不透這個年輕人,他感覺這個年輕人有了最好的打算,現在的玉家真的是什麼都不算,看著青水想了想:「剩下的這個名額要不讓我來吧!」

玉丁鶴的實力不錯,但也就是不錯,這個戰鬥生死自負,青水真不想發生點什麼,所以青水想了想:「玉家主的實力應該比伯父的實力更強一些。」

「是的,不過玉家不能沒有大哥,青先生,曦萱會不會有事?」玉丁鶴擔憂的問道。

「伯父,這個你放心,曦萱不會有任何事情,不用她動手的,妖獸就能戰勝對手。」青水肯定的說道。

「這個名額我來打吧!」一道洪亮卻是有點蒼老的聲音傳來。

「父親!」

「爺爺!」

玉丁鶴和玉曦萱驚訝的站起來看著門外走來的老人,玉曦萱更是開心的走過去抱著老人的胳膊很開心。

「青水,我給你介紹,這是我爺爺,我們家爺爺對我最親了。」玉曦萱開心的說道。

「我說丫頭,你說這句話的時候也要我不在的時候吧!」玉丁鶴寵溺的看著玉曦萱說道。

「嘿嘿,在不在都一樣,這是事實。」

「老人家你好!」青水趕緊站起來打個招呼。

進來的是個老人,身體有點佝僂,擔不是很厲害,一身素白的袍子,看起來極其普通,不過身體中卻是流露著強大的力量,這一看青水笑了:「您老出馬,足夠了。」

青水沒有想到玉家居然還有這樣一個強者,不過唯一的遺憾就是老者的壽元將盡,基本上沒有幾天好活,不出意外應該還有半年左右的壽元。

「年輕人,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萱丫頭和你在一起,我很開心,可惜玉家,也就這樣了。」老人嘆口氣。

「爺爺,你不要擔心,玉家會越來越好的。」玉曦萱在老人身邊很開心。

「玉家我最看好的是你父親,可惜他心性淡薄,無心管理玉家,你大伯名利心太重,算了不說這些了。」老人搖搖頭,沒時間管這些了,也管不了拉。

「年輕人,你的醫術很強大,劉家的那個喬老頭你都治好了,你能看出我的情況嗎。」老人微笑著說道。

「真要說嗎?」青水想了想說道。

「說吧,也沒什麼不可說的。」老人很坦蕩。

「老人家你的暗疾控制不住了,半年。」青水想了想說道,他知道老人知道他說的是什麼。

「名不虛傳,你只憑醫術就能在這大陸立足,你還年輕,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你要學會保護自己,這個世界很多人其心很歹,他不喜歡別人比他能力更強。」老人看著清水很認真的說道。

青水自然知道這個道理,點點頭:「多謝老人家關心。」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打算,不過這幾天你要多加小心,還有萱丫頭,你也要多小心。」老人皺皺眉有鬆開。

青水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測是對的,劉家這比斗之前一定會對自己動手動,至少也要試探一下,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老人家,等比斗過後,我給你治療下暗疾。」青水笑著說道。

之前青水說出來老人的一些情況之後,玉丁鶴並沒有什麼奇怪,玉曦萱閃過一道黯然,她似乎也知道,但當時沒有說什麼,可見他們也知道老人的情況是不可扭轉的。

但現在聽到青水能治,玉曦萱臉色一變,吃驚的看著青水,她知道青水的醫術很強大,但沒有想到會強大到這個程度,驚喜的說道:「你真的能治療爺爺的暗疾?」

「可以,我說過我的醫術很強的。」青水笑笑。

「我自己的情況我清楚,不過還是謝謝你年輕人。」老人微微搖搖頭。

青水知道老人是不相信,青水也沒有多解釋,等比斗完了,自己幫他一下,這個老人還是讓人很舒服的,實力強大,為人溫和。

玉曦萱想說什麼,青水給她打個眼色她就沒有說什麼了。

又說了一翻比斗的事情,老人就離開了。

青水和玉曦萱就在酒樓這裡的莊園住下。

「青水,你真的能治好爺爺嗎?」玉曦萱吃晚飯的時候問道。

「放心吧,我既然說出來自然能做到。」

玉曦萱放心了。

……

晚上子時之後,青水出來透透氣,屠龍獸和龍蛛兒在外面,龍蛛兒人形狀態的時候也是少女模樣,很漂亮的一個女孩,她有著一雙異常明亮的眼睛,很有神。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青水看向遠處,什麼也沒看出來,但神識中已經出現了幾個人影。

刺客!

刺客善於隱匿,直接用眼看是看不到的,不過青水的神識異變之後可以在神識中清晰的看到,青水嘴角掛著一絲微笑,身影一動直接消失在原地。

五個人影已經進入到了這個莊園。

青水決定不留手,悄悄的潛過去,對方是四個方向來的,距離相對較遠。

這是一個看起來瘦弱的中年男人,當他感覺有點不對頭的時候,青水一隻手捏住了他的喉嚨,然後直接乾脆的一扭。

敢闖入這裡青水就不會留手,這是青水的逆鱗,這裡將來也會是青水的家,敢闖進他的家裡,這簡直就是找死。

這些人的實力不是不強,青水對於刺客的剋制是在是太厲害了,處處克制,也怪這些人倒霉。

青水輕鬆的將幾個人搞定然後用火球直接燒了個乾淨,就當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直接回到紫玉仙境修鍊去了。 第2040章青銅門,第一場玉家老爺子

青水並沒有去問那些是什麼人派來的,不用問也知道,除了劉家沒有人會這麼對付自己,接下來倒是平靜了,一直到早上青水才出來,外面沒有什麼變化,平靜的一夜。

今天酒樓開業營業,正常來說一般都是三天,不過有不少不是免費三天,而是享受折扣,比如成本價銷售,青水已經完全免費一天,今天就開始正常營業了。

這些事情都是玉曦萱在做,酒樓這裡的事情她負責,不管是不是以前的那種需要牌子才能進去,這些青水不過問,玉曦萱想怎麼搞就怎麼搞。

價錢很高,這酒樓本身就是賺取那些富人的錢財的,所以價錢不用定的低,同時也為了吸引那些強者前來。

強者都是有錢的。

青水和玉曦萱不缺錢,但也不是說錢多的花不完,這個世界花錢的地方很多,很多東西都是需要很多很多的錢,但更多的東西錢是買不到的,不過大部分東西還是需要錢來買。

今天不但玉丁鶴在,玉家的很多人都在,玉丁山以及幾個兄弟,青水感覺現在玉家的情況有點變化,以前都不看好玉丁鶴,但因為現在的玉曦萱,或者說是因為青水。

玉家人自然看的很透徹,能不能度過這一關還要看青水的,如果青水不行,玉家就完了,他這個家主也就沒了。

說不擔心那是騙人的,甚至很多人心裡恨青水,如果青水不出現,玉曦萱嫁過去,什麼事情也就沒了,可惜現在說什麼也晚了,只能祈禱青水勝利,祈禱青水將劉家剷除。

如果能將劉家打倒,玉家不會有任何損失,反而會水漲船高,甚至頂替劉家的位置。

風險越大,機遇越大。

中午的時候劉家的人來了,對方來是來在約戰書上簽字的,這也是一種形式,簽字了,這就如前世的合同一樣,這就合法了,違背一方會受到制約,甚至會讓同道中人群而攻之。

青水自然毫不猶豫的簽字,時間是明天上午日上三竿之分,子時之前,地點是青雲路的廣場大斗台。

……

青水看看這明朗的天空,空中不時的飛過成群的鳥類,不時的有幾株大樹,很高,上面也是嘰嘰喳喳很多叫不出名的小鳥,這是一個美麗充滿生機的精彩世界。

青水和玉曦萱以及以及玉家的一行人趕去青雲路的斗台。

玉家老爺子倒是很開懷,似乎很開心,沒有絲毫擔心,這讓青水也很驚訝,這老人家是對他自己有信心,還是對自己有信心。

青雲路廣場大斗台這裡早已是人山人海,余家和劉家都在,還有很多青水不知道的家族勢力,昨天一天的時間都知道劉家喝一個年輕人要比斗,年輕人和玉家是一起的,最重要的是這個年輕人殺了劉家三少爺。

走到屬於玉家所在的位置,現在距離開始比斗還有一點時間。

這一次比斗的見證人是余家還有青銅門,青銅門是青霄城一個古老的門派,人不是很多,但修鍊的是青銅功,一種古老的煉體術,有點前世僧人的性質的,不參與任何競爭,威望很高,所以不管誰在青霄城都會給青銅門面子。

一個青衣老者站在台上,他的身材很魁梧,面容剛毅,一雙眼睛很正直,雖然是個老者,但不是很老,向著周圍說道:「今天是劉家和青先生的比斗,有幸請老朽來做個見證,具體比斗還是讓雙方進行協商,我和余家不干預,一切由雙方協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