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王鵬狠狠地想了想,最後卻是無奈搖頭:「哈,這東西,師尊沒說過,我們就當作我們是……無門吧!」

無門……

難道師尊之下只有王鵬和自己的女兒不成?

這樣也罷,至少少了日後很多的操勞,而一旦他日和什麼勢力再次對決,也不會影響到什麼門內的其他無辜弟子了。

「好了好了!這間房就是師兄的了,另外那邊最差的一間房給了莫文那小子,師弟你就暫時住在最好的中堂吧!」

接著便是安排,王鵬笑道:「在選將大典開始之前,沒有人會來找你麻煩,而你只要認真苦修便是了!」

說完這句話,這傢伙也不解釋或者交代什麼,已經一步踏空,向著某個方向破空而去。

只是才飛出去了數十里,這傢伙再次飛了回來。

「哈哈哈,差點忘記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又回到了王羽跟前,這傢伙摸出了什麼東西。

「這是什麼?」

「極劍的另外一部分!」

極劍!

王羽聽王鵬說過,說師尊當年在血劍池留下的極劍其實僅僅是一半的奧義而已,而且當初師尊無法收回就只能將其遺棄在了血劍池當中。

這樣說來,師兄王鵬和師姐以及師尊自己本人,後來所修的都是另外一半的極劍奧義和神通。

現在……

王鵬居然沒有想過跟王羽討要那另外一份的極劍,卻主動將自己的極劍,交了出來!

「師尊說過,血劍池的極劍才是本源,若是被人獲得便無法再被其他人獲得了,所以日後只要我們找到了得到那份極劍神通的師兄弟,就可以將這一份極劍送給他,使得極劍真正圓滿!」

是這樣嗎?

至少,王鵬說的一點很正確——王羽體內的極劍是殺戮血海全部凝聚煉化之後所得的東西,若是要想在分給其他人,除非是將王羽滅殺再從他的體內煉化出去。

「放心了小子,便宜你的!但這是師尊命令,你可不能拒絕!」

天識一掃,王羽確定了那東西果然是蘊含了什麼神通的玉佩,隨機有了為難。

見他為難,王鵬一把將玉佩捏碎,而後以極其強大的力量將王羽徹底控制了起來。

這樣的控制,是動彈不得。

而且這樣的控制之下,若是王鵬想要突施冷箭將王羽滅殺,應該足夠成功了。

「師弟你聽好了,下面便是這一分極劍的奧義,你要牢牢記住……」但王鵬,沒有那麼做,而是以天識開始將什麼東西以電流的方式,送入到了王羽的體內。

得到這一切,王羽只感覺到自己的識海內頓時有了某種明悟,好似自己的天識當中多了一個光點,只要自己繼續向上一步,便會捅破什麼從而得到什麼一般。

時間,不斷流逝!

足足三天之後,王鵬看上去已然虛弱了許多,並且面色也有幾分難看:「哈哈哈,好了好了,師弟啊,師兄還有要事去一趟魔皇宮,你就在這裡好好參悟吧!」

聽到這句話,王羽想要點頭,卻早已將全部力氣都融入到了參悟當中,所以僅僅是能夠在嘴角給了師兄一個微笑,僅此而已。

至於在他的識海當中,此刻的他彷彿傲然地站立在了整個蒼穹之上,面對著的是無數的日月星辰,無數的生死殺伐,還有無數的斗轉星移。

而後,他看到了一柄劍。

不斷地自己舞動著,劃出了一個個匪夷所思的圓圈,斬出了一道道不可思議的軌跡……

「極劍……這才是完整的極劍!」

看著,感悟著,領會著,王羽心裡沉沉發誓:師兄,不管師姐身在何處,我必定幫你將她救回來,必定!

……

另外一邊,和王鵬的修者星相隔了難以計數的遙遠距離,一塊大陸還在繼續不斷地變得越來越生機盎然。

其中天地靈氣最為精純濃郁的地方,被人稱作了聖地桃源。

此刻就在這聖地桃源當中,一名白衫男子微微露出笑意,結束了剛才的盤膝閉目。

在不遠處,一名傾城的女子注意到了他的微笑,緩緩上前:「怎麼了?你又參悟到了什麼了嗎?」

聞言,男子緩緩站起,順手還將一根木棍拾起來:「曉儀,你看看我的這一劍怎麼樣?」

話語落,只見他以凡人一般的實力和速度,開始施展出了一套劍術。

這樣的劍,沒有劍氣和銳利的鋒芒。

這樣的劍,其實僅僅是一根木棍而已。

但數十息之後,男子微微一笑望向了不遠處的一塊千噸岩石,將木棍輕輕一指:「九劍歸一!」

轟隆隆……

隨著這一劍斬出,原本只是凡人之軀的白衫男子赫然斬出了一共九道凌厲劍氣,而等到九道劍氣剎那之後合在一起,那岩石瞬間崩潰殆盡……

只剩下,灰燼!

「這,好凌厲的一劍,這是什麼?」

「這就是完整的極劍,師尊應該是給他取過名字的——《九劍訣》!」

「九劍訣……真厲害!」

【作者題外話】:7月16號,本月第十六次五更!

看到這裡或者會有兄弟姐妹懷疑,這本書是不是《劍碎星辰》的前傳了?

哈哈哈…… 再回王鵬所轄修者星,時間已經過去了數日之久,王羽一直盤膝而坐,除了衣袂翻飛之外,身軀從未動彈過分毫。

莫文倒是無聊,偶爾練練王羽傳授他的幾招劍式,除外便是喝酒!

這裡也沒有什麼好酒,大多是王鵬在山林裡面野果成熟的季節內摘下的果子,過醬之後自己釀造的酒。

酒性不烈,反而有些香甜,只是喝多了也會醉人,並且作用力極強。

所以莫文在最後兩三天里都是醒了便喝酒,而後便喝醉,半醒半醉之間倒也逍遙。

第七天,王羽結束參悟睜開雙眼的時候,看到的第一幕便是莫文終於又喝醉了,而且搖搖晃晃地向前走去,一不小心「哎呀」一聲便摔下了山崖。

還好,下方是泥潭,莫文又有著不錯的體質,所以除了弄到一身污泥之外,這傢伙仰躺著居然有了酣睡。

對這一切,王羽苦笑無語。

只是很快的,他的劍眉皺起:有人來了!

……

「你說……王鵬大人去了魔皇宮?若是早知道這樣,我等就不必繞道前來這裡了!」

「是啊!還以為給他這個消息能夠叫他歡喜呢,不過也罷,我們再去魔皇宮一趟便是了!」

王羽看著來人,一人身上有著一個「九」字,一人身上有著「十三」字樣。而且兩人自我介紹的時候,也承認是兩名天帥。

天識掃過,王羽不必懷疑他們的說法,因為自己確實無法窺破這兩人的實力,所以他們至少都已經是四階魂聖巔峰或者五階魂聖的水準了。

聽完兩人話語,王羽問道:「兩位大人,不知道你們說的消息,是什麼?」

聞言,第九帥上前一步,說道:「關於他的師妹……」

不料不等他說完,十三帥卻是伸出只手暗暗拉了拉他的衣袂,眼神裡面有著某種提醒。

美味甜妻:司先生,住口! 見狀,第九帥才忽然想到了什麼,呵呵一笑:「你叫王羽吧?有些事情不知道也好!罷了罷了,我們還是前往魔皇宮找王鵬大人吧!」

這樣看來,是他們不願意將什麼事情告訴王羽了。

眼看著兩人就要走了,王羽也是謹慎之人——既然人家不說,自己何必追問?

所以抱一抱拳,他微笑道:「既然如此,恭送兩位大人!」

「嗯,那好,我們這就先告辭了!聽說王羽你年紀輕輕便擁有驚世駭俗的實力,我們很期待你在選將大典上的表現啊!」

「是啊!後會有期!」

說著,這兩位天帥看似就要離開。

但在離開之前,十三帥邊走邊說了一句:「只是……這一次若是真的要進入無盡輪迴,估計我們都得跟王鵬一起走一趟了!」

「是啊……」

又是一人一句,兩人這才凌空而起,消失於天際當中。

……

數十息之後,在遠離了這塊大陸的星域當中,兩個身影停了下來。

其中一人一臉陰沉,問道:「十三,你覺得他會去嗎?」

「不確定!」聞言,另外一人同樣一臉冰寒,說道:「此子絕不尋常,心機應該頗深……估計他,不會隨便進入那無盡輪迴之地!」

「若是他不進入那該怎麼辦?好不容易請了皇妃將王鵬拖在了魔皇宮中,不能夠趁此機會幹掉此子的話……王鵬的實力只會更強,而且這小子……我總是覺得不安啊,他繼續成長起來的話,比王鵬更可怕!」

「那怎麼辦?」深吸口氣,十三咬牙道:「不如你我這就出手,大不了做得乾淨利落一點,在王鵬回來之前幹掉這小子?」

原來,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那第九帥和十三帥!

此刻一人一句地對話著,兩人的眼睛里都有了難以掩飾的殺機:他們跟王鵬不和,甚至於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了,若是王鵬得到了王羽的幫助之後更強大了,這一切對他們而言將會是絕對的不利消息!

接著沉思了片刻,十三帥握緊拳頭,有了決絕:「九哥,若是我們將王羽幹掉再製造假象,說他去了無盡輪迴,難說還能將王鵬那傢伙也給弄進去……到時候你我憑空都能夠升一級啊,這樣做,你說好不好?」

「你是說……」

算計,還在繼續!

……

盞茶時間之後,王羽已經落在了那淤泥當中,但是因為有著護身靈氣,所以看上去他就像是踩踏在了淤泥裡面,其實腳面始終距離淤泥有著一尺距離。

「莫文啊莫文,你睡覺也就算了,若是一個翻身之後將鼻息弄在了淤泥裡面,你或者會是天下間第一個自己憋死自己的九階魂尊!」

無奈一笑,王羽只好只手一揮,以一道柔和之力將莫文托起,將其向上送去,直接放置在了王鵬房舍邊緣的草地上。

只等他完成了這一切,卻是忽然劍眉皺起,有了冷笑:「兩位大人怎麼又回來了?氣氛……似乎和剛才不同了?」

原來,此刻就在他的身後,先前的第九帥和十三帥,已經出現在了距離他僅僅是五丈左右的地方。

「王羽,你怪不得我們!」望著王羽,是第九帥先開口了:「這一次,只好請你成為幫助我們除掉王鵬的棋子了!」

什麼?

聽到這句話,王羽心裡一凌,身上鬥氣瞬間催逼到了極致。

只可惜以他現在的實力哪裡會是這兩位魔煞海天帥的對手,所以僅僅是一息時間而已,他那本該強大到了難以形容的威勢便瞬間被兩人聯手徹底壓制了。

這樣的壓制,卻不是滅殺……

「你們到底有何算計?」感覺得到兩人僅僅是壓制和控制著自己,卻沒有殺死自己的念頭,王羽冷冷問道:「又或者,你們想要得到什麼?」

「沒什麼!」同樣冷笑著,十三帥雙手忽然打出結印,怒喝道:「我們是要送你去找王鵬的師妹罷了!」

師姐?

轟隆隆……

這一刻太突然!

甚至王羽的心神才剛剛一分想到了師姐,自己卻是忘記了第一時間隱匿進入到九罡空間當中,所以等他再次凝神試圖隱匿,身軀四周卻已經有了驟變!

這樣的驟變,若是有人從遠處看來,就好似王羽觸動了什麼結界或者傳送陣一般,在一道金光當中,身影徹底消失殆盡了。

而做完了這一切,十三帥和第九帥對視一眼,均是暢快一笑。

「好了,現在再給那個莫文做點手腳,叫他醒來之後就說王羽自己找到了進入禁地的傳送陣去了無盡輪迴,這樣……王鵬也應該會進去了,哈哈哈哈……」

「好,就這樣做!」 等到這兩人再次緩緩凌空而起落在了那山間茅舍旁,莫文還在酣睡當中,全然不知道剛剛的一剎那這裡已經發生了的一場算計。

望著莫文,第九帥和十三帥對視一眼,還是十三帥邪邪獰笑著,一指點出:「記住,王羽是自己觸動了茅舍內的機關而後消失不見的!」

這句話,彷彿是他自言自語,但一道光線已然將這句話融入到了莫文的腦海當中。

等他做完這一切,第九帥問道:「你為什麼不叫莫文告訴王鵬,直接說王羽去了無盡輪迴?」

「九哥你欠考慮了!」聞言,十三帥笑了:「那地方王鵬是知道任何妖修進入都是必死無疑的,所以他絕不會告訴王羽進入無盡輪迴的機關在哪裡!所以……若是王羽真的是自己誤打誤撞觸動了機關,莫文又怎麼會知道是去了無盡輪迴?」

「哈哈哈……」

第九帥笑了:「還是十三弟考慮周全,九哥佩服!」

「好了!」客氣一笑,十三帥身影一閃進入到了其中一間簡易的茅舍當中,這茅舍正是王鵬自己所住的地方。

而等到他再次返回之前,一道金色光柱衝天而起,那茅舍內的什麼機關已經被他觸動。

出來望著第九帥,十三帥笑得猙獰無比:「好了,哈哈哈……這樣一來王鵬必定相信王羽是去了無盡輪迴了,哈哈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