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是沒和亡者交過手,便是那座名不見經傳的城池中的亡者,林安暖和寧塵對付起來也算不上輕鬆,更何況是去圍剿千羽家的亡者?

容華是真的放心不下,她知道千羽家族人會護著林安暖和寧塵,但在千羽家自顧不暇的情況下,林安暖和寧塵會如何?

尤其是,夜翊他們剛給她傳了音,說是進攻珏玥宮的亡者目標似乎是活捉他們,欲要針對她。

得到這個消息,容華心裡就有所覺,怕是進攻千羽家的亡者,目標怕也是在她親近之人身上。 君臨輕抿了下唇,因為容華哄孩子一般的語氣,紅了白皙如玉的耳垂:「你不生氣我故意拖時間?」

容華嘆了口氣:「剛發現的時候,是有那麼點生氣的。」

君臨眼神一黯,卻聽容華繼續說道:「不過我轉念一想,你向來將我看的極重,千羽家的情況若真的是嚴重到一時半刻也等不了,你怎麼可能和我在這裡鬧彆扭?」

君臨唇角微微翹了翹,顯然心情極好:「雖然天機被遮掩,還隱隱透出大凶之兆,但如果千羽家反應及時,也不會有太大的損失。」

容華聞言輕輕挑眉,思索片刻:「是因為傳言中,那位在千羽家禁地沉睡的神尊?」

君臨微微搖頭:「千羽家禁地可沒有什麼沉睡的神尊,不過,卻又那麼幾個被煉製成傀儡的神尊屍體,那幾個神尊屍傀中,被封印了一絲神尊的神魂。」

「這些屍傀,沒有記憶,沒有理智,沒有情感,卻因那絲神魂的緣故,保留了生前的所有戰鬥經驗。」

「只有千羽家的嫡系血脈才能以秘法驅動,若千羽家嫡系血脈不存,那些屍傀會自行蘇醒,然後殺盡所有手上染了千羽家嫡系血脈之人。」

說著,君臨微微停頓了一瞬,才含笑繼續說道:「千羽家的屍傀,是我親手煉製的。」

「千羽家的第一代先祖修鍊到神尊之後創立千羽家,後來因為舊傷複發而命不久矣,他擔心兒孫而求到我面前,讓我將他煉製成了屍傀。」

「他兒子後來僥倖得了機緣,也成為了神尊,但因為太囂張,被幾位神尊聯合圍攻,雖然僥倖逃脫,但卻和千羽家第一代先祖落了個同樣命不久矣的下場。」

「他擔心自己死後,仇敵上門,千羽家只有他父親一個神尊屍傀護不住千羽家,所以也求了過來,讓我將他也煉製成了屍傀。」

「而他死後,也不出他所料,千羽家果然被人找上門,靠著那兩具屍魁,千羽家勉強打退來犯,千羽家因此保存,所以在許久之後,千羽家又出神尊,神尊又因意外命不久矣,又找上門來將自己煉成了屍傀。」

容華:「……」

容華簡直無語,身為煉器師,她當然也會煉製屍傀,自然知道,在融入神魂之時,那絲神魂會遭受多大的痛苦。

所以,聽完君臨的話,容華只覺得,千羽家祖先一個個的,簡直奇葩又極品,真的,就算是想要給後輩子孫留下保障,也沒誰會對自己這麼狠的。

更何況,成為神尊之後,神魂凝練無比,便是抽出一絲作為分神,那個過程都是痛苦無比,更何況是將神魂用煉器之法和自己的屍體融為一體?

不過……

容華疑惑的看向君臨:「怎麼千羽家的神尊,最後都會因為意外而殞命?」

「……」君臨瞧了容華一眼,語氣帶著些許古怪:「千羽家的那幾個神尊用四個字來形容再恰當不過。」

容華:「……哪四個字?」

「人性本賤。」君臨一字一頓吐出了這幾個字,瞧著容華驀然睜大的眸,他道:「從千羽家的第一任先祖到後來的幾個神尊,他們無一例外,都是嘴巴賤,人家不願意聽什麼,他們偏偏說什麼。」

「哪怕是不認識的人,他們和人聊不過三句,就能說出一句恰好戳中痛腳的話來,偏偏他們還不自知,等到人家因為他們那張嘴與他們反目成仇的時候,他們還覺得是人家是開玩笑,賤兮兮的跑上去,說是道歉,然後還是戳人痛腳……」

「這樣的神尊,便是天道想讓他們活著,也是無能為力。」

只因那張嘴,實在太拉仇恨了!

容華:「……」因為嘴賤而死什麼的,真是讓人想吐槽,也不知道還從何吐起。

君臨目光沉沉:「因著千羽家後來的神尊與千羽家第一代先祖是如出一轍的嘴賤,我還懷疑過他們是否是千羽家第一代先祖的轉世。」

「然而查探過神魂之後,卻又完完全全不是一樣的神魂。」

容華她訕笑兩聲:「那個阿臨你所說,千羽家那幾位不會說話的神尊先祖,應該是從一開始就不太會說話,他們是怎麼……呃,活到成為神尊的?」

容華覺得這也真是神奇了,明明一張嘴拉遍仇恨的先祖,卻偏偏能一路成為神尊,但都成為神尊了,最後又因為那張嘴而死……這簡直了!

君臨語氣淡淡:「每一個最終能夠成為神尊的神人或是神獸,他們都為大氣運者,自然能夠逢凶化吉。」

「偏偏千羽家那幾個有幸能夠成為神尊者,嘴巴太賤,得罪的人太多,以至於遭受的磨難也就特別多,氣運消耗過度。」

「所以,最終雖然能成為神尊,卻也活不長久。」

容華默默,這真不知道是該說這些千羽家的神尊先祖一句運氣好,還是不好了。

若說不好,偏偏這些千羽家的神尊先祖靠著一張嘴得罪的敵人不計其數,卻能成為神尊。

可若說好,那些千羽家的神尊先祖在成為神尊之後都不長命……

容華想著,不由扶額,真的是讓人無法形容啊。

容華心裡也忍不住嘆息,尋常勢力,能出一個神尊,都是得天之幸了,千羽家倒是好,有那個運道接二連三的出神尊,可奈何出的神尊都嘴巴賤,以至於自作死,最後留不住。

不過,也得虧這些千羽家的神尊先祖心裡記掛著千羽家,便是死了,也要留下屍首守護千羽家,千羽家才沒因為他們的嘴賤給連累,滅了族……

容華覷了君臨一眼:「不過,你怎麼會幫忙的?」

據容華所知,君臨可不像是人家求上門他就會幫忙的主兒。

君臨回看了容華一眼,眸中閃過一抹柔和:「本來不想幫的,但我突然心有所感,推衍天機之後發現,千羽家與我之間,註定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若是沒有千羽家的神尊化為屍傀守護千羽家,千羽家十有八九會被滅,而我也會因此失去對我來說極為重要的存在,所以我便改變主意幫了他一把。」

說來,以君臨的涼薄性子,便是千羽家在未來會與他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千羽家滅門會讓他失去極為重要的存在,君臨大抵也不會出手相助。

但在千羽家的那些神尊找上門來的時候,他卻怎麼也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總覺得,不幫那些千羽家的神尊的忙,留不住千羽家,失去那個重要的存在,他一定會後悔莫及。

這種感覺在心中翻滾,攪得君臨挺心煩的,所以他就答應了。

他將這話說給了容華聽。

容華抿唇笑了:「原來,在那麼久以前,你就已經不自覺的在意我了。」

君臨也露出一抹極淺的笑容:「是啊,在許久以前,我還什麼都沒有發現的時候,我的直覺就已經讓我在意你了。」

話音剛落,君臨抬眼看了眼前方:「我們到了。」

……

百媚王和水合宮少主不錯眼的看著漸漸出現的空間之『門』。

底下同樣有人注意到了開在半空的空間之『門』。

林安暖眼中不由劃過一抹喜色:「是容華到了。」

寧塵微微頷首:「八九不離十。」

果不其然,空間之『門』里,走出兩個人來,正是容華和君臨。

除了林安暖和寧塵,千羽家的人在瞧見容華身邊還跟著個君臨的時候,眸中都是愕然驚訝。

作為九大至尊神獸之一,君臨不常出面,但他長什麼樣子,無疑會被各大勢力告知門下弟子,以防弟子不長眼得罪了不該惹的人,以至於招來大禍。

林安暖聽見旁邊有人問容華和君臨什麼關係時,不由扭頭:「你們不知道?」

溺愛成婚:帝少寵妻如狼 那問話的千羽家族人也看向了林安暖:「我們應該知道?」

林安暖默了默:「消息,還沒傳開?」

林安暖覺得不應該啊,以君臨恨不得立刻將容華娶進門,為自己正名的模樣,怎麼可能不昭告天下他和容華的關係?

那問話的千羽家族人更摸不著頭腦:「什麼消息?」

林安暖抬著下巴示意那名弟子看容華和君臨的方向:「你們都不知道,他們是未婚夫妻嗎?」

附近聽著這話的千羽家族人都瞬間轉過頭來,眼中都是不敢置信。

說來,君臨是容華未婚夫這件事,珏玥宮中都已經傳開了,但卻沒有傳出來。

而千羽家容華的直系血親雖然知道,卻也沒有特意說出來,再說了,當時正忙著血祭之陣這等生死攸關之事,容華的未婚夫這件事就先被放在了一邊。

再加上君臨在封印之地,容華後來去了珏玥宮閉關,所以,他們兩個的關係至今為止還只是小範圍的流傳開來。

有千羽家族人乾笑了兩聲,結結巴巴的問:「你,你沒,沒開,開玩笑?」

林安暖無語:「……事實都擺在眼前了,你居然以為我在開玩笑?」

「而且,誰敢開他們的玩笑?」

一個名揚天下的九階煉丹神師,一個早有威名的至尊神獸,誰敢開他們的玩笑? 可是這樣的事實卻叫那些千羽家族人不敢相信,震撼莫名,以至於一時之間呆立在原地,都忘了四周的魂之大陸亡者。

可是他們忘了正與魂之大陸的亡者交戰,那些亡者可沒忘,見方才與自己打的要死要活的人類因為一個消息震驚的忘了自己處於什麼場合,嘿嘿笑了兩聲,乾脆利落的將鐮刀揮下去。

致命的危機叫那些千羽家族人一瞬間毛骨悚然,都清醒了過來,只是看著近在咫尺的鐮刀,他們即便躲閃及時,怕也是會受些傷,不由一邊躲閃,一邊心中哀嚎這傷受的冤枉。

不過,鐮刀近身之前,卻突然停了下來,然後消失的乾乾淨淨,那些千羽家族人詫異的看過去,發現一根根火系神靈力組成的箭羽正斜插在地面上,且在下一瞬消失不見。

而原本站在那裡的亡者卻已經一個個不見蹤影,顯然,那些亡者是被這火系神靈力的箭羽消滅掉的。

「你們走神也不看看是在什麼場合,覺得自己活太久了嗎?」清靈悅耳,帶著幾分嚴厲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那些千羽家族人抬頭看去,便見手持紫色彎弓的容華正蹙眉盯著他們。

明明是聽到容華和君臨的未婚夫妻關係被震驚的一時獃滯,險些受傷,可看著容華,這些千羽家族人卻一句辯駁的話都說不出來,只好默默轉身,再去找其他亡者交手。

林安暖見容華的目光看過來,不由沖著容華討好的笑了笑。

容華見她這帶著幾分心虛的樣子,就知道她和方才那些千羽家族人在戰鬥中失神的事情有關,不由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然後容華就看向了某處空間:「兩位不是一直在等我嗎?現在,我來了,兩位是不是也該出面一見了?」

百媚王和水合宮少主的隱匿功法極好,容華一時半會兒其實也發現不了,可惜,在看到容華和君臨出現的一瞬間,百媚王和水合宮少主一時不防,漏了氣息,這才叫容華早了那麼一些時候發現。

百媚王和水合宮少主見自己被發現,也沒打算繼續藏著,大大方方的顯出身形。

容華第一時間就將目光放在了百媚王身上,這人身上的氣息,莫名熟悉啊……

水合宮少主毫不掩飾自己灼熱的目光中對君臨的垂涎和覬覦:「早便知曉獸族修為越高者,人形便越出色,而九大至尊神獸便是獸族中人形最為完美者,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真是完美的讓人忍不住的想摧毀啊,水合宮少主眼中的黑暗翻滾涌動不休。

水合宮少主的話叫容華忍不住蹙眉,水合宮少主雖然被君臨的美色所迷,但她對容華恨意至深,自看見容華,注意力就沒從容華身上離開過,自然沒錯過容華的表情。

水合宮少主忍不住輕笑:「喲看容小姐這副模樣,似乎對我覬覦你的未婚夫很不滿吶!」

覬覦這兩個字水合宮少主說的可謂是光明正大,理直氣壯。

容華也是一聲輕笑,難掩冷意:「既然水合宮少主這麼有自知之明,那就還請把眼珠子從我的所有物上扒下來!」

千億狂妻:好想跟你談戀愛 一直沉默的百媚王開口了,卻不是對容華,而是對君臨:「你看,她就是把你當成一個物品,這樣的她,有什麼值得你喜歡的地方?」

容華轉頭看了百媚王一眼,目光沉沉。

君臨也抬眸瞧了百媚王一眼,清冷淡漠,毫無情緒:「這樣甚好,我的榮幸。」

百媚王認真的看了君臨一眼,卻發現雖然君臨看著她,但眼中卻沒有她一分半毫的影子。

她苦笑了一聲,聲音沙啞難掩悲憤恨意:「果然是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她做什麼的都好,對的錯的,皆入你眼,而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她做什麼都是錯的,傾盡一切,也不能在你眼中留下痕迹。」

君臨蹙了蹙眉,卻不再願意看百媚王,容華轉眼瞧了一眼君臨。

以容華對君臨的了解,自然是能看得出君臨心中大抵是有幾分莫名其妙和不悅。

也確實如容華所觀察到,君臨心中只覺得莫名其妙和不悅,莫名其妙在於他根本就不認識百媚王,怎麼百媚王說的這話好像他負了她一樣,不悅在於百媚王當著容華的面說這樣惹人誤會的話。

若是引得容華吃醋,心情不好怎麼辦?

想著,君臨看了容華一眼,發現她情緒甚好時,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有些委屈,便通過契約在心裡問道:「阿鸞,你怎麼都不吃醋?」

容華挑了下眉,又看了一眼君臨,只覺得啼笑皆非:「吃哪門子的醋?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誰?」

說著,容華忍笑問:「你想看我因為她吃醋?」

君臨想了想:「算了,吃醋難免傷心,我捨不得讓你傷心。」

容華的心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百媚王和水合宮少主不知道容華和君臨心中的交談,但容華和君臨之間的眉眼交流阿門看得清清楚楚。

眼瞧著容華和君臨忽視她們,當著她們的面眉眼傳情,百媚王和水合宮少主感受到了被輕視的同時,還有幾分酸澀憤怒。

覺得容華居然得了擁有天人之姿的君臨的愛慕,真是天道不公。

百媚王不甘心的對著君臨說:「你心裡眼裡皆是她,可你知不知道她究竟有多狠毒?」

「我的分神入輪迴歷練,從未害過她,卻因她廢了修為,挑斷了手腳筋,割了舌頭,毀了容,沒了雙眼,丟在破廟裡任由乞丐羞辱……最後被她一把紅蓮業火燒的乾乾淨淨!」

「她這樣,根本就配不上你的喜歡!」

百媚王的聲音極大,傳入了下方正苦戰的千羽家族人眼中,他們都不由抽出一絲心神關注著,難掩驚訝,畢竟,任誰看著容華,都覺得她不像是會做出百媚王口中之事的人。

千羽家家主眸光瞥向百媚王,皺了皺眉。

容華雙手環胸,冷笑一聲:「果然是你呢,白!煙!柳!」

百媚王聽見容華的話,唰的揭開了黑袍,那張與白煙柳一模一樣,卻比白煙柳精緻十幾倍的蒼白卻絕美的容顏恨恨的盯著容華:「你沒想到吧,本尊還活著!」

當初她雖是分神轉世,但自我意識也投入了大半在分神中,容華那一把紅蓮業火,燒沒了她轉世的肉身,燒的她分神灰飛煙滅,也讓她的意識遭受重創,險些變成了一個白痴!

給她本體造成的傷害更是叫她在這幾百年間不停的吞噬亡者,搞得她領地之內怨氣衝天,頻頻動亂才能痊癒。

「活著?」容華玩味的重複了一句,「也是呢,對於生存在魂之大陸的你,這個樣子也是活著。」

百媚王語氣憤恨無比:「本尊分神轉世在玄天大路上,自幼與你相交,從未有對不起你的地方,便是後來絕交,也是你心血來潮之故,而後各自修行,本尊亦不從針對你,你為何要那般對本尊!」

啪!啪!啪!

容華忍不住鼓掌,似笑非笑勾起一側唇角:「真是好一張顛倒黑白的嘴!相交之時不曾對不起?也是,你把我當冤大頭,指望著我給你買丹藥法寶,天材地寶,且白家有我父親的諸多好處,你也因與我相交在白家地位大有提升,你面上自然是要討好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