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真的可以修鍊。

她也深切的清楚,凌霜仙蘭和無垢玄魄究竟是多麼難得的寶物,說是一步登天也不為過。

孤雲竟敢據為己有,簡直是不可饒恕。

小白花按捺住心中的驚喜和憤怒,靜靜等待著出嫁的日子。

離開顧府,離開這群熟悉原主的人,那麼她就自由了。

想來這段時間的苦難,定是老天爺對她的考驗。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餓其體膚……

…… 時間一點點流逝,大婚的日子就在眼前,冷漠如南奕,都忍不住擔心顧笙究竟打算做什麼。

難道任由這個孤魂野鬼跟苑錦航做一對正經夫妻嗎?

以苑錦航的性情,必然不會放過到手的肥肉。

……

……

與顧家凝重氣氛不同,若不是礙於人言可畏,小白花怕是就要喜形於色了。

脫離顧家,對於小白花來說是一個契機,所以她無比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十里紅妝,聲勢浩蕩,似是為了顯示對這門婚事的看重,苑錦航下令在上京城由顧府到皇宮的路段兩旁大樹上繫上紅綢。

道路兩旁站著的是井然有序的侍衛,保證顧笙的安全。

鑼鼓聲,鞭炮聲交織著,熱鬧喜慶。

顧家無其他子嗣,因此是由南奕背著顧笙上花轎的。

踏上花轎的那一刻,遠在千萬里之外的顧笙睜開來了雙眼。

果真,她不是屬於人世間的。

在此修行一月余,她覺得她的把握更大了些。

顧笙抽回可自己那一縷神識,走馬觀花般瀏覽了小白花這段時間的日常。

沒想到,竟然安安穩穩沒有造作過了一個多月。

看來孤雲和她的那位爹爹還是神助攻啊。

入宮了,那麼她的戰場也要開始了呢。

也許她該回去了。

難不成她還在這裡等著看小白花和苑錦航相親相愛?

別鬧了……

心念轉動間,顧笙就回到了轎子內,不動聲色的窩在身體里。

拜天地這種事情還是交給小白花吧,反正小白花心心念念想要嫁給苑錦航。

君子有成人之美。

……

……

轎子一晃一晃,顧笙昏昏欲睡。

嗯?

南奕藏在暗處?

看南奕這冷冰冰氣勢洶洶的樣子,難不成是要去劈了苑錦航?

(#°Д°)

南奕難不成是良心發現,想要拯救她出火海嗎?

可不就是嘛……

皇宮就是一處銅牆鐵壁的火海,進去便很難出來。

╮( ̄▽ ̄「)╭

以南奕的本事根本就不需要她擔心,反正就連她都不是南奕的對手。

如果南奕能夠大鬧皇宮,把苑錦航的勢力硬生生撕出一條口子,就再好不過了。

唉,能抱南奕的大腿,體會一下躺贏的感覺真真是千年難得一遇。

顧笙息了要掌控身體的念頭,繼續打瞌睡。

在大婚之日打瞌睡的應該也只有她了。

正常的新娘子都應該像小百花一樣激動,忐忑,憧憬……

emmmmm……

既然小白花如此想與苑錦航成就夫妻情深,恩愛兩不疑,她真的不介意成全一下。

不能生同裘,那她可以讓小白花與苑錦航死同穴啊,哪怕把兩人魂魄捏在同一具身體里都可以。

她這個人最是和善,最是好說話。

本來想著若是小白花識時務,她不介意贈小白花一份厚禮,將來投胎轉世也能省事些。

(>_<)

可誰讓小白花偏偏想著殺孤雲,除喬妹妹,滅了她的粉絲團,然後幫著苑錦航隱藏暴行,助紂為虐呢。

如此煞費苦心,她都不好意思拆散了……

真是懷疑,為什麼在小白花心中,她就有那麼多見不得人的關係了?

她很專一的,好嗎?

轎子外吹吹打打的聲音熱烈而又莊重,若不是清楚苑錦航的為人,清楚他與梁家小姐的恩怨,怕是真的會誤以為苑錦航待她珍而重之。

o( ̄︶ ̄)n

可笑,她何時需要人寵。

顧家小爺明明是實力寵別人。

苑錦航那樣的人,擱在以前,從天上掉下來,她都不準備接住。

……

……

南奕不遠不近的隨著大婚的隊伍,眉頭緊縮,似是遇到了天大的難事。

要是一劍殺了花轎里這個冒牌貨,顧笙回來的幾率有多大?

苑錦航邪門的很,若是任由那個智障傻白甜矯揉造作冒牌貨進入皇宮,以那冒牌貨投懷送抱的癖好……

╮(﹀_﹀)╭

不能想。

再想下去,他怕自己真的再也忍不住一劍劈開花轎,讓這上京城數年來最盛大的喜事直接變為喪事。

呼……

南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打算再等等。

他隱約清楚顧笙的計劃,顧笙是真真打算嫁入皇室的。

也罷。

與苑錦航拜堂成親的是那個冒牌貨總好過是真正的顧笙。

這樣一想,南奕的心情頓時輕鬆了些許,就連那些煩人的吹吹打打都能聽出幾分喜悅。

不過……

孤云為何表現的如此興奮?

看看亦步亦趨笑容滿面跟在花轎旁,時不時還跟圍觀百姓打招呼的孤雲,南奕無語。

這是大婚……

你以為是聖上巡遊嗎?

不就是嫁給苑錦航這樣一個陰狠詭譎毒辣至極的人,孤雲作為顧笙的狗腿子用得著這麼興奮嗎?

這對主僕,就是缺心眼啊。

孤雲可不知道南奕對她的嫌棄,反而嘴角上揚的弧度越來越大,腳步越發輕快。

跟著少爺在這上京城中造作了這麼久,終於要換個地方,開始更加驚世駭俗的造作了。

怎麼能不興奮呢。

以前少爺偷香竊玉,撩撥小姑娘,她忙前忙后,著急幫少爺掃尾。

如今少爺好不容易有了個大志向,不用再撩貓逗狗,上房揭瓦,她當然要高興。

自今日起,她的掃尾收拾爛攤子就要變成了一項光榮偉大而又純潔的事情。

不對,是脫離了低級趣味,有益於人民的事業。

哼哼……

???!(??????)??

事業二字,聽聽就覺得比搞事情霸氣。

那些魑魅魍魎,宵小之徒,等著她和少爺掃平一切吧……

呃……

這是不是少爺以前說過的中二病呢。

……

在孤雲的興緻勃勃,南奕的坐立難安以及顧笙的昏昏欲睡中終於走完了這條長長的路,皇宮近在眼前。

不得不承認,只要苑錦航願意,那麼必然就能夠每時每刻都表現的完美至極,無可挑剔,甚至讓不明真相的人羨慕不已。

簡而言之,真會做人……

苑錦航帶領著百官站在宮門口等待迎接顧笙。

帝王深情,表現的如此淋漓盡致

苑錦航親自踢開轎門,迎出了小白花,紅綢兩端,一雙璧人。

鮮紅的嫁衣,華美的刺繡,莊嚴的宮殿,一切都是那麼賞心悅目。

這可是帝后大婚啊。 帝后大婚,還是元后,必然是每一任登基為帝的帝王生涯中最濃墨重彩的事情。

哪怕帝王可能不只有一位皇后,但似今日這般盛況,唯有元后可以享受。

紅綢在陽光下,越發的耀眼明亮。

小白花感受著手中紅綢的滑嫩,想象著紅綢另一端長身玉立之人的風華絕代,想象著日後自在暢快的生活,嘴角的笑容明媚燦爛。

她終於離開了顧府,離開了那個與她相剋之地。

她不用假惺惺的學著顧笙跋扈的模樣模樣,也不用小心翼翼在顧父和南奕的雙重監視下討生活。

她才是女主啊。

如今她大婚,眾望所歸,名正言順,她的人生馬上就要開啟新的篇章了。

今日一過,霉運必會一掃而光。

她是皇后,是辰皇朝母儀天下的皇后。

她所嫁之人必是良人,也是這辰皇朝權勢最盛之人。

真好。

這才是女主標配啊。

哪怕苑錦航如今後宮已有數位嬪妃,可哪個上位者在遇到攜手一生的真命天女前不是一個渣呢?

越渣才能越顯示出她的優秀。

告天地,祭祖宗,接受百官朝拜……

一系列繁瑣而又莊重的程序和規矩,再怎麼說苑家都是綿延了千百年的皇朝了。

顧笙百無聊賴的盯著小白花頭頂帶著的碩大鳳冠,無聊的思考,這麼重難道真的不會把脖子壓垮嗎?

可小白花非但不見一絲一毫的疲態,反而興緻勃勃,美艷的不可方物,真真是華貴的神仙妃子。

難不成這小白花和苑錦航還真有孽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