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天祿拍賣行的人,也不清楚委託人是誰。

等到交易完成之後,拍賣行的人扣除掉一部分拍賣的費用,再將交易的方晶石存入不記名的令牌之中,放回秘密地點,這個交易也就算是完成了。

章無縣將這種方式說給羅征聽后,才補充道:「所以羅征兄儘管放心,只要我告訴家族,我是通過這種方法進行交易的,本身也不知道這些天衍精華的主人是誰,想必他們也沒辦法追問。」

「原來如此,」羅征鬆了一口氣,他原本就為了隱瞞自己的身份,去販賣天衍精華的事情頭疼,現在聽章無縣說出這種辦法,這天祿拍賣行做生意多年,的確不失為一個好辦法,既保護的賣家,大家也能雙贏。

「不過……五十五滴天衍精華,羅征兄就放心交給我拍賣?」章無縣開玩笑的說道。

「嘿嘿,十幾萬方晶石雖然多,但是在堂堂章家三少爺眼中,怕也不算什麼,」羅征笑道,這一點的確不在他擔心的範圍內,章無縣做生意追求的並非短期利益,而是長遠的效益,羅征已經告訴他,自己手中可不止這麼幾十滴天衍精華,倘若章無縣真的憑藉家族的力量將他這五十五滴天衍精華貪墨了,那他肯定得不償失。

首先後續的天衍精華羅征不可能再賣給他,再者這個舉動會惹惱了羅征,小雨峰中他肯定呆不下去了,而且還隨時隨地都要提防羅征,這個代價可遠遠不止十幾萬方晶石!

章無縣從羅征手中把那天衍精華接過來,隨即悄無聲息的往他那肥肥胖胖的左手之中塞過去,在章無縣的左手無名指上,帶著一支顏色漂亮的翡翠戒指,那便是一個須彌戒指。

將天衍精華塞進去后,章無縣才感嘆道:「這麼多天衍精華出現,恐怕又會在帝都掀起軒然大波。」

天衍精華的珍貴之處在於,它們可以直接作用在法寶之上。

例如,一把上品靈器,只要澆灌出足夠多的天衍精華,就會產生質的變化,有一定的概率澆灌出一把仙器出來!

雖說付出的多,耗費的天衍精華也非常多,但是一旦成功,拿到一把仙器,前前後後連本帶利就賺回來了。

這也是為何天衍精華如何珍貴的原因。

今天章無縣的修鍊也到此為止了,脫下負重衣后,兩人就從鷂子台上回到主峰之上,就在這時便碰到了周顯和莫燦兩人。

「羅征兄,無縣兄,我正找你們呢!」莫燦看到兩人,笑眯眯的上來說道。

「什麼事情?」羅征沒有反應過來。

章無縣卻拍拍羅征,笑道:「你忘記了?前段時間,莫燦不是說他族中有個聚會嗎?讓我們去捧捧場!」

羅征並非出自於大士族,他所在的羅家,別說章無縣了,即便是莫家也是遠遠不能比的。

所以對於士族之間的圈子,並不是特別了解。

相比之下,章無縣在這方面就敏銳多了,對於莫燦在士族之中的無奈和心酸,深有體會。

「這段時間太忙,把這事情給忘了!你家族的聚會就是今日?」羅征問道。

莫燦點點頭,「對,就是今天。」

此前幾人就答應隨莫燦一起去他家做客,這時候自然跟著莫燦走了。

北城莫家,在大大小小的士族之中,屬於最沒落的那一種。

士族這個頭銜,是世襲的。

不過即便是世襲,也不是說某個家族可是世世代代都將是士族。

例如曾經有一個大士族,明月蕭家,這個蕭家雖然不是最早的那一批士族,但是因為蕭家人才濟濟,逐漸崛起,無論是帝軍還是焚天宮內,都有蕭族子弟擔當要員,家族內的高手如雲,真正的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七大老牌士族!

但是蕭族在實力大大的增強之後,慢慢的也就有了野心,他們在朝綱之上,頒布政令,在焚天王朝的周圍開疆擴土,一時間風光無兩。

那時候,即便是七大士族的子弟見了蕭家的人,也要矮上三分!

好景不長,一段時間后,有人給蕭族扣上了一頂謀反的帽子。自此,整個蕭家士族被連窩端掉,蕭家雖然還有子弟後人存留在世上,但是他們的士族特權卻被整個拿掉了,直到現在,蕭家都沒能夠恢復元氣。

所以士族的特權,是焚天宮中的那個人賜予的,同樣他也能夠收回去。

北城莫家這些年,人才凋敝,若是他們家族不依靠別的士族,或者出不了什麼大人物的話,士族的特權也很有可能收回。

焚天帝都北邊,一條筆直的大街盡頭,建造著一座兩丈高的大門,整個大門上塗抹著朱漆,在大門的兩邊,還有兩隻巨大的銅獅子趴在地上,散發著一股股威嚴之勢。

即便是沒落的士族,對於帝都中的平頭百姓來講,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莫燦帶領著羅征,章無縣,周顯等人便走到了門前。

今日莫家有聚會,要宴請賓客,整個莫府上下都已經裝點了一番。

大門上方懸挂的四個鯉魚燈籠換了新的,門前的銅獅子也刷洗一新,大門兩旁還有一位管家,兩位僕人站在門前,迎接莫家的客人。

莫府管家臉上一直堆著笑容,今日迎賓,來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不是大士族的子弟,便是朝廷高管,他保持著這個笑容足足有幾個時辰了,那笑容彷彿被凝固在臉上一般,整個肌肉都已經僵硬了。

不過當莫府管家看到莫燦帶著人回家,他頓時感覺肌肉一陣鬆弛,那張保持著笑容的臉,此刻終於轉變了神色,變作一副傲慢,輕視的樣子,「莫燦少爺,您怎麼回來了?」

莫燦原本就不喜這莫府管家,自從他母親死後,整個莫府之中基本沒有他的容身之處,聽到莫府管家這般問,莫燦冷聲說道:「怎麼?我不能回來?」

莫府管家搖搖頭,「倒不是說不能回來,不過莫燦少爺現在乃是青雲宗的外門弟子!回不回這個莫家都不重要了嘛,哈哈!」

那管家把「外門弟子」四個字咬音咬的特別重,那意思很明白,這莫家雖然衰敗了,但還沒有把區區外門弟子瞧在眼中,若是莫燦以為自己成為青雲宗的外門弟子,就想在莫家翻身,無疑是痴心妄想。 廣場上,那位侍女的聲音響起后,場中所有人的目光皆是瞬間匯聚到了蕭寒身上,眼中神色各異。

但毋庸置疑,嫉妒,是此刻眾多男子共同的心聲。

到了此時此刻,眾人如何不知道,神女之所以放出消息宴請諸天驕,都是幌子,想必神女就是欲藉此召集眾人前來,好找那名叫蕭寒的傢伙。

神女真正想宴請的,從始至終,恐怕就只有蕭寒一人!

神女如此待遇,讓眾人如何不心生嫉妒,今夜,他們皆是陪襯。

「蕭寒兄弟,厲害啊,巫族神女你居然都勾搭上了?」無戒湊了過來,一臉崇拜的說道。

對此,蕭寒卻是感到很無奈,他壓根兒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神女宴請他,可是,他根本就不認識這所謂的巫族神女。

「這女人,搞什麼鬼?」蕭寒目光疑惑看向那雨幕中的唯美倩影,嘴中喃喃。

「這位公子便是蕭寒蕭公子嗎?」

察覺到廣場上的反應,侍女的目光也看了過來,她打量了蕭寒一番,又出聲問道。

「如果場中沒有同名同姓的話人,那麼你嘴中的蕭寒,應該就是我了。」蕭寒回應道。

蕭寒的話音一落,只見,雨幕後那位一直靜坐的女子居然站了起來,似是有些激動,此刻她的目光似乎也是第一時間朝著蕭寒看了過來。

「你真的在這裡!」

雨幕後的女子,美眸緊緊盯著蕭寒,當那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后,她眼波流轉,有一絲柔情涌動,那張妖艷的容顏上也是浮現一抹迷人笑容,本來她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沒想到,這傢伙真的出現在了這裡。

然而,就在她即將走出雨幕之時,居然有一位身材火爆的黑裙女子走到了蕭寒面前,看那模樣,二人似乎顯得格外的親切。

看到二人的模樣,她的腳步一頓,美眸中的柔情消失,漸漸有一抹冷色悄然浮現,隨即她又暗中給侍女傳音了,侍女一怔,有些不解,不過還是點頭了。

「你怎麼跟來了?」見到魔音出現,蕭寒怔了怔,道。

「那巫族神女,就是你嘴中的那個她?」

魔音美眸沒有看蕭寒,目光緊緊盯著那雨幕後的女子,突然說道,之前侍女的話,她自然聽到了,這傢伙居然還跟這神女有關係。

「不是,我壓根兒就不認識這神女。」蕭寒無奈說道。

「蕭寒兄弟,莫要打誑語了,做人要誠實,實話實說,你是不是跟這神女有一腿兒?」無戒眯著小眼睛,猥瑣地盯著蕭寒,說道。

蕭寒:「……」

「滾!」蕭寒斜視著無戒,直接一腳踹了過去,不過卻被這死胖子躲開了,依舊在一旁眯著小眼睛含笑盯著蕭寒,那模樣,似是唯恐天下不亂。

「這是我第一次涉足南域,你想想,我怎麼可能認識這什麼巫族神女。」

蕭寒目光又看向魔音,解釋道,不過此刻,他陡然瞳孔一縮,目光又猛地看向了那雨幕後的女子,他第一次來到南域,而這位號稱南域第一美人的神女,居然點名道姓地宴請他?

這,難道不可疑嗎?

「難道是……」蕭寒目光閃爍,心中不覺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就欲掠上高台赴宴。

「我家小姐又說了,在場的諸位天驕,若誰能打敗這位蕭公子,今夜就宴請誰,並且贈送其一枚預測令!」

然而就在蕭寒欲上台赴宴之時,那侍女的聲音又突然響起了,而且聽這話,語氣似乎有些不善,與之前想表達的意思可謂是截然相反。

之前,神女欲宴請蕭寒,而現在,竟然要讓諸天驕打敗蕭寒,這是什麼情況?

為何突然有了這麼大的反轉?

難道說,神女本來就厭惡這蕭寒,剛才只是在給蕭寒拉仇恨嗎?

想到此處,場中眾多男子的臉龐上不覺浮現一抹欣喜之色,看來,今夜神女最終要宴請誰,還未可知啊。

一時間,諸天驕看向蕭寒,目光不覺都變得火熱起來,若是打敗蕭寒,不僅可以與神女共進晚宴,而且還可以獲得預測令,這該是何等巨大的誘惑。

此刻,眾人看向蕭寒的目光,像是在看著一座會移動的寶藏一般。

同樣,此時此刻,因神女一言,蕭寒,已然成為了眾矢之的!

看著從四面八方投過來的貪婪目光,蕭寒面龐不覺狠狠抽搐了一下,他彷彿看到了一群饑渴難耐的惡鬼,那場景,有些恐怖。

「現在你總該相信,我跟這神女沒那種關係了吧?」蕭寒目光看向魔音,無奈道。

「八成是你在外面惹得什麼風流債,不然這位神女為何要故意針對你?」魔音美眸微眯,掃了一眼那位雨幕的神女,自然察覺到了什麼,那神女看向她的目光,有些不善,雖說未親眼見到這位神女,但這是來自女人的直覺,這位神女肯定跟蕭寒有關係。

聞言,蕭寒真是有些絕望,跟女人講道理,好睏難。

「在下鍾欽,請蕭寒公子賜教!」

這時,人群中,有一道青年身影走了出來,向蕭寒發起了挑戰。

「我認輸!」蕭寒瞥了一眼那位名為鍾欽的青年,淡淡說道,對於這莫名其妙的挑戰,他自然沒有任何興趣,既然神女要故意針對他,那他就所幸直接認輸,反正他又不少什麼。

鍾欽一怔,就這樣贏了?

「必須要用自己的實力打敗他!」侍女的聲音響起了。

「蕭公子,得罪了!」鍾欽不再多言,四星斗尊的氣息爆發出來,當即朝著蕭寒掠去。

見狀,蕭寒也是有些無奈,待得那青年衝到身前之時,他五指成拳,而後直接一拳轟出。

拳落,鍾欽直接倒飛出去,若非蕭寒留手,恐怕這一拳就足以廢了他。

見狀,眾人一驚,這傢伙這麼強?四星斗尊在其手中,竟然這麼不堪一擊?

「我家小姐說了,你們可以一起上,能打傷蕭寒之人,皆可以獲得預測令!」侍女的聲音又響起了。

聞言,眾人大喜,群毆,沒人不喜歡。

蕭寒面色一冷,也是有些不耐煩,這神女故意在整他。

蕭寒眉頭皺起,腳尖輕點,下一刻,身影便猶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那高台之上,那侍女欲阻攔,不過卻直接被蕭寒一掌拍下高台。

「你這神女,有病不成?」蕭寒面色泛冷,隨即一把掀開雨幕,直接走了進去。

不過,看到神女那張熟悉的妖艷容顏后,蕭寒卻是瞬間蒙了,頓時也沒了脾氣,他腦袋縮了縮,連忙退了出來,一臉欲哭無淚的表情,他很絕望。

與此同時,那雨幕中,一道冰冷而動聽的女子聲音傳出了。

「你說,誰有病?」 莫燦撇撇嘴,他早就知道,回到莫家會被這些人冷艷嘲諷了,他自小在莫府長大,受到的各種鄙視,以及不公正待遇已經太多了,他沒實力,又沒有誰肯做他的後盾,故而一直以來都是逆來順受。

他是習慣了,但是羅征,章無縣,周顯等人卻不習慣!

寵溺嬌妻:狂少慢慢愛 這管家是什麼東西?不過是莫府的下人而已,就因為登上這莫府管家的位置,就敢如此說話?

其中反應最大的是章無縣,因為他章家之中,從來沒有下人敢在主人面前這麼說話,章無縣皺了皺眉頭,對莫燦說道:「莫燦,你們莫家的下人,都是這幅德行?」

莫燦笑了笑,正想回答,沒想到這話傳入那管家耳朵中,那管家頓時不幹了,他瞧不上莫燦,自然連同莫燦帶來的朋友也都一併瞧不上了,這便說道:「德行?什麼德行?你這個小胖子倒是說說,我是什麼德行?」

看著那管家一副找死的樣子,章無縣的眉頭已經深深的皺了起來。

別看章無縣平常都是一副憨厚的樣子,真的把他惹惱了,麻煩可就大了。倘若章無縣真的爆發起來,今天這城北莫家的聚會就不用辦了,隨隨便便從章家調遣幾個人過來,就能把這莫家裡裡外外都修理一遍!

不過章無縣還是忍住了,今天畢竟是莫燦邀請他過來的,不看僧面看佛面,說什麼也要給莫燦這個面子。

此刻莫燦也是滿臉歉意,他可是知道章無縣的身份,人家乃是章家的三少爺,讓他跟著自己在家中受委屈,的確是不應該,所以一向和和氣氣的莫燦對那管家吼道:「曲管家!這些是我的朋友,請你尊重點!」

這姓曲的管事嘿嘿一笑,「尊重?我為何要尊重,你有什麼資格……」

曲管事的話說到一半,剩下的話便說不下去了。

他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被最兇殘的凶獸給盯上的感覺,讓他毛骨悚然。

曲管事臉色發白,戰戰兢兢的轉過頭去,便是看到羅征那一雙明亮的眼睛。

羅征只是用十分淡然的目光盯著曲管事,不過在盯住曲管事的同時,將一部分靈魂之力釋放出去,形成一股靈魂威壓。

以羅征現在的實力,只要他想,僅僅只是靠著瞪眼就能壓制住曲管事,讓他說不出話來。

「莫燦,我們進去吧,」羅征淡淡的說道。

莫燦雖然不清楚,曲管事此刻為何像是見了鬼一般的表情,不過能夠猜出應該是羅征的緣故。

於是莫燦還是拍了拍章無縣的肩膀,帶著歉意說道:「無縣兄,抱歉了,我們家下人的確不對……不過你別跟他置氣,我們還是進去吧?」

既然莫燦都這麼說了,章無縣也就算了,點點頭,便和周顯兩人跟在了莫燦後面。

至於羅征,則走在最後面。

就在羅征將目光收回來后,那曲管事感覺到那股威壓頓時消失了,他頓時感覺一陣輕鬆。

羅征的這股威壓,可是讓曲管事非常難受!

這曲管事心中不爽,便張口準備開罵,雖說羅征露的這一手十分不凡,但是曲管事也沒有放在心中,畢竟羅征不過才是先天一重而已,在曲管事看來,這莫燦結交的一些人,只能算是狐朋狗友,上不了檯面,也無需放在眼中。

這裡可是在莫府,一個先天一重的小子也敢放肆?

於是曲管事指著羅征的後背,張口就要開罵。

就在此刻,羅征扭過頭來,目光緊緊的盯住曲管事,嘴角微微彎曲,輕輕一笑。

一抹明黃色的靈魂之力悄然凝聚成一道尖刺,朝著曲管事狠狠的扎了過去!

先前羅征利用靈魂力量對曲管事進行壓制,只是小小的警告一下,讓他閉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