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還是沒有解除,又向後退後幾步,還是感到危險,文慈又向右橫移進步,剛站定,剛才抓着張寧時候站的地方,射來一箭,啪的一聲,箭羽沒土過半。

文慈看到這一幕,心裏震驚,同時還在躲閃這危機感:「這的多遠之外射的箭?還這麼大威力。」文慈看向張寧,心中瞭然,這小子還是個大家之徒,應該是師父到了。

文慈想了想沒有堅持,快速退出小樹林。

正是張寧的師父夏長風沒錯,此時夏長風還在千米之外。

張寧看到這一幕也知道是夏老頭來了,不過沒見到人之前,張寧的心還是沒放下了,因為還有話要說。

時間不長,兩道身影穿出,張寧抬頭一看,正是天蠍座柯離,天秤座李蕊。

張寧趕忙說道:「蕊姐,快去,樹林前方不遠處有一個軍營,雙兒他們都在裏面,去看着,要是沒危險先別救。」

張寧說完話便昏過去了。

李蕊柯離對視一下,反正有夏老頭在沒問題,兩人便來到軍營外,往裏觀看,眾人沒什麼危險,都在睡覺。

柯離笑罵了一句,「兔崽子們,還真瀟灑。」

柯離又問了一句:「救不救?」

李蕊說道:「張寧不是說沒有危險就不救么,先看着吧,張寧不是胡鬧的人,他挺到見到我倆在昏過去,所以這話應該挺重要的。」

柯離:「好吧,看他那樣應該是用「人王」了吧。」

李蕊:「嗯,多半是了,還是強行發動,「人王」,用完是會失去戰鬥能力,但是還不至於昏過去,還口吐鮮血的。」

不一會夏老頭也到了,看了看張寧,然後給張寧餵了一粒葯,背着他找到柯離跟李蕊。

不一會張寧好像緩過來一點了,張寧睜開眼睛,感覺到腦袋快炸了,看到夏老頭,李蕊,柯離三人,張寧的話如驚雷般在三人耳中響起,張寧說道:「剛才那人,是妖族!」

三人被震驚的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張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有必要這樣嘛。」蘇醒和s1mple笑着碰了個拳。

s1mple聳了聳肩:「我只是由感而發。」

輕鬆拿下手槍局的navi只損失了一名成員,這導致了液體的經濟異常差勁,所以直接選擇了一次強起。

navi也能料到液體的起槍,大概率是一把鳥狙和4把沙鷹。

這種ct輸掉手槍局強起的打法是許多職業戰隊都非常常用的。

如果手槍局ct沒有拿到幾個擊殺的話,一般都會直接選擇強起來調整經濟。

主要是這一套打法的容錯率很高。

贏下手槍局的土匪經濟也不會好到那麼誇張,所以這個時間點雙方的經濟差還沒有大到那種地步。

強起的話,翻盤機會還是蠻大的。

面對液體的強起,navi直接選擇了一波控中路。

蘇醒提着隊友給他發的ak47在中路盡情穿射,將對方直接勸退了。

中路的控制權被navi穩穩拿下。

之後控住了下水道的電子哥封上了一顆拱門煙,navi陣型收縮,立馬開始集合。

沒錯,還是一波rushb。

navi手中的道具在做完第一波地圖控制之後,他們的道具剩下的也不是很多。

如果選擇a區爆彈的話,出色的可能性太大了。

所以對比了一下,nafany指揮着眾人來b區打一次靜摸。

nafany提着吹風機在前面小心探點,蘇醒提着英雄ak跟在身後,隨時準備補槍。

但總監這一回合選擇的是抓煙跳白車偵查的一個打法。

navi眾人自然被他瞬間看到了,液體得到信息,展開回防。

在總監看到nafany的時候,nafany也看到了總監。

靜步鍵被鬆開,nafany帶着一幫人瞬間沖向白車。

總監給出的煙霧還沒爆開,nafany就已經踩在他頭上將他給打死了。

b小的naf沒有漏過動靜,他們這一回合就是讓總監去賣。

他小心瞄準,想要用沙鷹的一發致命偷一個,然後再藉著b小這個柱子讓他拖延到隊友回防。

可他高估了自己,這一發沙鷹雖然沒有空槍,但也只是打到了身體,nafany趕忙蹦蹦跳跳衝進包點。

naf在掩體后重新repeek出來,迎接他的是一發ak的子彈。

emperor使用ak47爆頭擊殺了naf。

「b區瞬間失守,液體三人在超市偵查了一會,只能保槍了。」

場上比分2:0

navi也並沒有一味地養經濟,果斷地更換了兩把步槍,讓電子哥和火男更換掉手中的吹風機。

這麼一來navi就有三把ak了,剩下的s1mple和nafany則是用着一把鳥狙加上一把吹風機。

整體來說還是蠻和諧的一個配置,至於為什麼不全換ak,原因就在上一回合對方保下了三把槍。

液體的經濟還不足以支撐長槍局,所以這一回合navi可以肯定,他們會繼續進行eco。

所以留下一把吹風機,方便補槍和刷經濟。

倒計時結束,蘇醒的身位比較靠近中路,主動衝到了匪口拿中路的控制權。

但他彷彿被電子哥傳染,剛到匪口,兩顆雷就迎面而來。

「我特么!」

即使他非常快地就進行了閃躲,但血量也只有30幾了。

見面就殘血。

「s1mple你把鳥狙給我用吧,我殘血了。」蘇醒主動提出換槍,他不敢再繼續推進了,現在血量只有30幾,液體只要打到他一槍身體,都可以讓他躺屍。

「你這和我換狙,捨得你ak了?」現在對槍壓力還不是很大,所以s1mple還有時間和蘇醒侃幾句。

「我這2700的連狙還你1700的鳥狙你已經大賺特賺了,還bb啥啊。」

兩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操作著角色也立馬進行了位置上的調整。

s1mple變為突破走在隊伍的前方進行破點,而蘇醒則是拿着鳥狙在隊伍中段隨着準備補槍的一個位置。

默認控圖雙方依然在做着,電子哥這一回合在a2拿完拿了很久的信息,之後準備在a1靜音單摸,看看能不能有所收穫。

電子哥小心預瞄,一點一點進行搜點。

「電子哥單摸a1,navi4人在中路準備就緒,他們的控制權已經穩穩拿在手裏,就看電子哥能不能有收穫,有收穫就從拱門提速a,沒收穫一幫人就會直接提速b區。」

「此時的a區裏面液體正做了一個聯防,警家站了elige一把鳥狙,跳台位置是總監在看守,而a2樓上方也有一個nitro,這是一個三個點位的交叉火力,可以隨時進行拉托和補槍。」

「總監卻突然福至心靈,直接從跳台偵查a1,這個動作太危險了,可是電子哥在裏面卻被看的清清楚楚,偶買噶,這就是總監嗎?沙鷹一發將電子哥釘死在a1,沒有絲毫還手的餘地。」

電子哥這個死的一點都不值得,因為他並沒有拿到除了總監以外的任何信息,所以navi也不太好隨便進行提速。

可是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navi在中路架了半天都沒看到液體出來拿中路信息和反清。

現在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們必須選擇一邊進行提速了。

「從b小上b!」nafany很快就做好了決定。

一幫人迅速展開攻勢,一顆b小的過點煙給上,一顆vip左側的火焰。

剩餘四人從b小直接進入b區。

「時間已經不多了,navi選擇直接提速b區,b小三人直接拉,火男在二樓清除隱患。」

「stewie2k手裏只有一把沙鷹,他真的頂得住navi的攻勢嗎?隊友都在a,沒人幫他。」

「26秒的時間!聽到腳步聲,在包點外圍的stewie2k直接橫拉,但他沒有做到發殺,s1mple輕鬆將其拿下….等等,這個擊殺居然是蘇醒的,值得一提的是,這是蘇醒在職業賽場上第一個鳥狙的擊殺。」

「這樣的話b區直接淪陷了,放給雷包,elige想要抽獎,但想想還是算了。」

「這一回合的液體是賭錯方向了,電子哥在a1送掉讓他們以為navi的主攻方向在a區,完全沒想到到電子哥只是來單摸的。」

解說還在和搭檔聊著選手們的日常生活,卻突然聽到場館內響起了巨大的喊聲。

他倆趕忙回過神看直播畫面,只見畫面上剩餘的4名navi成員正在對着stewie2k的屍體瘋狂掃射。

這一次再也沒有彈幕說只是s1mple想要整活了,目的很明確!

7017k終於到了藩國使臣離京這日。

承順帝和玉姝皆要出面歡送使臣,除了一些重要的朝臣外,宋貴妃作為後宮代表自然也前去了。

藩國使臣來時帶著許多異域貢品,走的時候,卻只拉了一些簡單的書籍和農作物種子。

宋貴妃覺得詫異,特意打聽了一番,想知道這其中發生了什麼。

……

《鳳臨朝》第767章使臣離京! 白袍中年人雙拳緊握,面對林玄的挑釁,他臉色無比的陰沉。

他敢動手嗎?

當然不敢,臨仙境看似強大,但是在林玄的師父面前,與螻蟻無異。

「該幹活了!」

林玄見到白袍人站在原地臉色鐵青,知道他根本不敢動手,招呼著四人,向著山頂而去,他們的目標是皇家學院的寶庫。

「能帶走的東西全部帶走,誰敢阻攔就地斬殺!」

林玄等人當着皇家學院無數人的面,大搖大擺將寶庫的大門轟碎。

穆什等人衝進寶庫便開始了大肆掠奪,眼看着寶庫中的東西,眼睛都亮了幾分。

「放肆!」

白袍老者見此,氣得七竅生煙,可是林玄擋在他面前,讓他無可奈何。

臨仙境不得出手,這是那位神秘的強者放下的底線,沒有這等高手阻攔,皇家學院沒有人是穆什等人的對手。

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四人將所有的寶物裝進儲物戒指中,掃蕩完了寶庫,四人又將武技閣也掃蕩了一遍。

很快,四人便心滿意足的與林玄匯合,皇家學院等人都臉色猙獰地盯着這林玄等人,恨不得將他們生吞活剝一般。

恥辱!

今天對於皇家學院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傳承了無數年,何曾有過如此恥辱的一天?

林玄帶着四人揚長而去,皇家學院等人目送他們離開,只不過那憤怒的表情卻不怎麼友善。

沒有人敢動手,林玄等人也沒有殺人,一旦殺人對方必會拚命,到時候得不償失,如此掠奪寶物才是最瘋狂的報復方式。

白袍老者盯着林玄等人消失的方向,仰天長嘯起來,「南疆國分院,你害得我皇家學院好慘啊!」

如今,皇家學院與林玄的仇恨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而造成今天這局面的,正是南疆國的皇家學院,要知道,當時,林玄可是準備加入皇家學院的,卻被生生的趕出了院門,並且還結成了死仇!

到如今,如果說不後悔那是假話,只不過後悔也於事無補,只能想辦法將林玄斬殺在搖籃之中。

中年人轉身離去,不知道去了何方,皇家學院此時一片狼藉,武技閣,藏寶庫都被洗劫一空,多年的積累都便宜了林玄這個土匪。

皇家學院無論是學院還是長老,上下一片哀嚎……

林玄等人離開了皇家學院之後,又找到了一片角落之地隱藏起來,五人圍坐在一起,中間是大批寶貝。

再一次開始分贓!

穆什指著寶物說道,「這裏金幣一共三個億,極品靈石五百萬左右,還有各式地階高等級殘卷,只可惜並不全,極品靈器二十件,法器級別兩件,雜七雜八加在一起大約有三千萬金幣。」

依舊按照人頭平分,林玄得到了自己的那一份,心中長出了一口氣,現在搶來的金幣已經超過了三億,極品靈石也有兩百萬,還有各種級別的武技功法,若干極品靈器,總之這一趟西涼國之行賺得盆滿缽滿。

收穫非常的巨大。

分完贓之後,眾人都看向林玄,等待他的下一步安排,此時幾人都以林玄馬首是瞻,有他帶領雖然危險一下,但是收穫同樣是巨大的。

不過,此時林玄等人的行蹤已經暴露了,城中的戒備明顯增強了不少,林玄等人並未硬攻皇宮,雖然皇宮的財富非常誘人,但是還是小命重要。

於是,在林玄的帶領下,他們將目標放在了那些王公貴族的身上,整個貴族階層都在面臨着瘋狂的搶劫,沒有一人能夠倖免。

而且,沒人是林玄這群強盜的對手,臨仙境被限制,他們就是無敵的存在。

此時,皇宮內的西涼國君主早已經焦頭爛額,他面前的奏章已經高聳如山,全部都是訴說自己家族的遭遇。

君主的一旁站着一位宮裝老婦,看起來地位在西涼國不低。

「這件事如何處理?」

君主寒聲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