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凌天聞言,皺眉道:「我只是說說罷了,天梯真的不好走,連我都未必能成功渡過。」

「告訴我天梯在哪裡就行了,我自己去走。」李瀟說道。

南宮凌天看到李瀟態度這麼堅決,不由嘆息,總感覺自己像是闖禍了,要把一個年輕強者推往火坑。

不過,南宮凌天還是帶著李瀟前往了天梯。

很快,南宮凌天便將李瀟帶到了那一座最大的宮殿之前。

這宮殿,是南明院的主殿,也是南明院的學生修鍊之地。

而四周的小宮殿,則是學生的住所。

在這主殿之前,有一道白玉階梯,一共十道,每一道卻有百米之高,直通主殿的大門!

這就是天梯!

只要走過天梯,就是南明院的正式學生,不需要經過長老和院長的同意了。

「就是這裡了,一共十道台階,每一道台階都布滿了陣法,會刺激你的元神和肉身,稍有不慎,你的元神和肉身就會崩碎,身死道消。」南宮凌天說道。

之所以這樣說,南宮凌天還是希望李瀟放棄走天梯。

「多謝,我會小心的。」李瀟微微點頭。

「你該不會真的要走天梯吧?這很難走的!」

「有生命危險!」

飛雪等人勸說道。

但是,李瀟卻沒有說話,神識在此刻散開,覆蓋在了天梯之上。

頓時,李瀟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傳來,神識似要被崩碎一般!

「好強!若是真身走上去,要承受的壓力會更加強大!」李瀟暗道,也體會到了天梯的恐怖。

不過,李瀟還是要走。

「我還是先突破吧。」李瀟輕語道。

如今李瀟是武宗九層,他的元神之上已經顯化出了九道魂脈。

奈何,元神卻還沒蘇醒,需要將雙魂脈顯化出來,才能讓元神蘇醒,才算是走到了武宗的巔峰。

而此刻,南宮凌天等人聞言后,不由點頭,道:「嗯,突破到武王,再上天梯,這樣把握就大一點。」

「確實如此,武宗九層,境界畢竟是低了一點。」飛雪說道。

而此刻,李瀟已經在天梯之前盤坐而下,閉上雙目,開始調息,準備修鍊突破。

李瀟擁有鍛煉神魂的功法,神魂變。

之前,李瀟就差點將神魂變的第一層通靈修鍊到圓滿了。

如今,李瀟想要在這裡,將通靈修鍊到圓滿,並且將最後第十道魂脈顯化出來!

神魂變,這是當初諸葛龍海給李瀟的,雖然只是一個殘篇,只有通靈這個階段,但李瀟還是感覺神魂變這功法太強大了。

因此李瀟很看重神魂變,而修鍊神魂變之後,李瀟的元神確實是越來越強大,更加的凝鍊!

此刻,在調息完自身的狀態后,李瀟開始運轉神魂變。

當即,李瀟的靈台之上,出現了刀光劍影,密密麻麻。

猶如真實的刀劍在靈台之上浮現一般,轟鳴之下,這些刀劍朝著李瀟的元神斬下!

「轟!」

「轟!」

頓時,一道道轟鳴在李瀟的靈台之上傳出。

元神在這一刻被刀劍切割,一陣刺入靈魂的疼痛傳遍全身。

從外看來,李瀟此刻緊閉著雙眼,眉心之處在發光,額骨更是通透。

天靈蓋之上,光輝與漣漪在蕩漾,甚至站在李瀟身邊的南宮凌天等人,隱約間能聽到一聲聲鋼鐵交鳴的聲音從李瀟的天靈蓋之中傳出。 「他在幹嘛!?修鍊嗎?怎麼會爆發出這種聲音,像是他的靈台之中有兵器在震動。」飛雪驚呼道,還從沒見過這樣的修鍊方式。

「可能是獨特的鍛煉元神的功法吧。」南宮凌天輕語道。

這樣的功法,在南明院之中也有,不過很難修鍊。

而此刻,李瀟面色看似蒼白無比,整個人更是在顫抖。

「滴答!」

並且,沒過多久,李瀟的眉心之處,就有鮮血溢出!

這讓南宮凌天等人震驚了,眉心溢血,難不成是元神受到了創傷!?

此刻的李瀟,狀態看起來真的很不好。

面色蒼白,眉心溢血,散發出來的神識十分微弱!

「該不會修鍊出了差錯吧!?」南宮凌天驚呼,擔心李瀟的狀態。

「元神要是崩潰,就真的死了!」飛雪暗道。

此刻,在主殿之中,不斷的有人出來,顯然是察覺到了天梯前的事情。

當一群少年走出主殿,看到盤坐在天梯前的李瀟的時候,一群人面色一變。

「這人是誰?在天梯前修鍊?」

「眉心溢血,神識渙散,元石要崩碎了。」

「多半是要完了。」

……

一時間,一群人嘆息,雖然不認識李瀟,但同為人族,還是感到一絲惋惜。

但是,就在此刻,李瀟眉心的鮮血止住了,並且額骨之中,一道霞光衝起。

「嗡!」

……

剎那間,李瀟的天靈蓋之上,似有一片片符文在顯化,很模糊。

這是要進入武王的徵兆!

並且,一道道梵音出現,猶如諸佛在誦經一般,十分晦澀,深奧。

這一刻,李瀟身上的氣勢開始恢復,神識在逐漸的變強!

「什麼情況!?元神即將崩碎,怎麼突然間又恢復了!?」有人驚呼道。

就連南宮凌天等人都詫異了,一個人的神識弱成那樣,眉心溢血,居然在短時間又恢復了。

而此刻,李瀟依舊緊閉著雙目,觀察著自己的元神。

神魂變一層,通靈境,元神需要經歷就此鍛煉。

如今,李瀟剛剛完成了一次鍛煉,元神之上已經顯化出了雙魂脈。

此刻的李瀟,才是真正的武宗九層!

但是,李瀟沒有急著突破。

他需要在此刻,完成剩下的三次鍛煉,將通靈境修鍊到圓滿!

不過,神魂變一層,修鍊到後面,元神受到的壓力,創傷越來越大。

如此一來,之前李瀟的眉心才會溢血,甚至李瀟那時候都感覺自己的元神要崩碎了。

好在李瀟堅持了下來,在完成一次鍛煉之後,元神更加的凝鍊,元神之上似有一道琉璃光輝在閃爍。

「不世奇才!」南宮凌天驚嘆道。

「很強!」飛雪也是點頭。

但是,李瀟此刻的天靈蓋之上,那些模糊的符文在消失,最終化作了虛無。

這讓眾人震驚,不清楚李瀟又發生了什麼狀況,為何在此刻不進入武王境界。

「咚!」

突然間,眾人感覺耳朵發麻,一道猶如洪鐘被敲響的聲音從李瀟的天靈蓋之中傳出。

當即,眾人就看到李瀟的眉心出現了一道裂痕,額骨更是黯淡了下來!

「噗!」

這一刻,李瀟不僅是眉心溢出鮮血,連口中都是噴洒出了一大口鮮血。

一時間,李瀟身上的氣息頹靡,看似病入膏肓,將要死亡!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

……

眾人驚呼,都是難以理解,剛才還即將突破到武王的人,現在怎麼又變成了這副狀態,眉心之處都出現了一道裂痕!

而此刻,李瀟也是暗自叫苦。

再次施展神魂變之後,他的腦海之中,出現了一把金色鐵鎚!

這鐵鎚十分巨大,猶如一座小山一般,此刻轟然落在了他的元神之上。

當即,李瀟就感覺到一股來自靈魂的疼痛傳遍全身,元神更是在瞬間被砸的四分五裂!

這讓李瀟心驚,元神四分五裂,這個崩碎有什麼區別!?

但是,這一刻,那金色鐵鎚之上,一道柔和的光輝散發,將四分五裂的元神籠罩。

幾乎是在瞬間,元神恢復了,雖然還有裂痕密布,卻已經完整。

可是,那金色鐵鎚在這一刻再次落下。

這一下子,李瀟的元神再次破碎,猶如玻璃渣子一般,散落在靈台之上。

這一刻,李瀟差點沒暈過去。

元神崩碎的如此徹底,李瀟都感覺自己要死亡了。

可是,就在這時,那金色鐵鎚之上,再次出現了一道柔和的光輝,將粉碎的元神籠罩,重組!

重組后的元神,縮小了很多,更是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只見在靈台之上,還有一些元神碎片灑落。

仔細看去,那些灑落的元神碎片,很暗淡,並且顏色斑斕!

「元神之中的雜質,被強行排出來了!」李瀟心驚。

用這種暴力,極端的方法,強行鍛煉神魂,一般的人還真的受不了。

此刻,就連李瀟都感覺很難受,像是走在地獄與天堂的邊緣!

一步是生,一步是死!

而此刻的李瀟,只能堅持!

此刻,那金色的鐵鎚爆發出驚人的光輝,氣勢磅礴,似要開天闢地一般!

李瀟心中一沉,這可是他的腦海之中,是他的靈台之上!

這神魂變演化出來的金色鐵鎚,要在這裡開天闢地,這不是要他死嗎!?

可是如今李瀟已經不能停止神魂變的運轉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金色鐵鎚李瀟!

「咚」!

這一刻,李瀟雙目一黑,感覺自己失去了一切知覺!

他的元神在這一刻徹底消失,化作了粉末!

就連靈台都出現了一道道裂痕,即將崩碎!

「我死了嗎?」李瀟暗道,眼前一片黑暗,像是進入了一片死寂的空間之中。

這感覺,和十萬年前戰死後的感覺一模一樣,是死亡的感覺!

此刻,在外人的眼中,李瀟的眉心裂痕密布,額骨更是徹底失去了光輝,神識消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