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截山峰的峰頂,直接落在了中樞峰的封頂之上,發出振聾發聵的聲音。

「呼呼……」

一瞬間,鹿羽彷彿虛脫了一般,直接倒在地上,大口喘息,胸口不斷起伏,汗水浸濕了衣衫。 短短時間,一切動作,都是一氣呵成。

將一座山峰的峰頂都搬了過來,這對於靈力的消耗,可想而知!

放眼整個陽水洲,恐怕也只有鹿羽一個人如此做過,而且還如此做到了!

畢竟,要說真正的把一座山峰連根拔起的搬起來,便是凝魄境也做不到,而鹿羽正好有聖器潮汐劍!

憑藉聖器的強大,加上本身不俗的實力與武學,堪堪把那山峰的峰頂給一劍攔腰斬斷,而後在借用眾多武學加持,爆發出來最強橫的力道,將山峰搬起。

這一切,都建立在擁有聖器的前提下。

否則,便是空有一身實力,無法將山峰給直接斬斷,也是無法搬起來。

「有了這一座山峰,我倒要看看,你們有多少人夠砸的!」

眼眸之中,精光一閃而過,鹿羽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倒在地面上,望著天空,心裡微喜。

手掌一翻,一枚恢復靈力的丹藥,出現在掌心之中。

將其吞服,鹿羽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在中樞峰的山峰之上,盤膝而坐,運轉自身的心法,恢復靈力。

一直到半個時辰之後,鹿羽體內的靈力,才終於是恢復如初。

他站起身,站在那中樞峰的峰頂,眺望西方的地方。

峰頂上,風吹動衣服,獵獵作響。

「嗖!」

腳掌在地面上一踏,鹿羽的身影,直接飛掠而去,大搖大擺,生怕自己的身影不會被人發現一般。

沒有多久,便是進入了那些放哨之人的視線之中。

「有人敵襲!」

「準備戰鬥!」

頓時,血靈城放哨之人,都是爆發出來一道怒吼,紛紛拿出自己的武器,便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刷刷刷……」

鹿羽身影不停,手掌一揮,潮汐劍出現在掌心之中,手腕抖動,接連揮出無數道的劍意,對著那些放哨之人,狠狠的斬了過去。

劍意宛如實質一般,鋒利無匹。

「噗噗噗!」

這些人,只是血靈城之中,尋常的武士,根本就不是鹿羽的一合之敵,劍意劈斬而去,頓時便有著一道身影,被直接攔腰斬斷,而其餘的劍意,也是從諸多武士的身軀之上斬去。

殘肢斷臂,漫天飛舞。

整個空氣之中,都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道,並且,空氣略微有著一些發紅。

那是飄蕩在空中的血霧。

「啊!」

「救命啊……」

慘叫聲,吶喊聲,以及凄厲的痛苦聲,在這片區域之內,此起彼伏。

血靈城之中的武士,根本連鹿羽一道劍意都抵擋不住,便直接被斬成了兩半。

場面宛如修羅地獄一般。

「嗖……」

腳尖在地面上輕輕一點,鹿羽宛如虎入羊群,展開了一場一邊倒的屠殺,手腕不斷的抖動,劍意不斷的釋放開來。

短短時間,那些放哨之人,已經死傷無數。

「快去通知人!」

「對手太強,不能久戰!」

所有人都睚眥欲裂,怒吼不已,渾身靈力爆發。

但他們的靈力,與鹿羽相比,毫無疑問,乃是螢火之輝。

不少的血靈城武士,都是紛紛逃離,前去叫人迎戰,還有著一些武士,則都是被鹿羽直接誅殺。

這般戰鬥,一直持續到了夜幕降臨。

「給我殺了他!」

夜色中,有怒吼之聲傳來。

「嘩嘩嘩……」

接著是宛如潮水般的腳步聲,整齊劃一,光聽就知道人數不少。

鎮守在這裡的三千武士,被鹿羽誅殺了數百,現在剩下的兩千多,都是紛紛的趕了過來。

每一個人,身體之上,都是散發著洶湧的靈力,氣息強大。

「來得好!」

眸子裡面,精光一閃而過,鹿羽嘴角一揚,就怕這些傢伙不來呢!

他的身影再度的縱掠開來。

「嗖嗖嗖!」

身影在人群之中閃爍,手掌與潮汐劍並用,爆發出來一道道的光芒,與那些傢伙戰鬥在一起,所過之處,屍橫遍野!

沒有一個人是鹿羽的對手!

鹿羽殺的人越來越多,地面之上,大片大片的屍體,散發這濃郁的血腥味道。

「啊啊啊!!!」

一道道咆哮之聲,從人群之中,不斷的傳來。

眾多血靈城武士殺紅了眼,睚眥欲裂,眼睜睜看著並肩作戰之人死在自己面前,那等感覺,讓他們幾欲抓狂。

「砰!」

而這個時候,鹿羽故意露出了一絲破綻,被一人轟擊在自己胸口,佯裝不敵,身影連連後退。

「小爺不陪你們玩了!」

當即,鹿羽身影一動,便是飛掠而去,而飛去的地方,正是那中樞峰之上。

「這傢伙已經是強弩之末,我們乘勝追擊!」

有人目光一閃,望見了此幕,頓時大叫一聲,臉龐之上,閃過了一抹喜色。

「殺!」

聽聞此言,眾人更是面色猙獰起來,似乎已經看見了自己殺了鹿羽的景象一般,紛紛怒吼,對著鹿羽追了過去。

「呼呼……」

飛掠途中,耳邊是風聲呼嘯而過,鹿羽略微回頭,望了一眼都在追趕過來的眾人,嘴角微微揚起。

追吧追吧,追過來,都得死!

在剛剛的一番戰鬥之中,鹿羽足足又殺了數百人!

現在只剩下約莫兩千武士,鹿羽雖然還能繼續戰鬥,但若是拖下去,拖到了那九元化形境的統領過來,就不容樂觀了。

反正,已經殺紅了眼,引起了對方極度的仇恨,絕對會追過來,這便是可以。

坦白說,現在的鹿羽,體內的靈力,已經只剩下兩成,持續戰鬥,對靈力的消耗相當的恐怖。

「嗖!」

身影飛掠,站立在了中樞峰之上,鹿羽目光向著下方望去,但見足足兩千人,都是飛掠了過來,此時正在中樞峰的山腰之處,正在向著上方飛行。

「他就在中樞峰上,已經停下了身影,肯定是靈力消耗一空,我們別給他機會!」

下方,那些武士之中,一名頗有名望的人,大叫了一聲。

其餘武士,頓時興奮起來,更是將自己的速度,驟然提升了起來,對著中樞峰飛掠上去。

「不給我機會?」

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弧度,鹿羽輕輕的笑了笑,隨手拿出一枚丹藥,吞入了自己的嘴巴裡面,緩緩恢復著自己的靈力。

同時,他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掌心之上,一片赤紅之色,光芒流轉之間,自有一股強橫的氣息,在緩緩的波動著。

《斷岳蒼掌》!

鹿羽目光一掃,向著下方望去。

足足兩千名武士,前赴後繼,密密麻麻,向著中樞峰之上飛掠。

每一個的人臉龐之上,都是一片猙獰之色,不少人咬牙切齒,面色陰沉似水。

仇恨,都寫在了臉上!

「看你們怎麼逃!」

目光微微一眯,鹿羽輕聲呢喃,手掌之中,赤紅之色光芒更甚,身影一躍,跳到了那半截峰頂的一側,猛地伸出自己的手掌,狠狠的拍在了那半截峰頂之上。

「轟!」

一聲巨響,半截峰頂側面,直接被拍出了一個巨大的掌印。

「嘩……」

同時,峰頂猛地向著外面移動了一大截,摩擦之時,無盡碎石嘩啦啦的落下。

下方。

眾多血靈城武士正在向上飛掠,忽然目光一凝,望見在中樞峰之上,峰頂似乎有些搖搖欲墜的彎曲,在輕輕的晃動著。

「峰頂怎麼會晃?」

不少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懷疑自己看錯了。

「轟隆!」

然而,當他們揉完眼睛,再度的向上看去,卻是有著一道巨大的聲響,直接從上方響徹而起,那峰頂,直接的墜落了下來。

峰頂何其寬大!

堪稱遮天蔽日,直接砸了下來!

若是被這峰頂砸中,直接就會成為肉餅,絕無半分生機。

一瞬間,在眾多血靈城武士的眼裡,本就是黑夜,現在在峰頂砸下之時,更是漆黑無比,伸手不見五指。

「不好,峰頂砸了下來!」

冷穆,愛我吧 「快撤!」

「跑啊!」

「峰頂怎麼會掉下來?!」

頓時,那些武士之中,響起了一大片的驚叫之聲,所有人都臉色巨變,渾身靈力洶湧開來,向著外側飛掠而去。

但他們的實力畢竟較弱,在空中借力略微有著一些凝滯,遠不如峰頂砸落的速度快!

「轟隆隆!」

峰頂不斷的墜落,砸在中樞峰之上,還直接翻滾一下,帶下來無數的碎石。

「砰砰砰!」

不少的血靈城武士,直接被碎石砸在了身軀之上,發出一道道的沉悶之聲。

不過,他們畢竟也是武士,頗為有著一些實力,碎石的墜落,還不至於讓他們受傷,只是疼痛卻是難免。

但現在,多麼巨大的疼痛,都無法遮蓋住他們內心的驚駭。

碎石砸在身上無妨,但那一個山峰,直接拍在自己身上的話,絕對是十死無生。

眾人都是在紛紛逃跑。

山峰墜落速度一直很平緩,愈發接近他們了。

「不行,山峰體積巨大,逃不掉了,我們合力用靈力抵擋住!」

眾多武士之中,有著一些實力頗強的人,一眼就看了出來,若是一味的逃跑,即便僥倖逃出去幾個,但在不設防的情況下,被砸死的可性能更大,當即便是出聲提醒大家。

聽得此言,眾人的表情,都是微微一怔。

面對如此遮天蔽日的山峰,直接用靈力抵擋?

這未免有些太瘋狂了吧?!

可是轉念一想,除此之外,好像也沒有其他的方法了,一味逃跑,後果可能更加嚴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