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月見兩人都踏上了鬥臺,異常興奮的說道:“不錯不錯!此場比試,可謂是空前絕後,仙發期之人,挑戰仙成期之人,真是百年不遇,千年不見吶!”

其說完,看着仙成期之人,便問聲道:“不知小兄弟姓甚名誰吶?”

仙成期之人對着千山月行了一禮,拱手回言道:“在下有着水屬性中排名第三的寒陰屬性,小子霜飛刃,見過千山月長老!”

千山月看了霜飛刃一眼,點了點頭,回言道:“嗯,不錯不錯!此場比試,依然是以切磋爲主,不可意氣用事,傷及性命,兩位且請記住了!”

凌浩直視着霜飛刃,目光冰寒,咬着牙,看着他不爲所動。

千山月見兩人此時表現出的氣勢,不差上下。不過千山月此前感知到了凌浩體內的武氣,並不是很多,所以見凌浩要對戰仙成期之人,心中擔憂,知道他的勝算,應該是不大的。

可是他看着凌浩表現出來的氣勢,卻又有些不敢相信,這小子的自信到底是來自哪裏的?

千山月見兩人似乎一觸即發,心內也是期待這這一場好戲的上演,所以安奈不住的忙聲說道:“凌鋒小兄弟和霜飛刃小兄弟皆是同意越級而戰,既然如此的話,這第二場比試,便由兩人開始了!諸位請重新下注,下注完畢,比試正是開始!”

試煉廣場的外圍,一個個老者,心裏都沒有底了,這一個仙發期之人,對戰仙成期之人,結果明顯是不言而喻的。

心性好,不代表實力強,所以有些人直接是拋出了一百億的仙進幣,喊聲道:“一百億的仙進幣,買霜飛刃一炷香的時間之內取勝!這明顯是不用比試的,老夫還從沒有聽過一個仙發期連修煉門檻都沒有跨過之人,可以從仙成期之人的手中取勝!簡直是不自量力!”

有着一人如此說道,接二連三的人也是買了霜飛刃贏,一炷香到五柱香的時間不等。而買凌浩贏者之人,微乎其微,畢竟實力相差懸殊,仙發期之人打敗仙成期之人,還真是沒有聽聞過,所以這凌浩取勝的可能性的確是太小了。

百禾此時也是犯難了,一邊是凌浩,凌浩的心性和氣魄他們也是有所眼見的。但是讓他面對一個仙成期之人,這一場戰,完全就是不公平的,可誰讓凌浩自己要求的?

輸?贏?

百禾握着手中剛纔贏的五十萬仙進幣,看了看雲立手中握着一百億仙進幣的晶卡,皺着眉頭的問道:“雲立老鬼,怎麼辦?到底怎麼買?”

雲立此時臉上也是露出了莊重的神色,畢竟凌浩再強,可是要讓他面對仙成期之人,心中也是沒底。而且他倒是覺得凌浩輸的可能性極大,雖然他現在表現出來的氣勢,有些不對勁。官雨見兩人都是如此的猶豫不決,直接是開口說道:“喂,兩個老傢伙,還想什麼吶!凌鋒大俠你又不是不知道,買誰贏還需要考慮這麼久?真是沒出息,等會凌鋒大俠贏了,你們就哭去吧!”

官雨對着雲立和百禾說完,又衝着自己的大哥說道:“哥,咱們買凌鋒兄弟贏,有多少掏多少,一炷香的時間不能取勝,三炷香的時間定然打得那個叫什麼雙飛的傢伙屁滾尿流的!”

官陽掏出所有的錢幣,完全不當回事,直接拋出,道:“三炷香之內的時間,凌鋒大俠取勝!”

官陽此話一出,衆人皆是避而遠之,看着這五兄妹神經大條的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是能夠贏錢的傢伙。

所以衆人紛紛是買霜飛刃獲勝,一炷香到五柱香時間之人都有,只有極少數之人買了凌浩能夠從仙成期之人手中取得此次比試的勝利。

百禾與雲立,狠了一狠心,直接是把所有的錢幣掏出,買了凌浩在三炷香的時間內獲勝。而百禾還不放心,所以對着凌浩,破空喊道:“凌鋒兄弟,老夫可是把全部身家都買你三炷香的時間之內獲勝了,你可得長點心啊!務必要在第三炷香燃盡之前拿下比試!不能快,不能慢吶!”

聽得百禾如此喊道,衆人呲之以鼻的看了一眼他們,便搖了搖頭,不忍直視這個傢伙看起來正常,卻還會犯這樣的錯誤,笨到了如此地步。

緩兒之後,千山月見衆人都已是買好了賭注,所以出聲道:“諸位請安靜,既然已是買好了賭注,那三仙石府的第二場比試,此時正式開始!”

此話一出,千山月連忙點燃了一炷香,雙手擺在了身後,看向了凌浩與霜飛刃兩人。

“凌鋒,加油!”

凌浩循聲望去,見是芯兒一臉擔心的看着自己,忙回以一笑,點了點頭,隨後便是直視着眼前之人。

凌浩雖然是有殺過仙后期之人,不過那時候卻是使了忽影掠步訣。此時面對如此之多的人,凌浩定然不會把釣老千叮嚀,萬囑咐的話語忘在身後。所以此次比試,凌浩不可能再使用身技功法。要不然這一場比試,凌浩有信心在千山月剛點燃香火的那刻,直接拿下比試,把眼前此副傲氣模樣的霜飛刃,打得他一點脾氣都沒有!

霜飛刃見凌浩站在原地,也不出手,便冷笑一聲,問道:“哼哼,剛纔不是揚言要殺了我麼?怎麼?現在怕了?”

凌浩聽得其話語,卻也是輕笑一聲,回言道:“呵呵,讓你多活幾時,又有何妨!?”

“哈哈,初生牛犢不怕虎,真是好膽量!既然如此,你先出手吧,別讓他人說我霜飛刃以大欺小,贏得不光彩!”

衆人見他們只是言說,也不相鬥,一個個激動的喊聲而道:“快打啊!再不打,黃花菜都涼了!”

“好,既然如此,小子奉勸你一句,有錯就要認,打就要站穩!”

凌浩說完,直接出手,身子朝着霜飛刃猛衝而去。

霜飛刃見凌浩如此衝來,定然是不會放在眼裏,身子未動,直接是一掌拍出,擊向凌浩的胸口。

凌浩的感知能力,在萬獸山脈的時候便表現出色,見其出掌,忙一個側身,而後雙腳一個旋地,躲過這一掌之後,忙一拳打出。

霜飛刃一個收腰,躬着身子後退,見其連一絲武氣都沒有,忍不住的嘲笑一聲,道:“哎,你個毛頭小子,體內連一絲武氣都沒有,這一拳拳打得,你是三天都沒有喝奶了麼?”

“哼,你娘奶水足,都餵你這個狗崽子!”

凌浩說完,再一次的衝身向前,奮力的一拳打出,不過沒有武氣包裹的拳頭,這一拳打得,有氣而無力,形同虛設。

霜飛刃聽得凌浩此聲話語,頓時怒色衝冠,手掌向下一個橫甩,擋在胸前,隨即一腳灌輸了武氣的踹出,直向凌浩腰間。

凌浩感覺到此腳力勁道,不敢硬接,所以抽身,並用雙手攔下。

可是仙成期之人,比起還處於發仙發期之中的凌浩,體內武氣磅礴,所以霜飛刃被激怒之後的一腳,直接踹在凌浩的身上。

縱使凌浩有着五行輪迴之體,卻是不能表露出來,被其一腳,直接踢得甩飛而出,跌落在鬥臺上。

那些買霜飛刃贏者之人,個個精神抖擻,睜大着眼睛,握着拳頭,爆喝道:“好!好!乘勝追擊,趕緊拿下比賽!”

霜飛刃也是想快點取得勝利,畢竟這時間越少,取勝之後獲得的修煉晶石也是越多。所以他連忙追身向前,朝着地上正欲爬起的凌浩,怒喝一聲而道:“霜刃飛刀!”

原來霜飛刃率先使用了鬥技功法,目的明顯,無非是想快點取得勝利,並打得凌浩不能站起身來,直接是輸掉此場比試!

而凌浩見其飛身而來,嘴角卻是露出了一絲冷笑。 反敗爲勝

霜飛刃見凌浩倒在地上,一副受死的模樣,嘴角更是露出了一絲輕蔑的笑容,在其爆喝聲落下之後,幾道在空中凝結成的白霜,如鋒利的刀片在空中劃過一片光潔,朝着凌浩的身子爆射而去。

而凌浩以爲霜飛刃衝身前來是欲要近身相戰,所以在手掌中已是準備好凝手成冰訣第一式指劍冰花了。可是凌浩卻是看到幾片白霜朝着自己快速的飛來,忙收回了手,朝着一旁滾去。

畢竟霜飛刃並沒有直接衝身到凌浩的身旁,所以凌浩的凝手成冰訣隔着如此之遠的攻擊,殺傷力並不是很大,而且硬要出手攻擊的話,還有可能傷了自己。

在凌浩翻轉過一個身子之時,幾道白刃已是落在了凌浩的身旁,而有些直接是從凌浩的身上劃過。凌浩的身子,頓時鮮血直流,染紅了袖袍。

衆人眼見此景,買霜飛刃贏者之人,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色,看着霜飛刃,高喊而道:“快,一不做二不休,抓緊時間取得比試的勝利啊!”

百禾與雲立看得凌浩被打倒在地,而且還受傷不輕,無奈的搖着頭,內心都爲凌浩捏了一把汗。尤其是雲立,一百億的仙進幣,直接是買了凌浩在三炷香的時間之內取勝,如今已是快要過去一炷香的時間了,而且凌浩此前的情況看起來,也是不容樂觀。

凌浩偏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傷勢,還沒來得及站起來,霜飛刃又是暴衝起身子,一拳朝着凌浩猛然打出,並且喝道:“霜冰拳,極地凍天!”

凌浩感覺到此拳的冰寒之處,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嘀咕而道:“想不到水屬性中排名第三的寒陰屬性,居然陰寒到了如此地步!看來自己,當真是要小心應對了!”

其說完,連忙向後一個閃退,隨即一個後翻,直接站起了身子。可是腳步還未有停穩,一拳已至,直向凌浩的胸膛!

‘砰!’

一拳打下,凌浩不由得連連後退,陰寒之中,他頓時感覺到全身一片冰涼,好似深處絕地,漫天飛雪。

霜飛刃看到凌浩吃了自己一拳,整個人都好似凍住了,嘴角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絲訕笑,也不作停留,再一次的朝着凌浩奔襲而去。

芯兒眼見此景,見凌浩被一拳打中之後,全身都好似冒着寒氣,嚇得失聲驚叫,忙朝着鬥臺而去。

而試煉廣場外圍的老者,見霜飛刃此時完全壓制了凌浩,而且時間剛好是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衆人屏住呼吸的盯着霜飛刃再一次揚起一拳,朝着凌浩打去,臉上已是控制不住的露出了激動之色,好像勝負已出。

‘噗呲’

霜飛刃衝身向前,離凌浩還有一步之遙,一拳欲要轟出之時,卻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傳來了一陣生疼,而後是一片**,更本使不得半點氣力。

“哦……”

衆人皆是掩嘴而驚呼,一臉的不可思議,瞪大了雙眼望着鬥臺。

而千山月更是一臉的震驚,他看了看凌浩,又看了看霜飛刃,感嘆道:“居……居然如此強悍!”

從凌浩指尖,居然凝結出了一道如鋼劍一般,長達半米的堅冰,直接貫穿了霜飛刃的拳頭,從其手背之中穿了出來!

而霜飛刃的手掌之中,並沒有絲毫的血液流出,全被愣生生的凍結了!其整條手臂都好似鋪了一層白霜,冒着白氣,煞是恐怖!

千山月看着凌浩,感受着這一擊,忍不住的失聲驚歎而道:“原來如此,雖說其體內的武氣並不多,可卻居然煉化了三遍!”

此刻沒有一人說話,所以千山月這一聲,衆人是聽得真切,臉上的震驚之色,把一張張老臉,都快要擠破了。

“什麼!?居然是把體內的武氣煉化了三遍!怎……怎麼可能!?”

“吱吱,武氣不多,但通過煉化三遍的武氣來達到最大的攻擊效果!這小子也太恐怖了吧!”

“想不到,一個仙發期的小子,居然對於武氣有着如此操控能力!煉化三遍還能駕馭,換做老夫,也是極難辦到啊!”

“而且還是如此之短的時間,也是在運動之中,這小子,實在是太恐怖了!難怪敢在仙成期之地說出那樣的話語,敢挑戰仙成期之人!”

“…………”

試煉廣場的外圍,再一次的炸開了鍋,一個個看着凌浩,不敢相信的說着。

其實凌浩沒有一開始就調用武氣,便是偷偷的在體內煉化着,想着出其不意的一擊,直接讓霜飛刃從此場比試中敗下陣來!

可是因爲在相戰之中,凌浩也不可能輕易的傷了霜飛刃,所以這一擊指劍冰花,僅僅是傷了霜飛刃的拳頭而已。

而霜飛刃看着自己的拳頭,居然毫無知覺的被堅冰貫穿,一臉的驚疑,看着凌浩,有些難以相信眼前之人,的確就是一個仙發期的臭小子!

此時霜飛刃被凌浩傷了手掌之後,忙後退而去,捂着沒有知覺的拳頭,叫罵道:“你個臭小子,居然可以把武氣煉化三遍!行,既然如此,我倒要好好陪你玩玩了!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幸好霜飛刃是寒陰屬性,所以凌浩的指尖冰花只是傷了他的身子,並不能完全凍住他。而且霜飛刃也趕忙替自己療傷,一邊調控武氣,準備對凌浩痛下殺手!

而凌浩甩了甩手,這一擊指劍冰花,讓凌浩的指尖也是傳來了陣陣痠麻的感覺。可是他看着霜飛刃受傷的拳頭,此時完全變成了通體雪白之色,不由得爲之一驚,卻是不明白他的拳頭,是否是因爲自己指尖冰花的緣故。

直到霜飛刃握了握通體雪白的拳頭之後,凌浩才發覺自己意識錯了,這霜飛刃也不是一個軟弱之輩。

霜飛刃看着凌浩,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自己,冷哼一聲的對着凌浩說道:“哼哼,怕了?不知道你能否再煉化三遍的武氣呢?”

“哪有老子怕兒子的道理!”

“你……王八蛋,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殺了你,霸佔你的心上人,讓她在我的誇下**!受死吧!”

霜飛刃被凌浩一激,整個人頓時暴怒,朝着凌浩握着冰寒的拳頭,衝身而去。

在他的周身,彌散着一股陰寒的氣息,好似能夠凍住天地,輕輕一碰他的拳頭,便會結成一塊冰雕似的。

而凌浩眼見此景,自然不會傻到用自己的身體去接,所以連忙繞着圈子,眼光一刻不離的看着霜飛刃。

霜飛刃見凌浩躲着身子,直接是停住,而後一拳隔空朝着凌浩打出,暴喝道:“飛雪送葬!”

他拳上的冰霜,幻化成爲片片陰寒的雪花,冷卻着此地的氣息。片片雪花從霜飛刃的拳頭之上,不停的飛出,帶着嘶嘶破空之音,朝着凌浩演變成一道道鋒利的白刃。

凌浩欲要抽身躲避,卻是感覺到此股陰寒有着異於一般冰寒之處,自己的身子好似被凍住,想要抽身離開,有些難以移動。

此時的霜飛刃,嘴角已是露出了笑意,好似他能預料到,凌浩在自己的‘飛雪送葬’中不可能苟活下來!

凌浩見着漫天的飛刃而來,直擊自己,而自己的卻難以移動,心中一嘆:“霜冰拳,極地凍天,還真好似能夠凍住天地,不簡單吶!”

‘砰砰砰’

片片白色飛刃而至,直接是飆射在凌浩落身之處,揚起漫天雪花,瀰漫着此地,看不真切。

而此時,時間快要過去兩柱香的時間,衆人見凌浩被這片片飛刃的攻擊之下,完全的掩蓋而不見身影,直接是呼喊而道:“兩柱香的時間,霜飛刃取勝,老夫要發了啊!”

“哎……差一點點吶……”

“太他媽可惜!怎麼就不多堅持不會!”

“凌鋒大俠啊,你讓老夫如何是好……全身上下都沒錢了啊!”

雲立此時,看着這一幕,也不由得慘叫一聲……

試煉廣場之上,有人歡呼,有人失望,各種各樣的聲音交雜而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