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爐里燒、自己不住錘打的那把劍拿起,並未過水,即交給了君聆詩。

這把劍,君棄劍有印象!他認得!

劍長三尺八寸、劍身寬一指半,比起一般長劍,顯得略長而窄,乃是椎心!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二爹現在才拿到椎心劍?

但聞南宮寒又道:「記得,萬不可逞強,你作不到、他也作不到的事,試試

一起去作,便能成了。」

這話聽在君棄劍耳里,似極明白、又極茫然。

大霧忽起,劍爐不見,南宮寒、君聆詩,都不見了。

君棄劍感到昏昏沈沈,睡著了、醉倒了。

君棄劍倒下了。

第一口,灌下去的那一口,他一氣喝掉了一斤半的若水善釀,一醉就是十五

天。後來只要意識稍微清醒,便抓著酒葫蘆再灌一口,就又睡倒了。

十五天過去,二十天、二十五天……

不知不覺,他已醉了一個月!瑞思、白重、宇文離都來了,就在晨府住下

,徐乞來過,走了;黃樓來過,走了;少林方丈觀相、涇州勝景派掌門庄景勝也

都來過,都走了。

三十天來,君棄劍不像活人,但呼吸粗重,也不像死人!晨星試過,想將酒

葫蘆從他手中拿走,卻取之不動。看著他這樣醉、這樣睡,每個人都失了主意。

這般醉法,太傷身了!王道、曾遂汴等人已經出發『表演』去了,晨星與瑞

思、白重、宇文離四人坐在君棄劍房中,看著床上的活死人,這已經不知道是

第幾次這樣看著他,明知沒用,但除了看著之外,他們卻想不出別的法子!

「很有問題……」白重說道:「他不可能只為了魏姑娘離開,就把自己醉

成這個樣子……」

魏靈離去,是一個很大因素,晨星是這麼認為的,他告訴瑞思等人君棄劍大

醉的理由,此是其中之一。

另一條,則是找不到南宮府。

白重說完之後,宇文離操著濃濃的塞北腔,跟著道:「也不可能只是為了

找不著一個南宮府邸。他沒這麼脆弱!」

「我也這麼覺得。」瑞思放下了原本抱胸的雙臂,道:「二十一水幫放出風

聲,說是丐幫徐幫主勾結倭族,暗害了皇甫盟主。 北城扶桑 如此一來,君氏父子自然也有

嫌疑了,『廬山集英會』時的北川球,就是最大的證據……但是,這是什麼時候

?他居然敢讓自己醉倒?一定有其它的原因……」

瑞思住口了,房中也沈默了,剩下的,只有君棄劍微微的鼾聲。

二十一水幫雖然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但李定已在長江岸被君棄劍嚇破了

膽、洞庭四幫、彭蠡六幫也不敢惹上雲夢劍派,故這三十日來,竟也無人到襄州

晨府來找碴。

他們有很多時間可以想,君棄劍寧可大醉不醒的原因是什麼?但便如瑞思般

善於邏輯推理與判斷的人,也想不出來。

沈默了一陣,忽然有人進到房裡來。

房門沒關,有人進來原是不奇,但這晨府中除房中四人外,剩下的都是晨府

的仆奴,無人能這麼大膽、一聲不吭,便進到主人所在的客房。

晨星轉首望去,是屈戎玉!

屈戎玉有著令人一見即再難忘懷的無雙容顏,瑞思等三人在『廬山集英會』

時也見過她一面,並不陌生。

屈戎玉一進房裡,便見到君棄劍睡在床上,頷下居然長出了些許須髭,可見

已睡了極久,她坐落桌旁,倒了杯茶,又瞥見君棄劍手上的酒葫蘆並未上塞,便

問道:「他醉多久了?」

「一個月!」晨星急急答道。他還想問屈戎玉,究竟在尋找南宮府時發生了

什麼事,屈戎玉已搶腔道:「那還好!沒事!」

沒事?四人皆是一怔,如此醉法,再醉下去只怕要死人了,怎會沒事?但見

屈戎玉啜了口茶,溫然道:「昔時,阮籍為避司馬氏提親,曾大醉六十日不醒,

都沒死成。君棄劍才醉三十日,太小家子氣了!至少要讓他醉個六十一天,破紀

錄才行!」

這是什麼時候?哪有空聽她胡說八道?白重面上已閃過了些微怒氣、宇文

離也握緊了拳頭,便是瑞思心中也感到不是滋味,沈聲問道:「屈姑娘可知道,

君棄劍為何要如此沈浸醉鄉?」

「知道。」 重生豪門千金 屈戎玉又啜了口茶,不屑地冷笑道:「我自然知道!」

晨星急道:「屈姑娘知道,請快說來!他不能再醉下去了!」

屈戎玉仍然冷笑,道:「也沒為什麼,只不過,我攻擊他了。」

晨星愣了 ̄這是什麼意思?

黑桐曾說,『欺風恩怨分明,今後與雲夢劍派,非敵非友』。

這句話,曾受楚兵玄一掌、但並未昏厥的曾遂汴已告知過晨星了。但那是黑

桐的說法,不代表晨星一定要照作。

晨星還未將雲夢劍派當成朋友,甚至說雙方是敵對的,也並不為過。但在這

之中,屈戎玉是特別的。

晨星明顯的感受到,屈戎玉的態度雖然輕蔑,但所作的事,卻都是於己方有

利,並不像是敵人。 狂妻歸來:爹地跪下唱征服 如今她卻說,自己曾攻擊君棄劍?這又是何故?就如同當時

的君棄劍一般,晨星也迷惑了。

瑞思綳著臉,道:「屈姑娘說明白點,你攻擊他的理由?經過?」

屈戎玉搖晃著杯中的殘茶,不急不徐的說道:「我和君棄劍去找南宮府邸的

那天,到了天黑,李定帶著不少人,連同跛腳劍派的掌門來將我們圍住了,說是

徐乞勾結倭族,君棄劍必是同謀,要抓他問罪。聽到徐乞被污賴,君棄劍火大了

,一招便打碎了常武的腕骨。跟著,他又要對龍子期出手,我就一掌打向他的背

門靈台穴……」

聽到這兒,晨星與瑞思同時出聲,晨星的語氣是疑惑:「你要救龍子期?」

瑞思的語氣是質問:「你與二十一水幫有密謀?」

兩人語畢,對視一眼後,又轉望屈戎玉。

晨星說的,是最直接的問題;瑞思所言,則是判斷後的結論。

雲夢劍派與鄱陽劍派交惡,那是創派以來便如此了,屈戎玉不可能與龍子期

有什麼交情。但為什麼,屈戎玉會在君棄劍要攻擊龍子期的時候,出手偷襲君棄

劍?

若雲夢劍派的確暗通倭族、且又暗殺了皇甫望,由於『廬山集英會』時,君

棄劍的同伴中有北川球這個倭族人,雲夢劍派則極可能將計就計、反客為主,將

勾結倭族的帽子扣給徐乞與君氏父子。如此一來,屈戎玉即成為暗棋,她攻擊君

棄劍的行動,更可視為討好二十一水幫聯盟的舉止!

這是很軫密的計謀,常人是辦不來的!

但……也從來沒有人認為,屈兵專是常人!

『當代第一兵家』,豈能是常人?

若是這一連串的計謀出於屈兵專的構思,實不令人意外!

屈戎玉沒有直接回答晨星、也沒有回答瑞思,她還是冷笑,冷笑著睨視瑞思

,讓瑞思極不舒服!

瑞思怒了,她向白重使了個眼色,白重隨即跨上一步,右手握上了背後

的劍柄!

如果瑞思的想法是真的,那屈戎玉就是一個敵人!非除不可的敵人!

這一個動作才剛作出來,屈戎玉即蔑笑道:「聽說你是第一個識破君聆詩身

份的人,我還道有多大本事?原來也不過爾爾!」

此言一出,白重的動作停止了,轉首看著瑞思。

因為,他也還沒搞懂瑞思所說的是什麼意思,同樣搞不懂屈戎玉的語意,他

不知道,到底應該不應該出手。

歸一 晨星惑然了、宇文離也是滿頭霧水。

只剩下瑞思、屈戎玉二人,怒目相視。 ?瑞思與屈戎玉望著對方,同時生出了兩種相同的感覺……

自負、與嫉妒!

這兩個人,都是極為聰明、甚至可說是絕頂聰明的女人,聰明人都是自負的

。大體而言,女人又比男人要『善妒』!

李白遇杜甫,即成忘年交;君聆詩見諸葛靜,則同赴生死關……

即所謂『英雄惜英雄』!

可能也是因為時代的關係,女人習書學文的機會原本便少,想要發揮才智就

更難了!尤其在封建體制下,『獨佔』是男人的特權,一旦讓女人,尤其是聰明

的女人擁有『獨佔』的機會,女人保護主權的行動,往往會比男人更激烈。

如今,以女人的善妒、加上聰明人的自負、再算到雙方立場的衝突處……

瑞思與屈戎玉,還怕不爭個你死我活?

相對半晌後,瑞思沈聲說道:「你說我……不過爾爾?」

屈戎玉輕蔑的笑著,娓娓而言:「廬山集英會的北川球、皇甫望的猝逝、二

十一水幫聯盟的敵意、再加上我攻擊君棄劍……所以你就認為,我雲夢劍派暗施

『反客為主』、『李代桃』之計,秘密連結二十一水幫聯盟,將勾結倭族的黑

帽子扣給了徐乞與君無憂、君棄劍,是罷?」

瑞思緊繃著臉 ̄屈戎玉果然都知道!但是為什麼,她能說得這麼無所謂?神

態還如此倨傲?這裡是晨府,幾可算是丐幫的地盤!她既是丐幫的敵人,又如此

孤身而入,莫不是太有自信?

瑞思忽然發現,自己用來『看人』的知識,套到了屈戎玉身上,居然全不管

用!

一旁晨星終於聽懂了這兩個女人在說什麼,愕然道:「雲夢劍派真的……真

的誣陷幫主?」

若果如此,為什麼楚兵玄會對王道等人手下留情?為什麼又不直接取了黑桐

性命?既然要殺君棄劍,當初又何必救他?……雲夢劍派究竟是敵?是友?晨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