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被說服的蘇青璇又忍不住叫起:"你真的瘋了?"

"嘿嘿,我突然感覺戰體要突破了。"方昊天笑道:"我覺得利用葉天龍的力量可以很好的激發我的身體潛能,說不定今天我要雙喜臨門。"

蘇青璇忍不住一怔:"哪來的雙喜?"

"修為突破,戰體突破,這不是雙喜嗎?"

"……你就玩命吧!死了活該……不行,我還是怕了你,你的裂雲劍不如他的劍,有機會就用赤霄炎龍劍,這樣我隨時都可以保護你,也才能放心的讓你玩命。"

"現在來不及撥赤霄炎龍劍了!"

噹噹當……!

數招過後,

'噗……方昊天的身體再度倒飛,落地后連著踉蹌十幾步又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叭叭叭……

裂雲劍,碎斷。

傷上加傷,劍斷,修為上的巨大差距,正常情況下確實難以抗鋒。

看著吐血的方昊天,有種勝券在握感覺的葉天龍冷笑,持劍再度向方昊天走去。

"怎麼回事,方昊天在搞什麼?"

盧東林和於天佑臉上的疑惑之色更濃了!

沒錯,方昊天以低葉天龍這麼多的修為居然能扛下這麼多招沒死,如此表現確實驚艷嚇人。

不管是於天佑還是盧東林,都不覺得自已有這樣的力量與葉天龍硬扛。換了是他們像方昊天這樣打,也許他們已經趴下。

可是換了是他們,也不可能這樣打啊!

"方昊天是不是被妖獸打傻了? 邪王的神醫寵妃 "於天佑忍不住說道:"他被打傻,將他的劍法和步法都忘了?"

雖然很想葉天龍馬上就殺了方昊天,但方昊天的打法也確實讓人鬱悶生疑。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盧東林皺眉道:"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心顫的感覺,我突然覺得葉師兄會輸。"

"不可能吧?"於天佑一驚:"他的修為高方昊天這麼多,就算方昊天玩花樣算計了他,他至少也有自保之力……"

"可能是我多慮了。"

盧東林覺得於天佑說的有理,於是動搖了自已的懷疑。

兩人議論,身邊的關白嘴角的嘲諷越發的濃烈,隱約中居然有殺機暗藏。

"你跟我做對真的是這世上最愚蠢的事,也是這世上最不量力的事。"葉天龍冷冷笑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憑四重修為打敗九重!"

是的,人類聚了上億年的智慧總結出來的修武境界是按照了人類的綜合情況而定的。

可以越境殺敵,但不可能越五境界殺敵。

就算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四重修為擊殺九重修為,那也絕對是外力。

比如在封魔境方昊天面對迷神血魔將時方昊天就是無力扛衡。

雖然迷神血魔將比葉天龍強大許多,而方昊天那時也不是四重修為。

但區別不大。

可是真的區別不大嗎?

真的沒有人四重殺九重嗎?

如果問別人,答案是絕對的。

不行。

但方昊天卻不這樣認為。

今天他不但要借葉天龍的力量淬鍊戰體,希望戰體境界能夠突破,他還要創造奇迹。希望能憑自已的實力殺掉葉天龍而不需要小白相助或是蘇青璇出手。

當然,方昊天並不是迂腐之輩。他是有這樣的想法,可是真到了無法創造奇迹的時候他還是會讓小白幫忙或是讓蘇青璇出手殺了葉天龍。

但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還是要試一試。

比如現在他是覺得能夠借葉天龍突破戰體境界,所以他還是硬扛。

方昊天輕輕擦拭嘴角的血跡,戰體突破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蘇青璇焦急:"行不行啊?"

"再試試。"

方昊天將裂雲劍的劍柄丟掉,手往耳朵一摸就將赤霄炎龍劍撥出來。

看著方昊天手中的赤霄炎龍劍,葉天龍眼瞳猛的縮了縮。

他記得這把劍,當時方昊天就是撥出這一把劍然後斬斷了迷神血魔將的雙臂。

"終於捨得用這把劍了嗎?"葉天龍再度舉步上前,道:"但不管你用哪一把劍,今天你都要死。"

"是嗎?"

方昊天舉起了劍。

置於死地而後生,今天不突破戰體不罷休!

"殺!"

葉天龍再度出劍。劍招更加威猛霸道,一劍揮出如萬鬼哭嚎。

很明顯,葉天龍對方昊天開始用赤霄炎龍劍時他也不敢再有半點的大意,真正全力。

噹噹當……硬打硬的場面再度出現。

數十招過後,方昊天再度倒飛。

"噗噗噗……"

方昊天的臉色慘白到了極點,感覺全身的血都要吐光了。

"這傢伙看來真的是傻到連劍法和步法都忘了。"

看著方昊天如此找死的打法,盧東林和於天佑都感覺極度的不可思議,無法置信了。

"我看你有多少血吐。"

葉天龍再度上前。

可是這一次等他接近方昊天五米時突然一震,腳步一下子停了下來。

他看到方昊天笑了,同時也發現方昊天的氣息好像有了些許不同的變化。

葉天龍雙眼眯了眯,眼眸中有疑惑:"這傢伙剛剛才突破,不可能又突破吧?而且他的氣息也不是修為突破的跡象,但是他氣息的突然變化又代表著什麼?"

"謝謝。"

在葉天龍疑惑中方昊天突然咧嘴一笑,對著葉天龍深深一揖。

葉天龍莫名其妙,但內心中突然有種不妙的感覺。

方昊天的氣息在變,氣質在變,精神也在變。

變強大了!

沒有刻意的催動,修為氣息沒有變化,但他現在就是給葉天龍有了一種變強大的感覺。

是的,方昊天變強大了!

他的玩命讓他真的得到了天大的收穫。

雷神戰體訣不需要雷電淬體,單純藉助這等生死力量的對撞也能突破。

雷神戰體訣,二重! 戰體突破,身體潛力激發。

呼呼呼……!

全身的力量都在涌動,體內血液流動如河水奔騰,筋骨肌肉向完美更進一步。

"有種力量圓滿,純凈如一,天下萬力皆可抗的感覺啊!"

戰體突破的一瞬間,方昊天有種一切美妙的感覺,有種無敵的感覺。

"呼!"

方昊天站直身體,輕輕的吐了口氣。

"現在,不玩了!"

方昊天舉劍。

玩?

葉天龍臉龐一陣抽搐。這傢伙硬打硬了這麼久,是在玩?他心中的不安更強烈,但是他更憤怒了!

面對他這個九重高手,方昊天竟然說玩?

這是赤。裸裸的羞辱啊!

"去死吧!"

葉天龍暴沖。

閃婚厚愛:誤嫁天價老公 他決定了,再也不給方昊天任何機會。這一次要施展最強大的殺招,要將方昊天一舉斬殺於劍下。

他發現了一點,只要方昊天活久一點就會變得更強大一點。

這是一個變態!

這是一個妖孽!

是能夠在生死搏鬥中變得更強大的變態妖孽!

"告訴你一件事。"

面對氣息狂暴,氣勢攀升到極致暴沖而來的葉天龍,方昊天忽然開口道。

"去死。"

葉天龍沒有停頓,速度更快,鬼哭劍揮出。

"鬼哭神嚎!"

鬼影四月劍法的終極劍招終於施展而出。

"這是鬼哭神嚎,我親眼目睹過他這一招輕易將一個九重的傢伙滅殺。"

"要結束了!。

盧東林和於天佑眼眸亮起,目光死死的盯著前言方。

奧澤大世界 身邊的關白,盧東林和於天佑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對關白移步站到他們的身後也無動於衷。

"你雖然不想知道這件事是什麼,但我還是要告訴你。這件事就是'今天,你死定了',哈哈哈……"

方昊天信心爆棚,哈哈大笑中落雪無影步陡然展開。

嗖嗖嗖……

身化殘影,殘影在葉天龍的劍光中碎開。

"怒劍寒光百萬丈!"

方昊天終於施展劍招。

噹噹當……!

劍與劍再度對撞,但這一次不是硬打硬,幾乎是赤霄炎龍劍撞上鬼哭劍就盪開。

寒光盡,鬼影未盡。

"風雲枯竭一劍鋒!"

方昊天的第二招揮出。

葉天龍雙眼一眯,劍一震,鬼哭神嚎這一招仍然狂暴繼續。劍招連綿不絕,不殺到鬼哭不殺到神嚎絕不罷休,絕不停止。

三米五的氣劍以一往無前的悍然之勢刺進葉天龍的劍招中。

砰!

氣劍炸開,地面被劍氣射成千瘡萬孔。

方昊天第二招被擊潰,仍然無法化解葉天龍的"鬼哭神嚎"。

但方昊天的第二招也不是完全無功,至少讓葉天龍的劍招出現了些許的停滯。

"嗡!"

方昊天背後突然展出一對夢幻的藍紋紫翼。

"幻翼蜴……竟然是你煉化,你竟然能煉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