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看向地面,他發現了一個人,一個讓他痛恨的人。丹武宗會如此,都是因為他,那個名字他也已經記得,那就是楚軒!

「殺!!!」

目標是楚軒,最後的掙扎,尊之境的弟子,必殺不可……

… 「他的目標是你,小心一點。」

塔塔斯在安化剛剛移動的那一瞬,就已然看破了他的意圖是什麼。拋下古木尊者,卻根本不是以最直接最有效的逃跑方式離開。

一直都不過是個看客,現在猛然的被人盯上,楚軒倒是沒有太過明顯的心情變化,更沒有因為安化的逼來,而改變現在的位置。

慌然,霎時移動,超過千米有餘,高度驟降,趁著古木尊者在安思身邊,安化才能夠得到這稍縱即逝的機會。

鬥氣凝火,楚軒沒有什麼好顧忌的地方,以他這樣的實力,還能夠跟天之境強者交戰幾招,想一想,身體都還有那麼些許興奮。

「還真的是選擇了一個很好的目標。是他的話,真的不能不插手了。呵!」

此時,安思正躍起,朝著古木尊者的胸膛踢去,嘴裡面還在不斷的喊著,尤其是在看到安化的舉動之後。她更需要再度的勉強自己,好給宗主爭取更多的時間。

可是,古木尊者就站在那裡,沒有動,只是朝著他笑,微笑,一直笑,而且笑得越來越誇張,表情顯得僵持。

「不,絕不能。」

如夢驚醒,眼睛猛的睜開,哪還有什麼古木尊者在,之前的一段時間,她竟然陷入了幻境,心境上的差別,讓她根本就是傻傻的呆在原地,好像什麼都沒有做過。

但這並不是夢,身上的傷勢,是如此的真實,動一動,不知道要撕扯到多少,已然震損的經脈與內臟,還不時的會讓一股血,涌到胸口之上。

慌然尋找,整個空中,卻只剩下她一人,宗主不在,另外的一名長老,安言也不在了這裡。

十分之一秒,安化來了,相隔百米,鬥氣逼著楚軒,壓向地面,雙腿扎在地面上,沒有向後倒去,卻控制不住的一直輕抖。

「紅蓮盾,赤真火,虛而化實,開!!!」

丹田之中,天炎宮處,本源之火閃動,力量激增,超越赤火,甚至一定程度的超越龍之本源之火,赤真火的力量糅合到紅蓮盾之中,龍族的秘技,得到了另外的應用。

越是融會,只能說明楚軒的力量更是靈活,不同的鬥技或是符印,要是能夠糅合在一起,勢必更為強大。

紅蓮花葉,極致綻放,面向的自然是那安化,撐開的十三瓣花葉扇動,還有一種火熱逼人之意,虛而化實,不是鬥氣之力所能相比。

「死吧。丹陽劍!!!」

楚軒皺眉,他想要靠自己來扛下這一招,但是這其中的難度,並非不知,若是重傷,尤其是在這種時候,實在是不應該。

手掌攤開,一枚丹藥霎時出現在手中,光色暗淡,卻能夠看得出是銀色。

為了應對這種時候,為了讓力量爆發的更為直接,方安化也有前任各位宗主所不曾想到的一面。這丹陽劍,便是以丹藥之力,化作長劍一般,直刺而去。

不過這丹陽劍,其實並不強大,對於天之境來說,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威脅,需要改造與提升的地方,還有很多很多,今後卻永遠的失去了機會。

丹化劍,右臂猛甩,如果不是因為身後已經有古木尊者逼來,他不會吝惜於用雙手,親自的將這麼一個罪魁禍首殺掉。

轉過身,不再去管楚軒那邊,毫不誇張的說,地之境在他眼裡,也算是任其擊殺,若無其餘的什麼手段。

「不好,稍微有些麻煩。哼,以強凌弱,這一招倒是學得不錯。」

正面衝來的安化,想要擋住自己,因為已經接近地面的關係,所以那鋪開不到百米的範圍,竟也死角一般的擋住了那邊。

「到頭來,竟然只能如此?愧於宗門,愧於宗師,愧於祖師……」

心中低吼,怒目而視,睜圓的眼睛早已經布滿腥紅,可因為擔心,他還是把注意力,適當的轉到身後,想要知道那邊的情況到底如何。

睜圓的眼睛已經無光,同樣的招式,精神力威壓,並非是什麼幻境的能力,只是讓安化,出現了片刻的空白,一時間,好像什麼都忘記了一般。

鬥氣有如指掌,心念起,自然之力隨之涌動,由外而外,將力量,甩在丹陽劍之上,只能讓其產生些許的偏差,如此,已經很大程度上,減輕了楚軒的壓力。

場面略顯混亂,但丹陽劍還是插了下來,擊破紅蓮盾右側花葉。同時,力量盪開,未落地面,卻已經轟然而開。

赤真火,焚滅之力迎上,並非激蕩,卻更像是兩種力量的相互消耗,無聲無息的那種。

可,終究受到實力的限制,那丹陽劍,原本丹藥之中的力量,還是將楚軒迫向地面,背對地面,已然重心不穩。

倒,腰部用力,翻了一周,雙腳落地,單手一扶,還是迫退了七八米,右臂被劃出一道紅色長痕,是被濺起的石塊所致。

就算是楚軒根本不躲,也不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像這種傷勢,古木尊者當然更不覺得有什麼。

好了,現在,全力的來應對還剩下的幾個人吧。一不留神,竟然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說出去,難免還有點掃面子。

「現在該你了。」

本來是想要放到最後的,但已經沒了那個必要,現在距離古木尊者距離最近的人,也正是方安化,他沒必要捨近求遠。

一邊還有楚軒,所以必須要稍稍的轉移一下地方,這洛大師的寶貝徒弟,可不能讓他波及到這裡面,稍有不慎,後果不堪。

轉過身,力量轟然,上挑,淡棕色的鬥氣好像是提著安化一般,就那麼把他甩向了高空,一個較高的高度上去。

後面還有一人,看到他們的宗主被甩了出去,就算不是真的甩到自己的身上,也伸著手的要去抱下來。

「宗主,你沒事……」

一句話還沒有詢問完畢,古木尊者就出現在了眼前,距離很近,那眼神很冰冷,並非是殺意,卻讓人更為心驚。

一把攬過宗主,只是速度上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影響,身法受到了許多限制,如果動作稍稍隨意,有單手提著方安化的話,情況就會不同。

嘭,悶響一聲,一段古木出現,厚重,細細觀看,那根本就不是什麼鬥氣的力量,而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是古木尊者的武器?就這麼一段看起來是木頭的東西,沒有想象中的鋒利,也沒有巨錘一般,看起來那麼駭然。

這下,是真的完全的認真了起來,鬥氣充滿這古木,便引發接近與鬥技的力量,隨心而生,戰鬥更為簡單。

突然,淡棕色鬥氣蔓延,遮住一大片區域,向下勾動,突兀的變成鉤鐮一般,鋒利之處,正對著方安化二人。

「我沒事,你快離開,快!!!」

正在危機時刻,方安化掙脫出來,直接動手將另一人推開,他們兩個人只會更為的拖累。另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方安化認為那尊者攻擊的人是他。

「宗主……」

兩個人都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如果早知道,安化一定不會推開他的,是他沒保護好對方,都是他的錯,無論做什麼,都是錯的。

長鳴,哀嚎,尾音拖了很長很長,古木尊者哪有他們所想象的那種章法。隨心而起,鋒芒轉向被推開的那人,轟然砸落。

相隔的時間,應該會在一個時辰之內,早點晚點,真的有多大的意義?答案是真的有,不過不是對於死人而言。人死一切皆為空,之後活著的人還有感覺,有感情,知道什麼是痛,什麼是悲。

慘叫,原本以為已經很絕望,可跌入萬丈深淵的心,還可以再墮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黑暗到睜眼看不到希望,五位天之境,現在就只剩下了自己一個,就剩下自己一個人啊。

他並不知道,安思還活著,狠心的丟下她,只為了尋找一個殺死一名地之境的機會,這實在是太過的諷刺。諷刺到他認為這決定是那麼的愚蠢,愚蠢到永遠不可能原諒自己。

「永遠又能有多遠。一切都結束,一切……」

整個人被掏空了一般,甚至都沒有了反抗的念頭,宗門已經毀了,甚至地之境的強者,都在上一次,死傷八成。

還有就是,他也沒有逃走的可能,生存幾率為零。

「安言……」

又一道聲音出現,表現的卻足夠虛弱,好像氣流從胸口的位置直接散去。

是安思,就算是因為聲音略顯沙啞,安化還是聽了出來,那是安思的聲音,她還活著,現在並不是他一人而已。

但怎麼保護,如何保護,心中的悲涼,跌入深淵一般,陷入黑暗,還有冰封,涼透。

嘭的一聲,那一人就在自己的附近跌下地面,相距不到百米,到此,丹武宗已經死了三位強者。

「昔日擁有葯尊者的宗門,鼎盛,衰落,覆滅,到頭來,比人的命運,卻也好了不少。」

楚軒嘆氣,有感而發,自言自語而已,今日的這一切,永不會忘記,即便他只是一個配角。

… 「憑你們單零的一個,都不是我的對手,還以為合力就能奈我不成,可笑!」

身前身後,分別站著異龍尊者與悠羅尊者,實力分別是地之境三段與地之境二段,多年來不再有任何的進步,這也是令他們很愁苦的地方。

那夾在中間的,則是丹武宗這一次求來的最大人情,雷尊者,不提他尊之境五段的實力,那變異的偏向於雷電的鬥氣屬性,便讓他有足夠的傲人之處。

毫不誇張的說,這種雷電的屬性,要更勝於火,所謂雷霆,便是暴風驟雨之中,那最為駭人的閃電,劃過幽邃的夜空。

身法更勝,即便是楚洛一人到此,他也有超過五成的把握可以直接逃開,雷霆風動,可是傳聞中最好的身法之一,至少在這個大陸,便是如此。

但是這雷尊者,偏偏就倒霉的碰上了兩位尊者,淡淡如此還不算,偏偏這二人之中,還有一個悠羅尊者。

不提身法如何,悠羅尊者在速度上,絕對要勝過九成以上的尊之境強者,即便是那些實力比他超出許多,已經達到尊之境九段的斗者。

並非是先知先覺,可楚洛對於悠羅尊者的能力很清楚,將雷尊者交給他們二人,也才真的有不讓他隨意逃開的可能。

「雷尊者,你也不過稍強一點而已,同樣不堪的實力,為何得意,如此沾沾自喜?」

嘲笑一聲,異龍尊者早些年,就跟這位雷尊者打過交道,而那個時候的他,到也在雷尊者那受了點怨氣,一直都沒有時間報。

「隨你怎麼說也好,憑你二人,為了什麼星羅帝國跟我拼,根本不值當。我就是死,也一定能夠拖你們兩個,隨我一起去。哼……」

冷冷的甩了這麼一句,卻只是為了找那麼一點面子,還不動手,對於他來說,才是極大的被動。

「你若是可以,儘管嘗試著離開。等再有個人過來,只怕你的命,就真的要交待在這兒了。」

異龍尊者朝著雷尊者,做了一個極為輕視的動作,他明白悠羅尊者的能力,只要注意防守,這雷尊者,根本就沒有離開這裡的任何機會。

什麼,再有一人,如果面對這兩個人,他還有那麼一點把握,有那麼一點小小的自信的話。另外的兩人,他一個都比之不上。

心中最擔心的,仍然是楚洛,那人已然成為了心中一塊心病,每每想起,就有一種揪心之意。

為什麼,他擁有幾位強大的雷屬性,可還是比不過那個器符師,那個不過是靠著後天,才達到赤火體質的人。

不甘又能如何,這異龍尊者說的至少有一點是對的,只要再有一人來此,即便不是楚洛,他也必然會九死一生。

心中狂喊一聲,提起力量萬鈞,心中已經有了策略,他與另外兩人相比,力量還有身法,都是優勢。因此,只要能夠將那悠羅尊者擊傷,將不再有人能夠攔得下他。

「天雷決,雷嘯!!!」

有如烏雲壓過天空,周圍一片,頓時黑了許多,空氣變得凝重,氣流已然產生了些許的電離。

動了,看來這雷尊者已經決定要一搏到底,距離他相對更近的異龍尊者,至此,從乾坤袋之中,翻出了他的異龍刃。

右手緊握,氣氛開始緊張,身形忽的一晃,那雷尊者,竟然捨近求遠,攻擊到悠羅尊者那邊去了。

這不是好戲,如果悠羅尊者出了問題,他們這次很可能會功虧一簣,為今之計,必須聯手抗敵,毫無間隙。

「老賊,過來這邊受死。」

越來越遠,身法上相差很多,異龍尊者也是因為心中焦急的表現,就稍微爆了一點粗口,目的只為激怒那雷尊者。

「轟。」「嘭。」

雷尊者逼近,空氣中響動的,還有雷霆一般的咆哮。速度上幾乎無人可敵的悠羅尊者,有能力,更有把握能夠直接避開這種攻擊,但他並沒有,絕不能給這雷尊者,讓出逃走的空間。

彼此算計,雷尊者覺得正合他意,萬鈞之力,忽的上揚,凝視悠羅尊者,下狠手,下殺手。

……

就在此刻,同一時間,相隔也不是那麼遠,就有三個地方,有如此激烈,而又精彩的戰鬥,正在上演。

權衡之後,楚軒發現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好擔心的地方。古木尊者這裡,太過的壓倒性,而師父那裡,好像都沒有對方反手的機會。再有就是兩位尊者的聯合,這應該算是萬無一失的吧。

「這一次,只怕必然會有一名尊之境強者隕落在這裡。之後種種,恐怕就不是人所能夠控制的。怒火,仇恨,人總是會被這種感情,輕易的支配。」

正在楚軒將注意力投向兩三位尊者之間的混戰的時候,塔塔斯的聲音輕響在耳邊。他還是比自己更為細緻的,發現了什麼問題。

尊之境,必然會有一名隕落在這裡,如果事實真的如此的話,這將會是戰爭開始之後,發生的最為駭人的事情。丹武宗門的覆滅,與之相比,都不算作什麼。

但塔塔斯接下來說的,也並沒有錯,如果真的有一位尊之境強者在此隕落,之後還不知道會引發出怎樣的仇恨,如同一個漩渦一般,將人緊緊的捲入其中。

已經不再過多的去想,在這戰爭之中,他只要做好自己所能夠做的,如此便好。

「宗主,你要好好的……」

沒有一時可以絕對的安靜,楚軒的注意力被那僅有的女子的喊聲剛剛吸引過去,他便看到了,那最終略顯殘忍的一幕。

「轟……」

力量全部的壓迫在丹田之上,越來越難以承受,就在某一個時刻,轟然爆響,從體內直接引發。

竟然選擇了自爆,這是楚軒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景,原本一個完完整整的人,瞬間只變成一團混沌,最終隨著風,消散。

再狂暴的力量,終究回歸自然,以自爆為代價,換來的有究竟是什麼?楚軒能夠想到的只有悲涼,無論怎麼做,最終還是永遠的死去。

內臟早已經受損,殘破不堪,經脈同樣如此,安思就算是繼續戰鬥,也不過會落得個與安聰,安成,安言一樣的下場,那又有什麼好的。

這些情況楚軒並不了解,他所看到的,只有一個女子,年過半百,已經顯出老態的女子,在要靠近古木尊者的時候,就那麼化為了塵埃,被風吹散。

可是另外一個人呢,之前哀鳴過那麼多次的安化又怎麼樣了,五個人一起來到這裡,如今,還剩下他一個,還只是殘喘。

看破了,看空了,或許安思的選擇是對的,最後的最後,他捍衛了自己應有的尊嚴,即便結果仍是死去。

「方家傳承不息,我相信,終有一日,我丹武會重新復甦,即便千年,萬年。」

早已經墮入深淵,黑暗,毫無生氣的某一種世界的安化,在安思最後的喚聲中,重新找回了那麼一點點的自我。

會好好的,一切都會好好的,既然已經決定,那便不需猶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