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有兩個特點,一個就是快,另外就是打點,和這奔雷拳有一些類似之處,但又有一些不一樣。

這一招的攻擊沒有奔雷拳那麼暴虐,但是在攻擊力上面一點也不弱。

拳頭打出去的那一刻,辰陽就看見在秦暮鼓的拳頭的前面出現了一道類似的槍尖的形狀,他也沒喲偶在意,他不相信在這一道攻擊之下,秦暮鼓還有反抗之力。

很快,辰陽的眉頭就皺了起來,他的臉色慢慢的產生了一些變化,在秦暮鼓的拳頭還沒有理他比較近的時候他就感覺到自己的拳頭上面產生了一些刺痛的感覺,原本他還沒有怎麼在意。

可是當秦暮鼓和他的拳頭撞在一起的時候,辰陽頓時意識到不好,臉色非常的難看,秦暮鼓這一拳雖說沒有讓他受重傷,但是拳頭上的血跡就證明在和秦暮鼓的戰鬥之中,他竟然處於了下風。

這在之前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兩人的身體都是同時一顫,辰陽的退了足足有五步的距離才停了下來,臉上掛滿了吃驚。

秦暮鼓的身體更是直接退了有兩丈的距離,他給辰陽帶來了一些阻礙,但是顯然他是輸了,秦暮鼓的臉上卻沒有氣餒的表情,反而非常的平靜,他可不認為自己那半吊子的功法能擊敗辰陽。

辰陽在秦暮鼓的身子剛停止下來的時候,他的身子就已經動了,這秦暮鼓已經讓他感覺到威脅了,不管如何都要斬殺秦暮鼓,而另外一點就是另外那兩個雖說比起一般人來說也許還算是比較強大的,可是和獅烈比起來就差一些了,那兩個半王境只不過有半王初期的實力,和半王中期還是沒有辦法比的。

就算那些武將境九層,九層巔峰全勝了,一個獅烈就可以改變戰局了,秦暮鼓也看出來了辰陽的急躁,他和辰陽的心情實際上是一樣的,不過他更關心的是小玄和趙明飛那邊的戰鬥。

這次的戰鬥,在安排上終究是以實力安排出來的,很多因素都沒有加進去,所以才會出現有點敗像的情況。

他也只能快一些,這樣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秦暮鼓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眼看辰陽的身體快到秦暮鼓跟前的那一刻,辰陽的眼神中間突然出現了一道驚恐的感覺,除了驚恐之外隱隱還有一些興奮之處,他的身體飛快的向後退去。

「沒想到呀沒想到?你竟然是外來者,真是天助我也,以你這樣的天才來說,身上肯定有氣運的存在,只要能得到你身上的氣運,我必然能更上一層樓,踏入那個境界,哈哈哈」

辰陽大聲笑了起來,秦暮鼓這是給了他一個非常大的驚喜,原本他還打算等三大家族徹底掌控了凌天宗之後在專門去找外來者的,只是沒有想到秦暮鼓竟然就是一個外來者。

不過,很快辰陽臉上的表情就平靜了下來,在他的印象中,外來者的實力也許不強,但是手段卻是非常多的,一不小心就會陰溝裡翻船。

他的身體剛才到秦暮鼓跟前的時候,之所以身體快速的後退,就是因為秦暮鼓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這種氣息就是他都感覺到了一種威脅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已經很多年沒有在他的身上出現了。

「是呀,我是外來者,看來你是知道了,不過那又怎麼樣呢?你知道我為什麼引你來這裡嗎?不是害怕戰鬥的餘波影響到其他人,而是不想讓人知道我是外來者罷了,既然你已經知道這個秘密了,那麼也就到此為止了,你可以去死了」秦暮鼓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就好像辰陽這樣的半王死在他的手上是很正常的一樣。

辰陽不怒反笑,對於秦暮鼓的話充滿了不屑的神色,也許秦暮鼓很強,只是他又何曾弱了,而且在無數的外來者來到了者荒界之後,能活下來的又有多少個。

「就憑你?也許碰上其他人你還有希望,可惜的是你碰上的是我,不會有半點機會,既然你已經暴露出了外來者的身份,那我殺你就更有理由了,到時候也許藉助你的氣運我還能在突破一下」

辰陽的語氣中充滿了激動,秦暮鼓所流露出來的氣勢是讓他很驚恐,但是要說能殺他他怎麼不會相信。

眉眼一擰,辰陽一掌向著秦暮鼓打了出來,四周的空氣像被辰陽所控制了一樣,向著秦暮鼓的身上壓了過去,秦暮鼓望著辰陽這一拳,看來是真的要斬殺了自己了。

這一拳並非是什麼功法招式,就是正常的一拳,不過此時辰陽的已經徹底的將秦暮鼓當成了對手,這一拳的威勢比之前的奔雷掌還要強。

「不屈印」

一道到金色的光芒開始在秦暮鼓的眼前成型,恰好擋在秦暮鼓的面前,這還只是開始。

「守護印」

秦暮鼓手上的手印在不斷的變動著,一道金色的紋路又出現在了這些金色的光盾上面,像是被一條條鎖鏈鏈接在一起一樣。

「轟」

辰陽的一拳正好轟擊在這金色的光盾上面,辰陽就看見這金色的光盾只是閃了閃,那金色的鎖鏈中斷了幾條,就再也沒有絲毫的變化,他的臉臉色一變,他沒有想到秦暮鼓的防禦功法會這麼強,強到他者一拳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

也是這個時候,他終於明白過來,秦暮鼓已經不能以正常的對手對待了,呼吸了一口氣,辰陽從手上拿出來了一把長刀。

看到這兵器,秦暮鼓的心神一顫,這個時候竟然感覺到了一些心慌。

辰陽可不管秦暮鼓的內心是怎麼想的,長刀直接向著金色的光盾上斬了出去,瞬間,那金色的光盾就在辰陽的一刀之下一分為二,化成了一道道光點。

刀勢並沒有停止,銀白色的刀氣似乎像是沒有受到任何阻止一樣,斬向了秦暮鼓,秦暮鼓的心中一跳,這個時候就是想退都退不了。

「山海罩」

「一法乾無相」

有了一法乾無相的干擾,辰陽手中長刀的去勢突然一頓,那股力量也減弱了不少,這也給了秦暮鼓緩衝的機會。

當辰陽手中的長刀將山海罩斬開的那一刻,秦暮鼓的身體已經退出了一丈多遠,終於躲開了辰陽的攻擊。

他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輕鬆,反而因為這臉上更加的凝重了起來,這辰陽的強絕對是他在這荒界見過的第一人,除了自身的實力外,還有一個就是他手上的兵器。

山海罩目前的境界差不多能擋住半王三次的攻擊,只是在這辰陽的手上,僅僅一刀就堅持不下來。

「靈寶?」秦暮鼓很快就意識到了辰陽的刀不是普通的刀,靈寶和普通的兵器已經不屬於同一個範圍之內了,也難怪辰陽一刀能斬開不屈印和山海罩。

「看來你倒是好見識,不錯,我這就是靈寶,飛燕刀,能死在這刀上是你的榮幸」辰陽沒有否認手中的兵器,還給秦暮鼓說了起來。

秦暮鼓聽到刀的名字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他不明白這飛燕刀怎麼會到了辰陽的手上,他之前在凌天宗的典籍庫裡面見過類似於荒界兵器的介紹。

荒界並沒有什麼煉器大師之類的,就算能煉製,最多也就是精品兵器,所有的靈寶包括白銀級兵器不是祖上流傳下來的,就是外來者留下來的,這在荒界並不是什麼秘密,甚至所有的兵器,每個宗門都知道。

在荒界有兵器譜,上面就有排名,除了宗門印章這樣的沒有排入兵器譜之外,其他的兵器都在這兵器譜當中。

目前在荒界就是靈寶都不下五十件,整個凌天宗才不過只有一件罷了,而辰陽手中的飛燕刀排在第二十四位,這在所有的兵器之中已經是很高的排名了。

這兵器最大的特點就是無堅不摧,和快,快到極致的那種快,除了這些之外還有其他的功能,不過據說這飛燕刀在三百年就已經失蹤了,沒想到會出現在辰陽的手上。

秦暮鼓在這一刻都在想要不要將自己的戰血槍拿出來,畢竟辰陽得到了飛燕刀,綜合實力至少都是半王境巔峰這樣的存在,這樣的話,秦暮鼓對自己的戰鬥都沒有多少的信心了。

不過,秦暮鼓想了想就放棄了這個念頭,就目前來說,面對辰陽,他並非沒有絲毫的戰鬥之力,畢竟他已經釋放了一些東西,除非辰陽拿出來全部的實力,否則的話,對秦暮鼓來說,還真的造成不了多大的傷害。 就在秦暮鼓沉思的時候,辰陽卻是笑了起來,原本這飛燕刀是用來凌天宗的強者,現在看來還需要先對付秦暮鼓了。

「好功法?不過就算你有這麼好的功法又能怎麼樣呢?飛燕刀豈是這麼容易就能被你擋住的,呵呵」辰陽也不得不佩服秦暮鼓的功法確實讓他產生了一些棘手的感覺。

不過他更相信他手中的飛燕刀,飛燕刀可不只是向傳說的那樣的簡單,很快,秦暮鼓就見識到了飛燕刀的強大之處。

「群燕出擊」

辰陽手中的飛燕刀向著秦暮鼓揮舞了出去,嗚嗚的鳴響聲在秦暮鼓的耳邊響了起來,原本他還很疑惑這聲音是從什麼地方傳出來的,很快他就明白過來,這聲音正是從飛燕刀上傳出來的。

飛燕刀在辰陽舞起來的那一刻,就看到一道道細小的刀影從飛燕刀上面飛離了出來,如同一片飛燕一樣沖向了秦暮鼓,辰陽手中的飛燕刀只剩下一個刀柄。

秦暮鼓的心中一凜,他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這是飛燕刀上面自帶的功法,而且這飛燕刀竟然是由一片片小刀碎片組成的,要不是親眼所見的話,秦暮鼓都不敢相信這樣的事情,難怪飛燕刀的排名如此考前,這樣的兵器太讓人難以防範了。

這些細小的刀片在威勢上面一點也不比原本的飛燕刀差,又快又狠,秦暮鼓的反應已經非常的快了,不不屈印,守護印,山海罩同時用了出來,可是就算是是這樣,那些細小的刀片還是從秦暮鼓的身上劃過,在秦暮鼓的身上留下了一片片的傷口。

他的五品戰體是被稱為金剛不壞之體,可是這飛燕刀的攻擊實在是太強了,壓根就沒有辦法防禦,所以秦暮鼓的身上也是傷口一片,好在有五品戰體的抵抗,這些傷都是一些皮外傷,這也就是秦暮鼓了,要是在換成任何一個人,恐怕都不會只受這麼簡單的傷。

「啪」「啪」聽到這些聲音,秦暮鼓心下一顫,不屈印,守護印,山海罩合起來,竟然擋不住飛燕刀的攻擊,秦暮鼓的身體下意識的後退,也就在這個時候,秦暮鼓的防禦徹底的被飛燕刀擊碎。

「噗」「噗」「噗」無數的響聲秦暮鼓的身上響了起來。

從他的身體上面看,到處都是血跡,即便秦暮鼓的戰體再強,也是受傷不輕,不過好在這危機已經解除了,秦暮鼓的臉上總算是輕鬆了一些,這樣的傷勢對於帶脈來說並算不上什麼。

「看來你果然是不懂呀,接下來不知道是不是還有這麼好運?」辰陽也有點驚訝於秦暮鼓竟然會有這麼強的防禦。

要知道就算是獅烈這樣的級別面對他的攻擊也就是一擊之力而已,必然身亡,沒想到秦暮鼓的竟然能防禦住飛燕刀這樣的攻擊。

正常的情況下,現在的秦暮鼓應該已經被斬殺了很多塊才對的。

「飛燕歸來」

秦暮鼓隱隱感覺刀有一種不安,只是他想不明白這中不安來自於什麼地方,飛燕歸來是什麼意思?歸在什麼地方。

「不好」突然秦暮鼓的臉色大變,隱隱有一種蒼白,他終於知道這飛燕只的就是那些刀片,現在這一招叫做飛燕歸來自然說的就是那些刀片了。

這功法竟然是兵器自帶的招式?秦暮鼓差一點就將這一點給忽略過了,白銀級的兵器就已經自帶招式了,更何況是靈寶呢,白銀級兵器的招式還是在煉製兵器的融入的,可是這靈寶不一樣,完全是自然產生,兩者之間看似是一樣的,但是實際上差距太大了。

靈寶裡面的功法是根據兵器而產生的,非常的契合兵器,一旦發揮出來就是最強的力量,不用人刻意的去操控,甚至連自己的能量都消耗不了多少。

就像是秦暮鼓的戰血槍,同樣裡面有功法的存在,也非常的契合戰血槍。

這飛燕歸來,肯定就是那些原先散落的碎片。

「流光翼」飛行靈寶瞬間就出現在秦暮鼓的身上,秦暮鼓的身子直接向著半空中飛了出去,他之所以做出這樣的選擇是因為這飛燕歸來這一招已經隱隱的讓他的五品戰體感受到一定的壓力。

從他的戰體到了五品之後,他就知道,他的戰體是有限制的,沒一次受傷,能力就會弱一分,想恢復起來可不是那麼簡單的,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寶才能慢慢的恢復,正常情況之下,一般情況之下,能不使用五品戰體的力量就不使用戰體的力量。

看到秦暮鼓的反應,辰陽沒有絲毫的驚訝,嘴角泛起了一陣冷笑。

「哼,就算有飛行靈寶又能怎麼樣?這飛燕歸來豈是飛行靈寶能躲開的」

飛行靈寶異常的珍貴稀缺是沒有什麼錯的,可是卻沒有絲毫的攻擊力,甚至到了王境以後,很少有人會用飛行靈寶,除非是那種非常頂級的存在。

很快,秦暮鼓也發現這一點了,他發現就算他的身子飛的在高,那些碎刀片還是不斷的向著他的身體沖了過來,秦暮鼓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這飛行靈寶竟然擺脫不了這飛燕歸來的攻擊,這一點是他沒有想到的。

「該死,看來五品戰體真正的力量是不用不行了,這飛燕刀太強了」這一招確實讓秦暮鼓陷入到了兩難的境界,原本不打算用五品戰體的秦暮鼓這一次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還好這靈寶的功法都是一次性的,很長時間才能使用一次,否則的話,就只是這一招就能讓秦暮鼓陷入到了危機裡面。

「五品戰體,開」

秦暮鼓終究還是沒有避免這一點,五品戰體終於開啟了,秦暮鼓的身體裡面發出了一聲龍吟聲,身體的外面被一層紫色的光芒所包圍,要是有人能看到秦暮鼓胸口的位置的話,就會發現秦暮鼓的胸口位置在這一刻出現了一條奕奕如生的龍型紋身。

流光翼被秦暮鼓收了起來,他的身體開始下落,那些刀片就在這個時候直接撞上了秦暮鼓,辰陽的臉上露出了一些笑容,不過很快這笑容就被辰陽隱藏了起來。

只聽見秦暮鼓的身上發出了砰砰乓乓的聲音,沒有一把刀片對秦暮鼓的身體造成一些傷害。

刀片從秦暮鼓的身上落下,直接回到了辰陽的身邊,和原先的刀柄組合在了一起,形成了原先的飛燕刀,就好像從來沒有被拆開一樣。

辰陽望著秦暮鼓的樣子久久不語,眼神中卻是閃現過了一到明亮的目光,他也注意到了秦暮鼓身體上的變化。

「有意思,不知道這功法我能不能用?」辰陽在自己的心底暗暗的想到,秦暮鼓這身體的防禦確實讓他產生出了一些迫切想要得到的想法,在荒界,原本就比較重視身體,可是能和秦暮鼓這種煉體的功法相比的從來沒有。

「不知道你這樣的防禦還能用幾次」辰陽望著秦暮鼓說到,手中的飛燕刀一挑,一道強大的刀氣向著秦暮鼓斬了出去。

正如辰陽所說,他的五品戰體並用不了幾次,他也沒有打算一直用下來。

「霸拳」

一股霸道的氣勢從秦暮鼓的身上升了起來,手上出現了一道道黑色的氣息向著辰陽轟了過去。

「這樣的攻擊可不夠的,將你最強的功法拿出來吧?就算是外來者的功法,境界的差距也不是功法所能比的」

辰陽的話一點也沒有錯,霸拳也許面對武將境還有作用,可是面對半王甚至連阻止一下都做不到,刀氣順著秦暮鼓的拳頭斬了過來,那強大的霸拳瞬間就被這刀氣所毀滅。

秦暮鼓的臉色非常的難看,他知道到了半王的境界,自己沒有那麼容易對付,卻也沒有想到是這樣的程度,這一點,他確實沒有想到。

自己目前手上的手段貌似對上這手持飛燕刀半王境的辰陽還真的沒有太好的辦法。

看來只能選擇這樣了,秦暮鼓心中暗暗的做了一個決定,原本他已經覺的不需要了,只是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秦暮鼓的手上突然出現了一把長槍,一股衝天的氣勢從這把長槍上面傳了出來。

辰陽看著這血紅色的長槍,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特別是這長槍出現之後,他手中的飛燕刀竟然產生了一聲聲的哀鳴,整個刀身都開始顫抖了起來,就好像是碰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產生這樣的情況?」辰陽的腦海中充滿了不解。

突然,他的腦海中閃現過一個念頭「莫非這把長槍也是靈寶,而且是比飛燕刀更強的靈寶?他的手上怎麼可能會有靈寶?」。

不是辰陽要懷疑秦暮鼓,而是以秦暮鼓這樣的境界不該有靈寶才對,畢竟他知道秦暮鼓的時候,秦暮鼓的境界才武將境三層。

至於說秦暮鼓的長槍比飛燕刀更強,辰陽就更不相信了,上萬年的積攢才有這麼一點靈寶,飛燕刀能排到二十四已經很不容易了,現在長槍竟然比飛燕刀還要強,辰陽實在是接受不了這一點。 可惜的辰陽不知道這戰血槍是用什麼材料煉成的,這一點就是秦暮鼓都不是非常的清楚,他只知道裡面有兩種材料,一個就是窮奇的脊椎骨,另外一個就是他在拍賣會上得到的那個蘊含有一次攻擊的石頭,至於其他的秦暮鼓都不知道。

要知道靈寶煉製起來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拿四品煉器師來說,能煉製白銀器,但是那也是要看材料,而且要一定的概率才能做到。

基本上是煉製一百件能出一件白銀器,這也是白銀器珍貴的原因,而靈寶就更難了,基本上上千上萬件才可能能成一件,這還是五品煉器師,這也是為什麼不管是在北荒還是在荒界,靈寶都非常少的原因。

想象一樣要煉製一把兵器需要消耗多少材料,就知道煉器師的珍貴之處了,整個北荒才不過一個四品煉器師,而在荒界稍微多一點,也不過就是兩隻手的數量,這還要宗門的全力支持才能做到。

一般情況下,很少有宗門能養的起兩個四品煉器師的,就算是凌天宗這樣的,也不過只有兩個三品煉器師罷了。

而狼大人為了秦暮鼓的安全和小玄的安全在這戰血槍上面可是煞費苦心,甚至將夢大人的積攢都拿了一些。

除了窮奇的脊椎骨之外,王品材料用了足足不下四件,可見狼大人的用心良苦,加上戰血槍在後來吸收了秦暮鼓的戰血,更是強上一籌,而且只要秦暮鼓的戰血在不斷的變強,他的戰血槍就會不斷的變強,這一點就是狼大人都是不曾想到的。

當然這些秦暮鼓都不知道,他只知道,這飛燕刀很強,只不過帶給自己的感覺還沒有戰血槍那麼強而已,也是因為如此,秦暮鼓才對他的戰血槍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了解,至於前面排名的兵器他沒有見過,同樣宗門印章的力量他也沒有見過。

但是想比較飛燕刀,就證明戰血槍至少也是排在二十名左右沒有任何問題的。

「挑燈看月」

辰陽看見秦暮鼓手中的兵器,對秦暮鼓心中的殺意更是越來越強,秦暮鼓身上的每一件東西他都想得到,這個時候的辰陽也不在猶豫,他的強大之處也終於顯現了出來。

手中的飛燕刀被辰陽反手一握,一股巨大的刀氣向著秦暮鼓的脖子上沖了過來,那長長的刀氣如同一道月牙一樣,非常的迅速。

秦暮鼓的身子甚至來不及動一下,突然,秦暮鼓感覺到自己身體裡面的戰血在這一刻像是沸騰了一樣,咕咚咕咚的聲音在體內作響,戰血槍上面爆發出了一道血紅色的光芒。

腦海中頓時閃現出了幾招功法,這功法在就如同烙印在秦暮鼓的腦海中一樣,就好像順手就能用出來。

秦暮鼓也來不及想這一切是什麼原因,長槍順著刀氣斬了出去。

「血滅蒼生」

嗡嗡嗡的聲音在辰陽的跟前的不斷的迴響了起來,就好像四周都是血的海洋一樣,在他的眼睛裡面沒有一點其他的雜色,全是血紅色,他的世界在這一刻完全變了,四周的景色完全消失,全是紅色。

飛燕刀的刀氣在這一刻直接化為了烏有,刀更是顫抖了起來,好像是碰到了什麼令他恐懼的東西一樣。

「不好」辰陽的臉色大變。

身子飛快的後退,這血紅色的世界是如此的壓抑,他的身體裡面的力量也在這一刻像是被這血紅色給抽空了一樣。

如果秦暮鼓知道此時辰陽的情況的話,就會知道這一招他曾經是見過的,正是在他石頭裡面,不過此時的效果要比當時秦暮鼓感受到的要強大的多。

「飛燕,出來」

嗚,嗚,一道道黑色的光芒從飛燕刀裡面湧現而出,要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些黑色的光芒正是一隻只飛燕的形狀,這些飛燕向著血紅色的世界發起了攻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