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十大,底蘊也很豐厚,但不及另外兩家,難不住他。

「還抓我女人,好大膽子。」

「我們沒有傷害她,真的……青羽姑娘,我們與青羽族一向交好,你幫我們說句話啊。」有人喊道。

豪門婚寵:惡魔老公請住手 青羽靈兒沒有理會,這些老傢伙還真是臉皮厚,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

還有,這個傢伙說自己是他女人?青羽翻了翻大眼睛,現在才說啊。

「千星,我們已經願意妥協,賠禮道歉,你還想怎樣,難道真想玉石俱焚嗎。」

「我很想看看,你們所謂的底牌。」千星淡聲說道。

「你……」

「和他拼了吧。」

「青羽,我是……」

說的多了,有人青羽也認得,還是有些不忍,但很快她就徹底不再搭理了。

這些人與千星說著,看似求和,最深處有殺招驚世,鎖定這邊。

一樣是神威,她有些緊張,擔心千星。

千星沒有停下,宇文家破碎一片,眼看覆滅,最後底牌顯露。

「千星,這是你逼我們的,十大亘古長存,真以為你就能猖狂,本不想和你拼的兩敗俱傷,是你自己找死。」有老者滿臉猙獰。

「哈哈,去死吧。」

千星眯眼掃視,很久沒有過壓力了。

這種壓力神域與廣寒宮都有,所以他退卻,這邊也有,卻又不同。

神域很多股,他沒有任何把握,這邊要輕微的多,他有信心挑戰。

武道路無止境,他感覺已經走到這片天地規則下的盡頭,沒有壓力,何來再進。

先是霸道的殺招降臨,古老沉重,直接把千星淹沒,生死翼都淹沒其中,快速變小。

「千星。」青羽靈兒擔心。

而在這等威勢下,所有人都無法動彈,她也不能。

「哈哈哈,這是我族遠古留下的禁忌,真神也難擋,小子,看你還不死。」

「當年我家祖上殺那個鯤鵬也是用的這等殺招,你可以自傲了。」

如今這片天地規則無法成神,他們還是不認為千星是真神,更加不可能擋住。

千星被淹沒,那道威勢明顯強過之前的千星。

轟隆~!

一群人猙獰的目光中,虛空塌陷,久久無法恢復,一道身影走了出來。

攻勢耗盡,千星渾身血跡,羽翼凌亂,氣勢依舊,並沒有死。

不等人驚呼,一道強勢殺招蓋過。

「真神領域。」冷漠的聲音。

「真神?」千星徑直殺過,「最多算偽神,斬你。」

原來這就是他感應到的又一不同危機,這是這些勢力某個祖上,曾經是至尊真神,鎮壓寰宇,如今這是還存在?或者通過特殊的方法存在,與水雲夢體內的詭異能量一樣,只是不同方式存在著。

千星不知道曾經發生過什麼,一些事情之後研究,會慢慢弄清楚,現在唯戰而已。

這等存在是曾經的至尊,確實不凡,但也有不同,不是當年,並非全盛。

千星感覺到無比的腐朽。

很多人都以為他是真神,其實還不是,宇文家猜的也沒錯。

這片天地規則彷彿到了盡頭,而他站在最巔峰,卻還差一步不是真神,最多也算是偽神,半步的那種。

還是不同的辛密,以後再研究。

如今這個對手激起他的戰意,久違的熱血沸騰,巔峰后還沒有肆意一戰。

千星衝擊,一次碰撞,天地爆碎。

下面人都只能看著,只剩兩個受傷的聖人也是顫抖,無法動作。

他們想去趁機捉拿青羽,已經做不到,千星刻意施展的餘波,都差點滅掉他們。

虛空在破碎,身影時而模糊,時而霸道,法相無邊。

「鯤鵬血脈?死。」這是一個枯老對手,說話還有些滯澀。

限時婚約:總裁請靠邊 開始千星在倒退,此人是襲殺而來,千星還先遭遇古老禁忌轟擊,很快旗鼓相當,殺到天地沸騰,下一刻,那個枯老身影翻退,奇怪的血液灑落。

千星追殺,鋒芒不可擋,枯老身影嘶吼,一步退,步步退,剎那凄慘,多處傷勢。

他的傷勢恢復很快,卻快不過千星攻殺。

「老祖,攻擊那個女人。」下面有人大吼。

枯老身影拚命,冷漠想要過去,依然不敵,闖不過去,最後一條手臂被轟爆,一條腿被打爆,半邊身體被打爆,徹底爆掉。

千星也翻退很遠,最後此人回光反擊,他也承受很多。

穩住之後,還是吐血。

但沒有人小看,他剛剛斬了一個曾經的真神。

真神隕落,整個大陸都烏雲密布,緩緩下起了雨。

宇文家高手面如死灰,徹底絕望了,宇文家完了。

他們最後的底牌竟然都沒攔住這個人,真神老祖都被滅殺。

到了如今,他們連一些強大的一流勢力都不如了,那個人顯然還不會罷休。

早知如今,何必當初。

千星沒有急著動作,感受剛剛戰鬥,還有那人的道,有不少啟發。

他都有著再去對付十大,讓他們爆發底牌的衝動,不過最後忍住了。

先不說神域他們比宇文家強的多,這類底牌估計也多,若是出來幾個,或還有更強的,他真未必擋住,這類人瘋狂起來,他能不能逃掉不知道,他身後所有都逃不掉。

再說人家已經妥協,他也接受,沒有必要再死拼。

一些人已經付出代價,宇文家若不是觸及他底線,他也不會真要滅絕。

撒旦奪婚:御用俏新娘 這些十大見過之後才知曉,都十分龐大,人數極多,有些真是無辜的。

一切都隨心。

感受一番,隨手轟殺,最後兩個聖人想逃也滅絕,至此宇文家一個聖人都沒有,二流勢力都敢挑釁。

千星沒有多少興緻了,帶著青羽直接離去。

一些普通人他懶得殺,樹倒猢猻散,很多也不用他出手,想出手的人多了。

結果如何,他更懶得在乎。

「你竟然這麼強了。」青羽靈兒輕嘆。

「我也是死了一次,吸收無數法則,走出不同的道。」千星笑道,「想我沒?」

「你這個混蛋,總是欺負我,害我擔心。」

「沒有吧,下次找個時間,好好欺負你一次,不然我總是很冤。」

「你……無賴,還是欺負你那聖女吧。」

「咳咳。」

「竟然沒有反駁,哼哼。」

「去哪?」

「我還有事,先送你回家。」千星說道。

「我家……」

「放心,看你的面子,我還不至於殺他們。」千星說道,「我又不是殺人狂。」

千星歇了一會兒,刻意放慢速度,與青羽一起遊覽大陸風光。

一是適應剛剛收穫,恢復自身傷勢,如今他也能很快恢復。

二也是在等,等消息傳播出去。

說實話他對青羽族沒有好感,也頗為失望,若沒有青羽靈兒,他第一個要滅的就是這個家族。

他不想親自動手,希望這些人有自知之明,一些禍害自己清理了。

青羽族內,所有高層都回來了,一個個急的團團轉,臉色煞白。

短短時間發生了什麼,大聖折損,還有很多歸順,神域廣寒宮妥協,那些歸順的大聖帶隊,一個個一流二流勢力,千星的敵人,一天內全滅。

威震寰宇,天下無敵。

****** 有人還曾感嘆,這麼強了,還是動搖不了十大,十大真的亘古長存,不可滅嗎。

消息再傳出,宇文家被千星滅掉,真神出世,禁忌發威,全被斬滅。

一次次的不看好,一次次的打臉,無數人瞠目解釋,然後就是興奮。

十大照樣不是無敵。

神域沉默,廣寒宮沉默,還好他們之前妥協了。

或許他們更強,但不是這麼拼的。

還有紀家與千機門也都沉默,本來還有底氣,最多和神域一樣妥協就是,現在他們恐懼了。

他們也是十大中排名靠後的,各方面都與宇文家差不多。

此時此刻,再也坐不住,一個個趕緊準備厚禮,更是嚴令所有相關之人,誰也不得再任何挑釁。

宇文家就是抓了那個女孩,才引起的大禍。

青羽族得到消息,一些老輩高手嚇蒙,直接癱坐下去。

他們是另一派系的,之前依然有人相信宇文家,千星奈何不了十大,他們可以得到護佑,不行直接歸附過去。

現在呢。

他們最大的依仗,十大勢力頃刻覆滅,還有天下戰火,那些一流實力,很多比他們還強,都擋不住千星一聲號令。

「靈兒呢?」有人哭喪著臉說道。

「他被宇文家抓了,你不知道。」

「我……」他嚇蒙了,腦子都不好使。

呼!這一刻,整個青羽族都黑暗下去,凄冷,森然。

那是龐大的羽翼,彷彿一下都能掀翻他們所有,曾經驕傲的東西,如今顯得格外渺小。

一個個抬頭,尤其之前支持追殺千星還派人的派系,顫抖不已。

青羽靈兒無語,這個傢伙絕對故意的。

她也沒有吭聲,一些人該震懾一下。

「是千星和靈兒嗎。」下面有人喊道,真怕一下子轟擊下來,想解釋都晚。

呼!黑暗一閃消失,兩道人影出現在下方。

「靈兒,你沒事真是太好了,爺爺一直很擔心你。」

「宇文家那些人真是太可惡了,枉我們一直還當他們是朋友。」

「這位是千星吧,哈哈,我們都聽說了……」

千星冷漠,說實話他很不喜歡,這幾個老頭一來就先說靈兒,再說他,按靈兒的輩分算,把他當成小輩,一下子他們好像就主動,自己被動。

或許他們是擔心,只想平安,但都可以明說,他既然下來,收了羽翼,那也就是可以和談,何況還帶著靈兒。

如今都算是算計他。

反穿之全能小廚娘 他現在什麼威勢,什麼地位,這些人其中不少還害過他,他沒殺都是恩賜,真說起來聖人都沒資格與他平輩論交,這些人憑什麼,老子認識你們嗎,一來就充長輩。

若是真正對他好的人,哪怕實力再差,他都會尊敬,這些並不是,第一次見面而已,還真敢?

這就是這個勢力的腐朽之處,太會自以為是,這是習慣了。

千星沒有吭聲,幾個老頭頗為尷尬,有些還有些惱怒,這個小輩太沒禮貌。

青羽靈兒也沒說話,父母不在,還有前段時間的事,她也很失望,還真沒幾人對她真心,如今一個個好像都是最親的親人。

「你們之前追殺過我?」千星淡聲說道,「你們應該聽說了,這些人我都沒有放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