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畢業,分數出來,考上最好的高中。

然後在暑假,被人帶著進網吧,學會了打遊戲。

明諾起初是不想學的。

可無意中聽同學說,有很多人會花錢找代練,幫忙打遊戲升級。

如果技術夠好的話,還有職業戰隊會花錢找你陪練。

而他發現自己,在簡單了解遊戲操作后,手指在鍵盤上的靈活程度,堪稱如魚得水。

明諾一直都知道,自己很聰明。

所以能輕而易舉地考上,別人拍馬難及的高中。

但是他沒想到,自己玩遊戲,竟然也比別人更具天賦。

他想掙錢!!

明諾腦子裡唯一的念頭,就是如此。

如果玩遊戲可以讓他儘早掙錢的話,他願意將時間花在玩遊戲上。

高中三年,大學四年,所需要的時間太長。

他等不起!

當然明諾也不是盲目地就想一頭栽進遊戲里,而是去詳細了解了一番……

準確來說,應該稱作電競行業。

電競行業,在國內剛冒頭。

每一個打出名聲來的電競選手,都身價不菲。

而且這個行業,吃的是青春飯,絕大多數選手都是十六七歲入行。成年沒多久,就一戰封神。就算沒有一戰封神,也已經獲得了一定名氣。

身價不菲!

身價不菲!!

就沖著這四個字,明諾義無反顧,一頭栽進去。

*

高中正是學業最緊張的時候。

結果明諾入學后,為了外出打遊戲,不斷逃課逃學。

從高一到高二,整整兩年時間,屢教不改。

學校之所以會容忍他這麼長時間,主要還是因為這孩子成績好。

成績好的孩子,誰不愛?

所以從老師,到教導主任,再到校長,一個個都苦口婆心的勸過明諾,想讓他浪子回頭。

他們只覺得這孩子有網癮,戒不掉遊戲,沒有考慮過這其中更深層次的原因。

勸不聽。

就是勸不聽。

於是在步入高三的時候,校長只能忍痛做出決定,將明諾勸退……

一來,是因為自從高二起,明諾成績雖然還是不錯。但是他逃課的時間日漸增長,導致成績比起之前,滑坡不少。

二來,則是因為高三大家都需要認真學習。

有這麼個反面例子在,很容易影響到其他認真學習的同學。

高三太重要了,不容有失。

總不能為了一個明諾,害了其他孩子。

明諾被退學,學校都沒能聯繫上他父親。

之前明諾他爸在外務工多年,開學的時候,填的是鄰居家的手機號碼。鄰居早在明諾讀初中的時候,就已經搬家了。

老師還特意去他家看過,想告訴他母親這事。

結果,明諾他母親因為在路口砸車,被強行關進了精神病院。

老師:「……」做個家訪,真是太難了!

*

明諾退學,唯一得知此事的熟人,是資助他讀書的好心人——

成家千金,成繁星。

成繁星剛成年,成家父母便飛機失事,只留下兩個女兒。

成繁星和成月月。

大女兒成繁星為了家族企業不被豺狼虎豹吞噬,只能靠自己強大起來。經過好幾年的歷練,已經牢牢將成家掌握在手中。

當初之所以會資助明諾。

倒不是因為多好心。

而是二十歲時,她在辦公室加班到深夜,身心俱疲的時候,無意中彈出了貧困助學的頁面。

頁面上顯示出來的,恰好就是明諾。

比她小八歲的少年,跟她妹妹差不多大。

當時便激發了她的鬥志,她必須要堅定不移走下去,才能好好保護月月。要不然的話,就有可能讓月月變得跟這個少年一樣!

對於激發了她鬥志的人,成繁星並不吝嗇。

於是便資助。

一直這麼資助了下來。

如果不是因為成繁星的資助,明諾還真不一定能繼續讀書。

當明諾退學的消息,直接由慈善機構通知到成繁星。

成繁星臉色很不好看。

而沒過幾天,明諾竟然主動找上了成繁星。

他很感謝,這位恩人資助了他這麼多年的學業。也很抱歉,辜負了她的期待。

同時,退學之後的少年,還隱約抱著一絲僥倖心理……

一直以來,他都將這個資助他的恩人,悄悄當成對自己最好的家人。雖然知道自己不配,但還是忍不住將恩人,想象成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

他期待,恩人能夠理解他的選擇。

所以他找成繁星,是想解釋給她聽,他選電競行業,是希望能早點回報她的恩情。

可是盛怒之下的成繁星,誤會了明諾的來意。

她覺得這個少年,簡直謊話連篇!

覺得他沉迷網癮,被學校退學,竟然還砌詞狡辯!

覺得明諾是來打秋風,痴心妄想,讓她繼續資助他打遊戲的!

於是將人轟了出去。

打遊戲就是不務正業,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

她在商場上混跡這麼多年,還從來都不知道,打遊戲竟然也是一份正經職業!

明諾在電競上,是有絕對天賦的。

所以即便前期種種不順,不被人理解。

但在天賦的加持下,還是順利地進入了一傢俱樂部——神戰俱樂部。

寓意為,俱樂部只收天賦能一戰封神之人。

如果故事到此結束,明諾的電競事業也算走上正軌,就算最後沒有封神,也不會用慘來形容。

偏偏,他遇上了這個世界的女主。

成月月。 比起對一部劇本的內核理解和把控能力,原著作者最有話語權。

等劇本改編結束,公司這邊會送交廣電,通過後正式立項。

女主角,陸顏的意思是交給姚清涵,對方除了是中戲畢業,還在國外留學取得了碩士學位,英語方面一點問題都沒有。

原定的女主角想交給時薇的,可方維的意思,時薇如今都是活躍在大熒幕,不會自降神格轉戰小熒屏,陸顏並不勉強,誰讓時薇天生就是一張電影臉呢,不驚艷,但就是舒服好看。

能有這種天賦的人,可謂少之又少,時薇得天獨厚。

幾日忙碌下來,共計八位演員簽約極光,過來面試的有近百位,其餘的全部被勸退。

甚至還有滿臉玻尿酸的女明星,一露面就驚呆了審核官,這張臉跟電視上完全不符,甚至還被很多粉絲標榜為盛世美顏,果然修圖師是這個世上最偉大的職業了。

十一月初,宮朔因公事返回米國,按照他的意思,聖誕節前會回來,一直待到一月底,之後準備帶她一起去米國見見他的父母。

對於這點,陸顏無法拒絕。

回國后除了處理公務,宮朔還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把自己名下所有的房產,全部都過戶到了陸顏的名下,真的說起來,他現在完全就是靠媳婦「養著」,如同曾經那般,每月從媳婦手裡拿「零花錢」。

傑森已經對老闆的做法能做到若無其事了,之前在北京的時候,老闆從頭到尾的做法都讓他無法理解。

跟在宮朔身邊小半年的時間,對於老闆以前的事情也多有了解,他從未去過中國,前段時間那真的就是第一次,可也就是這一次,讓自家老闆找到了真愛,然後一股腦的扎進去,徹徹底底。

「勞拉女士。」華爍總部,這天來了一位年約三四十歲,打扮優雅的女士,正是宮朔的母親。

勞拉踩著高跟鞋,直奔頂樓宮朔的辦公室。

「克里斯。」

「媽!」見到來人,宮朔和她點點頭,繼續低頭忙碌。

勞拉也不在意兒子的態度,畢竟他們一家的相處模式已經固定了,她也從不拿母親的身份來壓他。

「你找到女朋友了?」勞拉開門見山,「什麼時候帶回來看看。」

「過幾個月吧,她現在很忙。」宮朔不著急,「婚禮不需要大辦,我們都不喜歡繁瑣的流程。」

其實他喜歡,他想告訴整個世界,這是自己喜歡的女人。

架不住小魚懶惰,也是因為他們曾經舉辦過一場婚禮,早已經烙印在記憶中。

「我很高興,真的很高興。」勞拉並非來興師問罪的,國內外的親人相處模式都不同。

不管兒子最終娶了誰,她都會送上祝福,反正她和兒子兒媳以後也不住在一起。

如今勞拉正在和新男友陷入熱戀,聽到兒子將自己名下的房產全部過戶給了一個中國女孩子,勞拉並不覺得心疼,她和兒子的資產是獨立的,勞拉自身也並不缺錢,甚至還有錢養活自己喜歡的小男人,只是她心裡始終明白,自己的財產,以後還是要留給兒子,瀟洒過後剩下多少就給多少,人活在世上,先滿足自身的需要才是最重要的。

「那我要給那孩子準備什麼見面禮?」勞拉道:「鑽表?首飾?還是衣服包包鞋子之類的?車子她喜歡嗎?」

房子就不送了,兒子手裡現在有好幾套房產,其中她把自己在比弗利山莊的那套房子,在兩年前過戶給了兒子,本身她自己也沒有住多久,現在又過戶給了那位中國姑娘。

克里斯能做到這一步,很明顯是要和那位中國姑娘走入婚姻殿堂的,她感到高興。

即便母子情分比較淡,可也不妨礙她和克里斯的相處總是令人愉快。

「……」宮朔本想說他可以滿足自家媳婦的一切需求,但是看到勞拉那期待的眼神,才淡淡說道:「都送吧。」

「沒問題,她過來的時候你提前告訴我,我讓人去準備,不,我親自去準備。」勞拉說罷,上前來雙臂撐著桌子,即便是年過五十的年紀,可身上的肌膚還是彈性十足,臉上的皺紋也並不多,畢竟每年花在美容保養上的錢,也是一筆天價。

「中午陪我一起用餐吧,我已經訂好了餐廳。」

「好。」宮朔點頭,母親對他媳婦好,他自然也願意和母親修復一下關係。

中午,母子倆面對面坐在餐廳里吃牛排。

「以後你可以嘗試一下中餐,中國人對於食療很有研究,比起你每年花那麼多錢做美容,靠吃基本上就能解決。」

勞拉邊吃邊點頭,「你的女朋友會做菜嗎?」

「當然,她做菜比我好吃,但是我不希望你經常去我家裡蹭飯。」

「……」勞拉覺得自己兒子一點都不可愛。

可是很抱歉,她吃不習慣。

剛和約翰結婚的時候,她經常跟著約翰去公公家裡吃飯,那邊幾乎常年都是中國菜,好吃是好吃,可幾十年過去了,勞拉始終都學不會用筷子。

她一日三餐並不麻煩,也絕非頓頓牛排鵝肝,基本上早飯燕麥粥,午飯看著解決,晚飯偶爾約上男朋友去牛排紅酒,已經是多年的習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