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逸遠連忙上前,擋在了鳳瀾傾的面前,玉笛已經拿在了手中。隨時準備應戰。

「沒事!」鳳瀾傾安撫的拍了一下凌逸遠,看向黑水玄蛇,「那也要你出的了那張網才行。」她之所以沒有很快離開,其實也就是怕自己的大網鎮不住他。

黑水玄蛇黑玄,不屑的一笑,「那就讓你看看本尊到底出不出的去!」現在他是真的怒了,只要等到他出去,他就一個都不會放過。特別是那個該死的女人!

他的身體一動,身上的黑氣再次升騰而出。黑氣化為汩汩液體,慢慢的流入困住自己的銀色大網中,腐蝕著銀色的大網。他之所以叫黑水玄蛇,是因為他身上最厲害的武器,就是可以腐蝕一切是黑色液體。

銀色大網在黑玄黑色液體的腐蝕下,不斷的發出『茲茲』之聲。

鳳瀾傾的眼睛慢慢的眯了起來,手連續揮動了幾下,早已準備好的幾個陣法立即向著黑玄而去。

黑玄身上的銀色大網在他黑色液體的腐蝕下,快速的融化著。

他不屑的勾起唇角,微微一用力,隨著「嘭!」的一聲爆裂之聲響起,銀色大網瞬間化為了無數的碎片,散落在了地上。

在場的眾人看到黑玄竟然掙脫開了大網的束縛,個個臉上都露出了驚慌、擔憂、焦急、不安的神色。

「這下該怎麼辦?」

「沒想到他竟然可以掙脫大網,完了!這下真的完了!」

「難道我們都要死在這裡了嗎?」

「瀾傾能應付的了嗎?」

黑玄目光冷厲的看著鳳瀾傾,嘴角揚起冷冷一笑,「憑那破網就想困住本尊,你不覺得太天真嗎?」他的笑容諷刺而陰寒,令人冷入骨髓!

「不是還沒結束嗎?」鳳瀾傾自信一笑道。一開始她並沒有要收了黑玄的打算,畢竟以她的實力未必應付的了他,不過現在,她已經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收了他。這樣強大的存在,若是不收為己用,那簡直太浪費了!

「憑這些陣法嗎?」黑玄不屑的冷聲道。若不是他懶得出去,外面的那些陣法根本困不住他。

「不試一下如何知道?」鳳瀾傾說話間,已經祭出了鳳吟筆,開始了虛空畫符。今天她決定要跟他杠上了,就算陣法困不住他,煩都要煩死他。她的神識雖然沒有他強大,但是真元卻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自從兩滴鳳凰之血融合后,她的識海就擴大了無數倍,現在就算她的真元連續使用一個月,都不會出現枯竭的情況。

「有意思!那本尊就試試你究竟能撐到什麼時候。」黑玄漆黑雙眸眯起,冷笑著一步跨出。

瞬間,他周圍的空間暴動了起來,同時狂暴之聲接連不斷的炸起。

黑玄嘲諷的笑了笑。區區的五級陣法,也敢在他面前自爆?這女人真是太愚蠢了!

然而,讓他驚詫的卻在後面,他身旁的陣法一個連著一個,不斷的自爆著。而且陣法的級別,也不斷的變化著。他幾乎剛破一個四級陣法,下一個五級陣法就已經接踵而至。完全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

在場的眾人看到這一幕,震驚之餘,也同時充滿了擔心。

「她這樣一個陣法連著一個陣法,難道不怕真元枯竭嗎?」

「我也好擔心的說。」

「只可惜我不會布陣,不然就可以去幫助她了。」

「真不知道她能撐到幾時?」

凌逸遠的目光中充滿擔心和心疼,緊緊的注視著鳳瀾傾。現在的他,已經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若不是瀾傾不准他出手,他絕對不會只是這麼看著。就算打不過對方,至少可以助她一臂之力。

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眾人的擔心慢慢化為了震驚,和不敢置信。

「她到底是不是人啊?這都三天了,真元竟然依然如開始一般,難道她的真元都不會減少的?」

「貌似她根本不是人,不然哪會收服那麼多的獸獸?」

「這倒也是!的確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凌逸遠雖然稍稍的放心了一些,但是目光還是一瞬不瞬的盯著鳳瀾傾,生怕她會出什麼意外。

一干獸獸們,興趣盎然,樂得看戲。到底還是主人要比黑玄老大更變態一些。

「這場戰鬥究竟要持續到幾時啊?這都半個月了。哎!」

「變態的世界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了解的。」

「乾杯!我們繼續喝酒聊天看戲。」

凌逸遠也終於放下了心,目光充滿深情,充滿鬥志的望著鳳瀾傾。這些日子來,瀾傾的狀態似乎一點都沒有變化過。真元也始終保持著初始的狀態。雖然她的修為不如自己,但是她的總體實力卻早已超過了自己。自己也要更加努力才行!

黑玄完全被陣法搞得沒有了脾氣,身上的衣服也早已不似當初那般整齊了。一頭烏黑的長發凌亂,漆黑的雙眸四周也出現了一圈深深的黑眼圈。被動的接受著鳳瀾傾一個接著一個陣法的自爆。雖然他是十一級魔獸,但是也禁不住真元不斷的損耗。他都懷疑這女人根本就不是人類,不然以她現在的修為,怎麼可能有如此變態的真元?

又過了兩天,黑玄幾乎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他挫敗的吼道:「你到底有完沒完?難道你就只有這麼一招了嗎?」身旁的陣法讓他不厭其煩,身體里的真元此時也已經耗得七七八八了。若不是尊嚴一直支持著他堅持不認輸,他都幾乎快要忍不住向那女人低頭了。

「這倒也不是!」鳳瀾傾突然停住了布陣。

黑玄詫異的看著鳳瀾傾,雖然他也希望她停下布陣,可是她的做法實在讓他有些想不通。他可以肯定她的真元,遠遠沒有到達枯竭的程度。

眾人見鳳瀾傾停了下來,也是個個面露詫異之色。

然而下一刻鳳瀾傾的話,卻讓眾人深刻的了解了一個道理。這天下誰都能得罪,唯有鳳瀾傾不能得罪。因為那後果,他們絕對承受不起!

鳳瀾傾嘴角緩緩的勾起一抹狡詐的邪笑,素手一揮,豪氣的對著身後的獸獸們命令道:「給我揍!」下來就是她看戲的時間了,你黑水玄蛇不是牛氣嗎?不是看不起我嗎?那我不介意讓你嘗嘗,被獸獸們群毆的感覺是怎麼樣的。

黑玄頓時呆若木雞!還沒等他回過神,他已經被群獸給團團的包圍住了。早知道他剛剛就不吼那麼一嗓子了。雖然他的實力的確比這些獸獸們強,但那是在沒有耗那麼多真元之前。而現在,他的實力只是相當於一只七級的魔獸而已。卑鄙!實在太卑鄙!無恥完全沒有底線的無恥!那女人絕對是卑鄙無恥的終極版。而他就是一個倒霉孩子,沒事惹她幹啥?

看著群獸氣勢洶洶,躍躍欲試的樣子,黑玄明白這頓揍肯定是免不了得了。因為那女人絕對不這麼容易就放過他的。

「打可以,不準打臉,嗷嗷…說了不準打臉的…嗷嗷…誰踢戳我屁股下流…嗷嗷…」

聽著群獸中不斷傳來的慘嚎聲,眾人的腳步都不由的向後退了退。生怕惹鳳瀾傾不爽,招來一頓胖揍。他們的小身板,可沒有那魔獸那麼經打。

「不要打了…嗷嗷…我服了,我服了還不行嗎…哎呦!主人我以後跟著你混…絕對真心的…哎呦!哎呦!」某獸已經徹底的屈服了。而且他也深刻的了解了他從前一直不理解的幾句話。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兩般皆尤可,最毒婦人心。現在才覺得這絕對是精闢!

鳳瀾傾輕咳一聲,看向身後的眾人,「大家戲看的也差不多了吧?」

「我去前面看看!」

「等我一起!」眾人哪會不明白鳳瀾傾的意思,連忙小跑著向前跑去。鳳瀾傾的變態,他們已經深深的記住了。也讓他們深深的忌憚。

凌逸遠對著鳳瀾傾微微一笑,「我去前面等你!」

「好!」鳳瀾傾點頭笑道。凌逸遠離不離開她倒是無所謂,反正他是她的人。就算讓他知道她有鳳吟空間也沒關係,只是他進不去。與其讓他在這裡乾等,還不如讓他和眾人在一起,也免的在這裡無聊。

待在眾人離開后,鳳瀾傾才慢悠悠的對著群獸開口道:「先停下吧!」

群獸連忙停下手。雖然它們還沒有完全過完手癮,但是主人的話它們一定要聽。

鳳瀾傾居高臨下的看著如死狗般躺在地上的黑玄,看到他此時的模樣,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現在的黑玄完全沒有了開始那威風凜凜,冷酷帥氣的模樣。五官被揍的都擠在了一起,腫的完全分不清哪個是哪個了。這些獸獸下手也真夠狠的,不過她很喜歡!

「服了?」鳳瀾傾淡聲問道。好吧!她承認現在是在裝逼。不過身為他未來的主人,總是要保持點威嚴的。雖然她現在真的很想笑。

「服了!」黑玄沒好氣道。想笑就笑好了!反正他今天已經受了太多的屈辱,也不差了。

「這才乖嘛!走!咱們去看看新家,包你滿意。」鳳瀾傾笑道。對自己人,她總是和藹寬容滴。曾經那誰不是說過,對待自己人要像春天般溫暖,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嗎?她一直覺得這句話很得她的心。

將黑玄契約后,鳳瀾傾再次領著獸獸們出發。

與眾人會合后,繼續向著凌天雪山深處走去。

走了差不多兩天的時間,眾人的面前出現了一面巨大的水鏡。水鏡之上,蕩漾的無數的漣漪。單單隻是看著,眾人就覺得一陣頭暈眼花,似乎要被水鏡吸進去一般。

「主人!過了這個『迷情水鏡』就是凌天印了。」黑玄指了指面前的巨大水鏡道。現在他已經完全對鳳瀾傾心服口服了。

鳳瀾傾點了點頭,看向『迷情水鏡』。這面『迷情水鏡』是一件頂級的靈器,它是屬於精神攻擊類法器。意志不堅定者,進入水鏡就會被水鏡迷了心智,從而迷失在水鏡之中。

轉頭看向慕容秀秀幾人,「你們幾個還是不要進去的好。」

「可…可是我們已經到了這裡,不進去那是不是太可惜了?」霍文軒戰戰兢兢地的開口道。對於鳳瀾傾他無疑是害怕的。

「怎麼做是你們的事。」鳳瀾傾淡聲說道。

「瀾傾這水鏡到底是什麼法器,為什麼我看著它會覺得天旋地轉的?」昭凝開口問道。現在,她對鳳瀾傾除了崇拜就是崇拜。因為她從來沒有見過比鳳瀾傾更牛叉的人,煉丹師、煉符師、陣法師,還有從那張銀色的大網可以看出,她絕對也是個煉器師。而且還有收服了那麼多獸獸,就算鳳瀾傾告訴她,她是仙人,她都信!

「精神攻擊類法器。意志不堅定者,進入水鏡會被迷了心智,從而迷失在水鏡之中。」鳳瀾傾將『迷情水鏡』的信息說了一遍。

「那樣的話,我還是不進去了。」昭凝知難而退道。她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意志堅定過。

「你不進去,那我也不進去了。」柳絮飛道。他現在與昭凝同退同進。

「那我也不進去了。」見昭凝和柳絮飛兩名修真者都不進去,霍文軒也打了退堂鼓。

霍文軒不進去,『魔煞』傭兵團的眾人自然也不會進去。

慕容藍藍深情款款的看向柳祁陽,「無論你怎麼決定,我都跟著你。」

凌逸遠伸手握住鳳瀾傾的手,與她相視一笑,一起跨步走入了『迷情水鏡』之中。無論何時,他都跟著她。

雲傾澈和溫如霜也緊隨而至。

鳳瀾傾進入水鏡沒多久,軒轅凌寒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優雅高挑的身形,尊貴細緻完美到極致的五官。如墨的髮絲在身後微揚,似踏月而來的謫仙。他雙眸注視著她,眼中流轉著星芒般的光輝,那樣沉醉,那樣迷離,讓人不知不覺的就沉醉入其中,而無法自拔。

「傾兒!」他的聲音輕而溫柔,宛如春風拂面。

鳳瀾傾看著面前這個她曾經最愛,現在最恨的男人,紅唇緩緩的揚起一抹冷弧。軒轅凌寒一直是她心中抹不去的心結,曾經愛他有多深,現在恨他就有多深。

「傾兒!我做那些都是不得已的,我是愛你的,請你相信我!」他完美的容顏上,蕩漾著傾漫天地的深情,那樣動人,那樣熱烈。

鳳瀾傾紅唇揚起,投以嘲諷的一笑。多麼諷刺啊!原來她一直都被他深情的表象所蒙蔽,曾經的她或許會心動,會欣喜,會感動…

然而,現在的她已不再是曾經的她了,她可以寵男人,可以喜歡男人,但是卻絕對不會愛上他們。

她手一揮,祭出一張靈符,瞬間面前軒轅凌寒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隨著軒轅凌寒的身影消失,鳳瀾傾面前如雲開見月明般,豁然開朗。

------題外話------

感謝(獨自憂傷的時間、小瑩兒、櫻草、星塵幻冰)親愛滴們送給紫雨的禮物,么么噠~╭(╯3╰)╮ 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出現在了鳳瀾傾的面前。

她抬眼四顧,只見在不遠處的巨大山壁上,一塊閃爍著彩色光芒的巨石,正鑲嵌在其中。不用猜,就知道那塊巨石定然就是凌天印。

在鳳瀾傾打量凌天印的時候,凌逸遠,雲傾澈和溫如霜也相繼從『迷情水鏡』的精神攻擊中解脫了出來。人都是有感情的動物,除非有人真的能夠達到無情冷酷,沒有一絲情感的程度。不然心中或多或少,都會存在著情感的波動。

如溫如霜如此冷情,雖然她看似與眾人格格不入。但是在她的心中,也存在著情感。師傅雲瑤師太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和關懷,同門師兄姐弟之間的情誼,這些日子來與鳳瀾傾他們漸漸加深的友情。她都一一記在心中,只是她是個不善於表達自己情感的人。

雲傾澈雖然表面看似開朗,但是自小就被父母丟棄的痛,卻深深的烙刻在了他的心中。若不是他心志堅強,差一點就迷失在了『迷情水鏡』的世界中。

凌逸遠的情感同樣也很複雜。他愛鳳瀾傾,但是鳳瀾傾卻是他大哥凌逸塵的女朋友。然而,他和她之間卻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雖然他對這一切並不後悔。但是他的心中,卻無時無刻都充滿了對大哥凌逸塵的歉疚。

「那塊應該就是凌天印吧?」雲傾澈看到了石壁上的那塊彩色的巨石。

「嗯!」鳳瀾傾點了點頭,「剛剛我已經通過神識查看過凌天印了。雖然此時的凌天印,依然可以封印住惡魔界的出口,但是卻也已經岌岌可危了。最多還有一兩年的時間,凌天印就會失去封印的作用。惡魔界的出口也將會再次打開。」通過剛剛神識的查看,她明顯的看到了在凌天印上,那絲絲縷縷的裂痕和鬆動的跡象。

凌逸遠三人聞言,皆都一驚!在進入凌天雪山之前,他們就已經聽鳳瀾傾說過了有關於凌天印的事情。

「如此說來,邪君府在不久之後,將會面臨一場滅頂之災。」雲傾澈神色凝重道。

在萬年前的邪君府,二十四位城主都是修真者,合眾人之力尚能制止惡魔界的開啟。但是如今,邪君府的二十四位城主,卻只是比普通人強一些而已。惡魔界出口一旦開啟,後果可想而知。

「瀾傾你可是有辦法?」凌逸遠問道。雖然他們很快就要離開邪君府了。但是三年後,他們的同門,他們的親人也會來到封都城歷練。若是危機不解除,很有可能會危及到他們的性命。

鳳瀾傾的眉頭皺了起來,許久她才緩緩開口道:「除非重新煉製凌天印。」邪君府會不會滅亡跟她沒有關係,她不是救世主,也沒有救世人於水火的義務。

她所擔憂是,哥哥和逸塵他們。她不知道三年後哥哥和逸塵他們進入封都城,會去到封都城的哪個府邸。但是這裡的封印一旦破去,邪君府便會被惡魔界所控制。要是哥哥和逸塵他們之中的誰,正巧來到這邪君府,那就危險了。那樣的結果,絕對不是她樂見的。所以她一定要防患於未然。

「瀾傾你有幾分把握?」雲傾澈開口問道。從鳳瀾傾祭出那張銀色大網的時候,他就已經猜到了她是個煉器師。只是這凌天印,她真的能煉製嗎?畢竟凌天印是可以封印住一界出口的存在,絕對不是一般的法器可以比的。

鳳瀾傾輕嘆了一口氣道:「如果煉製材料齊全的話,應該有六成的把握。」凌天印雖然可以封印住一界,但是它的等級卻也只是九級極品靈器。曾經她或許沒有辦法,但是現在她卻有『鳳鳴朝陽鼎』的輔助。

聽到鳳瀾傾的話,凌逸遠三人不由的愣了一下。他們沒有想到鳳瀾傾的煉器水平,竟然已經達到了如此高的境界。不過他們也早已經被她的變態打擊習慣了,所以只是愣了一下就回過了神。

「瀾傾你需要什麼材料?」雲傾澈問道。他的身份除了是衍月門的弟子外,同樣也是蒼雲島的島主。所以他儲物戒中的煉器材料自然也不會少。

「天金淬、玄冰絲、藍角璃、寒玉冰辰粒、天雨砂、大澤神砂、千年溫玉、玄海冰魄。」鳳瀾傾將自己所需要的材料一一報出。

「我有天雨砂和玄冰絲。」凌逸遠聞言,連忙從自己的儲物戒中拿出了天雨砂和玄冰絲。

溫如霜沒有說話,她手一翻,一塊如籃球般大小的千年溫玉,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天金淬、藍角璃、大澤神砂我有。如此一來,我們缺的就只有寒玉冰辰粒和玄海冰魄了。」雲傾澈將自己擁有的三件材料拿了出來。

鳳瀾傾將現有的材料收入了儲物戒中,「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外面看看柳飛絮他們有沒有。」柳絮飛是天機府的弟子,天機府本就是煉器為主的門派,想必柳飛絮身上會帶著一些煉器材料。

看到鳳瀾傾從『迷情水鏡』中出來,眾人的目光紛紛一亮,一臉期待的望著她。

「瀾傾你出來啦!裡面情況怎麼樣?」昭凝一臉好奇道。雖然她也很想進去看看,但是她怕自己的意志不堅定。畢竟她的修為是所有人中最低的,不是她不敢面對挑戰,而是她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事,她絕對不會做。

「凌天印損毀嚴重,估計趁不了多久了,現在只能重新煉製了。」鳳瀾傾將事情大致的說了一遍。

「瀾傾我身上有天雨砂、千年溫玉和寒玉冰辰粒。」柳飛絮聽完,連忙將自己有的煉器材料拿出來,交給了鳳瀾傾,好奇的問道:「瀾傾你現在是幾級煉器師啊?」

「八級靈器宗師!」鳳瀾傾實話實說道。

修真法器可分為,寶器、靈器、仙器、神器…每一個級別都為一到九級。每一級別的法器又分下品、中品、上品,以及極品四個等級。

煉器宗師是指,在各個級別可以練出七級以上法器的煉器師。可煉製七級以上寶器為寶器宗師,靈器宗師也是一樣。沒有達到此標準的則為,寶器師、靈器師、仙器師…

柳絮飛如怪物般的看了鳳瀾傾半天,才無奈的搖了搖頭,「真是人比人得死啊!」他從小開始煉器,到現在也只是一個三級靈器師而已。她才多大啊?竟然就已經是八級靈器宗師了,這對他真是赤裸裸的打擊啊!

昭凝安慰的拍了拍柳絮飛,「乖!咱不和變態比。」

鳳瀾傾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她卻不能告訴他們,其實她也是因為前世經驗的累積才會如此的。她本就好強,加上王者的身份,不得不讓她付出比別人更多倍的努力。那一千多年的時間中,她幾乎無時無刻都在提升自己,凡事都力求盡善盡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