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少寧一直注視著楚彥秋的神色,見狀連忙問道:「你發現了什麼?」

楚彥秋收回手,冷聲道:「他還在這裡。」

「什麼!」

朱雀瞬間跳了起來,敏捷的躲到了馮進財身後,東張西望的問道:「在哪裡在哪裡?」

馮進財:「……」

「朱雀你夠了,你一個身高一米八五的大男人,聽到危險就躲在我身後,還要臉嗎?你看看人家姑娘!」

馮進財氣不打一處來,把朱雀一把扯出來指著由紀子說道。

姑娘很給力,楚彥秋話音剛落,她手中已經出現了兩把刀。

右手長刀鋒寒如雪,左手短刀明皎如月。

兩把都是名刀,且都是有價無市的古代名刀。

一把是妖刀村雨,一把是菊一文字。

只從這兩把殺氣騰騰的刀,就可以看出這姑娘絕對不是看上去那麼溫柔順從,而且身份背景很不簡單。

朱雀慫頭慫腦的朝由紀子看了一眼,弱弱的說道:「我是後勤部的,她是戰鬥部的。」

馮進財恨不得一腳把朱雀踹下冰塊去。

冷少寧沉著臉,海面上漸漸吹起了海風,圍繞著眾人越聚越烈,大有形成海龍捲的趨勢。

「在哪裡?」

冷少寧從來不會說廢話,直接問道。

楚彥秋搖頭:「我不知道。」

眾人:「……」

由紀子猶豫了一下,還是沒忍住:「楚桑,你為什麼要騙我們呢?」

「沒有騙你們,他的確還在這裡,只是我不知道他躲在哪裡。」楚彥秋不咸不淡的說道。

「理由?」冷少寧問。

「海水的溫度。」

楚彥秋說道:「我在他體內種下了一顆冰蓮,會持續不停的發出冰寒的氣息,可以凍結他的血液和內臟器官。冰蓮盛開的時候,他的身體比寒冰還要冰,也會把周圍的水溫度降低。」

他雖然說得輕描淡寫,但是眾人卻紛紛變色。

能夠將這麼大一片海域的海水溫度降低,那顆冰蓮到底有多冷?

覺醒者體內有這麼一顆冰蓮存在,居然還沒有死……果然是覺醒者。

「哼,他雖然還沒有死,但想來也不好受。不然,他應該早就離開了,而不是留在這裡。」楚彥秋又說道。

「不過……」

楚彥秋劍眉微蹙,想了想說道:「冷少寧,你有沒有覺得,這個覺醒者太弱了?」

「哪裡弱了?我們已經是十三個人死在他手裡,受傷的人更是超過了三十個。」朱雀小聲的說道。

川島由紀子沉思了片刻,也點頭道:「我同意楚桑的判斷,我爸爸參與過二十七年前內伊湖之戰。我來之前,我爸爸對我說過覺醒者的可怕,當時英國的異能者部門幾乎全軍覆沒,我們組織也死了好多人。」

「我爸爸是A級異能者,被覺醒者抽了一巴掌,就失去了一隻手和一條腿。根據他的描述,我們面對的覺醒者,似乎的確太弱了一點。」 ?「會不會是因為覺醒者還在虛弱期,所以你們會覺得他太弱了?」

馮進財猶豫的說道。

「不會。」

回答他的是冷少寧,語氣斬釘截鐵,一如他的為人毫無樂趣可言。

「頭兒,你怎麼那麼肯定?」馮進財又問。

「來南海之前,我翻閱了異能組機密檔案室里,所有關於覺醒者的資料。裡面雖然只記錄了五次覺醒者的資料,但是每一個覺醒者都是SSS級別的強大異能者。」

「也就是說,他們即使在虛弱期間,都有SSS級別的恐怖實力,沒道理這一次出現的覺醒者,能力只有S級別。」

冷少寧一口氣說了一大段話,用來作證他的結論,果然是一個毫無樂趣可言的男人。

「那就麻煩了。」

聽了冷少寧的話,楚彥秋和川島由紀子面沉如水,神色異常難看。

「喂喂喂,到底怎麼了,你們不要嚇我,感覺解釋一下。」

馮進財被三人嚴肅的神情嚇到了,不由的跟著緊張起來。

「先行者。」

「護衛者。」

「雙子座。」

三個人給出了三個答案,馮進財和朱雀聽的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這三個稱呼,其實都是一個意思,最多就是翻譯的版本不同罷了。

馮進財和朱雀在異能組的許可權不夠,無法查閱到異能組最機密的文件。而覺醒者,就屬於異能組最機密的資料,沒有之一。

而異能組關於覺醒者的資料,來源於異能者自由聯盟這個國際組織。

楚彥秋和川島由紀子能夠清楚的知道這些機密,可見兩人在異能者自由聯盟內的地位絕對不低。

異能者自由聯盟有關覺醒者的資料並不多,其中有一個覺醒者的資料與眾不同。

1375年的夏天,地點是白令海峽,出現了一個覺醒者,這也是歷史上有記載的第一個覺醒者。

當時還沒有異能者自由聯盟這個組織的存在,但是卻有歐洲教會的聖十字軍團和神職牧師的存在。

當時教皇感應到覺醒者出現的徵兆,預言惡魔撒旦將會出世擾亂人間。

寵夫之嫡妻撩人 為此,歐洲教廷緊急召集十二位紅衣大主教,在教皇的主持下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祈禱儀式。

最終,教皇感應道上帝的指引,用大預言術推算出覺醒者出現的地點。

教皇施展大預言術之後,瞬間枯萎老死,十二位紅衣大主教也萎靡不振。

當然,用現代的眼光來看,歐洲教廷的教皇和十二位紅衣大主教分明就是異能者,還是感應類型的異能者。

所謂的祈禱儀式,不過是集合所有精神感應類異能者的能力,幫助教皇推算出覺醒者的下落。

上帝與撒旦不共戴天,既然惡魔出世,歐洲教廷自詡為上帝的使者,自然有義務將對方消滅。

於是,教廷組成一支聖戰隊。由五位紅衣大主教帶隊,率領聖十字軍團和神職牧師這群教會異能者,開始向白令海峽出發。

那一戰具體什麼情況,教廷諱莫如深。

只知道聖戰隊從出發到回歸耗時三個多月,離開時有一千多人,回歸時卻百人不到。

五名紅衣大主教只有一個活著,聖十字軍最精銳的千人團幾乎全軍覆沒,三百神職牧師活下來的不到五十人。

後來這個唯一從白令海峽活著回來的紅衣大主教死後,有人在他的密室里發現了一個筆記本,記載了這場戰鬥的戰況。

可惜,歐洲教廷很快就追回了筆記本,然後當眾毀掉了。

原因據說是因為不能留下任何惡魔的痕迹,否則會被異次元的惡魔感應到,然後根據痕迹重新降臨這個世界。

那是一個愚昧無知的年代,那是一個全民信仰上帝的年代,那是一個君權神授的年代。

教廷幾乎集中了整個歐洲的異能者,教皇的話,即是真理。

不過,雖然教廷追回了紅衣大主教的死亡筆記,但依然有些線索流傳出來。

比如:雙子惡魔。

比如:一人成魔,一人護衛。

後世的異能者自由聯盟專門研究了這些線索,又不斷調查以前倖存者的後人,從他們口中陸陸續續的還原了整個故事。

原來,所謂的惡魔其實是一對孿生兄弟。

但是聖戰隊卻並不知道,一直在和哥哥戰鬥,付出了聖十字軍一百多名聖騎士和十多名牧師的生命,成功的斬殺了哥哥。

正在聖戰隊準備凱旋而歸時,弟弟出現了。

因為聖戰隊被哥哥吸引,弟弟得以無憂無慮的進階,實力比哥哥強大十倍不止。

慶幸的是聖戰隊實力太過強大,哥哥並沒能支撐到弟弟完整進階,度過虛弱期就被聖戰隊誅殺。於是虛弱期的弟弟中斷了進階,與聖戰隊一場大戰。

聖十字軍的騎士們悍不畏死的衝鋒,神職牧師們不停的治癒受傷的騎士,同時對弟弟施加詛咒和虛弱。

五名紅衣大主教親自出手,戰死四人,一人重傷僥倖存活下來。

然而卻依然拿弟弟沒有辦法,眼看聖戰隊就要全軍覆沒,那名唯一倖存下來的紅衣大主教用哥哥的屍體做成了陷阱,引誘弟弟前來,最後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斬殺了弟弟。

要知道,當時的教廷是靠信仰之力將所有異能者集中在一起。每一個異能者為了心中的信仰,都可以不畏生死,而且組織性紀律性嚴明如軍隊。

一千三百多名異能者,其中不乏A級異能者的存在。他們以教廷軍隊的形式攻擊雙子惡魔,結局卻如此慘烈,可見雙子惡魔的可怕,遠遠超過了普通的覺醒者。

再想想此時此刻,國安局異能者和異能者自由聯盟的聯合。組織形式鬆散,紀律渙散,人員滿打滿算也超不過兩百人。

如果這真是一對雙子惡魔……

川島由紀子將這個故事說完,馮進財臉色蒼白,顫顫巍巍的說道:「不會這麼倒霉吧?」

朱雀已經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在身上抹了許久,摸出一隻奧爾良烤雞翅,「咔擦咔擦」的啃了起來。

馮進財:「……能不能告訴我,你的雞翅從哪裡來的?」

朱雀看了他一眼,從懷裡摸出一個油紙包,裡面居然還有一條雞腿:「你吃嗎?」

「這個時候是吃雞腿的時候嗎?」馮進財抓狂。

「我我我我、緊張,就吃東西。」朱雀小聲說。

冷少寧突然說道:「無論是不是真的,我們回去,動員全部人手,務必找到另一個覺醒者。」

楚彥秋緊盯著黑暗的海面,幽幽嘆息:「晚了,他不會讓我們活著把另一個覺醒者存在的消息傳出去。」 ?冷!

原來還有東西比五百米深的海底還要冷,不過,再冷也冷不過人心。

蘇沐不由得雙手環起,在胸前圍成了一個圈。

借心暖愛 他看著自己懷裡空白,迷茫了一刻,呵呵笑了起來。

原來,抱一個久了,手臂會自然而然的圈成抱著她的形狀。

「妹妹。」

蘇沐張了張嘴,無聲而溫柔的喚道。

咸澀的海水湧入他的嘴裡,他忽然劇烈的咳嗽,無數水泡升起,夾雜著血色的冰塊。

穿越紅樓之黛玉逆襲 以蘇沐為圓心,海底所有的生命都在凋零,然後被冰冷刺骨的海水凍結成一塊又一塊的寒冰。

滅世冰蓮。

這是楚彥秋的S級異能,比玄霜巨龍還要高一個等級的異能,是被異能者自由聯盟組織列入九十二種禁術中異能。

蘇沐能夠感覺到體內的冰蓮正在盛開,吸收他的血液精華,綻放出剎那的光華。

滅世冰蓮是傳說中凈化之術,是神用來凈化整個世界的禁術。

但是作為神的對手惡魔,蘇沐有能力解除滅世冰蓮的傷害。

可是,這需要時間。

而時間,是蘇沐現在最缺乏的東西,他正在被華夏異能組和異能者自由聯盟同時追殺。

糟糕的是,似乎他已經暴露,無法再繼續隱藏下去。

蘇沐有些遺憾,並不是遺憾自己身受重傷,也不是遺憾自己逃無可逃,更不是遺憾自己即將死亡的結局。

這一切都是他自願的,他的位置和行蹤也是他故意暴露的。

蘇沐只是遺憾,沒能再多爭取一點時間,哪怕再多一點點也好。

「這個世界不喜歡我。」

蘇沐輕輕的笑了起來,他的嘴唇輕輕張合,沒有聲音發出,只有無數的水泡伴隨著大塊大塊的血冰。

是的,這個世界從來不喜歡他和妹妹。

在很小很小的時候,蘇沐就知道這一點。

所以他對妹妹說:「既然世界不喜歡我們,我們就毀掉這個世界,然後建造一個喜歡我們的世界。」

妹妹總是那麼乖巧聽話,聞言只是微笑著點頭。

蘇沐還想在海里多待一會兒,他希望上面那幾隻討厭的蒼蠅能夠立刻離開。

只要他們離開,他可以暫時不殺他們。

蘇沐從來就不想殺人,雖然他知道所有人都是來殺他的,但他還是不想殺人。

殺人並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蘇沐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了。

那時候,他才五歲不到,家裡所有人都死了,都是他的親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