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他們多慮了,秦羽觴背後根本沒有什麼大人物,殺死伊靳的只是秦羽觴的母親的一道靈身,而秦羽觴都不知道他的母親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靈身。

秦羽觴坐在一座茶樓的窗前,想著要怎麼樣拿到空間神行舟。

「你們看,天妖鳳族二小姐伊雪來了,她好像聽說了秦羽觴在天妖鳳族被圍殺之後就趕回來了。」

「你怎麼知道他是為了秦羽觴而來的?」

「你們不知道,伊雪小姐和秦羽觴在火域的時候是很要好的朋友,受到過秦羽觴的庇護,所以聽到秦羽觴在他們天妖鳳族之後就立馬趕了回來。」

「原來天妖鳳族不光一位小姐收到過秦羽觴的庇護呀,唉,你說秦羽觴這麼做到底是為什麼呢?」

「噓,別說了,你們不想活了是不是?」

所有人趕緊閉口,秦羽觴看著伊雪,不知道該不該去找她借空間神行舟,可是萬一又發生上次的事呢?

「希望這一切你都不知道。」秦羽觴淡淡的說道,眼角處流露出寒意,現在他的眸子似乎非常的冷,能夠冰凍一切。

伊雪聽沒有在這裡逗留,直接趕往天妖鳳族,秦羽觴在後面尾隨。

「她並不是往天妖鳳族的方向去的,她要去哪裡?」

秦羽觴心中充斥著疑問,當初元青帶他們來的時候走的可不是這條路。

秦羽觴帶著疑問尾隨而去。伊雪來到了一座山莊裡面,那座山莊看上去非常的壯闊,裡面山山水水應有盡有,瀑布從高處瀉下,衝進了地面的深潭裡面,濺起一陣又一陣的水霧。

秦羽觴看著伊雪進了山莊,他似乎明白了一些,原來一切都是早有預謀的。

秦羽觴就在外面等,兩天過後,伊雪從山莊裡面出來,身旁還跟著一些年輕男女。

伊雪看上去比以前更具有氣質,當初的羞澀一掃不見,更加的具有成熟氣息,更加的迷人,只是眼神當中帶著冷漠,精緻的臉冷若冰霜,似乎不食人間煙火,如同世外仙子。

秦羽觴一路尾隨,伊雪等人走進了秦羽觴先前去過的那個地方。

現在秦羽觴大概明白了,這裡應該是天妖鳳族的一個別院,而天妖鳳族的話應該住在那個山莊裡面。

不一會兒,伊雪獨自一人就出來了,似乎有什麼事,她的臉上布滿了陰雲。

秦羽觴跟隨伊雪而去,伊雪左轉右轉,來到了一個很隱蔽的山谷中,秦羽觴一直跟了下去。

「什麼人?」

伊雪冰冷的聲音在秦羽觴的身後響起,其實秦羽觴早就知道伊雪發現了他,伊雪故意來此,只不過是想知道什麼人在跟隨她而已。

秦羽觴慢慢的轉過身去,此刻的他並不是他自己的容貌,伊雪自然認不出來。

「為什麼要尾隨我?」伊雪冷冷的問道,她的聲音比以前更加的冰冷。

「你們天妖鳳族得罪的人還少嗎?」秦羽觴有點嘲諷的看著伊雪說道。

伊雪並不吃驚,顯然她也知道天妖鳳族得罪了一些人,像這種事已經數見不鮮。

秦羽觴又問道:「聽說你們天妖鳳族正在追查秦羽觴?」

伊雪並不感到奇怪,面無表情的說道:「這又與你何干?」

秦羽觴笑了笑,但是笑意當中全是冷漠,說道:「我還聽說秦羽觴救了你們天妖鳳族的伊清漪,而你們天妖鳳族卻是恩將仇報要殺人奪寶,最後你們的以為底蘊人物被人殺了,你們就懷疑是秦羽觴乾的,想要找到秦羽觴是嗎?」

伊雪一愣,沒想到眼前這人知道的這麼多,她看著眼前這人,想要知道這人到底是誰。

秦羽觴似乎知道伊雪在想什麼似的說道:「你不要猜了,你不會知道我是誰,不過我倒是知道你和秦羽觴的關係挺不錯的對不對?」

伊雪冷聲說道:「你不覺得你知道的太多了嗎?」

「太多?我倒是覺得不太多,你們天妖鳳族的醜事不光這麼一點,難道你覺得這還多嗎?」秦羽觴淡淡的說道。

伊雪起了殺心,眼前這人知道的太多。

「想要殺我么?你覺得你能殺的了我么?」

「你可以試試。」

「你們天妖鳳族的人都是這麼不講道理嗎?」

「找死。」

伊雪速度快到了極致,但是秦羽觴的速度更快,躲開了伊雪的攻擊。

兩人交手了幾十招之後伊雪突然停手,看著秦羽觴問道:「你到底是誰?」

秦羽觴笑了笑,說道:「你猜。」

伊雪可能感覺秦羽觴對他沒有惡意,於是說道:「如果你是秦羽觴的朋友,那請你轉告秦羽觴,讓他小心,我的族人正在四處尋找他,要是他需要什麼幫助的話就讓他告訴我,我會盡我一切可能幫助他。」

伊雪的話讓秦羽觴心裡的某個地方觸動了一下,但是秦羽觴還是把那種感覺壓了下去,一想到小金的死,秦羽觴舊恨透了天妖鳳族。

秦羽觴不再說話,伊雪看著秦羽觴,似乎下定了很大的決心說道:「求求你轉告他,我會盡我一切能力去幫他,只要他願意接受。」

秦羽觴忍住心中那一股衝動,伊雪為了他竟然開口求人,但是他還是淡淡的說道:「好,我答應你,你能答應他的一切要求嗎?」

伊雪明顯愣了一下,但是隨即有堅定地說道:「只要我能做到的。」

「他需要空間神行舟。」秦羽觴故意說道,他想知道伊雪到底是不是真心。

伊雪下定了決心要幫助秦羽觴,於是點了點頭,,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中的苦澀。

「那好,三天之後我們在這裡見,帶上空間神行舟。」秦羽觴淡淡的說道,身形消失不見。

伊雪咬了咬嘴唇,恢復了那副冷若冰霜的面貌,回到了天妖鳳族。

轉眼三天的時間過去了,秦羽觴出現在了那個地方,從內心深處來說,他還是比較相信伊雪的,不然也不會找伊雪。

「空間神行舟呢?」秦羽觴問道。

「你怎麼能證明你認識秦羽觴?」

秦羽觴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讓伊雪看到了自己的本來面貌。

伊雪有點擔心的朝著周圍看了看,著急的一把抓住秦羽觴的手說道:「你怎麼來了,你現在的情況很危險,你要小心些。「

秦羽觴看了看被伊雪抓著的手,伊雪臉一紅,趕緊放開,秦羽觴說道::「沒關係,只要有了空間神行舟,我就離開了。」

!! 「你要到哪裡去?」伊雪吃驚地問道,語氣當中帶著一點焦急,似乎並不願意秦羽觴離開。

「古域,我想到那裡去看看。」

秦羽觴看著天空,雙眸中充滿著濃濃的思念。

伊雪沉默了一下,也抬頭看著天空說道:「只可惜我不能陪你一起去。」

「我還會回來的。」秦羽觴盯著天空,語氣堅定地說道。

伊雪猶豫了半天,眼睛依舊看著天空,終於鼓起勇氣說道:「那我們還是??????朋友嗎?」

秦羽觴也沒有轉頭,堅定地說道:「我們一直是朋友。」

「哦。」

伊雪似乎有點失望,但是秦羽觴能夠在這種情況下依舊把她當做朋友,這讓她很感動,她說道:「對不起,我的族人??????」

伊雪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

秦羽觴說道:「我們是我們,他們是他們,不管到了任何時候,只要你把我當朋友,我就永遠是你的朋友。」

然後又轉過頭盯著伊雪精緻的臉頰說道:「不過,我希望你不要干預我和你組人之間的事。」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但是我總是覺得這裡面有什麼內情,我會查清楚的。」伊雪像是對秦羽觴作保證。

「算了吧,我不管有什麼內情,這筆賬我一定要算。」秦羽觴似乎有點不耐煩地說道,似乎對這個話題非常的敏感。

伊雪有點傷心,眼睛裡面似乎出現了一層霧氣,朦朧了雙眸。

秦羽觴也感覺到自己的語氣有些過激,於是說道:「對不起,我??????對不起。」

伊雪搖了搖頭說道:「這不是你的錯,是我的族人,他們太??????」

「好了,我要走了,我希望在我再次來到妖域的時候你平安無事。」秦羽觴看著伊雪說道,像是在囑咐,又像是在保證。

伊雪點了點頭,把空間神行舟交給了秦羽觴,並說道:「你要小心些,我們永遠是朋友,這艘空間神行舟我已經檢查過了,沒有問題。」

伊雪說這話的時候明顯有些傷心。

秦羽觴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嗯了一聲。

空間神行舟放大之後,秦羽觴登上了船,對著伊雪招了招手,然後離開了。

看到秦羽觴走了之後,伊雪的眼淚差點流了下來,但最終還是被伊雪收了回去,沒有流下,隨即,她又恢復了那種冷若冰霜的表情。

「妖域,老子還會回來的。」

一道聲音如同驚雷一般從星空中傳來,真箇火域的人全部都聽得一清二楚。

有數道人影直接衝上了天空,但是秦羽觴早已經離去,那些大人物全部都撲了個空。

隨著數聲爆炸聲,那些人全部都從星域當中撤了回來,一個個都灰頭土臉的,顯然吃了虧,他們沒想到秦羽觴會布置下一個禁制,而且還有兩道分身自爆。

雖然不至於受傷,但是對於他們來說這是最大的折辱。

不久之後天妖鳳族發現有一艘空間神行舟不見了。

天妖鳳族也只有三艘空間神行舟,現在丟了一艘,對於他們來說是最大的恥辱,他們自然而然就聯想到了秦羽觴,自從招惹了秦羽觴之後,他們天妖鳳族似乎一直在吃虧。

秦羽觴已經定好了古域的坐標,空間神行舟急速朝著古域的方向而去。

大概一個多月之後,空間神行舟緩緩的下落,被秦羽觴收進了空間戒指當中。

「古域,我終於回來了。」

秦羽觴站在一座山峰上面大聲吼道。

不知道那些故人是否安好呢?

「我回來了——」

秦羽觴大聲吼道,他已經突破到了凝魂鏡二級,聲音如同一道驚雷在虛空中炸響。

「是什麼人在此喧嘩?不想要命了是不是?」一個矮矮胖胖的老頭說道,他的眼皮耷拉著,睡眼惺忪,似乎剛剛睡醒。

這是秦羽觴回到古域遇到的第一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感慨,雖然小金的死給他造成了一些打擊,但是再次回到古域,他的心情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激動。

「回來就回來,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吵得老子不能睡覺。」

秦羽觴並沒有理會那人,朝著前方走去。

「小子,你想就這樣走了?」老頭兒攔在秦羽觴的面前說道。

秦羽觴不想理會這人,直接撞了過去。

「小子找死是不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