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武館的弟子上門來踢館,並不是什麼稀罕事,以前朝陽武館的人也來過,但是從來沒有像紀星華這樣囂張狂傲的,不僅僅是目中無人,而是直接欺辱!

但是館主不在,武館的弟子沒有誰能戰勝紀星華,再委屈都只能忍着。

然後聶鋒出現了!

“聶師兄!”

學徒弟子們頓時如找到了主心骨,無不精神大振紛紛叫了起來。

如果說萬安武館還有誰能站出來抵擋紀星華的話,那真的非聶鋒莫屬了!

這個時候哪怕是對聶鋒最沒有好感的弟子,也無比渴望他能替大家出口氣。

紀星華的目光一凝,如同刀鋒般盯住了聶鋒。

聶鋒卻沒有理睬對方,快步走過去將小桌子先從地上扶了起來。

他沉聲喝道:“你們都愣着幹什麼?”

一幫學徒弟子如夢初醒,趕緊過來救治倒在地上的同門。

紀星華見狀冷哼了一聲,他沒有阻止,依舊大刺刺地站着,很是不屑的神情。

聶鋒伸手擦去小桌子臉上的血,問道:“是誰打的?”

他的聲音很平靜,但裏面包含着怒火。

小桌子怯怯地說道:“我剛纔開門的時候,他們突然就闖進來,撞到我…”

聶鋒點了點頭,轉身對着紀星華等人說道:“剛纔是誰撞的門?”

紀星華“哈”了一聲。

在他看來聶鋒實在是太可笑,完全不知所謂!

站在紀星華右側的一名年輕男子踏步上前,傲然說道:“是我撞的,又如何?”

“那你…”

聶鋒說道:“接我一拳!”

話音未落,他的身形如離弦之箭般朝着對方掠出,彷彿猛虎捕獵般迅疾凌厲,在剎那間揮起鐵拳轟向對方的胸膛!

年輕男子做夢都沒想到聶鋒的攻擊來得如此突然,儘管他有一定的防備,可直到聶鋒的拳頭臨身之前才陡然驚醒過來。

“呀!”

這名朝陽武館弟子怪叫一聲,連忙舉起雙臂交叉護在身前,抵擋轟來的拳頭。

咔嚓!

聶鋒的拳頭重重地擊中了他的左臂上,只聽到一聲清脆的裂響,他整個人不由自主地踉蹌後退,差點摔倒在地上。

“啊~”

臂骨斷折帶來的巨大痛苦讓他慘叫出聲,漲紅的臉都完全扭曲了,身體搖搖欲墜眼看着快支撐不住。

另外一名朝陽弟子大驚失色,趕緊衝過來將他扶住。

紀星華臉色大變,眼睛死死盯着聶鋒,目光裏閃動着讓人戰慄的怒意!

聶鋒收回拳頭,淡淡地說道:“下次記得先敲門。”

“聶師兄威武!”

周圍所有的萬安學徒,連同陳凱等幾名親傳弟子無不揚眉吐氣,大聲叫好。

聶鋒的這一拳實在是太酣暢淋漓了,太解氣了!

紀星華冷聲說道:“原來萬安武館的弟子,都只會偷襲嗎?”

“偷襲?”

聶鋒輕蔑地笑了笑,指着小桌子說道:“要說偷襲,也是你們朝陽武館的人先偷襲我萬安武館的小門童,虧你有臉說!”

陳凱大聲說道:“說得好,朝陽弟子真是不要臉,偷襲我們萬安的門童!”

不僅僅是他們撞傷了小桌子,紀星華三人作爲星武者,欺負萬安武館普通學徒的行爲也可以說是不要臉,因爲在前院習武的都是普通武者。

其他弟子理直氣壯,跟着陳凱一起嚷嚷起來,頓時讓已方聲勢大漲。

紀星華頓時啞口無言。

聶鋒鄙夷無比地看着紀星華,他的目光讓紀星華不由羞惱成怒。

紀星華自詡是天才,先前完全沒有將萬武館的弟子放在眼裏,而像他這般狂傲的人,又份外忍不得別人的輕視。

他低吼道:“我不跟你廢話,就問你,敢跟我公平一戰嗎?”

“你想戰那就戰!”

聶鋒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打輸了不要哭鼻子就好!”

“哈哈哈!”

萬安武館的弟子們聽着無不哈哈大笑。

“你…”

紀星華氣得七竅生煙,握拳就要上前同聶鋒拼個你死我活,洗刷剛纔的恥辱。

“紀師弟…”

那名扶着同伴的朝陽弟子立刻將他拉住,對他低聲說了幾句話。

紀星華聽完之後,臉上激動的神情漸漸消失,露出了警惕和戒備之色。

他盯着聶鋒,沉聲問道:“你就是萬安武館的首席門徒聶鋒?”

聶鋒淡淡地說道:“如果你怕了的話,那現在滾出去還不遲,不過得先道歉。”

紀星華的額頭上又冒出了幾根青筋。

儘管同門剛剛告訴他聶鋒的身份,提醒他不要中聶鋒的激將計,可是聽着聶鋒的冷嘲熱諷,他心裏面的那股無名火怎麼也忍不住。

紀星華將拳頭捏得嘎巴響,喝道:“少廢話,今天看誰躺着離開這裏!”

聶鋒一揮手,周圍那些萬安弟子齊齊向後退去,讓出了足夠的空間來。

擱在幾天前,聶鋒在武館裏絕對沒有這樣的威望,但今天他的表現讓所有人刮目相看,無不心中敬服。

但也有弟子暗自擔心,因爲紀星華可是高級黑鐵武士,境界修爲穩穩地超過聶鋒,而且他的實力不容小覷,僅用十招就打敗了張漠。

手捧星光來愛你 “聶師兄,必勝!”

也不知道是誰先喊的,然後所有的弟子都跟着喊起來:“聶師兄必勝!”

其中還夾雜着小桌子清脆的童音。

聶鋒神色肅然,對着紀星華抱拳說道:“萬安聶鋒,請指教!”

這是比武切磋的基本禮節,代表他正式接受了紀星華的挑戰,雙方一決高下!

前面是出氣,怎麼羞辱對手都沒事,而現在是真正的比試,自當尊重規則。

正是這種突然轉變的嚴肅、鄭重的態度,加上週圍武館弟子的吶喊助威,讓他的臨戰氣勢在頃刻間凝聚出來,充分地利用了主場的優勢!

紀星華一口氣憋着,差點沒吐出血來。

他恨恨地瞪着聶鋒,忍氣吞聲地抱拳回道:“朝陽紀星華,請指教!”

短短几個字,全部都是從紀星華的牙縫裏擠出來的。

無形中,他的氣勢又弱了聶鋒一籌。

—————- 萬安武館前大院演武場裏,氣氛陡然變得緊張起來。

所有的武館弟子全都站到了角落邊上,兩位星武者之間的較量可不是開玩笑的,萬一被拳風掌勁波及到,那無疑是很倒黴的事情,誰也不敢疏忽大意。

場中,聶鋒和紀星華隔着五步的距離形成對峙,雙方的對決一觸即發!

正在這個時候,萬雲芳、張漠和另外幾名弟子出現了。

他們是剛剛得到消息從內院裏面趕過來的,正好趕上了這場切磋比試。

張漠臉色蒼白很是難看,他的手臂上綁着正骨用的夾板,顯然傷得不輕,盯着紀星華的眼眸裏滿是怨毒之色。

這位萬安武館首席弟子此刻心裏十分的矛盾,一方面他非常希望聶鋒能夠將紀星華打得落花流水,另外一方面又不願意看到聶鋒再出風頭。

或許兩敗俱傷纔是最好的!

而萬雲芳的心思無疑要簡單許多,她盼望聶鋒能夠讓紀星華知難而退,從而保住萬安武館的顏面,不至於讓朝陽武館的人踐踏到底。

只是無論聶鋒還是紀星華,對他們的到來都沒有絲毫的關注,兩人眼睛裏只有彼此的對手,雙方的目光隔空撞出了無形的火花!

紀星華傲然說道:“聶鋒,別說我以大欺小,讓你先出招!”

雖然他的修爲境界超過聶鋒一級,不過在同階之內切磋也不算過分,讓先手無非是爲了堵住別人的嘴。

聶鋒淡然一笑,也不再跟他多廢話,當即踏步向前,一拳轟向了紀星華!

這一拳跟他前面打斷朝陽弟子臂骨的招式如出一轍,簡單直接勢大力沉,拳頭破空發出攝人的呼嘯,如猛虎嘯傲山林,挾帶着凜凜威勢。

別看紀星華一副目中無人的狂傲模樣,但實際上他對聶鋒不敢有任何小覷,剛纔那一拳已經讓他意識到聶鋒的強橫,所以面對同樣的進攻,他當即提起七成星能之力凝於右掌,拍向聶鋒轟來的拳頭。

嘭!

拳掌相擊,氣勁的震爆聲轟傳整個演武場,兩人齊齊向後退出一步。

шшш _TTkan _c o

雙方的目光再次相對,都有了凜然之色。

聶鋒暗暗吃驚,紀星華的實力果然非比尋常,不但輕輕鬆鬆地接下了剛猛的虎拳,而且能借勢反擊,難怪能夠橫掃萬安武館。

而紀星華比聶鋒還要驚訝,因爲在拳掌相擊的剎那他又加了一成力,原本想着讓聶鋒當場出個大丑,沒想到聶鋒穩穩地接住,跟他平分秋色!

聶鋒真正的實力,顯然不是初級黑鐵武士的境界修爲所能夠衡量的!

“看掌!”

紀星華心念電轉,當即怒聲沉喝,搶先揮掌向聶鋒發動了反動。

只見他雙掌前後拍出,彷彿突然間多了三頭六臂,幻化出重重掌影,朝着近在咫尺的聶鋒籠罩而去!

落在圍觀者的眼裏,紀星華在瞬間拍出了十幾掌,一道道掌風破空呼嘯,分明蘊含着強勁的力道,讓人無從分辨虛實,只感覺眼花繚亂。

萬雲芳和張漠等人的臉色齊齊一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