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萬精血石……

百件天器……

上萬件地器……

甚至還有許多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東西,但周丹卻可以從其感受到一股神秘的氣息,所以這些東西都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時間越久,周丹內心就越激動,但他的神色仍舊一臉平靜。

邪凌風鬱悶的看著周丹的表現,他這芥子袋之中可有好些真寶物呢,探查這麼久了居然沒有一點上心的?

而今邪凌風早就想與周丹握手言和了,即便以一些天材地寶作為代價也在所不惜了。

幾個鐘頭后,周丹終於將一切都探查了一個仔細,最後一聯不屑的說道:「還真什麼東西都當寶了。」

邪凌風那是聽的恨得咬牙切齒,當然全都是寶,你是周大天朝的人或許沒將這些看在眼裡,可這些對自己來說就是個寶。

不過邪凌風根本不會這樣說,他有些奉承的說道:「周兄沒有看上的?」

「沒有!」周丹心中雖然早就罵了無數遍,這芥子袋之中的每一件東西對他來說都價值連城,即便是最次的地級法寶同樣如此,雖然用不著,但還可以賣掉啊。

不過周丹此時若是表現的太過於好糊弄了,就會露出弊端了,所以他在裝,裝成漫不經心的樣子。

「好吧。」邪凌風早已將周丹的十八代祖宗罵了一個遍。

「你也想拿這些次品來糊弄我嗎?」周丹突然一個板臉,嚇得邪凌風心中那個焦急啊。

「不,不,周兄你且聽我說。」邪凌風心在滴血,他再次取出一個芥子袋,臉上出現了僵硬的笑容:「其實我好東西已經為你準備好了。」說著便將這芥子袋遞到了周丹的手中。

周丹內心猛地一顫,原來這小子還留這後手啊。

不過此刻他懷著激動的心情,將神念探入芥子袋之中,然而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呆了。

高級天器百件……

精血石三百萬斤……

還有一顆六品神丹「血羅丹」!

……

不計其數的好東西落入周丹腦海中,這一刻他才深知邪王谷的可怕,這底蘊,只怕連陸亞帝國都不具備吧?

將六品神丹,血羅丹帶在身上?連大皇子月天都沒有這樣的手筆。

血羅丹可是晉陞至尊之境必備的丹藥,傳說中,擁有血羅丹就同等於跨入至尊之境鐵板的事情了。

「這小子果然將好東西留在後頭了。」周丹心中暗暗為自己之前表現出不滿的一面很滿意,邪凌風果然將好東西都留在後頭了。

邪凌風心中暗暗發苦,可是為了能夠不得罪周丹,他算是豁出去了,不過這芥子袋之中,他有一件東西是不願意丟失的,那就是血羅丹,而今他已經是九品天尊了,在進一步就是至尊強者了,所以血羅丹是不容有失的。

「周兄,能不能商量一件事?」邪凌風小心翼翼的問道。

「說吧。」周丹此時心情相當的不錯。

笑看君心似我心 「那血羅丹可否不要拿走?」

周丹一怔,隨後便釋然了,而今邪凌風是九品天尊,一旦境界穩定,服用下血羅丹,是有極大的可能晉陞天尊的。

「怎麼?」周丹心中很不爽,不過他表現的卻是一副很理解的樣子。

「只要周兄將血羅丹還給我,我願意讓周兄在芥子袋之中任意挑選五樣東西!」邪凌風為了不讓周丹將血羅丹拿走,已經豁出去了。

「行吧。」周丹不要臉的說道:「血羅丹也不算什麼好丹藥,我自己就有好幾顆,所以這個不要也罷。」

周丹知道吹牛不要錢,所以他可不會客氣。

邪凌風要哭了,原來他的擔憂是多餘的,人家壓根就沒有瞧得上自己的血羅丹,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誰讓人家是周大天朝的人呢?

「那我就隨意挑選五樣了!」周丹微微笑道。

「恩。」邪凌風很不情願的點頭。

「這個,還有這個,還有這個……」片刻后,周丹通過篩選,終於為自己選都了五種心動的東西了。

看著從芥子袋之中飛出來的五樣東西,邪凌風驚呆了,他的心在滴血,這五樣東西沒有一樣不是價值連城的,甚至還是芥子袋之中最珍貴的五個東西。

五種東西分別為:舍利、五行真靈石、萬年人蔘、一套天級陣法圖、准神級秘法……

這五種東西,全部都是世間難得一見的,特別是舍利與五行真靈石,都是不可多得的珍寶!

周丹笑著將這五樣東西給收了起來,隨後將芥子袋丟還邪凌風,只不過卻只是丟還一個,而將第一個芥子袋給收了起來,還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這些就當做你對我的賠償吧,以後我們還是朋友。」

邪凌風的心在滴血,早知道就直接將存放好東西的芥子袋丟給他了,這下好了,還喪失了一大堆好東西,這些對他來說雖然不算什麼價值連城的東西,可全部疊加起來,其價值也是不可估量的。

只是這苦卻不能發啊!

周丹將這些東西收好之後,便轉身離開,而這時候邪凌風卻突然叫住了周丹。

「等等。」

周丹心中暗自警惕,到他手中的東西就是他的了,就算對方發現了也不可能還了。

「怎麼?難道我拿你的東西很多麼?」周丹轉過頭,冷眼相待。

邪凌風經不住一愣,連忙解釋道:「別誤會,別誤會,你我現在也都是朋友了,所以這個令牌便贈與你,日後有空可來邪王谷找我,我定當好好進一下地主之誼。」

說著,一塊令牌便飛到周丹的手中,周丹心中暗自鬆了口氣,他還以為對方發現了什麼貓膩了呢。

令牌入手,觸手冰涼,一股寒意不由的擁入體內,若不是周丹的精血足夠強大,還真有被僵化的趨勢。

邪凌風見此更是心中大驚,他知道一般人根本拿不住邪王谷的客卿令牌,除非是至尊強者,尋常修士一旦觸碰到該令牌血液就會僵化,而周丹竟然一點不適都沒有。

「那我就不客氣了,他日一定登門拜訪!」周丹並不知道這邪王谷客卿令牌還有這貓膩在,適應之後便將他收了起來。

隨後又和邪凌風噓寒了幾句,這才從容鎮定的走下台。

而台下早已一片目瞪口呆…… B市政壇上的風雲燒不到A市娛樂圈上,大夥看看熱鬧也就罷了。

等B市的風雲落定後日期已經翻到了八月中旬,曾君還算爭氣,不知他用了什麼法子,給顧笙歡爭取了一個上綜藝節目的機會。這個綜藝節目是同期綜藝里最火的,顧笙歡不想辜負曾君的心意,就去了。

此時顧笙歡坐在化妝間里,和三個新人等著前台『皇上翻牌』。

和顧笙歡一起的三個新人雖然是新人,但卻不是完全沒有存在感的新人。她們或多或少都有擁戴她們的粉絲,只是還在十八線而已。

都是混圈的,平時自然經常關注娛樂圈動向。因此關於顧笙歡截胡王玉華和謝柔兩位前輩的戲這種事,三人也都知道。但是她們混了那麼久還沒有混上女主的位置,眼前這個黃毛小丫頭居然能從影后王玉華和小花謝柔手上截了戲,甭管她用的什麼手段,反正挺讓人眼紅的就是了。

於是有人就酸了,離顧笙歡挺近的一個姑娘說:「你是叫顧笙歡吧,我認識你。」

顧笙歡抬眼看她,這姑娘長得挺可愛的,也是圓臉,剪著齊眉劉海,挽著個丸子頭,穿著粉嫩嫩的公主裙。瞧著這長相倒是人畜無害的,不過誰知道芯子是個什麼顏色。

「怎麼認識的?」顧笙歡問。

姑娘笑眯眯的說:「你接演了《花開菩提》女主一角,網上討論得可厲害了。」

笑眯眯的姑娘像一汪清泉,淺淺的,乾淨得能讓人一眼看到底。

果真是瞧著天真爛漫,人畜無害啊!

顧笙歡感慨。

可愛的姑娘話落,其中另一個人酸溜溜的諷刺。「誰知道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也不知道乾爹有幾個。」

又一個說:「哎喲,誰在乎乾爹有幾個,年齡多大呀。後台硬就好!」

怪聲怪氣的,讓人恨不得抽一個耳光子。

前頭那姑娘緊接著附和,「要是我呀,就讓乾爹幫進*軍國外,早點在國際上立足。不然等年老色衰了,也就過氣啦。」

可愛的姑娘一臉茫然的說:「演員靠的是演技吃飯,和年老色衰有什麼關係?」

懵懂無知,乾淨得猶如一張白紙。

顧笙歡似笑非笑的看她,輕飄飄的道:「趁著年輕,多勾搭金*主留後路呀。姐姐在圈裡也蠻久了,還能保有一顆乾淨純潔的心還真難得。」

諷刺的意味太明顯,讓可愛的姑娘想忽略都難。姑娘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當著大夥的面也不好發作,半晌后吶吶的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嗤笑了聲,顧笙歡心想。要是底氣十足,說話眼神別飄忽不定,那倒有幾分好學生的樣子。

顧笙歡從來不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這姑娘下不來台了,她也沒有想著放人一馬。她用她一雙漂亮的,乾淨得讓人嫉妒的眼睛直勾勾的,冷漠的看著那長相可愛的姑娘,只把人姑娘盯得頭皮發麻,腳底生寒。

她半靠在梳妝台上,手裡還拿著手機,手機屏幕的頁面定格在B市新聞上。恰是B市市長秦鳴落網的新聞,她左手手指壓在照片里秦鳴的眼睛上,那不經意的一壓給人一種她只用一根手指就能拿捏人性命的錯覺。

「演技如此純熟,若用在演戲上,那麼也不至於混了那麼久還是十八線了。」

顧笙歡懶懶的開口,她的聲音帶了屬於這個夏季的涼意和甜味,但出口的話卻讓人無端憎惡和無地自容。那姑娘想不到瞧著單純無害的顧笙歡竟然是個狠角色,一時訕訕的不知如何是好。

旁邊一個姑娘正想開口懟回她,門外有工作人員進來喊她們上台。於是一場準備燃起的戰火就此熄滅。

顧笙歡參加的這個綜藝名叫《快樂到底》,屬於全民娛樂性綜藝節目,是橘子衛視幾年前開辦的並且一直保有的品牌節目之一。《快樂到底》從開辦到現在已經積累了一大票粉絲,所以能上這個節目並且表現良好的話,足以在觀眾面前刷一波路人粉。

《快樂到底》有三個固定主持人,兩男一女的搭配。然後平時做節目也會邀請明星過來擔任主持,邀請的明星不拘男女。

所以上台後看見作為主持人的楚輓歌,顧笙歡並沒有驚訝。

四個新人做了自我介紹后,三個固定節目主持人互相調侃了一番,楚輓歌開始說話。

「說來我和歡歡有一段孽緣。」

她開口。笑眯眯的,特別可親。

台下觀眾非常配合,「什麼孽緣啊?」

楚輓歌搖頭,「佛曰不可說不可說。」頓了頓,她兀自笑道:「但是我還是想說,你們說怎麼辦?」

底下觀眾起鬨:「說,說,說!」

非常的整齊劃一,就像訓練過,讓人覺得她們求知慾特彆強。可是呢,台下有將近五分之一的人是楚輓歌的粉,他們是知道楚輓歌嘴裡所說的孽緣是指什麼的,其他經常關注娛樂圈的觀眾自然也知道。而在明知兩人恩怨的情況下,還得那麼大聲的,除了早有預謀就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

楚輓歌調笑說:「之前我和歡歡在同一個劇組,因為我對她的一些偏見,所以我們給吵起來了。我的豌豆們把歡歡撕得很慘,當時我真的覺得大快人心啊。但是經過這段時間以來的觀察,我才發現是我錯了。我在這裡鄭重的和歡歡說聲對不起,希望歡歡能原諒我的無知。」

節目主持人接過話筒給她,顧笙歡接過,低聲道了謝。那女主持人和曾君有些交情,顧笙歡能上這個節目,還是拖她的福。眼見這麼天真可愛的姑娘被為難,女主持悄悄捏了下顧笙歡的手,正想替她解圍。

顧笙歡卻笑著開口道:「楚老師言重了,不過是咱們小女孩間的小打小鬧,也值得您在這般場合鄭重道歉。知道的說您天真爛漫,不知道的說您心機重。」

頓了頓,顧笙歡一針見血的指出,「人性多疑,總愛把人往壞處想。日後楚老師快別這樣了。」 沒有人誰想到結果會是這樣子,特別是深知周丹底細的弗媛,此時早已露出愣神的面容了。

邪王谷是什麼勢力,在九洲大陸是什麼重量,即便弗媛只是弗洛郡的公主,但照樣如雷貫耳,其可怕的實力幾乎是陸亞帝國的數倍。

這樣一個超然勢力,竟然對柳郡的公子低頭?

大皇子和七皇子更是目瞪口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最後的結果會是這樣子,然而即便知道了周丹的真是身份,可這時候他們也不可能說破,因為邪王谷代表著是一個連陸亞帝國都需要俯首稱臣的存在,一旦被對方知道周丹的身份,不只是對周丹有著極度危險,就連整個陸亞帝國都有可能陷入被動之中。

邪王谷一旦震怒,就算是陸亞帝國都難免會遭殃,索性這一切都因為周丹就此揭過。

此刻,七皇子月蕭內心充滿了矛盾、忌憚。

一來他與周丹有仇恨,已經到了那種不死不休的局面了,而今見過周丹的實力后,他對自己的實力就更加沒底了,本以為晉級到天尊,已經可以傲視群雄了,一個周丹根本沒有被他看在眼裡。可正是這個不被他看在眼裡的少年,卻發揮出連邪王谷少主邪凌風都忌憚不已的實力,他又豈會不心生懼色?

更何況,今日周丹所做的一切,不單單救下他們兩兄弟的性命,更是間接性的為陸亞帝國解決一個大麻煩。

「周兄,謝了!」大皇子月天走上來迎接,這時候他表現的恭敬無比,第一便是配合周丹,第二也是心裡真正感激他,如果沒有周丹的出手,他或許真的陰陽相隔了。

對於邪凌風的實力,他是深有體會,縱使他都不是對手。周丹以煉魂境的實力竟然能夠抗衡的地步,這超乎了他的想象。

周丹見月天迎頭走來,表現的恭敬無比,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這一笑是會心的。

他扶著月天的雙手,笑道:「都是兄弟,客氣什麼呢?」說著還刻意的看向一旁的邪凌風,很明顯就是說給他聽的,因為這是我兄弟,所以我才會出手。

邪凌風心中一沉,不過臉上卻表現的極為尷尬。

月天明顯一怔,他是聰明人,周丹此意是有內涵的,此舉幾乎可以說是在警告邪凌風,這是我兄弟,以後想要動他還是先想想我吧。

「周兄……」七皇子月蕭硬著頭皮雙手抱拳,變現的很恭敬,笑道:「我們之前有存在一些誤會,今兒我就當面給你道個歉了。」

周丹內心冷笑,月蕭的為人幾乎屬於人渣的一種,之前月天遇到生死一刻,他竟然無動於衷,兩人即便為了帝王之位會發生點爭鬥,可在外面是極為團結的,但從這點,周丹就覺得月蕭不適合當這帝王之位,因為哪一屆帝王不是重情重義之人?貪生怕死之人一旦坐上了帝王,整個帝國將會遭殃。

而且最讓周丹不屑的是,這月蕭說道歉卻連一點心意都沒有,不說能否化解,邪凌風為了給周丹賠不是,還搭上的一大堆價值連城的寶物呢。

說句不好聽的,即便是陸亞帝國的七皇子又如何?與邪凌風比起來連什麼都算不上,別人還搭上了一大堆的寶物,一句話誤會就可以扯過了?

這個時候,周丹反而覺得月蕭極度幼稚。

月蕭見周丹居然連搭理他都沒有,不由的一陣惱火,可一雙冰冷眼神卻是讓他全身一陣冰冷,那眼神之中閃爍著濃烈的殺意,此人正是邪凌風。

邪凌風並非一般人,一眼便看出周丹與月蕭有仇恨,這時候他似乎覺得表現的時機到了,雖然送上了一堆珍寶,但這也僅僅只是得到對方的原諒罷了,若是將月蕭殺死,不僅可以實現自己的目標,還能夠結交上周丹這樣的大人物,所不心動那是假的。

月蕭心中暗暗發苦,因為這時候不只是一雙冰冷的眼神,而是四雙,這四雙眼神都流動著冷意。

周丹、月天、弗媛三人皆都朝月蕭投去冰冷無比的眼神。再加上一旁虎視眈眈的邪凌風,月蕭竟然差點扭頭就跑的趨勢,可最後他還是生生止住了衝動了。

因為他知道,一旦四大高手聯合起來,他絕對沒有逃生的可能,他的大哥月天就讓他忌憚不已,更何況還有一個邪凌風和一個極為妖孽的周丹呢?

「大哥……」這時候月蕭知道唯一能夠救他的就是他大哥月天了,雙眼布滿祈求之意:「我們都是父王最為喜愛的兒子,你要幫幫我啊,因為我們是親兄弟。」月天暗中傳音。

月天冷笑了一聲,他月天向來對帝王之位就沒有多大的興趣,但他也絕對不想看到這帝王之位落入狡詐的弟弟之中,所以他也是這次競爭帝王之位有力的選手。

聽到月蕭的話他內心充斥著無盡的譏諷,親兄弟?親兄弟就是眼睜睜看著自己大哥身死?這種親兄弟,不要也罷。

月蕭面色一變,月天的反應太過於果斷哪裡,連一點機會都不給他,心裡除了充斥著怒火和怨恨,更多的是冷意。

「好好,總有一天我都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月蕭心中暗暗發下毒誓。

「周兄,這是我的賠罪之物,希望能夠笑納。」此時此刻,唯有自己能夠救自己,所以月蕭倒也很乾脆將自己的珍寶都交了出來。

周丹接過,掃了一眼,心中微微動容了,因為這裡面竟然有一件讓他腦海中的護念佛珠產生共鳴的東西,沒錯,正是舍利!

舍利之珍貴無可爭議,至於舍利的由來是某些德高望重的高僧圓寂后所留,蘊含著他畢生對佛學的領悟。

Leave a Comment